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八十九章鎮書記坐的是奧迪100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十九章鎮書記坐的是奧迪100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八十九章鎮書記坐的是奧迪1oo

「別聽他的葉哥,什麼叫混飯吃,花哥今年也剛升了,現在已經是省經貿委的副主任了,正兒八經的副廳級幹部,已經跨入了咱們國家所謂的高級幹部行列。」盧偉同志對他是一臉的鄙夷。

旋即,有些酸酸的補充道:「咱就可憐了,到現在還是一小副處,唉……人比人氣死人氨

「省經貿委副主任,不知分管什麼……」葉凡心裡暗震,看起來花逍遙最多3o出頭,人家已經是副廳級幹部了。那此人的家世肯定不凡。

「老弟,好像有意見氨花逍遙瞅了盧偉一眼打趣道。

「當然了,你副廳級高官都混飯吃了,咱們這些小處長還有什麼活頭。何況,偉仔還是一小副處,哈哈哈……」魚泰樂不可支,狂笑了起來。

「不能比啊,我這個小少校是營級幹部,在地方對應的級別好像就是正科級,差太遠了,俺……」盧雲在一旁更是苦瓜著臉了,配合魚泰反笑起花逍遙來。

「呵呵,雖說爬上了副廳,不過,省經貿委的副主任可是有七八個,咱還是排在最尾巴的。上頭主任、書記、副書記,副主任一大堆,全管著我。跟葉老弟相比的話,人家雖說是正處級,但人言常說,寧作雞頭,不當鳳尾。實話說吧,不如葉兄弟活得快活,瀟洒。」花逍遙臉上略顯苦澀,講的也是實情。

雖說他的級別比葉梵谷,但葉凡可是一縣的書記,什麼事都是由自己說了算,花逍遙雖說是副廳級幹部,但上頭的婆婆太多了。

而且在省直機關工作,副省級、正廳級的幹部一抓一大把,的確活得不如葉凡這個偏僻山區的土皇帝自在逍遙。

「哪裡的話,你花哥一到德平,地區那些副書記專員什麼的都會熱情相迎,咱如果到德平的話那可是正好相反,得咱笑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葉凡反駁著隨口問道:「花哥分管什麼具體工作?」

「安全生產監督管理方面的工作。」花逍遙隨口說道。

「實權相當的大,凡是有生產的地方花哥都可以指手劃腳一番。」盧偉干聲笑道。

「那可不一定,你們墨香市公安局咱就不敢來指手劃腳的,盧大局長,呵呵。」花逍遙笑道,旋即搖了搖頭。

「那倒是。」盧偉略顯得瑟地挺了挺胸。

幾人進了球場,也沒打高爾夫,倒是找了一個四面通透的閣樓樣亭子坐了下來,一會兒上了酒菜。

「花哥,像銅礦的安全生產你們能不能插手?」葉凡問道,自然是大有深意。

「銅礦,說句實話,銅礦一般來說是由國土局在管。國土局裡也有安全監管的部門。一般的時候都是由他們在監督,我們只是對全省的大方向的安全生產作出指導性監督,不幹具體工作。太多了,管也管不過來。當然,如果有突性的重大事件生,我們就會下來了。」花逍遙那眼神一閃,也感覺到了葉凡問話應該有點出處。

「葉哥是不是想查銅礦的事,如果真是那樣,花哥倒是可以橫插一手。」盧偉說道,自然是想幫襯著葉凡一點。

「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們麻川縣有個較大的銅礦,本來是由麻川縣經貿委所屬的國營企業開的。

不過,後來也不知怎麼回事,被青山鎮一個鎮全部承包了。承包人實際上是縣城城關羊角鎮的鐵氏族人。

而打的幌子卻是青山鎮銅礦集團,每年就上邀3oo萬的收益,其它一概不管。」葉凡收斂了笑容,說道。

反正盧偉他們絕對不會外傳的,乾脆尋求一點思路或辦法。俗話不是說,三個臭皮匠抵個諸葛亮,也許他們有辦法也說不準。

「噢」花逍遙呷了口茶,沉思了一陣子,突然問道:「葉兄弟認為那銅礦一年不止收益3oo萬是不是,而且,利潤空間相當的大?」花逍遙畢竟是這方面行家,一句話就戳中了要害。

「嗯傳聞說是一年的純利潤都可達七八百萬。麻川全縣窮得掉渣,連縣府大院都是以前馬鬍子的老宅改修的,一座新的辦公大樓都沒有。

其它鄉鎮更是窮得連辦公樓都沒有。只有青山鎮富得流油,那辦公樓是一座座的,全閑置著。

鎮黨委書記,鎮長的辦公室比地委書記的辦公室還要派頭。麻川縣前任書記的坐騎是一輛老掉牙的桑塔納,而青山鎮黨委書記鐵東同志的坐騎卻是一輛奧迪1oo,有天窗的那種。估計不下35萬吧。」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不止這個數葉哥,你講的那款奧迪1oo,當時好像也叫a6,應該是引進中國的頂級版本。

