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一章安插釘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一章安插釘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一章安插釘子

這小子,還跟我打馬虎眼,葉凡心裡有氣,輕輕叩了下桌子,笑道:「有些事並不一定要你們親力親為,相信你們在青山鎮銅礦里應該有熟人。只是打聽點東西,當然,得注意影響力,要不露痕地打聽,要是露了一點口風給鐵家人曉得了,後果的話,你們自責,哼」葉凡說變臉立即就變臉了,那氣勢一,馬標還真有些怵。

想到那天晚上這小子拳打腳踢三人的情景,知道人家是一硬茬,既披著官皮子,手底下也不軟,像這種人,來黑的人家照樣子接招,來白的那就更不用說了,自取其辱。

馬標人並不笨,甚至可以說在馬家三虎中是個相當靈活的一個人。不過,馬標自然不甘心就這麼受著葉凡擺步的,裝著有些畏懼樣子,說道:「我們可以問問,如果問不出什麼來你也別怪我們就是了。」

「是嗎?別以為可以跟我打馬虎眼,你們有沒盡心我不難查清楚。」葉凡冷哼了一聲,突然說道:「今天地區專管公檢法的政法委賀書記就在咱們麻川。

是受省委郭書記指令查處馬雲錢的事,你就別指望著馬雲錢還能翻盤了。

可以這麼說,他進大牢進定了。自己那屁股會不會幹凈還難說,相信你是個聰明人,省委郭書記的震怒,自個兒掂量掂量,你們馬家能承受得起嗎?

還有一點,賀書記以前可是省廳刑警總隊的隊長,他的手腕,可以稱之為鐵血。辦過的大案要案沒有五百也有一百的。」

葉凡這一招拋出,既是威脅也是點醒,如果你們馬家三虎不照著去做的話我把那錄像帶子往賀書記那裡一送,估計你們三個立馬成殺人犯,雖說還沒成功,但要謀殺的可是一位在職的縣長,這個性質就變了。

而且,馬家三虎在麻川橫行了這麼多年來,手中的破事陰事也沒少干。政府真的較真了起來,不是馬家所能抗衡的。

馬標那臉,立即變色了,黑沉沉的。省廳刑警總隊長那牌頭還是相當唬人的。

畢竟馬標也只是在麻川這地方能嘎幾下,拿到德平去估計就沒什麼名頭了。混混最怕警察,何況是刑警總隊隊長,那個可以稱之為警察中的警察。

「還猶豫什麼,是在外面自在逍遙還是進大牢蹲著,你們自己看,哼」葉凡突然爆然出聲,這道聲音含雜了內息之氣的化音迷術,集成一束從葉凡嘴裡出,如警世之鐘,喀地一聲就敲擊在了馬標心頭。

「行」馬標那眼中突然閃出一道能噬人的光芒,一閃即誓。

「馬家人果然不簡單,要不是『化音迷術』,這小子肯不肯就範還難說。土匪豪氣,也有令人佩服的地方。」葉凡心裡頭點了點頭。

四天後就是年底放假了。

天牆公路項目在地區全票通過了,不過,省交通廳立項的事葉凡感覺有些緊,現在去廳里,估計沒人睬。

不過,葉凡感覺趁著春節去拜訪宋將軍比較自然。錯過這村就沒那店了,決定還是去省交通廳試試。

雖說國人辦事總喜歡拖拖拉拉,但有的時候,使出殺手后也有特事特辦的事。

麻川方面倒不用擔心什麼,常務副縣長方鴻國的表現還不錯。在自己去省里爭取項目這幾天時間內應該能處理好縣裡的事。

「老弟,你厲害,馬雲錢,呵呵……」賀海緯一臉笑意。

「招啦?」葉凡愕了一愕,暗道老馬也太沒骨氣了吧,不就一盆錄像片嗎?

「嗯暫時馬家三虎這邊的事我不會露底子出來,主要是馬雲錢被你這邊的事一嚇,頓時就慌了神。他可是最清楚叫人謀殺一個縣長的可怕性質。」賀海緯笑道。

「賀哥,你可能有耍陰的吧,不然,馬雲錢不會這般好耍弄的是不是,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嘿嘿,玩了一點。我當時假造了馬家三虎的簽名認罪記錄,再加上你提供的錄像資料,馬雲錢脖頸再硬,也抵不住鐵證如山的。我順竿子就上,拎出吳彤提供的三起案子,馬雲錢在心如死灰之下乾脆也認了。

