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八章聯手壓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八章聯手壓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八章聯手壓制

「方鴻國,味口未免太大了一些,一出手就想奪鄉黨委書記一職。韋不理味口更大,兩個位置都想染指。不過,今天不給點甜頭給方鴻國,估計難拿下這兩個位置。韋不理肯定想搶佔一個了。如果只是保財政局一個位置,想必誰也不敢跟我爭,不過蔡則民鐵心跟了我,此人也相當懂事,如果不能給他推上去也太令人失望了,如此下去,以後還有誰肯跟著我……」葉凡心裡尋思開了。

葉凡心裡想著,巡了一圈下來,現柳眉芳和杜小蘭都不吭聲,這時,吳彤開口了,說道:「我同意江勝才同志和蔡則民同志分別擔任縣財政局長和金桃鄉黨委書記一職。」

說完后像方圓一樣也閉嘴了,因為吳彤剛進常委會,排位來說是最低的了,不宜於多言。

葉凡已經穩穩地有四票了,不過還不夠,至少還得拉來兩個同夥才行。

韋不理這廝自然不在葉凡考慮之列,鐵東肯定不會同意跟自己合作了。只有方鴻國了,柳眉芳臉上看不出什麼,有些莫名。杜小蘭估計會投棄權票。

「柳主任、杜部長,你們也說說。」葉凡瞅了兩個女人一眼,說道。

「我沒什麼好說的,同意孫部長提議。」柳眉芳終於開口了,斟酌再三,還是傾向了葉凡一方。

「我就不說了,這事我棄權。」杜小蘭表了態,果然是棄權。看來此女很是小心。

其實,柳眉芳也為難,葉凡雖說是代書記,但人家真要給自己下絆子的話也麻煩。

要知道葉凡一到麻川,雖說不到一個月時間,但表現得都相當的強勢。還沒到麻川正式任職就跟地區公安局的林天比試了一番。不久就拿下了擁有著查副專員撐腰的金桃鄉黨委書記潘麻子。

不到幾天,又去惹著了地區雷副書記的堂弟雷亮明副縣長,停了他的職務。

好像此人天生是個愛惹事的主兒。而且,詭異的就是,查副專員和雷副書記到現在也還沒反擊,讓這小子穩穩噹噹地坐上了代理書記的位置。

況且,前幾天還得到了省委郭書記的表揚。在新任書記還沒到位的情況下不宜於跟他正面起衝突的。

孫明玉、方圓、吳彤、柳眉芳加上自己就有五票了,並且,剛才方鴻國也表態支持江勝才上位。

葉凡自然是心裡大定,輕輕一敲桌子,順竿子就說道:「關於縣財政局局長一職由江勝才同志擔任這個提議已經有方縣長、孫部長、方書記、吳局長、柳主任五位同志通過了,我自己,自然也是同意孫明玉同志和同志們的推薦了。」

方鴻國一下子傻眼了,正後悔不迭時葉凡突然又出口道:「車秘書,記錄下來縣常委會的決議,關於江勝才一職的決定。六票贊成,一票棄權,二票反對,齊部長,你看呢?」

「我同意」齊歸雲無奈地點了點頭,反正大局已定,不同意還不如同意。

葉凡立即說道:「七票贊成。」

說完后掃了一臉猙獰的韋不理和鐵東一眼,再掃了一臉失落的方鴻國一眼,說道:「其實,關於金桃鄉書記一職由蔡則民同志擔任是最合適不過了,有利於該鄉工作的一展。如果蔡則民同志擔任了黨委書記,那鄉長一職我看羊角鎮的齊順水同志最合適了,同志們可以再議議。」

這個,自然是葉凡給方鴻國示好,分他一塊小蛋糕了。方鴻國和齊歸雲互相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話道:「嗯我同意葉縣長的看法。」

齊歸雲自然也是立即接上了話茬表示同意了。

最後,自然是毫無懸念,葉凡以分化組合,瓜分蛋糕形式拿下了一個縣財政局長和一個鄉黨委書記位置。

方鴻國也算是有收穫,至少撈回了一個鄉長職務。雖說還不能達到預期的目標,但老方和老齊也曉得,想推齊順水坐上金桃鄉書記一位是不可能的,兩人也是先放了個煙霧蛋,其實目標就瞅准了蔡則民那個鄉長位置。

當然,在第常委會上敗得一塌糊塗的就數韋不理這個管黨務的專職副書記了,差點噴血了。

鐵東同志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那臉色,陰沉得能滴水墨汁了。只能嘆息葉凡這小子太陰,都是周富德惹出的。

