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七十九章火候掌握得剛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七十九章火候掌握得剛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七十九章火候掌握得剛好

當聽說是粟一宵被葉凡氣得差點噴血的事後,自然把葉凡裝在了腦子裡,划入了不可待見的行列中。

因為粟一宵的親舅舅可是喬志和副省長。當初濟明遠能坐上地委紀委書記位置喬副省長也花了許多力氣的。

為了感恩,為了報恩,他當然相當的照顧著粟一宵這廝了。所以,葉凡今天犯在他手上,也是前面種下的『因』造成的。

「老濟講得有理,咱們的黨從來注重一切要切合實際,玩虛的傷害到最後的,只能是老百姓。

天牆公路,根本就不切合實際。跨三省,那個難度太高了。那是一個什麼難度,先得聯繫三省的領導人,還要能協調、談妥這事。講起來容易,操作起來難於登天。咱們國家的辦事效率大家不是不清楚,往往都是一件小事辦幾個月,大事更不用說了。大章小章蓋了幾十個,何況是跨省?沒有上百個公章都難辦下來。

葉凡一個代理書記,他憑什麼能跑通交通部。而且還要能說服三省領導。

不要說他,就是咱們在坐的諸位,有誰敢誇下這海口。到時造成羅水公路立項失敗,天牆公路又被擱置,這個責任,誰也負不起。」雷鳴懷眼見時機成熟,立即了站出來。

「呵呵呵,麻川,的確不能再等了,能跨越三省的天牆公路,將是麻川人民徹底走上致富路的基石。

既然葉凡同志都說了要去交通部弄些款子了,不管此行是否能成,咱們給以精神上的支持還是應該的。

地區只是通過一下,能對羅水公路造成什麼損失。而且,咱們也可以事先申明一下,搞個說明材料出來嘛

我倒是相當佩服葉縣長的膽識,在座的諸位,難道給他以精神上的支持都不能行吧?

這事作得成大家都好,作不成對咱們地區也沒什麼實質上的損傷。就讓年輕人去試試吧。」地委副書記,組織部長孫國棟同志居然話了,旗幟鮮明的支持葉凡同志,自然,又是跌落了一地眼鏡。

王朝中那是相當鬱悶了,感覺這天好像都快變了。就連莊世誠心裡都納悶不已。

以前,孫國棟不但是組織部長,而且還掛著個地委副書記頭銜,所以,在書記碰頭會上也擁有一方能力。

對自己的態度也是不咸不淡的。想不到,實在想不到,葉凡憑什麼能說動他?

庄世誠心情激蕩開了,雖說面上還表現得較平靜,但,這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信號。

也許能通過葉凡,把孫國棟都拉入自己陳營中來,即便是不能拉進來,但至少也能減少許多阻力的。偶爾通過他聯盟一下對付王朝中和雷鳴懷倒是不是錯的。

反觀王朝中和雷鳴懷兩人,那心裡可就不好受了。想不到孫國棟這麼一個重量級人物也站出來為葉凡的天牆公路吶喊。

不過,王朝中是鐵了心了,因為羅水公路是他搞出來的。如果天牆公路僥倖能成功的話,估計羅水公路的光環都會被天牆公路奪去。

這個,是王朝中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事,太難堪了。自己一個堂堂的地委行署專員,還搞不過手下一個小縣長,這說出去那臉往哪兒擱去。

這廝計較開了,暗道:「即便是鄭志和加上賀海緯,外帶上孫國棟,再湊上庄世誠也才四票。

要想讓天牆公路方案在地區獲得通過,沒有六票那是休想。老子這邊有宣傳部長唐麗枝,紀委書記濟明遠。還有雷鳴懷,加上趙車城,湊上我自己,穩穩的擁有著五票。

絕對票數比庄世誠還要多。就剩下一個軍分區司令鳳健明,以及地委副書記唐耀東了。

這兩個人一向都是以投棄權票為主。鳳司令有時還會給庄世誠投上一票把,唐耀東可就看不透了,從來中立。

即便是鳳司令再給庄世誠一票,也才五票,跟老子這邊相當。呵呵,除非把唐耀也接過去,那是不可能的。

聽說唐耀東來自京城,是改委直接下來掛職的幹部,背後到底是什麼人在撐著他,這個就查不出來了。

不過,相信他也不會賣庄世誠面子的,畢竟快半年了,他從沒賣過庄世誠面子,有時還投我一票。

老莊,今天註定你要失敗了,再一次失敗,再一次打擊。呵呵,老莊同志,我王朝中要讓你明白,這德平,不是你這個書記說了算,而是老子。

黨管幹部有屁用,那個只是組織程序,你勢力太弱,就不能代表黨了,在德平,真正能代表黨的,就是老子王朝中……」

「耀東同志,你也說說。」庄世誠沖唐耀東點了點頭。

「這個,羅水公路一定要在省交通廳立項通過的,不過,天牆公路跨三省,這個相法也很好。如果能找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就好了。」唐耀東和著稀泥,王朝中差點笑出聲來。

