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八章官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八章官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八章官威

這廝馬上配合著鄭志明,立即表態道:「鄭秘書長,某些個別同志的素質不高,也不能說咱們麻川縣文化戰線上的幹部素質都不高是不是。就拿剛才介紹此橋的農緩緩同志來說吧,介紹得就很詳細。請地區領導放心,這事我會親自主抓,縣裡也會成立一個貝葉谷修建委員會,農媛媛同志具體負責各項工作。」

「嗯農媛媛同志不錯。」鄭志明點了點頭,走上前去。

韋不理那嘴砸巴了幾下終究沒出口,本來是想賣鐵東一個人情,想不到弄到後面還搞得鐵青河被停職反剩真他娘的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了。

「孫部長,回去后立即擬一個人事方案出來。從各個部門都抽出一些人手,把貝葉谷修建委員會先搞起來。時間不等人啊,既然明年就是貝葉谷廊橋建成25o周年了,這是一個大好整數。咱們得抓緊時間修繕完畢,說不準還能乘著這東風請宋將軍回來看看。」葉凡自然是借著鄭秘書長的東風,立即現場辦公,把組委會的事給敲定了下來。即便縣裡有人有意見,不過,木已成舟,誰也沒辦法了。

「嗯葉書記的態度很端正,也很積極,相信你們麻川縣幹部們都很團結,在你的帶領下應該能圓滿,甚至漂亮地完成貝葉谷廊橋的修繕,貝葉谷景區的組建工作。等建成了,庄書記說過了,要親自下來剪綵」鄭志明充分肯定,自然是給葉凡助威了。

韋不理,自然是恨不得當場打個地洞鑽進去,眼不見心不煩了。這個時候,再也不敢出一點聲音了,今天這臉,又是丟到姥姥家了。心裡直罵娘道:「一個草包,混蛋」

「各位專家,這麻川縣委縣政府就是你們的家,在修繕期間,有什麼事直接聯繫農主任。

搞文物修繕我們不內行,聽你們的,後勤這一攤子,材料等,我們負責處理好。

你們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想法,也可以直接打電話給我說,給韋書記說,孫部長雖說是管組織的,但在貝葉谷廊橋一事上,麻川縣所有常委都是組委會成員之一。

你們都可以打電話給他們……」葉凡即興表了一番講話,表明了麻川縣委縣政府態度。

「謝謝你葉書記,有你這番話,我們心裡更有底了。到時免不了要麻煩你們了。」肖達明激動地說道。

那些專家興緻更高,立即就展開了行動,拿出皮尺等工具丈量檢查開了。

過年,無非是給孤寡老人、窮民們拜拜年,送個小紅包體現黨的溫暖什麼的,小葉書記忙乎了一陣子,總算是把這些事都給擺平了下來。

蒼井一郎甚是詭異,到麻川溜達了一圈下來,輪是沒跟葉凡打個招呼。

好幾次方鴻國都相去拜訪,不過,見葉書記人家一把手沒動靜,方鴻國也也忍了下來。

因為蒼井的事鬧得可是相當的大,周富德就是因為他打架而被貶,現在到地區宗教局喝西北風去了。

所以,縣裡其它有些幹部本想去拜訪一下,看看能否引來資,做點成績出來,不過一想到周富德的前車之鑒,再說葉凡這個一把手都沒動靜,所以,麻川的官員們都停步了。

所以,蒼井副總載溜達了一圈直接回水州了,愣是沒人去給他個台階下。

這廝那臉陰沉得快滴黑水了,嘴裡不滿地哼道:「麻川的官員難道真成神了。老子這財神爺到來居然沒一個人來提點下。櫻子,你說說,是不是葉凡看穿了咱們的目的?」

「應該不會,總裁您是什麼人,安達集團亞洲區總裁,一向雄才大略,運籌帷幄。麻川那些個土得掉渣的蠢蛋官員,除了會舞幾下拳腳之外,其它還會幹些什麼?縣委書記周富德尚且如此,其他下屬的素質不難想象。不要說他們,就是國際上一些老條子商人,還不是被總裁你玩得團團轉,更不用說華夏的一些小官員了。」櫻秀子十分肯定的說道。

「嗯」蒼井十分的受用的點了點頭,轉爾又有些拿不定似的,說道:「那就怪了,葉縣長為什麼明知我去了麻川,他是視而不見?」

「華夏的官員最講究一個晦氣,運道。聽說周富德被貶官了,也許是他們怕沾了這晦氣,所以誰都不敢再出面了。真是蠢蛋一堆,做事要靠實力,運道都有用了全都去拜神了,還作什麼事?」櫻秀子眼中露出極端鄙視。

