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二章那潭水不如桃花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二章那潭水不如桃花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二章那潭水不如桃花深

「先觀望一陣子再說,我覺得這次的事有點詭異。賀海緯反水詭異,可是孫國棟這老匹夫居然也支持老莊。

我懷疑他們是對事不對人,孫國棟不可能投入老莊那一夥的。他們,這次也許支持的只是葉凡的修路計劃罷了。

這小傢伙,還真有點小本事,居然走通了這兩個人,害得老子丟了一回臉,讓老莊揚了口氣。

以後,絕對不能讓此等事再生。不然,這德平,不成老莊的天下了。」王專員說出了心頭懷疑。

「有道理,聽說葉凡到德平那天就是賀海緯親自出去接的,帶到孫國棟處報道。我總有個莫名的感覺。」邱茂水瞧了王專員一眼,欲言又止樣子。

「說嘛茂水,咱們倆了還藏著掖著幹啥?」王專員斜了自己這個老同學一眼,有些不滿了。

「好像賀海緯相當親近葉凡,姓葉的又不是出身於高官名門家族,父母聽說就一個小職員,親戚中應該也沒啥出奇的人。賀海緯級別雖說給他只高了一檔,但人家好歹了是一常委,雖說權力不大,但地位卻是高了不少。憑什麼葉凡能讓賀海緯對他如此的好,似乎賀海緯相當尊重葉凡,這個就太莫名了。」邱茂水自然猜不測其中的緣由,王朝中也是一臉的疑惑,伸指在桌上輕輕的叩著,沒想出個所以然。

「如果說這次的事孫國棟這老匹夫是支持葉凡的天牆之路,估計是通過孫明玉打通的關節。畢竟葉凡現在是麻川的一把手,孫明玉作為組織部長,總得幫襯著他一點。以後要進步什麼的也好有個推薦,這一點倒是說得開。」王專員淡淡說道。

「孫國棟絕對不會傾向於老莊的,人家不但是組織部長,而且也是地委副書記。

書記辦公會裡也佔有一席之地,他沒必要去舔老莊的屁股,為兒子鋪路也正常。

只是姓葉的小子運道太好了,簡直就是踩中了狗屎,居然無意中得到了省委郭書記的認可。

這次老莊借勢成功,估計是想借賀海緯的手敲打什麼人了。咱們得早做準備才是,不然,到時就怕措手不及,吃了暗虧。」邱茂水臉上又掛著一絲憂慮。

「嗯給林天提個醒,賀海緯主要負責的是馬雲錢的案子,就怕馬雲錢這色棍這麼多年下來干出了許多出格的事,然後把周富德給扯了出來。周富德的屁股干不幹凈那個難說,作了這麼多年土皇帝,屁股會幹凈那才怪。就拿青山鎮銅礦來說,就是一大隱患。」王朝中猛吸了一口煙,臉上凝重如墨。

「我會給鐵東叮囑一下,目前聽說賀海緯盯上了馬家硅礦,那裡面的水也很深。」邱茂水點頭道。

「那潭水深,不如桃花林。」王朝中噴了三個字出來,邱茂水那手一嗦,差點把牙杯給震在了地下。

「乾脆下點絆子。」邱茂水一咬牙,似在噬人。

「下絆子也行,但要不著痕。」王朝中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容易,查副專員的親戚潘麻子聽說不正在看守所里蹲著,老查最近愁壞了。

聽說林天打了電話給麻川縣公安局的吳彤,那小子居然吊得很,連地區公安局長的話都不聽了。

氣得林天當場摔砸了三個茶杯。還有,雷亮明那一塊,雷鳴懷這老傢伙絕不會看著自己堂弟吃暗虧的。

聽說昨天葉凡在縣長會議上已經調整了雷亮明的分工範圍,就管了一個宗教局、科技局兩個破局子。

以後,雷亮明要吃頓飯估計就得自己掏腰包了。雖說沒捋了他帽子,這個跟捋帽子又有何區別?

姓葉的太狠了,那是一點也沒給雷副留面子的。雷鳴懷絕不會坐視不管的。

如果挑點事出來,那麻川就熱鬧了。估計姓葉的小子將疲於應付,還談什麼展麻川經濟,造福麻川人民。」邱茂水的花花腸子特別的多。

「呵呵。」王朝中乾笑了兩聲不點評。心裡差點樂了,老邱這陰招子耍得好。就讓雷鳴懷這個黨務副書記跟查副專員聯手,把小葉子好好的壓制一番,別以為仗著庄世誠,借著郭朴陽東風就能為所欲為了。這年頭,是縣官不如現官的。

「紅沙洲的郭新平回來沒有?」王朝中輕輕敲了下桌子,問道。

「估計不在省城療養,其實傷情並不嚴重,估計是作給地委領導看的。這次周富德受了馬雲錢牽連,對我們來說也是件好事,本來就要調他,這次有郭書記壓著,咱們動了他,一來郭新平滿意了,二來咱們對周富德來說也說得過去,因為那是省委郭書記壓著的,咱們沒辦法,呵呵呵……」邱茂水陰聲著笑道。

