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八百九十九章招不招回小葉副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九十九章招不招回小葉副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八百九十九章招不招回小葉副帥

「神龍m2號潛艇已經出了,全體起立」鎮東海一聲如雷大吼,唰啦一聲,全體站得筆挺。

鎮東海也轉到了一旁,身後的大屏幕上頓時顯出了國家主席鎮山河那偉岸的身影。一身筆挺的草綠色中山裝,面圓方闊,沖室內特勤隊員說道:「同志們好」

「長好」特勤將士齊聲回應。

「同志們辛苦啦」鎮山河威嚴的喊道。

「為國家安全誓死」室內充滿了激蕩迴腸的嚇人音波,連桌上茶杯都是瑟瑟顫慄著。

「好好李嘯峰上將聽令。經政治局全體常委一致通過,決定任命你為這次『奪天』計劃的總指揮,前方作戰由你負責,帶領特勤隊員全面跟進,務必完成任務。

後方一切事務由鎮東海上將負責。國內強力部門,國安,特勤、公安、軍情局、保密局……東海艦隊,飛魚島基地,藍月灣基地,全體將官,由鎮東海大帥帶領的軍委、特勤指揮組全權臨時總調動。

這次行動代號『奪天』,各方要緊密配合,不準任何部門推諉,違抗軍令者,不管是誰?我鎮山河今天套用古代的一句山語,那就是『殺無赦」國家主席鎮山河那三個霸道的字『殺無赦』深深的震憾了全體特勤隊員。

這就是主席的另一面不為人知的強勢風彩,像這樣的話,只有在面對最親密的特勤隊員才會講的,只有在國家最需要的時候,才會講的。

「誓死保衛祖國,誓死奪天」在特勤將官的大吼聲中,屏幕上主席身影漸漸隱去。

接下去,特勤總部忙碌了起來。

這時,鐵占雄進了鎮東海辦公室。

「占雄,你看看,是不是該通知葉凡回隊了?」鎮東海一臉嚴肅,面色凝重,連臉上肌肉塊好像都要凝固了似的。

「不妥鎮將軍,咱們特勤隊員全都出去了,後防空虛,總得留幾個看門的防衛著。

這次前方攻擊方面以我們核心第八組為主力,共計2o個隊員一個子去了十幾個,加上其它幾組的隊員,合計3o來人,咱們特勤a組總共就5o來個正式隊員,這次算是背水一戰了。

雖說戰前不該說不吉利的話,但現實擺在眼前,我不得不說。如果失敗,對咱們國家特勤a組的建設、展將是毀滅性的。

所以,我建議這次的事不通知葉凡同志,他就是咱們國家特勤a組的未來。

即便是我們全犧牲了,只要有他在,帶領一批新生代,咱們特勤a組還會屹立於世界強者之林。

不然,安全不保,國之將危連他這新生代的第一人都給折損了,咱們a組,估計真的將淪落入二流特戰精英行列,國之將哀。」鐵占雄臉色凝重得快滴出墨汁了。

他知道這次任務的嚴重性,很可能有去無回,有五成可能性。到時各國特勤精英全混亂大戰起來,哪還顧得了其它。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對於這種關係到國運、軍方展大計的天外特殊石頭,各國都是存著務必拿下的誓死決心,說這次去的各國精英稱之為『敢死隊』也不為過的。

鐵占雄當然也有一點私心作遂的。這一點鎮東海這種老辣的人當然看出來了,隨即居然也點了點頭:「就這麼辦,不過,如遇危險,一切以特勤隊員的生命為要任務。

鈾礦石丟了,咱們還可以補救,生命逝去,咱們將無法挽回。你們都是國之精英,國家安全方面的棟樑之材,一根梁斷了,會產生一連串反應。我不希望你們中任何一人遭到損失。不過,這次的事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我明白」鐵占雄一個堅硬立正,開門出去了。

「凡仔,你還不回來過年,都初四了?不會是初四還要上班?」一大早,葉凡正賴床上,就被老媽林秀芳的電話給吵醒了。

「我吃完早飯就回來。」葉凡立即蹦下了床,匆匆吃了飯,齊天和盧偉也到了,因為,二人說是要去給二老拜年。

三輛車子直飆向了墨香市的古川縣。

三人剛走近家門口。

葉凡又呆住了,因為一身粉紅色長袍子的玉嬌龍正俏生生的站在了院門口。

「大哥,想不到嫂子還站門口迎你,幸福氨齊天哪壺不開提哪壺,在一旁刮燥。

「嫂個屁,你小子給我閉嘴。」葉凡一聽,臉色大變,見附近沒人,氣匆匆沖了過去,喊道:「我的玉大奶,你又來幹什麼?還嫌不夠煩是不是?」

「到底咋回事偉哥?」齊天是一頭霧水問著盧偉,這大過年的被哼了,有點難受。

「誰知道,最近老大心情不佳,女朋友也可能是敵人,敵人也能變成女朋友。你小子最好少觸霉頭。」盧偉略顯興哉的哼聲道。

「咱閉嘴還不行嗎?」齊天咕嚕了一句不再講話了,看起熱鬧來。

「別自作多情,我是跟同學來古川玩,順道到你家逛逛。難道我玉嬌龍到同學家坐坐都犯法,紫衣可是我同學,哼不歡迎,咱馬上走。」玉嬌龍斜眺了小葉同志一眼,作出立馬要走的架勢。