昨天晚上,我立即把受害者秘密找了來,把馬雲錢的認罪給她們看了,頓時,哭成一片。

當即,一個個表示願意秘密作證,這麼一搗鼓,老馬估計得把牢底坐穿了。

為了慎重起見,我決定今天收兵回地區,馬雲錢也給先帶走,放麻川不安全。

雖說吳局長還不錯,應該可信,但他的手下,估計沒幾個實成的。這麻川縣公安局,還得好好整頓了。

該清除的清除,再從地區抽調人下來充實隊伍,不然,縣公安局估計很難為你所用。

在麻川這個地方,縣公安局的力量不可估量,你老弟叮囑吳彤要細心些。

搞個名單出來,不下重手是不是行了。」賀海緯辦事非常的講究,一層層的很有理由,也很嚴謹。

「放縣看守所肯定不妥,不過,地區看守所也得小心,那個人會不會從中搗亂,難說。」葉凡點了點地區,自然指的是林天了。

「不怕,我還希望他能出手,呵呵……」賀海緯突然笑了。

「老賀,你在放誘餌氨葉凡笑道。

「估計這誘餌沒啥用,林天跟馬雲錢有什麼關係?林天憑什麼幫襯著馬雲錢,一個色棍罷了,又沒什麼利用價值?天下來來往往皆為利,沒利的事相信林局長不會那麼傻著去做的。應該不可能,我只是防著點就是了。」賀海緯倒不怎麼看好林天會出手,搖了搖頭。

「馬雲錢當然沒什麼屁本事了,就像賀哥你說的那樣,一個老色棍罷了。但是,馬雲錢畢竟是馬家人,馬家並不缺錢。這年月,林局長應該不會嫌錢多的。」葉凡並不贊同老賀的看法,拋出錢來。

賀海緯心裡一動,點頭笑道:「嗯馬家人如果真要救馬雲錢,肯定得在林天身上想招子。那就好,我就怕他們不救,肯救就有破綻,有破綻咱們就好下手,哼」

「沒錯如果真能把林局長拖下水,即便是他省里再有人撐著,但咱們國家還是有法律的是不是?即便是不拿下林局長,但他自已在德平也呆不下去了,他一滾蛋,賀哥不就順理成章了。」葉凡分析著,瞅了賀海緯一眼,又說道:「當然,林天滾蛋了,他那個位置還得爭取,賀哥,今天晚上我會到德平,到時我請你喝茶,呵呵呵……」

「行由你定,我白吃就是了。」賀海緯再沒猶豫,其實這裡面的道道很深的。

賀海緯也懂,今天晚上就是在向庄世誠這個地委一號出信號,有葉凡在其中牽線搭橋,賀海緯也不會顯得太掉價。

老賀,當然也有自己的硬氣。葉凡當然會尊重他的,他跟庄世誠,只能說是略遜一疇罷了,當跟班不可能,當聯盟實力又不夠一些,只是介於跟班跟聯盟對手之間的一種較尷尬的角色。

當然,老賀憑著庄世誠的相助,權力實力肯定會大漲的。比如,老賀一直想兼地區公安局長一位,只要林天滾蛋了,庄世誠就能幫他實現。如果沒有庄世誠的相助,賀海緯絕對沒希望。

當然,反過來老賀也將失去一些東西。從此後,估計就得防著王朝中、雷鳴懷這兩伙人下絆子使壞了。

在一些大事上也得相助庄世誠,有得必有失,魚與熊掌難以皆得,這個古人都懂的理兒,在現代,也是真理。

「情況有變啊王專員。」邱茂水臉色不怎麼好看,地委黨委會生的事他也聽說過了,感覺王專員的權威遭到了從沒有個的挑戰,自然,這廝也產生了危機感。

「嗯是有些怪,甚至可以說是詭異。從來都是採取觀望的賀海緯在這次的表現太反常,是不是向我們出了什麼不好的信號。」王專員斜靠在椅子上,一臉的不甘。

「不會是賀海緯想靠向庄世誠,所以,先示好。」邱茂水說道。

「不排除這種可能,不過,可能性不大。要說賀海緯這麼早就做出選擇了,應該不會。像這種大事,明顯是我們力量佔優,老莊力量明顯弱勢的情況下,他如此選擇是不是風險相當的大。還不如暫時處於觀望,對他自己的位置來說,還較穩當一些。」王專員一會兒搖頭,一會兒微點頭,弄得邱茂水也是一臉的糊塗。

「人心太複雜了,不管怎麼個情況,既然是變化了,咱們都得跟著變化。

也許是最近賀海緯被打壓得太憋屈了,物極必反,他受不了啦,所以反水了也有可能。

林天明顯是傾向於我們一點,賀海緯會認為是咱們在敲打他也有可能。

是不是該給公安局的林局長、檢察院的馬明宇、法院的芶建興三人提點一下,不能把賀海緯全面架空了。

不然,狗急了也跳牆的。何況賀海緯是從省廳刑警總隊長位置上下來的,一向攬權慣了,一下子成了擺設,其人心裡肯定不服。

強勢之下,把賀海緯逼向了庄世誠一方,就得不償失了。」邱茂水相當有腦子,也可以說是王朝中的智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