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四章牽線搭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四章牽線搭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四章牽線搭橋

「老雷,你看看,跟亮明說話好好說,像打雷一樣只顧著吼了。他是你兄弟,不是外人

以前小時候,哪次打架不是亮明沖在前頭,你倒好,亮明一身都是青腫,你一點事都沒有。

現在官當大了,是不是看不起亮明了,他成麻煩了。他再不是,也是咱們老雷家的人,是兄弟。

我是絕不允許那個葉縣長這樣欺負咱們家的。打狗還看主人面是不是。

老雷,你好歹也是地委副書記,比那個葉縣長級別高了不少。怎麼也忍得下去。

不要說了,亮明的事家裡老爺子話了,看你怎麼處理。要是弄得老爺子火起,跑來就叫就麻煩了。唉……」雷鳴懷老婆蔡菊秋剛好進來,沒好氣罵人道。

「我知道,老爺子也跟我說過了。唉……別急,這事我會處理的。不久就有音訊了,麻川縣難道就不進行幹部人事調整了?」雷鳴懷很孝順自己的父母親,所以聽老婆一說,立即就軟達了下去。

晚上8點。

「庄書記,明天我準備去省里跑跑,先把天牆公路方案報到省交通廳,還有開青霧茶的計劃也得送到農業廳去。」葉凡在電話里彙報道。

「嗯抓緊點。在年底前送上去,估計得等到年過後討論了。幾天後就要放假過年了,來不及了。不過,先送去的話也算是今年送的,明年正月一過你立即抓緊去跑跑,爭取省里能過。」庄世誠用比較關切的語氣說道,轉爾又交待道:「縣裡的事交待好沒有,千萬一別出什麼亂子,臨近年關,要求穩為主。」

「交待清楚了,不過幾天時間,應該沒什麼事。至於跑項目的事,我會努力的。」葉凡口氣堅決,轉爾,這廝沉默了十幾秒,有些吞吐著說道:「庄書記,我到德平了,這些天來一直忙,二來也怕你忙。呵呵……」

「這傢伙,吞吞吐吐是不是又想要錢。」庄世誠心裡想著,嘴裡平淡的嗯道:「嗯今天還行,臨近年關了,事多。」

「既然庄書記有空,能不能請您出來喝杯茶。」葉凡終於拋出了底牌。

「喝茶,不會是另有目的吧,難道想跟我透底子了。」庄世誠頓時來了精神。

不過,表面還得推辭一下才好,畢竟自己是領導,如果一請就去也顯得太掉價了一此地。

於是,顯得有點遲疑,說道:「這個,你事忙,又從麻川趕過來,還是早點休息。對我來說,你干好工作就是了。」

「領導都是這樣子,明明要來,又得推一下,顯示自己地位。」葉凡心裡腹誹著老莊同志,越恭敬樣子,說道:「庄書記,我是您親自從林泉那邊拎過來的,作為下屬,請你喝茶不違反紀律吧?我是真心誠意想請你喝茶的。而且,當然,我也有點小打算的,順便想向您討教一些為官之道。」

「呵呵呵……為官之道,那好吧,說起這個我還可以倚老賣老一番,在什麼地方?」庄世誠自然也就驢下坡了。

「庄書記認為去什麼地方較好?」葉凡問道,其實葉凡這樣子問也大有深理的。

如果庄世誠真的信任自己,那他肯定會把經常去的秘密地點說出來,如果還不怎麼信任自己,也許講的地方就是比較大眾的地方。所以,一個地點,就能看出領導對你的態度。孰親孰遠,好生琢磨,共和國的官場,太複雜了。

「去康橋別院吧。」庄世誠掛了電話。

「康橋別院,在啥地方?」葉凡倒真沒聽說過,趕緊打了電話給賀海緯。

誰知就連老賀也是一頭霧水,也不清楚這麼個所在。不過,賀海緯自然有辦法,通過熟人一查,清楚了。

康橋別院。

一個不起眼的地方,車走了十幾分鐘,進了一片縱林,穿過縱林,來到一片樹木遮掩的房舍里。

外面圍牆圍著,院門外的石鋪地面上停著稀稀拉拉的幾輛車子。每輛車子都掩映一片蔥綠之中,只隱隱綽綽的看到小車的一角,連車牌都難看清楚。

葉凡的車子剛開進一個開闊之地,從樹下那淡淡的燈光下,突兀地就冒出一美麗、玉潔的女子來,要不是見她打扮得相當的庄雅,葉凡肯定會認為是作雞的貨色。

這個的確令人浮想,在這夜色下,又躲在樹下影暗之中,不讓人丫丫才怪。

葉凡跟賀海緯都有點訝然,互相對視了一眼,那姑娘已經到了車門前,微微一彎腰,那甜美的聲音冒出來,說道:「先生,歡迎您到康橋別院,請跟我開過來。」

葉凡點了點頭,車子隨著那姑娘的指引,開進了一片叢林之中。這時,叢林中又冒出一個身著綠色,有點像是野戰服的中年人來,不著痕地把一叢枝葉遮蓋在了葉凡車子的車牌上面。

「我說怎麼回事,這些車子都看不清車牌,原來如此。搞得真是隱秘啊,看來這不起眼的地方來的都是一些非富即貴,或者德平的一些名流,高官了。」葉凡和賀海緯心裡都是這般想著,跟著姑娘進了院子。

