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章勝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章勝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章勝利

這個結果,庄世誠早就預見到了,郭書記都提點葉凡了,那他肯定是贊成天牆公路這個方案了。

雖說沒有形成正式文件,但那個還用說嗎?在場的都是老狐狸,沒人不懂這個。

二來,今天在場的誰敢不舉手,那就將成為麻川的罪人。因為還有一位大佬此刻在燕京,那當然就是宋將軍了。

如果他什麼時候興趣來了,要回貝葉谷看看,一看到天牆公路那破路,眉頭一皺,估計當初阻撓天牆公路在地區通過的一些同志心裡得抖三抖的。

所以,庄世誠,他今天是穩操勝券的。所以才淡然的看著一幫子常委們在演戲。

當然,這場戲演得相當的好。庄世誠從中看到了許多亮點,也看到了許多希望。

從會議室出來,大家表面還行,不過,郭朴陽這個一號對葉凡的欣賞還是令得這些常委們在心底里重新估量著葉凡同志了。

「你老莊也太陰了。開始就提出來不就什麼都結了,還搞了一場戲來演,討論屁,拿老子開唰,不是個東西?」王朝中和雷鳴懷都在心裡憤憤不已,覺得被耍了。

當他們看向前方的庄世誠時,正好看見庄世誠居然詭異的轉過頭來,好像還微微的沖他們一笑,大帥風度咋然閃現,頓時,兩人心裡好像突然吞了一隻死蒼蠅般噁心得要死。

第四屆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順利興行。

會場井然有序,沒出現什麼異常狀況,一直到會議結束,地區的一些領導總算是鬆了口氣。在這個節骨眼上,最怕的就是馬家和鐵家鬧事尋不開心。

當然,對於這一點,地區也採取了一些嚴厲的措施。比如,黨群書記韋不理預先就得到了地委副書記雷鳴懷的反覆叮囑,如果出事的話先就拿他開刀。

韋不理雖說心裡一百二十個不甘願,但最後胳膊肘難拐過大腿,表示沉默了。

而選舉那天,不但地區派出了多位領導壓陣,賀海緯這個政法委書記也親自到了麻川縣坐鎮指揮。

當然,馬家和鐵家也是不甘心的,從票數就可以看出來了。在總計263張票里,葉凡僅得到了16o張票,跑了近乎1oo來張票。那些流失的票,自然是鐵家我馬家的中堅份子唱了反調。

當然,這邊牛頭鎮孫家也是鼎力相助了,不然,票流失得將會更多,不過,過半數還是沒問題的。

葉凡以六成票數當選,這個還是在可控範圍內的。不過,不能算是高票當選了,這個,也給葉凡這個黨政一肩挑的代書記敲響了警鐘。

這一點說明,即便你工作幹得再出色,但是某些關係處理不好,照樣子得不到群眾認可的。

葉凡幸好在選舉前進行了捐贈儀式,這一個儀式也為他贏得了近二成的人代票。

當然,馬家和鐵家掌控的人大代表根本就不是站在為人民服務,為麻川人民謀利益這個立場上的,他們心裡有的只是私利。自然有人在其中組織了。鐵東脫不開嫌疑,而韋不理也難洗清自己。

晚上。

「葉老弟,這下子總算是可以安心回家過年了。而我們地區對馬家的查處,估計得等到年過後再說了,你現在根基還不穩,過一段時間咱們再聯手,重拳出擊。」賀海緯少有的露出了欣慰的笑,隨著跟葉凡接觸加深,賀海緯跟臆情更深了。

當然,也不排除賀海緯從葉凡的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可怕的背景。當然,人都是有功利心的,但賀海緯不但有功利心,對人情方面看得也相當的重要。不像有的同志,純粹的利益聯盟。

「慢慢來,反正幾天就過年了,先穩穩。讓全縣人民都過個舒心日子。馬家的硅礦問題估計相當的大,老賀,你是否從馬雲錢身上查到了一些端倪?」葉凡一邊搖著椅子,斜了老賀一眼。

「嗯絕對大,我隱隱的感覺到了,也許,這裡面還會牽扯出一些地區領導來。唉,一個燙手山芋。」賀海緯嘆了口氣,椅子都無法搖擺了,心事重重。

「賀哥,我覺得馬家硅礦咱們可以先放放。」葉凡突然說道。

「先放放,為什麼?不趁著郭書記的東風狠查一翻還等什麼時候,咱們現在全是扯著郭書記的虎皮在辦事,如果書記的風勢一消,想前進一步都難?」賀海緯不解的瞪著葉凡。

「咱們現在查得緊,人家也藏得緊。乾脆放手,讓大家都鬆懈下來。可以轉個方向,從其它方面入手。估計直接想查清馬家的問題那個相當的難,猶如一個鐵桶,咱們還沒找到有效的突破口。」葉凡搖了搖頭,拋出了自己的話題。

