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五章拉幫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五章拉幫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五章拉幫手

「就1號了。」葉凡淡淡的掃了那小夥子一眼。

「請跟我來。」蕭凝秋那眼中喜悅一閃而逝,顯得更加的恭敬,說道,這個自然她有提成的。一旁的小夥子狐疑地再次瞅了瞅葉凡,埋頭記錄開了。

他那個樣子弄得葉凡很是不爽,淡淡的哼聲道:「怎麼?是不是要先付款?」

「不用,先生,請」蕭凝秋轉身狠狠地瞪了那小夥子一眼,趕緊陪著笑臉。

葉凡打了電話人庄世誠,他聽說過1號洞天後也是愕然了幾秒,不知作何感想。

「老賀,晚上是我自己埋單,不用公款。」葉凡小聲解釋了一句。

「嗯」賀海緯微微愕然後也沒說什麼,估計心裡在想葉兄弟這錢從何處來的?

從他能一擲上萬來說,至少得有上百萬身家才行吧。上百萬身家,即便是作為賀海緯這種級別的幹部也不敢想。

真敢想的話也能得到,伸伸手錢來得容易,關鍵是莫伸手,伸手就要挨抓這句話可是警世著老賀同志。所以,不得不令老賀心裡感到嘀咕了。

到了一座小山頭,上面爬滿了像假田七之類的植物。

蕭凝秋親自動手,輕輕把石壁旁一條拉線往下輕輕地一拉,傳來輕微的扎扎聲。那藤蔓,詭異的打開了,好像一個小小的門戶。

「先生,請」蕭凝秋伸手作了個請的動作。

裡面其實就是一個洞道,不大,剛好夠兩三個人並排進去。走了十來米後到了一個內洞,內洞就大多了,估計方圓有著十來米範圍,大洞之旁還有許多小洞,倒像一個洞中套房。

大洞像個客廳,裡面居然搞有一個幾道小流泉,一旁的,用黃藤、雜木編做的椅子放在流泉一旁,椅子前放著一個雕得兩頭向上翹的石茶几,有點像是春秋戰國那個時代一些官員將軍喝酒時前面擺的桌子加方案,給人的感覺是相當的怪異、古老、高雅、自然。

「先生,旁邊的小洞天有書房辦公間,有休息間,還有一個自然浴池。」蕭凝秋淡淡笑著,帶著二人轉悠了起來。

小葉和老賀倆人,自然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隨著蕭經理的臀部扭動,張大眼睛觀賞著。

書房裡還真有許多的古樸的民著,葉凡隨手一翻,四大名著《紅樓夢》、《水滸傳》……雜言小說《鏡花緣》等等都有,倒是奇全。

休息室里一個大號床鋪吊在空中,可以供一些官員一龍戲三四鳳在上面鬼混。

休息室一旁的那個天然浴池,四五個人洗沒問題,那水,清凌凌的,在冬天裡還是熱霧騰騰。

「先生,我們康橋別院的浴池裡的熱水並不是人工燒的,而是天然的溫泉引過來的,後山就有一個大池,通過保溫的管道輸過來的,乾淨,自然。」蕭凝秋笑道。

食譜方面有二十來套菜系,葉凡暫時沒點,想等庄世誠來了由他操作。因為,弄不清領導口味。接待領導是個細活,馬虎不得。也許一點小事就能毀了你。

細節決定成敗

「,開眼界了,這的確稱得上洞天,洞中空調打著,有溫泉池,空中吊床,古典名著,小泉流水,等下估計還有仙女鶯鶯作伴,跟天上的仙府有何區別,倒是可以修鍊得道了,難怪這麼貴,一萬,吃人氨賀海緯忍不住嘆息出聲了。

「洞中才一日,世上已千年。呵呵呵,老賀,別心疼錢了,兄弟明白的告訴你,我的錢,全來得清白,你放心的享受,哈哈哈……」葉凡放聲笑道。

「這洞好像還是天然的,只是稍加修飾了幾斧頭,他娘的,去啥地方找這麼多座洞府,2o個洞天,肯定就有2o座山了是不是?」老賀忍不住嘆息道,對於此地主人的大手筆,不得不嘆息。

「嗯不過,咱們這個洞天是1號,肯定配備也齊全一些,像2o號才2ooo塊,應該就是隨便找個洞湊和著就是了。不然,還有什麼賺頭,光是這打理這洞就夠受的了。」葉凡點了點頭,瞅了賀海緯一眼,笑道:「估計庄書記也快到了,我去外面接一下,老賀,你自個兒先品品茶。」