「呵呵呵……」蒼井笑了,不過,轉爾,這廝想到一個嚴重問道,說道:「不過麻煩了,如果葉縣長真怕沾了晦氣,都不來理了,那我的藥丸不就……」

蒼井最近很是煩惱,那天葉凡用老蟒肉燉了湯給蒼井喝下后,那廝一晚上是大神威。差點沒把自己的秘書兼職相好櫻秀子小姐給折磨得散架了。

不過,幾天後就不行了,一爬到女人肚皮上,撲騰了幾下就一泄千里。

而且,那根小蚯蚓是軟達達的,櫻秀子伸手扶了半天還是軟軟乎乎的,像是被人抽了筋骨一般。

最後,櫻秀子改用小嘴唇拔弄了半天,小蒼井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蒼井差點氣炸了肺,沒那藥丸撐著,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這次到麻川打的目的就是想搞藥丸,投資的事蒼井還是沒多少那個意思。不過,蒼井也偷偷地去靠山屯子鄉轉悠了一圈回來。

「秀子,你說說,那個鄉的毛竹搞加工廠能不能贏利?」蒼井問道。

「贏利肯定會贏利了,那地兒毛竹多,全當柴火燒了,原材料收購時肯定便宜,價格可以壓得很低,比柴火高一點就行了。

二來,那地兒窮得掉渣,閑人很多,招工人容易,而且,工錢肯定不貴。

三就是如果天牆公路真能實施,那交通瓶頸一旦打開,麻川到德平路好走了,縮短時間,減少了運輸成本,憑著我們安達集團門路,建立起來有幾十年的銷售渠道。

產品銷路一旦打開,賺錢不成問題。如果葉縣長再能給我們減免一二年的稅,土地不用花錢,那搞個毛竹制口廠也符合公司展計劃,相信總公司也沒人反對……」櫻秀子的分析如木三分,聽得蒼井心裡直點頭。

旋即說道:「估計想要讓葉縣長作出多大的讓步相當的難,你沒看見,咱們這次去,他們麻川的官員沒一個出來接洽一下。如果真是怕了周富德的晦氣沾身,那還想讓他們免稅免地費等等,有麻煩了。」

葉凡絕沒想到,蒼井和櫻秀子把自己的意思全搞反了。自己不去理他,無非是想吊吊他。

待得時機成熟再接洽。誰會想到蒼井和櫻秀子的想象力太豐富了,居然想到了華夏官員一直重視的運道,晦氣方面上去了。

初一整天,葉凡搞了些土產,配上二瓶茅台為一套,到市裡各位領導家裡拜年。

甭管待不待見自己的領導,比如王專員、雷副書記、查副專員等人家裡,都過打撓過一番下來。

不管他們高不高興,至少也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其實,葉凡這樣子一番拜年下來,至少也消減了他們心中的一絲怨氣,還是有點效果的。

心說小葉書記肯來,說明他還是把自己等人看作領導,尊重自己等人。為利益爭鬥那個是官場上的事,生活方面大家還是同志。

初一深夜趕路,初二上午總算是到了水州。洗去一身塵埃之後,葉凡舒服地躺大床上小息了三個鐘頭,陳老頭的老婆楊素梅來叫吃飯了。

不過,葉凡那屁股剛坐下,盧偉來電話了,催自己去喝幾杯。自從去麻川后就沒見過盧偉了,葉凡也想見見盧老弟,所以,立即開車去了。

不久到了盧偉家控股的中外合資公司——水州溫泉高爾夫球常

現門口站著幾男幾女,全是正當年華的年青人。

葉凡那車剛停穩,魚泰、盧偉、盧雲三人都大跨步走了上來。

「葉哥,厲害啊,現在已經是堂堂的一縣書記了,在古代,也是刺史、太守之流的封疆大吏了。哈哈哈,恭喜,恭喜……」魚泰先是道喜不已。

「呵呵,只是暫時代書記,過過官癮,幾個月後,估計就有正式的書記下來。」葉凡打著哈哈,謙虛地笑道。

「葉哥,你好,我是花逍遙。」這時,一個長相俊朗,一身筆挺羅蒙西服,神情老成的年青人走上前來打招呼。

「花逍遙,水城四秀中的老大。老早就聽魚泰和盧偉講到過你,不過,只聞其聲好久不見其人啊,今天總算是見到了真人,哈哈哈哈……」葉凡熱情地伸出了大手,心裡十分的暢意,兩人緊緊地握在了一起。鷹眼之下,現花逍遙身上隱隱的有種上位者勢氣,估計也是在政府官場上混的。

「花哥在什麼地方高就啊?」葉凡裝著一臉隨意地笑道。

「呵呵,在省經貿委口子混口飯吃。」花逍遙很是謙虛說道。

「省經貿委,那可是個好地方,咱跟你不能比,跟你一比,我就得跳樓了。」葉凡笑著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