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三章庄書記的信任

不過,這廝嘴裡卻是說道:「我會提醒老吳的,但願別過火,不然,咱們也,呵呵……」

「老莊,成功了。」地委秘書長鄭志明那興奮之色從臉上一閃而逝。

「還未成功,同志還須努力,萬里長征,咱們只是剛起頭。今天賀海緯的表態,無非是看在葉凡面上。」庄世誠沒有鄭志明那般樂觀。

「不管怎麼樣,至少證明了一點,賀海緯跟葉凡的關係親密,而且,就連孫國棟那一頭,葉凡也有相當的辦法。」鄭志明較樂觀一些。

「這小傢伙,到現在還沒向我拋底牌,真要我開口提醒是不是,哼」庄世誠略顯惱怒樣子。

「乾脆我找個適當機會提醒他一下。」鄭志明笑道。

「不必了,我倒他能藏到什麼時候。這小傢伙,也值得考量,也許能不能大用,就這節骨眼上可看出一些東西了。」庄世誠搖了搖頭。

「唉,犯渾啊你對他那麼好,就差掏心窩子了,他居然裝傻,關於地區形勢,他不會一點都不知曉吧?」鄭志明倒為葉凡擔起心來。

「呵呵,你說他反應會如此遲鈍嗎?」庄世誠似笑非笑掃了鄭志明一眼。

「絕對不會,能坐上他今天這個位置的人,絕對不會是傻蛋。雖說他還年輕,經驗也許不足。不過,也許他現在還沒把握,怕冒然拋出人來被你看輕了。他是想等賀海緯點頭了才來找你。這小傢伙,也許現在正在努力。」鄭志明笑著,倒是為葉凡講了好話。

「嗯,小傢伙還有點能耐,居然連孫國棟都能說動,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庄世誠的話里透顯出了一絲絲的驚詫,伸指彈了彈牙杯。

這個動作可是令得鄭志明心裡突然起了波瀾,要知道庄世誠的這個動作,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好像沒啥。

不過,只有鄭志明知道,這個動作可不簡單,跟他一起的鄭志明最清楚庄世誠這動作的含義了。

一般只有在庄世誠心清極為激動、難以控制時才會如此,他就是用彈牙杯的手指釋放出內心的毛燥的。

「應該跟孫明玉有點關係,如果能通過葉凡稍微說動一下孫國棟,偶爾幫襯著一點,咱們的形勢以後將會大幅度扭轉過來。老莊,我覺得葉凡這小傢伙很有一股子福氣,也許他就是你的福將。」鄭志明話語中透出一股子欣賞,高興。

「可以試試,不過,慢慢來,不能操之過急。」庄世誠先是點了點頭,後來又擺了擺手。鄭志明知道他心裡可能有顧慮,拉不下這個臉子。

「你說小傢伙能不能真的搞妥天牆公路?」鄭志明臉上又掛上了一縷憂思。

「難說,把握很小,如果真要按層次來說,成功率還不到一成。」庄世誠眼神空洞。

「那咱們今天還在地區常委會上如此賣力,為的是什麼?幸好今天成功了,要是失敗了,不是又落了笑柄。反而助長了王朝中集團的聲勢。」鄭志明有些不解。

「呵呵。」庄世誠笑了兩聲,不作答,望著窗外,良久,才轉身,說道:「老鄭,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你知道這句話意思嗎?」

「嗯你的意思是即便是明知咱們這次會失敗也得上。只是給王朝中表明一個態度,咱們不是什麼事都不做,大事咱們也抓。這德平,並不是他的一言堂。」鄭志明說著話,略顯苦澀。

要知道鄭志明盼著庄世誠到德平,以為他一到,就該是自己揚眉吐氣的時候了。誰知也僅僅是好一點,並沒多大改色。鄭志明當然期望著庄世誠能翻身,那自己以後前途也有路可走了。所以,他這個地委秘書長,跟庄世誠根本就是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活則一起活,死則一起完蛋。

「唉……葉凡是我的下屬,而且他肯干,他想作出成績,他想改變麻川那遍天地。作為黨的幹部,他很合格,甚至可以說是特別的優秀。

這些還不是主要點,最重的就是,他是我庄世誠點的將,我不支持他誰還能跳出來支持他?

