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章樹兜風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章樹兜風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章樹兜風波

葉凡當即拿來電筒,施展開鷹眼細察了一陣子,說道:「嗯是有些不一樣。好像做這樹兜的木頭內壁跟掉出來的漏粉相比,顏色要淺了一些。而這些渣屑的顏色偏向紅色,比樹兜壁更深了一些。不過,如果不細看倒看不出來。這個倒是奇怪了,按理說這木渣就是樹兜內被老鼠咬出來的,顏色應該是一樣的,怎麼會在同一個樹兜里冒出兩種顏色來?」

「兩種木頭湊一塊啦」齊天漏了一句出來,葉凡身子一震。轉頭直愣愣地盯著齊天,盯得這小子心裡有些毛,喃喃道:「大哥,難道我講錯了?」

「沒錯你講得太對了。」葉凡一拍樹兜,掃了兩人一眼,說道:「也許這木屑粉是後來填充進去的,他們為什麼要那樣子做?難道是為了減輕重量,那個,要搞填充是相當難的?」

「問題不在此大哥,我是懷疑這些木屑有問題?是不是這些木屑粉有什麼價值。剛才聽大哥說是這些樹兜全銷往國外,難道是……」盧偉說出了心中疑問。

「劈開看看再說。」葉凡頭一點。

劈開后三人有些呆了,因為裡面居然全被掏空了。中央一坨木屑被壓縮得緊緊的,好像經過了什麼特殊辦法處理過似的,像壓縮餅乾一般。

拳頭大的一坨木屑敲散開后就能裝滿一臉盆,那整個這麼大的樹兜全部的填充木屑全散開后,怕不是能裝下農村人的一個屎桶那般大了。

「怪了,景陽林場的人沒事幹了,原先樹兜里的原木給挖空了。又填充一些這種木渣屑,而且還搞得壓縮餅乾一般填得很多貼在一起,那這樹兜不是更重了?純粹吃飽了撐著,沒事找事嘛?就是那些老外把這拿去最多墊墊屁股,平時當藝術品欣賞一番,又不能吃?」齊天好笑地罵道。

「吃飯了,忙什麼,敲敲打打了一個下午。」這時,葉凡的父親葉辰西走了進來,當瞧見滿地的木屑渣子時愣了一愣,走過去笑道:「還不收拾一下,搞得滿地都是,這木頭屑粉被風一吹到處飛,搞得整座房子臟髒的,你母親又得哩嗦了。」說著順手拿起了掃把就要掃,不過被葉凡喊道:「爸,別動,這些木渣粉有點問題?」

「問題,啥問題,都是一些假杉木渣嘛」葉辰西笑道。

「伯父,假杉木,是一種什麼木頭?」盧偉問道。

「本來真正的杉木那木頭一般是略顯白色的,而假杉木卻是紅色的。兩種木頭沒鋸開看看不出什麼來,鋸開后就能看清楚了。」葉辰西嘴裡說著,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些木屑,突然咦地一聲,好像現了什麼,又伸出手指頭弄了點嘗了嘗,聞了聞到。

那臉,立即顯得凝重了起來,問道:「凡仔,你這樹兜哪來的?」

「景陽林場木具廠送的。」葉凡說道,問道:「爸,你現了什麼是不是?」

「嗯很奇怪,這些木渣屑明顯跟那樹兜不是同一種木頭。而且,這些木渣屑我如果沒猜錯的話可能是紅豆杉碎成粉狀的。」葉辰西說道。

「紅豆杉」葉凡三人失聲叫了起來。

「叫什麼?景陽林場這是怎麼回事?好好的紅豆杉用來填進樹兜里?聽說野生的紅豆杉可是不讓砍的,要坐牢的。」葉辰西皺起了眉頭。

「爸,你知道紅豆杉的用處嗎?」葉凡追問道。

「不清楚,好像可以有作傢具,而且,相當的貴。當然,現在誰也不敢砍了,能做傢具的都是人工栽培的那種。跟野生的相比,價格又差了不少。咱們國人都喜歡原始的嘛就拿野雞來說一斤要十來塊一斤,家養的那種也叫野雞,不過價格就便宜得多了。」葉辰西笑道。