外面看上去有點像是古剎的院牆,進去后卻是別有洞天。先,是一個巨大的蓮葉池子,也不知用的什麼品種,在這年關將近,那滿池蓮葉還是長得一池的蔥綠,隱隱的還有幾朵蓮花開著。

這時,賀海緯伸指點了點右側面一塊巨大的,像被盤古斧削掉了一半,矗立在蓮花池邊,高達二三層樓左右的一個石頭疙瘩,嘴裡輕念道: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既然叫康橋別院,自然要來點徐志摩大詩人的名作了,呵呵呵……」葉凡隨口笑道。

「先生,別看這字顯得有點粗糙,卻是我們南福四聖老大顧凱之大師的傑作。傳說顧凱之大師連副省長想求他一字都難。」清麗女子是話中有話,自然是告訴葉凡這個土鱉,這字來頭很大,連副省長都難求到一字的顧大師,人家就給康橋別院題寫了一整整一道詩。

自然而然,就抬高了這康橋別院的檔次。是在隱晦告訴小葉同志,這康橋別院的主人是有來頭的。

「噢還不錯」賀海緯自然不會欣賞什麼狗屁。

葉凡當然也附合著點了點頭,暗道,有啥好吹的,顧大師曾經給我寫過十幾幅名聯,不過,俺也去了三個顆後宮丸,到現在還在肉痛。

葉凡那後宮玉顏丸自然是給顧大師的孫女賺去了,不然,何來題字?

當時用顧大師的字葉凡還拍賣了一百我多萬,記得還有兩個傢伙為了一幅『銅氣滿身』爭吵了起來,砸了幾十萬塊才搞定的,也算是有所收穫。

姑娘把葉凡帶進了一個小茶座樣前台前面就轉身而去,前台又走來一位風韻雅緻的,估計有二十七八歲的女子。

一身淡綠的長袍樣子衣服,女子淺淺一笑,露出兩頰那淺淺的誘人酒窩,笑道:「先生我是康橋別院前台經理蕭凝秋,請問您們要幾號洞天?」

「,還洞天,老子倆人又不是來修道,真他娘的扯蛋。」葉凡心裡腹誹著,臉上卻是淡淡說道:「我是第一次來的,你跟我說說這裡的洞天規矩?」

「我們康橋別院共有2o個洞天,按排名先後順序收費也不同。排名越靠前收費越高,比如最未的2o號洞天一晚上收費2ooo塊。1o號洞天5ooo塊,最貴的就是1號洞天,一晚上1oooo塊。」蕭經理淺淺笑著,聲音相當的好聽,溫柔中不失甜美。

「吃人啊,一晚上1oooo塊,最便宜的居然也要2ooo塊。德平如此窮得掉渣的地方居然也有人來?

,這世道,再窮的地方看來富人也不少。不過,這個可是不好選擇,如果選便宜的就怕被庄世誠看輕了,認為不尊重他。

如果選貴的就怕他認為我是個貪圖享樂的人,而且,一般人都會認為這個自然是拿回去報銷了,你麻川窮得掉渣,還顯擺什麼……」葉凡心裡尋思開了,一時難下決斷,隨口問道:「目前還有幾號洞天空閑著?」

「1o號到1號洞天還空閑著。」蕭凝秋翻了翻記錄本,說道。

「這下子真是不湊巧了,1o號最便宜也要5ooo塊。真他娘的吃人不吐骨頭渣……」這廝心裡著牢騷,臉上卻是一臉的淡然,波瀾不驚,笑道:「就1號吧。」

「1號,先生,你確定是1號嗎?」這時,蕭凝秋身旁一個小夥子拿著支鋼筆裝著記錄樣子,掃了葉凡全身一眼輕聲問道。

估計是現葉凡這廝那身衣服好像也不咋的,這樣牌頭的人怎麼可能用得起1號洞天。

德平雖說也有不少富人,但用一號洞天的人並不多,一個月也只能開啟五六次就不錯了。

葉凡其實不怎麼講究穿著,今天穿的是一身較悠閑的沒牌子衣服。

反正要回水州,回楚雲閣.葉府再換了。所以,倒是令得一旁的那個小夥子有些狗眼看人低了。

「葉兄弟,1o號算啦?」賀海緯嘴角也抽搐了幾下,要知道老賀也是個較正派的人,平時除了收點煙酒,過年收點紅包外也沒啥收入來源,所以,覺得5ooo塊已經很貴了。再說麻川縣也窮得掉渣,能省點就省點。當然,也怕引起庄世誠的不快,也是好心為葉凡考慮。

果然,一聽老賀那般說話,那小夥子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神色,不過,掩飾得相當隱晦,當然,也逃不過葉凡的鷹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