「唉……別提這個蠢材,好好的位置居然讓葉凡給搶去代理了,麻川,全成他的天下了。估計再過得二三個月,你如果去麻川任職的話,麻川縣的幹部也給他調整得差不多了。老邱,你面對的可是個大鐵桶。」王朝中似笑非笑,這次很明確,就是要推邱茂水到麻川任縣委書記了。

邱茂水自然是身子一震,說道:「鐵桶,就是鋼桶咱還是金剛鑽頭。我就不信還鬥不過一個黃口小兒。麻川,並不是他的天下。咱們在德平的時間加起來比他歲數還大,哼」邱茂水突然豪興大。

「嗯就讓那小子先嘎上幾個月吧。」王朝中點了點頭,雙眼凝視著遠方,不知在想些什麼。

「嘎,也不怕。估計這天牆公路即便是地區通過了,省廳那一關絕對會受到郭新平全力阻攔的。」邱茂水一臉淡然,興哉樂禍於色。

「如果郭處長真要阻攔,加上羅水公路被他捏著,天牆公路,應該沒戲。」王朝中點了點頭,「就讓那小子去省交通廳碰一鼻子灰也好。」

「如果他抬出郭書記呢,估計郭處長也得斟酌幾番的。」邱茂水突然想到了郭朴陽來。

「呵呵,老邱,別只看眼前,此事一碼歸一碼。郭朴陽到麻川是為了貝葉谷廊橋,此事一了,葉凡,想見到他,難於登天。

省委書記是那麼好見的嗎?不要說他,就是我這個正廳級的專員,也算是一方大吏了。

到現在了,也沒單獨見到過省委書記。更不用說他一人小縣長了,省里廳級高官多著呢。

郭書記要見的人,不要說正廳級幹部,就是一些偏門副省級幹部也難。

開會時我倒是見過郭書記幾回,那小子,估計連開會都沒那機會,他,級別太低了,輪不到郭書記給他開會,哈哈哈,沒戲。」王朝中對於這方面,信心滿滿,轉爾又笑道:「老邱,你可能還不知道,郭新平的身後勢力不光那點點的。上頭,還有人的。」王專員豎指指了指天。

「可憐的小傢伙,上跳下竄,最後還不是一場空。頭腦簡直渾了,一個縣長,也想搞跨三省的交通大事。

那個是那麼好搞的嗎?就是交通部部長出面,也未必能調和好江都盛安東省和南福三省的事。

這裡面,利益糾葛太多了,關係人事複雜。只要有一方不統一,這天牆公路就是空中樓閣,看得見摸不著。

就是庄世誠出面,也只能哀呼一番了。估計他也只是看在郭書記面上點了點頭,這個精神上的鼓勵反正不花錢,點個頭好辦。

以後葉凡搞不成,成為了德平笑柄,也不管庄世誠的事。搞成了,他自然更有功了。」邱茂水得瑟地笑道。心裡卻是暗暗警惕,從剛才王專員的話中可以看出,王專員還有許多秘密是自己這個老搭檔所不知道的。

「呵呵呵……老邱,看不出,你相當陰啊咱們都是地區領導,精神上的支持是應該的,不過,想要從我王朝中口袋裡再掏出一分錢來,作他的春秋大夢吧。」王朝中突然開懷笑了,轉爾,立即收斂了笑容,陰聲著哼道:「給老吳打個交待,別再搞些犯渾的事。前次給的6o萬就算了,以手再出現此種情況,把羅水公路的啟動款子拿去作人情,哼」

「這事也真是怪了,老吳是不是搞娘們搞糊塗了。怎麼能給姓葉的小子6o萬。這裡面難道有什麼地下交易?」邱茂水心裡自然是暗暗高興。

說起來,他跟交通局的吳白開都是王專員的鐵竿下屬,現在吳白開因為拔給了葉凡6o萬修路款子的事惹得王專員心生疙瘩了,那老吳估計已經被王專員排除在了核心下屬那個圈子之外了。

那以後,自己不就更得寵了。寵信這個東東,與他人分享,還不如自個兒獨享。所以,這廝自然是不時失機地再上前狠狠地踩上吳白開幾腳了。

「交易,也許吧。那小子能給他什麼,一個是娘們,把麻川的妹子送上。二個就是錢了,但願老吳別在這上面載跟頭,到時,誰也救不了他的,哼」王專員又恢復了一臉的厲色。

「送娘們,哼你自己不是也差不多,以前,周富德不就送了好幾個麻川妹子給你享樂。有一次居然還玩一龍戲三鳳,,老子只能幹瞪眼,你一條棍子在三個桃花坑內做著活塞運動,也不怕搞陽痿掉。當官的,沒一個好貨,在下屬面前是領導,背後全男娼女盜的……」邱茂水居然在心頭裡腹誹起王朝員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