要不然,方鴻國也不是那般好拉攏的。而且,一拉就是兩個。如果以後縣委常委會都是如此,那還有我韋不理和鐵東什麼活頭?這種一邊到的局勢,任誰也受不了。

韋不理自然憋了一肚子氣,盯著周富德的那個位置,誓一定要坐上那個寶座,穩壓葉凡一頭,到時任命一下來,壓死你這小葉子沒商量。不過,暫時,老韋同志只好去神女酒樓找楊可環大姐泄去了。

麻川縣葉凡召開的常委會倒是早早落幕了,可是地區庄世誠召開的常委會卻是久久沒落下帷幕。

關於麻川縣提交的天牆公路方案在地區常委會上遇上了很大的阻力。

以地委行署專員王朝中為的集團,以雷鳴懷這個地委副書記為的另一個小集團聯合起來,對著庄世誠的集團展開了猛烈的炮轟。

當地委秘書長鄭志明一拋出葉凡的方案后,王朝中集團的唐麗枝,也就是地委宣傳部長,這個女人立即言,說道:「鄭秘書長,咱們今年地區在修路一塊要任務應該是羅水公路吧。前幾次地委黨委會上已經形成決議。到目前,羅水公路的項目立項問題還卡在省交通廳,又去搞一個天牆公路,這是很不明智的。到時搞得兩頭落空,咱們地區今年還能做成什麼大事。」

「嗯不管什麼事,總得分個輕重緩急。天牆公路是該修了,不過,至少得等羅水公路完工後再考慮天牆公路還差不多。同時搞了兩個方案,咱們地區財力有限,好高騖遠,兩頭抓空,是很不明智。」地委行署常務專員趙車城跟進言道,從財政方面闡述了自己觀點,倒是引起了地委一些個領導的一些共鳴。

「老趙,不能這麼說。剛才我不是說過了嗎,葉凡同志搞的這個天牆公路,主要的目標不是咱們省交通廳,這條公路關係著江都、安東,加上咱們南福三剩

如果真能搞成的話,將成為江都省和安東省進入咱們南福的咽喉。

也可以說門戶,天牆公路的延展意義將大到一個無法形容的地步。

葉凡同志的意思是只要咱們地區同意,省交通廳肯立項,他是要去交通部跑項目的。不必擔心會奪了咱們羅水公路的項目。」鄭秘。

「嗯,鄭秘書長講得對,葉凡同志帶領麻川縣同志搞的這個天牆公路,我看意義的確非凡。

連通三省,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創舉。

麻川不是咱們地區最窮的縣嗎,還是全省倒一,咱們地區沒有什麼特殊政策支持麻川了,難道在點個頭方面還不能給麻川人民支持嗎?」從來不開口的政法委書記賀海緯今天破天荒地拋話支持葉凡了。

令得王朝中和雷鳴懷都是大感意外,互相對視了一眼,心裡暗暗納悶葉凡是用什麼招術走通了賀海緯這條線的。如果說是他支持庄世誠的話那個應該不可能。估計只是支持葉凡同志罷了。

庄世誠和鄭志明兩人自然是交換了個心照不宣的隱晦眼神,心道,果然如此,看來小葉同志跟賀海緯的關係交情匪淺。如果真要說動賀海緯支持自己,葉凡,就是一座牽線的橋樑。

「這小子,還跟我打馬虎眼,什麼時候得敲打一下才對。有這種能耐不早亮出來,害得我庄世誠在地委黨委會上處於如此被動局面,不過,小東西的確有點小能耐,是個人才……」庄世誠心裡是驚喜交加,對葉凡同志是更為欣賞了。

也大嘆自己當初的選擇是無比正確,雖然冒了相當大風險,但無端的拉來了一個政法委書記支持自己,那將是一個大收穫。對於自己全面掌控地區常委會又前進了一大步。

「有些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是相當難的。就拿羅水公路來說吧,咱們地區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

在省交通廳還沒立項的基礎上為了取得他們認可,在地區域財政如此困難情況下,從各部門摳門般的擠壓,才準備了預先啟動資金2ooo萬。

如果一個不切實際的天牆公路倒致羅水公路立項失敗的話,那我們在坐的,將成為德平的罪人。

天牆公路,名頭聽起來相當響亮,什麼連通三省的咽喉,實際上,像這種橫跨三個省的公路,在交通部哪有那麼容易立項的?

又不是國道或高公路?天牆公路,根本就不現實。只是某些同志茶餘飯後的一些小幻想罷了。

與其把希望寄托在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上面,還不如踏踏實實的全力抓好羅水公路,這個,才是咱們德平地區常委政府當前應該乾的事。

咱們的黨,從來注重實事求是,搞面子工程,為了面子勞民傷財,最後搞了個半落子工程出來,那對咱們的黨,對咱們的國家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示……」地區紀委書記濟明遠倒不是說要支持王朝中集團。

主要是前次跟葉凡賭氣的那個通都區副書記粟一宵是他的鐵竿跟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