「行」賀海緯遲疑了一下,如果去迎接,那個又不是正式的官面場合,顯得太掉價了一點。

今天自己能來,其實就是有向庄世誠靠攏的態度,但靠攏也不能成為跟班,這是賀海緯目前的底線。目前,只是一種傾向,還沒明朗化就是站隊。

葉凡到了洞口。

不久,蕭經理又到了,身後跟著的自然就是德平的大老闆庄世誠了,他一個人來的,葉凡趕緊迎了上去。

「小葉啊,太破費了,我以前來過二三次,不過,從沒突破過1o號。」庄世誠淡淡說著,不過,葉凡現他並沒責怪的意思。

聽到倆人談話,蕭經理很是自然地落後了三十米距離,看來很懂得幫人掩藏,隱秘,也許就是康橋別院能存在的最重要的法碼。

來這裡消費的不是高官就是巨富,既然選擇這裡,肯定就是不想別人知道什麼了。

所以,從一開始停車開始搞得就相當的隱秘。每部車子都有專人伺候著,每批客人也有專人引導,從不會生兩批客人交集的狀況。

這廝心裡略顯放心,也倍感親切,庄書記的態度葉凡看出了,他是真正的把自己當作鐵竿心腹了。

是以長輩關心小輩的態度來說話的。於是小聲說道:「庄書記,我不會拿回縣裡報銷的。以前我在魚陽縣的事估計你也知道一點,那次因為救香港南宮集團董事長的兒子。

為省廳刑警們提供了一點線索,所以,他當作大家面給了一百多萬表示感謝,後來我拒絕了,不過實在饒不過他的態度,最後收了7o來萬。

這幾十萬我給了家裡,家裡我大哥用這7o萬跟人合夥搞了個小紙廠,在墨香市那邊,效益還不錯,一年也有四五十萬收入。所以,在用錢方面,我還是較寬鬆的。」

「嗯,小葉很有經濟頭腦。咱們黨的幹部,十個載倒的有七個都是倒在金錢上面。金錢這一關能過,把女人這一關看緊點,你的官途將是很敞亮。」庄世誠嘉許地點了點頭,心裡也相當的高興。

「我會記著庄書記您的話。」葉凡顯得相當的恭敬,說道。

兩人剛走近洞口,賀海緯那精壯的身子出現在了洞口。

「庄書記,呵呵呵……想不到葉書記的客人就是庄世記,真是榮幸氨賀海緯考慮再三,決定放低一些身姿。

畢竟人家是一把手,如果坐在洞廳里等著,顯得太大條了一些。再說,自己身為下屬,去迎一下也不算很丟臉子的事,說白了,為了權力,老賀也低頭了。

「賀書記,想不到,你們倆早就認識?」庄世誠裝著微微愕然樣子,伸出了大手,跟賀海緯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個對庄世誠來說卻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一直在等著葉凡同志自動揭底牌了,本來以為還要過段時間,想不到葉凡即時地揭底了。

賀海緯肯出來迎接自己,那就是向自己出一個信號,人家有向自己靠攏的意思。

而且,肯親自出來迎接,說明他已經放低了身姿,庄世誠心裡不高興都不行了。

有了賀海緯這個很大的助力,相信對於自己進一步全面掌控地委黨委又前進了一大步。

當官嘛

就是要把對手整得越少越好,把朋友整得越多越好。

當對手全變成朋友時,那就預示著自己的目地將達到了。當然,要完全把敵人變成朋友也不可能,這個朋友兩個字也頗為思量。

為了利益聯盟的也可以稱之為朋友,就是某一次常委會上為了某件事暫時聯盟的也是朋友,有知己般的朋友……所以,朋友的概念很大。

「你個小葉啊,還跟我打埋伏。」庄世誠掃了葉凡一眼,笑道。

「呵呵,其實賀哥跟我老早就認識了,以前他到魚陽辦案時認式德平這段時間太忙了,一直沒機會跟庄書記您說一聲。等下我自罰三杯,給庄書記賠理了……」葉凡打著哈哈,那話,自然相當的滑頭的。

「賠什麼理,一起喝,哈哈哈……」庄世誠的確高興,那聲音爽朗地笑著傳得老遠,嘉許的眼神又一次從葉凡身上滑過。

三人坐了下來,不久,擺上了酒菜,還進來三個姑娘,一個手抱琵琶,一個古箏,一個二胡。在離三人相當遠的一個敞開的偏洞里坐了下來。

「庄書記,來支什麼曲子?」葉凡笑問道,乾脆把倒酒的姑娘給趕走了,自個兒彎著腰,充當起了臨時頭的斟酒小廝。

「高山流水吧」庄世誠微笑著,這話一出卻是大有深意。

「好好一曲高山流水會知音。」賀海緯自然懂了,乾脆合著庄世誠的話音說了出來。

「《高山流水》,是咱們華夏十大古典名曲之一。傳說先秦的琴師伯牙一次在荒山野地彈琴,樵夫鍾子期竟能領會這是描繪「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伯牙驚道:善哉,子之心而與吾心同。不過,鍾子期死後,伯牙痛失知音,摔琴絕弦,終身不操,故有高山流水之曲。」葉凡那眼神在庄世誠和賀海緯身上滑過,談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