那款車子如果有天窗,無極變,價格應該在5o到6o萬左右。一個鎮的黨委書記開這車,比咱們墨香市的謝市長還要氣派。像這種車子,都是省部級大員們坐的。

看來,這青山鎮銅礦不是一般的有錢賺。我看,得抓緊收回採礦經營權才對,不然,國家財產全落了私人腰包。

而你們麻川縣人民政府卻是窮得掉渣。你這個一號人物,更是乾瞪眼著難受。經濟抓不上,上頭要打你屁股,這邊,人家卻是賺得盆缽滿溢的。」盧偉出主意道。

「縣政府窮得掉渣,而私人富得流油,這裡面有貓膩的。」魚泰說道。

「收回,恐怕不容易吧葉兄弟。而且,書記還開老掉牙的普桑,鎮黨委書記倒開起了奧迪1oo,這個太反常了。如果說書記不知這回事,應該不可能。當時那銅礦的開採在你們麻川縣來說肯定是一件大事。」花逍遙微微搖了搖頭。

「嗯,縣常委會拍板的。如今我是想收回,不過這裡面的水很深。鐵東不但是青山鎮的書記,還是縣委常委。當初那開採經營權也是縣常委會批准的,想推翻人家鐵家有文件合同在手,這個上法庭都難拿下的。」葉凡苦澀地搖了搖頭,感覺有些黚驢計窮了。

「所以,你想請花哥從安全生產方面插手攪渾這潭水,然後趁機下手查一查,如果能查出其中的糾葛就可以順理成章收回了。」盧偉笑道。

「是有這個想法,不過,想必也是不容易的。當初縣常委會同意了這樣做,估計裡面的利益牽扯到各個方面。

我是懷疑不但麻川縣好多幹部牽扯了進去,就是地區也有領導插手的。

不然,明知這個金飯盆在,為什麼縣裡不自己搞,難道搞不出來?

如果叫縣裡部門去查,估計困難重重,地區相關部門去查的話人家在領導打了招呼后肯定也是敷衍了事,最後不了了之,反倒惹出一夥倒亂的來。」葉凡一臉的凝重。

「上上下下形成了一個天網,各方都有利益均沾,反正是國家的損失肥了自己腰包。

所以,你們縣政府窮,有的人卻是富得冒油。既然是由鐵家和青山鎮合夥開採經營,實際上的經營人卻是鐵家。

那咱們就可以從國有資產方面著手,你可以先挖了青山鎮的牆角,把青山鎮分管銅礦的部門給掏空換成自己的人。

再參與到銅礦生產中。鐵家肯定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生,肯定會使出陰招子架空了你安排的人。

這樣一來,肯定就會出現一些矛盾。有矛盾就有空子,有空子就好攪局了。

這個,當然得看你的決心了,如果真有決心去查一查,去攪局,我可以找個適當機會。

比如全省進行生產安全方面的大檢查大監督等等,派出一個精兵工作組到德平來。

佯裝到處看看,到了麻川后重力插入。如果你們能事先查出一點什麼,我們到了后順藤摸瓜,只要有了突破口,就不怕鐵家人鬧事。只是這個牽扯方面葉兄弟得考慮好,如果牽扯的範圍太大,比如地區的正副書記,專員等都進去了,那這事就大到天了。

搞不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自己得丟了帽子,不值得」花逍遙很現實,從利弊方面分析著得失,供葉凡參考。

「我意已決,肯定得一查到底。地委庄一些,絕沒有陷進去的。

因為青山鎮銅礦前幾年就承包出去了,地委庄書記才調來半年左右時間,跟他應該沒關係。

至於王專員有沒插手進去就難說了。即便他插手了,咱也也斗一斗。

不然,他上面壓著我要求我在二年之內脫去全省倒一帽子,這邊又來挖我的牆角,這種人,咱就是丟了帽子也得去撞一撞。」葉凡態度堅決。

「花哥,你就助葉哥一臂之力。哼如果德平的王專員真的牽扯了進去,我們這個圈子也不是吃乾飯的。」盧偉一聲冷哼,倒顯出森森霸氣來。

「呵呵,有你盧老弟這句話到,咱老花還猶豫什麼,葉兄弟是咱們自己人,不幫他還幫誰?」花逍遙心裡大定,盧偉肯出口,那就說明,如果事情真不可收拾的時候,他應該會搬出他的姑姑盧明珠這個省委秘書長來。

「呵呵,逍遙哥,你也別跟我打馬虎眼。別一冒口就指望著我,你自己的能量可是不校」盧偉干聲笑著要泄花逍遙老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