「說具體點,怎麼個操作法?」賀海緯那身子一震,來了興趣。來地區許久了,如果能查出一件較驚天的事來,也能彰顯一下自己的能力。

因為,這次的案子,是庄世誠當著郭朴陽書記面點的將。實際上就等於在為郭書記效命。

干好了估計也會傳到郭書記耳里,估計庄世誠這樣子做也有敲山震虎的意圖。

作為地委一把手,庄世誠一直打不開局面,也許麻川查處馬雲錢的案子,就是打開局面的一把金鑰匙。

「指東打西,從別處入手,俗言常說東邊不亮西邊亮。」葉凡笑道,顯得有點神秘。

「指哪裡打哪裡?」賀海緯步步進逼。

「賀哥,我帶你去看樣東西。」葉凡帶著賀海緯進了房間,當馬家三虎的錄像放出來后,賀海緯一擂桌了,罵道:「老弟啊老弟,你有這麼好的證據為什麼不早亮出來。就這一項,就能讓馬雲錢以謀殺罪進監獄的。太好了,哈哈哈哈……」

賀海緯好像撿到寶似的,那台攝像機在他手中當寶貝疙瘩樣翻來覆去的摸個不停,看得葉凡直想笑。

「賀哥,馬雲錢還沒有證據讓他進監獄嗎?」葉凡一臉愕然,先前不是聽說吳彤手中有確鑿的證據,三起案子,能讓馬雲錢把牢底坐穿了。

「唉吳彤也的確找到到證據了,不過,馬雲錢死不認賬。而且,原來找到的證人估計有顧慮,或者說已經受到了馬家警告,這下子全翻供了。

一個證據也沒有了,光靠一個調戲郭秋天的罪名,最多拘留15天,沒大用。

這事搞不好,不重罰,會惹得郭書記震怒的。」賀海緯臉上又布滿了愁雲。

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表現的機會,這下子又給弄沒了,葉凡的證據又讓賀海緯看到了希望,這個,真是亦喜亦憂。

「賀哥,這個證據暫時不宜拿出來。馬家三虎我留著有用。麻川縣問題更大的在青山鎮鐵家銅礦。青山鎮不拿下,麻川的經濟根本就不用想振興。拿下青山鎮,估計能給麻川縣帶來五六百萬的利稅收入。

這筆款子對我們麻川太重要了,我是想借馬家三虎戴罪立功機會,叫他們去查鐵家的銅礦,相信比我們調查更有效果。等鐵家的事搞定了,再轉手回來查處馬家硅礦。

一步步來,兩個大礦拿下后,我估計收回的錢足夠振興麻川經濟了。

至於馬雲錢,我們只要把這證據私下裡讓他一瞅,估計那廝頂不住了,也許就是一個突破口,為了保密,賀哥親自帶幾個下屬審理。」葉凡和盤倒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你是說跟馬雲錢打心理戰?」賀海緯若有所思,點了點頭,說道:「我先試試,爭取在年底前先橇開老馬的嘴再說。至於馬家硅礦那邊,暫時不動,以免壞了老弟你大事。只要罰得了馬雲錢,我想郭書記的氣也該消了。我也好回去交差,不過,以後要查處青山鎮的事,估計就得老弟你自個兒來了,我只能是暗中協助。」

「就這麼定了,為了麻川,我是豁出去了。」葉凡一拳擂在了桌子上,兩眼彈射出能殺人的堅毅之光。

看得賀海緯心裡都直點頭,心裡嘆道:「葉老弟表面閑散,其實,他才是一個真正肯幹事實,不計較個人得失的人。小隱隱於野,中隱隱於市,大隱隱於朝,葉老弟恐怕屬於後者吧我賀海緯沒看錯人,做官者,雖說提拔重要,但也得真心的為民幹些實事。不然,怎麼對得起頭上這頂帽子?對得起帽子也對不起自己良心。」

麻川城觀靠近江賓縣狼皇鎮的一個小菜館里。

「馬標,今天約你來有件事要你們去辦?辦好了咱們的事就了啦,也可以說是戴罪立功吧」葉凡瞧了瞧對面有點不安的馬標一眼,知道這小子就是馬家三虎的頭頭,只要他點頭了,另兩個不在話下。

「葉縣長請說,馬標能辦到的全力去辦。」馬標目光閃爍,估計話不盡實。

「你們幾個,找機會到青山鎮銅礦去瞧瞧,給我留意著點,有什麼異常情況隨時打電話給我。」葉凡一臉輕鬆樣子。

馬標那嘴角明顯的連續抽搐了幾下,色度也是變換了好幾次才穩定了下來,說道:「這個,葉縣長,去青山鎮倒不難,進銅礦就有點問題了。說句實話吧,鐵家人從來防著我們馬家人的。我們一去人家就能猜個不離十。還有,葉縣長到底要我們去留意些什麼,我是個粗人,不指明了鬧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