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九十七章京城風家大門向你敞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七章京城風家大門向你敞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九十七章京城風家大門向你敞開

「齊叔,您把我當自己人看,我……」葉凡話語有些哽咽,突然,下定了決心,乾脆揭底牌了,說道:「其實,不是我不想說,有的事,我怕說出來反倒惹你煩。就拿庄書記來說吧,他是有極大靠山的,所以我想叫你幫襯著他,當然,我說話很粗俗。」

「小葉,你這不叫粗俗,你這叫真摯以後,到京城來,我風家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著。」風清錄說著話,從皮夾子里掏出一張紫色卡面來。

葉凡心裡一動,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心裡一繞彎,才記起好像宋初傑就送過自己一張,那個東東像是省里那些高官私下印製的,給最親密的人。

有著這些官員的私密電話,地址等。風清錄給自己這種名片,那就說明,他真把自己當自己人了。

葉凡心裡很激動,不過,也裝著不曉得這名片珍貴樣子接了過來小心地收了起來,嘴裡說道:「謝謝,以後有空到京城來,一定會來拜訪風叔的。」這廝自然也是順竿子就爬了,連風叔都給叫了出來。

「呵呵,叫叔好,親切,自然。你跟齊天是兄弟,叫我一聲叔應該的。」風清錄笑道。

不過,齊振濤精神一振,跟風清錄都差不多樣子,看著葉凡,等著他揭底牌了。

「那天在天水壩子,跟庄世誠一起釣魚的老者姓鳳,名叫什麼我不清楚。當時我還以為他是中紀委書記鳳寶山,因為庄世誠堂堂的地委書記對那老者很是恭敬,再說咱們南福省的省委領導裡面也沒姓鳳的。」葉凡講到這裡喝了口茶。

「你當時怎麼能猜測到他是中紀委書記?」齊振濤感覺嗓子好像有點干,好像還帶有絲絲顫慄。

堂堂的常務副省長,在面對風寶山這種名頭時也跟葉凡見到他的時候狀況差不多,葉凡覺得有點好笑,心道:「看來大家都差不多,遇上能頂天的大神時都無法沉穩了。」

風清錄也差不多,那眼神有些閃爍。不過,好像比齊振濤好一點。其原因無非有幾個,一個估計是他在中央部委工作,見過的高官太多了,自然心理承受能力強一些。

二來估計是齊振濤正在爭那副書記關鍵時刻,這個涉及到切身利益時激動了一些正常。三來,齊振濤本身性格趨向於直性一點。

至於說齊天,那嘴早就張大成一個大大的『o』字形,合不攏了,又不敢出聲來,口水什麼時候跑了出來掛成一條線了都不自知。不過,齊振濤和風清錄專註著葉凡,也沒現這廝的猥瑣相。

「我的身手齊叔也知道一點的,鐵哥是獵豹的頭兒。聽鐵哥說是在中央有一批高手在保護著中央幾大常委,俗稱中南海保鏢。

因為當時那鳳姓老者支起了一個軍綠色帳篷,方圓上百米內都隱藏得有高手。

而且,從帳篷里出來了一個身著青衣的男子,身手相當的高,我感覺出來了,比齊天厲害得多。

估計跟獵豹幾個副團長身手差不多。我就想起了鐵哥所說的,既然有如此高手保護的人,那級別還能低嗎?所以,當時就想到鳳寶山身上。」葉凡說道。

「嗯中央辦公廳所屬的有個部門,叫保衛局,專門保護中央領導的部門。聽說裡面最核心的組織就是中南海保鏢,那些高手全是分級別的。」風清錄一臉凝重,說道。

「後來你怎麼認出不是鳳寶山?」齊振濤問道,臉上失望神色一閃而逝。

「當時我大唱《殺人行》走了過去,青衣人想阻我,不過被鳳姓老者擋了。我走了過去,正好,大樹下的一張椅子上躺了一姑娘正在看書,那樹也不知怎麼回事,一根很大的枯枝突然掉了下來,我當時正好在那姑娘身邊,救了人。所以,老者請我喝茶。走近一看,的確不像鳳寶山。」葉凡說道。

「老者到底是誰?」風清錄問道,也略顯緊張。

「前幾天在麻川縣,我有個鐵竿兄弟叫賀海緯,現任德平地區政法委書記,我想叫他跟著庄書記,他一直在猶豫。所以我就把那事兒跟他說了。他當即利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找到了資料,我一看,嚇了一條。」葉凡講到這裡覺得口乾,伸手去拿茶杯,現裡面沒茶了。

哪知齊振濤居然親自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了開水瓶過來給倒上了,弄得葉凡差點震掉了眼球,暗道:「,這個要是講出去,估計全省的幹部得掉一地眼球了。常務副省長給老子這小毛蟲倒茶,這是什麼道理?」

