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六章這老頭坐不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六章這老頭坐不住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六章這老頭坐不住了

「庄書記,今天借葉書記的酒,合著這高雅的琴音,我敬你一杯。」賀海緯心裡也相當的滿意,前段時間一直被打壓著,心裡自然憋曲。

想表示一番,卻是又沒拿定主意,所以,一直以來猶猶豫豫不決。現在既然敞開了心菲,什麼東西也放開了。

「來小葉,咱們三個一起來。在這裡隨便自然一些,這裡是修閑的地方,這琴彈得,的確深懂我心氨庄世誠借琴音表露了心機,葉凡自然暗暗驚喜。

庄世誠把自己帶上,意思不言而喻,並沒把自己當外人,在這裡,卻是把自己當朋友一般對待,不然,他不會說是三人共飲。

「講得好啊庄書記,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賀海緯接上了話茬動了動杯子,三人輕輕一碰,墊定了以後成為核心小圈子的基矗

雖說現在還只是初探,但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五。葉凡和賀海緯都深知箇中滋味。

在淡淡的琴音中,葉凡張著耳朵聽著,主要是庄世誠在說,賀海緯偶爾接上幾句,倒也融牽

初次試探,當然也不可能就深交了。兩人談的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

「小葉,抓緊時間,估計你只有三個月左右時間,這是極限了。」到後面,庄世誠漸漸的談到了麻川的事頭上。

庄世誠的話葉凡和賀海緯自然懂,也就是說葉凡代理書記,在麻川黨政一肩挑的時間最多三個月。

這是庄世誠提前跟葉凡提了個醒,估計在年過後陽曆五一勞動節左右,麻川縣新任的縣委書記就會到來。

新書記一來,葉凡還想像黨政一肩挑的時節那般的揮灑自動,那是絕不可能了。除非你全面架空新來的書記,估計是很難做到的。

「嗯,我記住了,三個月,足夠了。」葉凡表示出了很大的信心,庄世誠點了點頭。

2月3號上午。

葉凡到了水州。

不過,令葉凡很是失望的就是,省農業廳和交通廳的同志倒是全在忙忙碌碌著,他們忙的自然不是工作了。

而是準備著過年,分年貨,領獎金,每個辦公室里全堆滿了桔子蘋果棉被毯子那些玩意兒。

女幹部全湊一堆聊聊春節去啥地方溜溜,那有空聽你嘮叨什麼修路,茶葉基地那些破事兒。

干工作的同志自然也有,不過,都在整理報表,抄襲年終總結,整理票拿去處長簽字報銷。

小葉縣長遞上去的計劃書方案什麼的,人家壓根連掃都沒掃一眼,直接就撂在了桌子上,沖著葉凡給了一根中華的份頭上,哼了一句,說道:「我們處長不在,年過後再說了。同志,現在是什麼時候了,二天後就過年了,明天單位放假了,你說說,你這拿來還有什麼用。我勸你還是省省,別惹我們領導火了可就虧大了。回去吧,明年再來。」

而自己黨校同學,省農業廳的副廳長衛鐵青同志有事下鄉了,還沒回來。所以,青霧茶基地的事也沒輒了,衛鐵青倒是給了葉凡一個準信。

說是支農項目目前省農業廳只同意了閩雲地區搞的榛子油項目,其它項目都沒還不批下去。

還說,這事至少要常務副廳長點頭,廳長批示才行,自己這個副廳長只能是推薦,沒有拍板權。

而在交通廳建設處任處長的錢洪標正在京里學習,明天才回來。明天回來還有啥用,都放假了。

不過,在電話裡頭初初地聽了葉凡的天牆公路計劃后錢洪標直晃頭,說是估計沒戲。就是自己出面,估計也過不了領導那一關。還說……

說來也是,2月6號就過大年了,人家那心,早就飛到春節去了。一句話,沒心情。

葉凡也很無奈,乾脆也放鬆了下來,回到自家府邸楚天閣.葉府洗澡換衣服去了。

剛剛準備休息一下子,突然接到秘書車紅軍電話,說是日本安達集團亞洲區副總裁蒼井一郎先生一行人居然到了麻川。

葉凡心裡一動,暗道這老頭終於是坐不住了,既然來了,也得好好地讓他涼快涼快才行,不然,整天厲害哄哄的自認為是外商就翹屁股,把咱們耍來喝去的。

有錢不是你的錯,但也不能太厲害,太牛會遭天雷的。

「方縣長接待他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車紅軍說道。

「這倒奇怪了。」葉凡說道。

「蒼井副總裁來是來了,不過,並沒通知咱們麻川縣政府。好像是來觀光旅遊似的,一來就住進了神女酒樓。稍微休息後到處尋找什麼遺,聽說是很佩服咱們解放軍的勇氣,想看看解放軍打過土匪的地方。」車紅軍也拿不準蒼井的態度,來得相當的詭異,令得麻川縣政府那些幹部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噢給方縣長說一聲,不要理他。」葉凡心思一轉,說道。

