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七章貝葉谷小風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七章貝葉谷小風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七章貝葉谷小風雲

「搞旅遊,咱們麻川還沒這種概念,並不是咱們麻川沒有好地方可去,其實麻川正因為山野人野,倒是有一種粗曠接近原始的美感。以前歷屆政府也提過這個話題,只是關鍵在天車山那路上。人家一看那路,還是命值錢,估計投了錢沒人來。

如果路能修好,這貝葉谷景區倒真是一個好手筆。」農媛媛展眉一笑,知道葉書記這個是在提點自己。見大家都微微點頭,略顯自得地巡了周遭一眼,又說道:

「貝葉是取自一種叫貝葉棕,又名貝多羅樹這種植物的葉片,經一套特殊的製作工藝製作而成,所刻寫的用繩子穿成冊,可保存數百年之久。貝葉經最早出現在印度,后隨佛教傳入咱們華夏,在我國西藏,雲南眾多寺廟中保存了大量貝葉。你們看咱們貝葉谷廊橋的廊頂篷,是不是有點……」

其實,昨天晚上葉凡說了貝葉谷的事後,農媛媛跟表哥車紅軍立馬行動了起來,四處出擊,查找資料,走訪老人。那是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的。

「難道這廊橋篷頂那些石片就是仿照貝葉樹的葉子搭成的?」跟著一起來的地區文化局肖達明專家仔細地瞅了瞅屋頂,突然問道。

「沒錯因為當初這山谷叫貝葉谷,就是因為這整個山谷遠遠望去就像一片長條形的貝葉,所以得名。而搭建這廊橋用的石料,也是盡量做成貝葉樣子搭建的。你們再細看那些較薄的橫樑石柱,是不是跟貝葉形狀相似。」柳眉芳指著整個廊橋介紹道。

聽她那麼一說,這貝葉谷廊橋的特點倒真顯現了出來。整體形象越看越像一片巨大的貝葉橫架在貝葉溪上。而貝葉形的廊橋又是由成千上萬片貝葉形的石材搭建的。

「真是奇妙」鄭志明忍不住嘆息道,「葉書記,我看這貝葉谷景區的想法很好。你儘快搞個方案出來,上報到地區旅遊局。」

前天賀海緯的事鄭志明也從庄世誠嘴裡得到了好消息,所以,葉凡跟自己現在就是一條戰線上的搭檔。

都是庄世誠核心圈子內的成員。能幫襯著葉凡的事,鄭志明自然會賣力了。

這個,幫著葉凡也是幫著庄世誠,幫著庄世誠也相當於幫著自己。以後庄世誠真正掌控了地委黨委會,下一步肯定會著手調整常委們的職務分工的。

鄭志明當然也看到了希望,所以,對葉凡也是相當的客氣,甚至可以說是親切。

當然,目前葉凡還不曉得鄭志明跟庄世誠的關係。聽鄭秘書長那麼一說,葉凡立即點頭,轉頭問組織部長孫明玉道:「咱們縣好像還沒旅遊局吧?」

「是的,一直以來都沒開什麼旅遊項目,局子拿來擺著好看,白白浪費了,還得工資。」孫明玉說道。

「既然貝葉谷有這樣的好機會,咱們不能再拖了,得立即行動起來。我看搞貝葉谷旅遊景區的項目暫時先由農主任負責,抓緊時間再搞個方案雛形出來。越具體越好,既能體現我們麻川本地習俗,也不能丟了優良的傳統,不然,宋將軍可不答應的。」葉凡笑著說道。

「農主任,還不表態一下,葉書記可是對你寄予厚望,你千別得細心些,搞出新花樣才行。」孫明玉瞅了一眼有些驚愕了的農緩緩,適時提醒道。

葉凡這樣子做孫明玉猜也能猜到,自然是有心提拔農緩緩了。如果農媛媛能搞出特色來,那以後麻川縣第一任旅遊局局長人選就非她莫屬了。

農媛媛現在的職位是縣政府辦副主任兼縣招待所主任,不過一個副科級幹部,如果能擔任旅遊局長一職,那可是個實職的正科級職位。甭管能否賺到錢,至少級別待遇先提上去了。

對於農緩緩能坐上這個位置,孫明玉自然是舉雙手贊成的,因為,孫明玉還得叫農媛媛表姑還是什麼的。

一旁的黨群書記韋不理一聽,可是急了。心裡罵道:「,你倆個一個代書記,一個組織部長,把老子這個黨群書記全面架空了。一個正科級的局長位置,你倆人你一句我一語就這麼敲定了,還用我這個黨群書記吃乾飯用?

