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九十三章行家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三章行家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九十三章行家出手

傳來一聲微響,風勢過後,勾九妹那小足被齊天接住了,雙手一旋轉,連帶著勾九妹的身子也給凌空來了個如大風車一般的旋轉。齊天拚力往前狠狠一推,地一聲。

勾九妹被他狠狠地旋轉著砸在了地下,如一片敗葉。濺起了滿地的草葉沙土,搞得一身都是,身子半個都給陷進土裡了,動了幾下,再也爬不起來了。

而齊天這最後一擊也是拚出了全部力勁,身子被反擊之力撞得像喝醉了酒似的連退了十來步,還是沒穩住身子,地一聲坐在了草坪上,不過,齊天掙扎著還能站起來,這個,勝負一眼明了。

「九妹,沒事吧」勾五姐趕緊上前先是問了問,她主要是擔心勾九妹會不會被搞傷了哪裡,不敢挪動她的身子。

「還行,就是全身軟,你扶我起來。」勾九妹凶性一下子全被打散了,動了動嘴,在勾五姐扶著下坐在了椅子上,那雙眼神,赤1uo裸地殺向了齊天。

「第一局尚天圖這方勝。」萬東泉和羅邁站起來宣佈道。陰家山那臉子自然不好看,隱晦地瞅了勾五姐一眼,希望,自然全寄托在她身上了。

勾五姐聽說可是四段頂階的高手,尚天圖請來的人應該還沒那般能量。只要她能連著拿下兩局,勝利在望。

勾五姐給其妹檢查了一下,現真沒大傷時才穩定了心神。

站起來先也是刷刷幾筆簽了約定,然後邁著沉穩的步子到了草坪中央,淡淡一笑說道:「來吧」

「我來陪你練幾手。」盧偉瞅了葉凡一眼,見他點了點頭,也是簽了約定,幾步上前迎了上去。

盧偉一個像太極推手樣的雙掌擊出,看似平靜,沒帶動一絲風勢。只有葉凡知道,這就是水州盧氏相當陰辣的『浩然推手』,傳說是盧氏的老祖宗從張三丰大師的太極推手中改裝而來的,其實有點像是山寨版的太極推手。

其胸中有股浩然盪氣存在,全凝聚於雙掌之間,於無聲中出,待得對方輕敵時雙掌相迎,被現后已經被重擊了。

勾五姐輕斜了盧偉一眼,果然沒現其中的厲害。那雙嫩滑如水靈大白菜樣的玉掌迎面就雙擊了過去。帶起了一陣子激浪樣氣波,狠狠地撞向了盧偉。

四掌相觸時並沒有多大的聲音響起,奇怪的是兩人四隻手掌居然如親密的戀人一般膠作在了一起。而最明顯的變化就是兩人的四隻腳都往草坪里陷了下去。

現場眾人全瞪大了雙眼,萬東泉和羅邁更是心裡駭然,暗道,就么輕輕一撞,看似沒什麼力勁,實則那力勁全卸到了雙腿上。這才是真正的高手比拚,比那些花招子來勢洶猛的重擊厲害得多。

勾五姐突然感覺手中一道大力擊來,當四掌相貼時頓時如遭雷擊,身子晃了晃,幸好勾五姐腿功了得,硬生生把那股大力給傳到了雙腿之下。

所以,勾五姐的雙足反而陷下去更深了一些,一股子血腥味從內腑傳來,涌到喉嚨時被她硬生生地憋進了肚裡,自然是吃了個很大的暗虧。

「此人夠陰的,雙掌如泰山一般,太重了。難道是水州盧氏家裡的人?」勾五姐心裡一動,雙腿大力出,把力勁全部凝聚在了雙掌上壓了過去。

「,這娘們內勁比老子沉厚,大條了。」盧偉感覺對方一陣子重壓如凌鷹嘯空一般推壓而來,那身子晃了幾晃終於穩定住了,不地,雙腿又給陷進了泥草地里幾厘米,好像比勾五姐的雙腿陷入更深了。

「看來偉仔是輸定了,唉……小段位差得太多,此女子估計有著四段第三個層次內息,偉仔輸在內息不如她純厚。」葉凡心裡尋思著。

盧偉暗暗叫苦,想脫開勾五姐的雙掌糾纏。不過,此刻的勾五姐自然不會讓他再脫手了。

一波一波的內勁大力從手掌上通過肌肉的收縮壓制了過來,當然,他們都不可能會有內息噴出的,因為,那是九段位級高手才有的專利。即便是葉凡,目前也僅能做到有一絲絲內息逼著溢出來,用內息直接攻敵沒有多大效果。如果盧偉冒然脫開,估計會受重傷。只好硬著頭皮膠著住了。