知道是這個結果,庄世誠也不生氣,微微一笑,沖鳳司令點了點頭。

「修路,我沒意見,修啥地方路都行,只要不叫我出錢就是了。」鳳健明一身陽剛之氣,張大嘴就漏了一句出來。

差點逗得滿堂常委們全樂了。不過,這場合很莊重,大家自然是憋得難受。

「呵呵,修啥路都行,不過,也要量力而行才對是不是鳳司令,就像你講的那樣,沒錢怎麼修路,而且還是跨三個省?

一個關係太複雜,不是咱們一個德平地區所能解決的事,估計就是省里領導出面也難解決這事兒,更不用說一個麻川縣了。

如果兩條路同時動工,我可是聽說天牆公路的總投資接近1.5億。就算是麻川縣現在弄到了21oo萬,離1.5個億還是遙遙無期的。乾脆就用那21oo萬修修整整就行了,能幹出多少就干出多少嘛,至於地區,也沒必要管這事了,由麻川縣自己決定就行了,還立什麼項目?」王朝中交底了,順竿子接上了鳳司令的話茬子。

可以說是相當的巧妙,說完后瞅了庄世誠一眼,意思很明白,老莊同志,今天你得又一次品嘗失敗的苦果了。雖說中途殺出了兩匹黑馬,但也左右不了大局的。

庄世誠卻是一臉淡然,令得王朝中心裡有些納悶。暗暗哼道:「淡定個球,不會是失敗次數多了,臉皮子已經練到了爐火純青賽鍋底子,毫無反應的地步了吧老莊厲害,這是大家風範,哈哈哈……」

「舉手表決吧。」庄世誠突然爆出一句話來,這個倒是令得王朝中和雷鳴懷大為驚訝,明明知道要失敗的東西還舉手表決幹嘛。這個禿子頭上的虱子,那不是自取其辱。

庄世誠的反應太反常了,往往遇上這種事,稍有經驗的一把手都會暫停討論,留等以後再說了。

也免得正大光明的丟臉。要知道舉手表決通不過的話,這個方案先就廢了,而且,還要記錄在常委會議檔案上的。

如果不表決庄世誠最多難堪一下子,還說得過去,只是小丟臉罷了。難道庄世誠丟臉丟習慣了,不丟臉反而不自在。

不要說雷鳴懷、王朝中疑惑不解,就是孫國棟等其它人也是猜測重重。

難道庄世誠還留有殺手沒使出來。

果然

庄世誠頓了一頓,立即說道:「同志們可能還不知道,這天牆公路還是有些由頭的。」

庄世誠說到這裡,那話一拋出,立即吸引住了所有常委們的眼球。

覺得大家的表現相當令人滿意,庄世誠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當初省委郭書記到麻川縣貝葉谷廊橋時巧遇了葉凡同志。

當然,那個時候葉凡同志不認識郭書記了。無意中就聊開了,就聊到了天牆公路。

而且,那天捐贈時郭書記也擠在群眾隊伍中,親眼目睹了麻川人民對修路的熱情,心裡大為感嘆。

所以,決定點拔一下葉凡同志。當一聽到了整個較完整的方案時就連郭書記都大加讚賞,說葉凡同志膽子大,思想開拓,有眼光,敢去做別人連想也不敢想的事。

所以,就拿了貝葉谷廊橋點拔了一下葉凡同志。大家可能不怎麼清楚,麻川縣貝葉谷廊橋旁邊那塊烈士石碑可是宋家川將軍立的。當然,當時解放前剛立國時他還只是個連級幹部。郭書記走時雖然沒有交待我拔些款子把貝葉谷廊橋保護好,但卻是對葉凡說過,省里會下拔一定的款子下來。

還會派出專家組到來,具體的事就由麻川縣操作了,而且還指名了葉凡同志負責這件事。

既然省里都這麼重視了,咱們作為麻川縣的直接上級領導,難道還能拖在省里專家到來之後再行動。

宋將軍是我軍現任的總後勤部第一副部長,葉凡同志自然把主意打到了他身上,如果真能走通宋將軍這條線,天牆公路,不再是夢想。

所以,投票開始吧,同意天牆公路方案在地區通過的同志請舉手。」庄世誠火候掌握得相當的精準,一說完,立即舉起了手。毫無懸念,居然是全票通過。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