農媛媛跟你孫明玉有親戚,你當然樂意她上去了。而姓葉的到麻川這麼久了,都是農媛媛鞍前馬後的伺候著的,又是秘書又是服務員,估計都伺候到床上去了。給拼頭安排一個局長位置,虧你姓葉的也想得出來……」

韋不理這廝眼珠子一轉,嘴裡立即打岔道:「其實,關於貝葉谷景區的構想,早在前年縣文化局的鐵青河副局長都提出過了。

而且,也搞了一個初步的方案出來。只不過當時咱們縣條件都不配備。

就拿這修繕一項來說吧,就要好幾百萬,咱們麻川哪能付得起。而且,如果真的要開貝葉谷景區,這路總得開吧。

這電,總得牽吧,零零總總的一算下來,沒有個五六百萬估計是拿不下來的。五六百萬對咱們縣來說,那是個天文數字。」

韋不理的意思雖說隱晦,但在場的全是官場老油子,哪有聽不出來之理。

這廝自然是要提點文化局的鐵副局長來打點這事了。其實鐵青河哪有搞屁的貝葉谷開的設想方案出來,韋不理也是臨時頭抓個親信出來抵路子罷了。

「鐵青河,一聽就知道是羊角鎮鐵家的人。估計還是鐵東的親戚,看來韋不理坐不住了,公開來奪人事權了。」葉凡心裡計較著,面上毫無變化,裝著相當有興趣樣子巡了周遭一圈,問道:「鐵青河同志來了沒有?」

「來了,他是咱們縣文化局的副局長,這麼大的事怎麼會不來。」韋不理說著話,沖人堆里一個瘦高個兒,卻長著一個圓盤臉的中年人說道:「鐵局長,給鄭秘書長和葉代書記說說你的方案?」

韋不理自然想當然了,只要鐵青河隨便的扯幾句先應付過去就行了,搞計劃誰不會,以後回去組織文化局的同志,不用一天就能搞出來。

「貝……貝葉谷廊橋建於清乾隆年間,距今快有1oo多年歷史了。當時剿匪的宋家川連長曾經在這裡跟大土匪馬鬍子決一死戰,這橋上的彈孔就是那個時候留下的,這個,是先烈們英勇獻身的歷史見證……」鐵青河開始扯了起來,不過這廝天天只顧著吃喝了,再加上事突然,哪裡記得清年份什麼的。

還沒講到一半,地區來的鄭志明秘書長那眉頭早就皺了幾下,終於沒忍住,打斷了他的話,一臉嚴肅,說道:「鐵青河同志,作為縣文化局的一名副局長,在文化戰線上也是領導了。怎麼連最基本的年月都搞不清楚?你說說,這貝葉谷廊橋距今到底有多少年了?」

「多少年……這個……那個……」鐵青河身子一嗦,瞅了韋不理一眼,見他板著個臉不理人,又見大家瞪著自己,只好硬著頭皮答道:「估計有15o年了吧。」

「哈哈哈……」地區文化局來的專家肖達明沒忍住,大笑了起來。

「笑什麼?」鄭志明哼了一聲,其實是故意的。

「鄭秘書長,既然這橋是建於清乾隆年間,乾隆帝即清高宗姓愛新覺羅,諱弘曆,是雍正帝第四子。

屬兔,生於康熙五十年八月,卒於嘉慶四年正月初三,終年八十九歲,葬於河北裕陵。

按這麼一推算,乾隆帝死的時候已經是1799年了。離今天最少也有198年了。

怎麼可能是15o年。而且,這橋不可能是乾隆帝快死時建的,我查過資料,麻川縣貝葉谷廊橋建於乾隆年間1748年。

距今已經有著249年歷史了,明年就是整數25o年。」肖達明可是這方面專家,再說這次貝葉谷廊橋的事可是地委庄書記親自交待下來的。

聽說還是省委郭書記點過頭的,所以,不得不重視視了。他早就查找過這方面資料了。所以,就連年份什麼都記得很清楚。

韋不理那臉立即陰沉沉的快下雨了,而鐵青河同志那臉早漲成豬肝色了。

「哼以後不清楚情況就別亂講,免得誤導了專家們,要是貝葉谷廊橋修繕的事因此出了一點紕漏,這責任,誰能擔當得起。」鄭秘,這個,能幫葉凡打擊一下對頭,他何樂而不為。

轉頭沖葉凡說道:「看來,麻川縣文化局的同志素質不高啊根本就沒把省委郭書記,地委庄書記的指示放在眼裡。都像這樣子干工作,地區怎麼能放心把貝葉谷廊橋修繕的事交給你們麻川縣來處理。」

鄭秘書長話說得相當嚴厲,其實是給葉凡創造一個處罰鐵青河的機會了。

「哼鐵青河同志,你就是這樣子干工作的是不是?你是文化局的領導,不是文化戰線上的文盲?先停職反省,回去寫份深刻的檢查出來。」葉凡那臉,自然也是立即就陰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