幾分鐘過去。

盧偉的臉已經開始呈顯蒼白色,特別的右腿,已經陷下去足有一尺多深了。

不過這廝在拚命地抵制著,眼見自己那雙腳還在一點點下沉,心裡窩火透了,突然,雙眼寒星一閃。

大喝一聲道:「開碑一出天下驚」

雙掌突然以大甩力開碑形勢往左側偏向直擊而去。

「來得好海流翻滾能吞海」勾五姐淺淺一笑,雙腿突然力,凌空而起,雙掌如巨一般壓了下去。

……

盧偉被壓製得雙腿陷入草坪已及膝蓋,整個人好像一下子矮了半截。

「擊」

盧偉一聲大喝,拚力一擊。

地一聲過後。

四掌觸然分開,不過,勾五姐在空中一個擺身空然著瀟洒落地,反觀盧偉,不行了,整個人坐在草坪上,臉色一片臘黃。

「我……認……輸」盧偉苦澀的吐出了這幾個字,那股子血腥味在咽喉處被憋了回去。

「起」葉凡走到盧偉跟前,輕輕一聲過後,雙掌一道柔和大力傳去,純郁的內息如涓涓細流一般溢出,傳導過去,頓時滋潤著盧偉,感覺非常的舒坦著。

「謝謝大哥。」盧偉終於控制住了傷情。斜了勾五姐一眼,說道:「你是海南勾氏家族出來的?」

「彼此彼此,公子估計是水州盧氏家人吧?」勾五姐冷冰冰哼道,還算是客氣,畢竟,盧氏也是大家。

「嗯」盧偉微點了點頭,坐在了椅子上調息去了。

萬東泉和羅邁、陰家山等人那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特別是萬東泉和羅邁,突然感覺那屁股下好像著了火似的已經坐不住了,站了起來。

要知道海南勾家在華夏也是如雷貫耳的存在,雖說萬東泉等人還不曉得勾陳陰逵那『南海一神腿』美號在年青一輩人中的威名,那是因為他們還沒到那個層次。

但勾家因為跟水州鳳家關係較好,所以有時也會到水州來。而水州盧氏在江南這一帶也是真正的大霸頭,黑白兩道通吃,官面上有大家撐著,地下江湖更是一條巨龍。

自然不是自已等這些小ks能頗。平時連想去攀交都攀不上,想不到今天自己等人如此大條,高手坐側面,自己這些小毛蟲還大馬金刀地坐在了中央,的確有些毛燥人。

像這種道上巨鱷,一腳踩死自己等人真如踩死一隻小毛蟲也差不多,論錢人家能堆成一座山,論勢更沒有可比性。

陰家山絲絲後悔著,瞄了尚天圖一眼,暗道,老尚啥時攀上了盧家這顆大樹,以後有他騰達的一天了,其人心裡自然隱隱的打了退堂鼓。

「失禮了,想不到是盧公子、勾姐。」萬東泉和羅邁走上前去見了一禮。

「呵呵,沒事,比武爭鬥,公平,輸贏正常。」盧偉擺了擺手笑道,倒是令得陰家山等人心裡平息了一些。

「不知還要不要繼續?」萬東泉問道。

「不繼續也行,只要他們肯認輸,給姑奶奶我叩三個響頭,叫聲九姐就行了,哼」勾九妹突然起狠來,丟出了一句狠話,自然是認為自己這方是穩贏了。

因為,她從萬東泉等人眼中看出了眾人對南海家族勾氏的敬畏之心,一時有些得瑟了起來。

勾五姐不吭聲,自然是默認了。

「呵呵,姑娘,口氣不要那般的大,這裡是南福,不是你們海南。」齊天沒忍住,反駁道。

「南福,就不是華夏國土啦?哼勾陳家族,不要說南福,就是在整個華夏,也是跺跺腳地下顫三顫的。」勾九妹畢竟年紀小,根本就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那話一拋出來,就連萬東泉和羅邁都皺起了眉頭。陰家山心裡喊聲『要糟』,因為邊個可是會犯眾怒的。就是陰家山本人來說,對於勾九妹的猖狂也有些不敢苟同,就更別說盧偉等人了。

「呵呵,南福好像沒生過地震,因為,南福有水州四家,哼」盧偉冷聲哼道,一下子抬出了水州四大老牌家族鳳、盧、孫、葉來聯手壓制。

「廢話少說,你們是不是認輸了。」這時,勾五姐瞅了葉凡一眼,哼道。

此女,自然曉得,別看盧偉勢氣很旺,估計還得聽這位神秘的葉哥的話,他才是那堆人的主心骨。

人家一聲不吭,不顯山不露水的,這種人才是高人,真正的大家風範。當然,勾五姐就是想壓下葉凡的勢氣,不然,葉凡先前出口的『神腿子』也太氣人了。

「勾姑娘還要比嗎?」葉凡淡淡說了話,那半眯的雙眼睜開了,眼中無神,一臉的慵懶相,看了令人生氣,似乎根本就沒把自己等人看在眼中。

「哼」勾五姐站了起來,一陣大風吹過,披風揚起,猶豫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立在了草坪中央。意思不言而喻,我等著你出手。

葉凡淡淡地站了起來,走向了勾五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