「是誰啊老大,快點說,吊人味口。」齊天催道。

「好像是已經退休的鳳副主席。」葉凡終於吐露了出來,人也一下子鬆散了下去,靠在椅子上覺得有點虛脫。

「鳳天遙……」風清錄輕聲的念叨了一句。

「你確定」齊振濤那雙眼中突然彈射出一股子燥動般的狂熱來。

「絕對不會錯我的眼神好使。」葉凡點了點頭。

「你小子,達了。救了他的孫女,有你小子達的時候。哈哈哈……」齊振濤突然狂笑了起來,轉爾說道:「估計你那個縣長帽子還是鳳主席給你的。

庄世誠,在沒鳳主席提點下應該還沒那決斷之心。要知道,你連縣委常務都不是,在縣裡副職里排名最未,一下子沒經過中間的常務副縣長環節,跳到縣長一職上,那需要多大的勇氣的官員才敢提拔你。就是我,也不敢做出如此逆天的事來,只有鳳主席有這魄力。」

「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風清錄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葉凡前腳剛走。

風清錄笑道:「妹夫,你可是撿到寶了。好像,那個,連你那兒子都給他攏絡過去了,哈哈哈……」

「這小子,運氣不是一般的好。齊天那渾小子,也是怪了,見到那小子的時候好像叭巴狗一樣,老子都懷疑這是不是我老齊的種,麻痹的」

「齊振天,你給我講清楚,不是你的種難道還是誰的種?哼」風雅梅居然站在樓梯欄杆上,杏眼得滾圓,噬人樣盯著齊振天。

「嘿嘿,老婆,啥脾氣,開個玩笑。咱們家齊天,有時連我的話都不聽,他那個大哥葉小子的話就是聖旨。罵一句爽點」齊振濤難得的露出一臉的乾笑。

「哼以後再講這話我跟你急。」風雅梅哼了一聲,說道:「這個有什麼奇怪的,你是老一輩,齊天見你好像老鼠見了貓,他跟著葉凡,人家同輩人,感到親切。

再說,葉小子可以罩著齊天,別跟我說你是常務副省長,比他官大,可是在軍隊一塊,你幫個啥忙。

還不是葉小子跟鐵團講了一下,齊天才有幸去了香港。聽齊天說是就連湯成那孩子都很佩服葉凡。

而且,葉小子的確不錯,性格雖說懇直了一點,但這就是他的優點。

老齊,以後要多幫襯著點,別冷了那孩子的心。還有,我總感覺那孩子很神秘。再好運也不會好運到天了吧這裡面是不是有些什麼。」

「唉,齊天那小子要混獵豹,獵豹不是普通部隊,我是沒能力推他一把了,如果是普通軍隊,扯出我這張老臉倒能幫上一點忙,獵豹,不行。

齊天跟了葉凡,也算是交了好運。至於葉小子,我早就把他當自已兒子看了。

不是不幫襯著他,我是想他還太小,讓他多受點打擊才好,人啊,在磨練中才能成長。

溫室的花難以擔當大任,葉凡,他以後肯定會一飛衝天的。只要有我齊振濤在政府的一天,他應該能一級級爬上去的。

現在嘛,他的陞官度太快了。不過這小子很能搞,到麻川一個月時間,居然搞出了個三省通途,聽說連省委郭書記都頗為欣賞這小子。

前次開常委會,點了名,說是麻川有個葉凡,雖說官小位低,一個縣長。但人家心比天高,做出了連一些地委書記、市長都不敢想的事。

雖說郭書記沒有點明什麼事,但我想他估計講的就是三省通途。大手筆啊,連我齊振濤都不敢想這事兒,太難了。」齊振濤有些感慨,搖了搖頭。

「三省通途,通什麼地方去?」風清錄有些好奇。

「葉凡那小子搞的,說是以麻川為咽喉,連通江都盛安東省,南福三剩稱之為天牆之路,總投資估計得一個多億,還搞了幾個方案。如果真能成功,麻川將成為江都跟安東進入南福的門戶。」齊振濤居然露出了一絲佩服口吻。

「的確是大手筆,想法也破天了。在國家沒有項目的情況下叫嘯著弄一個億建路,老齊,這小子是不是燒糊塗了,你可得提醒著點,別搞到最後路不像路,倒成了南福笑柄。好苗子別還沒長成就給夭折了。既然我們都很看好那小子,就得幫襯著。」風清錄那眉頭一皺,話倒是講得乾脆。

「笑柄不會那小子厲害,現在好像弄來了二千多萬啟動資金,聽說,全是人家看他面子捐贈來的,哈哈哈……這小子,還真是無愧於他那個化緣大師稱號,現在不能稱大師了,可以稱宗師了。」齊振濤哈哈狂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