說白了,一個態度罷了,雖說只是一個態度,但人心這個東西,往往一個態度就能攏絡住人。

即便是失敗了,相信小葉同志也會銘記於心,更加用心的去作事。他還年輕,有大把子的事等著他去做。

墨香市林泉經濟區干出的成績就是一個風向標,相信他是耐不住寂寞的。

一句話就能激勵他激流勇進,爭取做出更好的成績,這個,何樂而不為,既能為黨為民,又能達成我們的心愿。

也可以說是一箭幾雕的好事……」庄世誠談得相當的淺薄,但其中好像又相當的道理在其間的。

「嗯,一個態度,妙」鄭志明自內心的稱讚著,眼神掃了庄世誠一眼,說道:「即便不能在省里立項,即便是天牆公路不能獲得宋將軍青睞,這個太難了,估計他是連宋家大門都進不去的。

一入候門深似海,宋家川將軍貴為我國總後勤部的第一副部長,位高權重,他家那門檻,是很高的。

對於葉凡來說,簡直是高不可攀。不要說他,即便是你老莊去敲門,估計也沒多少戲。」鄭志明直言不晦,因為,庄世誠要求他那樣子做。

庄世誠是個心胸相當豁達的人,善於聽取各方面意見、建議,從中汲取有利於自己的東西,迅抓住要害之處下手。

雖說他到德平半年了還沒徹底掌控常委會,但這個歷史原因太深重了。

如果換作另一個書記來,估計早就做不下去滾蛋了,庄世誠能堅持下去,已經算是很大成功了。

「也許有轉機,我總覺得這小傢伙的能量不止於此。」庄世誠若有所思,轉頭又笑道:「即便不成功也沒什麼丟臉的,對於小傢伙的成長,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歷練。

京城高官雲集,處級不如狗,廳級滿地走,副部級別一抓一大把,咱們這些地方上的廳級幹部,封疆大吏們到了那地兒,跟中央部委裡面一個普通的科長又有何區別?

人家不待見咱們,這個正常。宋將軍的府邸,來來往往的估計都是些副部級高官。

一般來說,軍隊層面的將軍較多,我軍的總後勤部是個富得流油的部門,估計就是宋部長一個副部長手上批條的權力都達幾十個億甚至上百億。

再說,軍隊系統是個獨立系統,所以,地方上的高官們,在他的眼中,不如狗。」庄世誠話語城懇,一點不顯自卑。

「小傢伙,努力吧,實在不行看看是不是……」庄世誠心裡思忖著,眼前浮現出了鳳老的形象。不過旋即搖了搖頭,暗道:「算啦,不能再去打憂他了。能推我坐上這個位置,已經是極限了……」

「哥,葉凡那小兒太猖狂了,讓我分管宗教局和科技局,太不地道了,咱們雷家被他欺負得夠嗆了。哥,你得為我作主」電話里,麻川縣副縣長雷亮明同志給地委雷鳴懷副書記打著電話,一嘴的憤然。

「吼啥」雷鳴懷哼聲道,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拍人家縣長桌子,不服從領導安排,做事拖拖拉拉,不思進取,分管工業幾年了,你有沒弄出一個像樣的廠子出來,有沒救活過一個廠子。除了會釣幾隻破魚你還會幹什麼?管宗教局就管宗教局,你不是喜歡釣魚,那就讓你釣魚個夠哼活該」

「這個麻川的情況你不是不曉得,我有啥辦法?工業一塊根本就是個花架子。」雷亮明急了,爭辯道。

「別以為我不曉得你乾的好事,天天跟那些生產地條鋼的老闆吃吃喝喝,麻川本來電力就緊張,一個地條鋼廠子一個小電廠還供不過來。

害得城關有時還要拉閘限電,有時正規廠子得停工,居民得限電,那些地條鋼廠子倒有電,這都什麼破事兒乾的。

我都收到好幾封信了,都是說你的。這個,要是直接到了庄書記手中,你就等著回家賣紅薯吧」雷鳴懷恨鐵不成鋼,在電話里直接破口罵了起來。

「那個在咱們德平又不是什麼稀罕事,哪個縣沒有地條鋼生產廠子。再說,人家也交了管理費的。」雷亮明根本就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管理費,別提這破事兒了,你說說,他們交了多少管理費?」雷鳴懷更惱火了,雖說葉凡這樣子做駁了自己面子,但一碼歸一碼,雷亮明這個堂弟自己要敲打,但葉凡同志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也得敲打,兩邊都要敲。

「一個廠子一年一萬。」雷亮明的聲音小了許多。

「哼,一萬,他們偷的電費差價估計都不止十幾萬。是不是全進了你腰包?」雷鳴懷質問道。

「這個,我沒拿多少,供電局的拿大頭,我只是吃了幾餐飯,包了個小紅包。」雷亮明小聲說道。

「你呀你,豬頭呀錢沒撈到,就為了幾餐飯,你那肚皮都不會爛進去。惹了一身騷不說,還讓人家看笑話。不說了,自己先好好想想,你的事,我自會得理,這段時間給我老實點,別整天仗著我的名頭到處招遙縣官不如現管,你懂嗎?」雷鳴懷氣得掛了電話,臉陰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