「不要理他,這個是不是可惜了。」車紅軍有些遲疑。

「別怕,蒼井,逃不了咱們手掌心的。」葉凡掛了電話。

自然也是立即起程往回趕了,一天後又回到了麻川,因為,這邊照樣子離不開他。

布置了年底事務,為了鼓舞全縣幹部職工勢氣,這個月,葉凡特地從縣長基金里抽出了一百萬款子,給全縣幹部職工都了一個小紅包。

當然,工資不足的部分葉凡沒給補足,這個東西是不能起頭的。如果這個月全額補足了幹部職工工資,人家以後肯定就會月月都盼望著足額工資了。

下一個月工資一少,人家就會牢騷,會鬧事。所以,葉凡思前想後,還是以年底獎金福利形勢了個小紅包。

結局,自然是皆大歡喜。

麻川的幹部職工都說了,今年是沾了葉書記福氣,還能領回一床毛巾毯外加一箱蘋果,還有個5o塊的紅包。

這個,在麻川縣建縣至今十幾年來,是頭一春大事兒。全縣幹部職工的希望空前高漲,覺得一下了有了點盼著,有了點希望。

當然,說閑話的也有。說是葉書記拿人家捐贈的錢亂紅包,亂獎金為個人撈榮譽,撈政治資金什麼的。

反正這世道什麼人都有,對這種事,韋不理、鐵東等人自然不滿了。因為,好名生全給葉凡撈走了,他們自然眼紅罷了。

馬家和鐵家,自然也蘊育著一股子不怎麼祥和氣氛,看似喜氣洋洋準備過大年的麻川縣,火藥味卻是在其間膨脹著。

2月5號。

蒼井被涼了二天,他好像也不著急,還是沒聯繫麻川縣政府,而麻川這邊,也沒人理他。

下午3點鐘。

葉凡陪同地委辦主任鄭志明,帶著地區來的文物專家,還有麻川縣文化局的一行人到了貝葉谷。

因為受庄世誠之命,先期調查了解一下貝葉谷廊橋真實狀況,為省里專家組的到來確定具體的參數。

為這事,庄世誠跟王專員打過招呼后,王朝中這次倒不敢扯皮,自然不敢怠慢,畢竟這是省委一號郭書記交待的事,而且還涉及到總後勤部的宋將軍。

即便是王朝中跟庄世誠再怎麼不對付,也得先干好這件事,所以,直接命令地區財政局打了先期啟動資金1oo萬到麻川縣財政局賬面上。

庄世誠又從書記基金里擠出了1oo萬打到了葉凡的縣長基金里,葉凡這一下子倒是不愁錢花了。

其實,這些當然得益於那天葉凡在庄世誠和賀海緯之間搭起了一座關係橋,使得庄世誠心情相當的好。

所以,自然也得表示一下對葉凡的關心,借著貝葉谷廊橋之事下拔1oo萬給葉凡手頭用,這個由頭也相當的正點,也沒人敢冒出什麼閑話來。

「鄭秘書長,你看看,貝葉谷廊橋經過近二百年風雨侵蝕,的確也該到大修了,再不修理一番,就怕會引來隱患。」葉凡指著橋說道。

「嗯貝葉谷風景如花,這裡雖說偏僻,落後,但正因為這個原因,才使得這裡反而顯得更是天然,自然。這水,清凌凌的猶如天上聖水,這山,青碧蒼野,在野性中給人一種……」鄭秘書長相當有才學。

隨口聊著,轉頭巡了大家一眼,笑道:「傳說貝葉經就是寫在貝樹葉子上的,源於古印度。在造紙技術還沒有傳到印度之前,印度人就用貝書葉子書寫東西,佛教徒們也用貝葉書寫佛教經典和畫佛像,貝葉經的名字由此而來。貝葉經有25oo多年的歷史,是用「齋雜」和「瓦都」兩種文字寫的,有的是用針刺的。它是研究古代西藏文化、語言文字、佛教、宗教藝術等方面的重要原始資料。」

「妙鄭秘書長一說,倒給我出了個好主意。」葉凡小小地拍了鄭志明一記馬屁。

「想不到鄭秘長書還記得這麼清楚,真是才氣橫溢氨自然,像這種奉承的話一下子冒出來一大筐了。

「噢葉書記,說來聽聽?」鄭志明好像興緻相當的高。

「嗯農主任,你說說,咱們縣的貝葉廊橋是不是跟佛教有扯上關係,如果有,這裡以後修繕完畢,倒是可以利用起來,搞個小型的貝葉谷一日游怎麼樣?」葉凡隨口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