這時,屋裡冒出葉凡的妹子葉紫衣來,哼道:「二哥,你英雄啊一回來就要趕嫂子走,媽,你快出來,嫂子要走啦」後面一句,自然是葉紫衣大喊著,帶有告狀性質的。

「要走,幹嘛要走,才來二天就要走?」林秀芝嘴裡嘮嘮叨叨地講著話走了出來。

「媽,你兒子要趕我走。人家現在是縣長了,變心了,我走」玉嬌龍又玩楚楚可憐那一套,葉凡是徹底無語了。

齊天更是張大了嘴,湊盧偉耳旁嘀咕道:「到底咋回事,好像來事兒了,連媽都叫出來了。這個,是不是大哥以前在家養的小老婆,像童養媳的那種。」

「嘿嘿,你小子想象力實在是豐富,連童養媳都給冒出來了。再下去是不是連三房四房的都給冒騰出來。

聽說這玉大妹子還是水州音樂學院的校花,大哥估計是以前喜歡上了她。

不過,人嘛總是會變的,特別是咱們這些爺們。女人如衣服,久了就膩啦,該換還是得換換是不是?

兄弟如手足,你看,大哥對咱們就是好。手足是不能換的,還是原裝的好。」盧偉一番歪道理論下來,頗有股子道理。

聽得齊天直點頭,說道:「不過,現在這玉大妹子顯然不想走,大哥這是玩出火來了,像這種女子最難纏了。

小家碧玉的,一門心思,死腦筋專註在家庭上,大哥佔了人家身子,再說人家也的確美如天仙女兒一般,估計大哥這次是失算了,不娶她是脫不了手了。

麻煩啊還是我有先見之明,那個趙四我是連見都沒去見,不然,那種女人,估計比這玉大妹子更厲害……」

「那當然,趙四人家家族勢力大,強橫。她那種女人是以勢壓人。這個玉大妹子就不一樣了,勢不如趙四,自然玩的是以柔克鋼,纖縴手指化作繞指柔把大哥給繞住了。」盧偉低聲笑道。

「凡仔,還不叫嬌龍進去,幾天沒見是不是生份了。你看看你,一過年,從來都是玩得花,自已的媳婦兒都不要啦?」林秀芝訓著葉凡,葉紫衣趕緊伸出手去拉了幾下,玉嬌龍自然也就擺了擺身子,半推半就,進屋了。

不過,此女在身子快消失在屋裡時突然轉過臉來,沖著葉凡微笑了一下,頓時勾魂奪魄之美如散的熱源一般彈向了葉凡同志。

齊天和盧偉頓時,那一股子涼意寒冰冰的湧上心頭,暗道:「老天,這女人在玩陰耍詐啊,大哥,看樣子,有點那個啥了……」

進到屋裡大廳。

林秀芝招呼著齊天和盧偉坐下喝茶。

這時妹妹葉紫衣突然說道:「哥,你搬回來那幾個大樹兜被老鼠咬壞了,爸說乾脆劈來當柴燒算啦,放在哪裡毛糟糟的讓人煩。」

「當柴燒,你們也想得出來,那個一個樹兜要幾千塊,是人家景陽林場專門出口到外國去的藝品茶具。」葉凡心裡一涼,知道家裡人不識貨。

本來那幾個樹兜是放在林泉鎮的,不過想想後來又被葉凡給搬回家了。自己,還佔著人家一個大房間也說不過去。

三人快步進了葉凡室外間的一個會客間。

現那樹兜茶凳外形看上去還行,不過,當三人翻過底部看時頓時呆了。

因為,其中一個樹兜底部被咬開了一個成人拳頭大的洞子。輕輕一動,裡面的樹渣屑全漏了出來。

「看你,剛掃了又給你搞得這麼臟。」母親林秀芝就要拿掃把來掃。

「等一下伯母。」盧偉突然瞪著樹兜底下漏出的一些像鋸木粉一般細小的樹渣呆。

又伸手下去,棒起那些樹渣聞了聞,居然還伸舌頭舔了舔。又在那大樹兜周遭敲了敲。

葉凡心裡一動,想起了葉若夢父親葉水根的死,悄悄把母親支了出去。問盧偉道:「現什麼了?」

「大哥,你細看看,這樹兜內部木壁的顏色跟漏出來的木渣顏色好像有些差別。」盧偉小聲說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