晚上,剛吃過飯,葉凡直接電話打向了獵豹,想叫張強給自己查查紅豆杉能搞什麼。

不過,很遺憾,張強的電話一直打不通。葉凡也就放棄了,倒是盧偉利用一些特殊渠道查到了一條驚人的消息。

「大哥,紅豆杉的皮裡面可以提煉紫杉醇,是國際上公認的防癌抗癌藥劑,這種藥物紫杉醇主要適用於卵巢癌和乳腺癌,對肺癌、大腸癌、黑色素瘤、頭頸部癌、淋巴瘤、腦瘤也都有一定療效。

而且,那葯,相當的昂貴,以前只能從樹皮中提練紫山醇,現在科技達了,也可以從木材中提練。

而且,野生紅豆杉裡面含有的紫杉醇,品質好,純天然的,價格更是人工栽培的那種好幾倍。」盧偉一臉興奮,說道。因為,他隱隱的感覺到了破案的線索。

「難道景陽林場明面上是出口樹兜茶几?實則是在偷偷運這些野生紅豆杉出關。一到外國,掏出裡面的紅豆杉粉屑用於提練紫杉醇,這簡直就是暴利啊一個樹兜就能裝下一顆直徑2o厘米左右整顆樹壓縮成的紅豆杉,那能賣多少錢?」齊天也是從獵豹出來的,一語道破了天機。

「而且,景陽林場的狼鐺谷保護區有一片野生的紅豆杉,因為那人地方太偏僻了,除了護林員,根本就沒人去。就是護林員也不想去。若夢的父親葉水根就是一護林員,後來莫名其妙的摔死在了狼鐺谷,會不會就是因為他現了紅豆杉被砍伐,引起了搞這些活動的人下手。」葉凡臉色憂鬱,心裡又一陣子扎痛涌了上來。

晚上,因為有齊天和盧偉在,玉嬌龍倒也沒來打憂葉凡,跟著葉紫衣逛街去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三人,外上一個引路人李宣石,四人早早就到了狼鐺谷。

因為李宣石經常有偷溜進狼鐺谷保護區打獵,所以,一說起那紅豆杉林子,他倒是知道去處。

走了接近二個小時,李宣石指著遠處那片林子笑道:「葉哥,翻過這個山坡就到了。幾年前我打獵時追一隻野兔子曾經遠遠地瞧見過。不過,那片林子好像有人守著,不讓人靠近。」

「宣石,今天的事要保密,除了你,不準告訴任何人?等下過去時小心點,別被人現?」葉凡慎重地交待道。

「葉哥,是不是想弄幾截紅豆杉搞傢具,聽說現在市面上價格很貴。不早說,把橫山、李牛找來,咱們晚上行動,搞他半車扛走。反正大家的力氣都不校現在,咱們先踩踩盤子。」李宣石一幅做小賊樣子,令得盧偉、齊天直想笑。

「算啦,野生紅豆杉是國家一級保護植物,有植物大熊貓之美稱,砍了會坐牢的。」葉凡嘆了口氣,斜了李宣石一眼,說道:「我來這裡是為了查案子,以前若夢的父親死得不明不白,若夢死前一直不忘這事兒,我答應過他……」葉凡乾脆挑明了,因為他想到李宣石對這一帶熟悉,而且,在這周遭安插個耳目也方便以後盧偉查案子。

「混蛋若夢以前怎麼不跟我們說說,,景陽林場真的做了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我帶著天水壩子全村村民砸了它。」李宣石那臉上怒不可息,一腳重重地踢在了大樹上,驚走了幾隻懶睡的烏鴉。

「別急,既然有線索了有好辦。所以,這事一定得保密。如果真實情況如此,這事相當的大,我懷疑也許有市裡領導牽扯其中。

至少木具廠的陳二順絕對有問題,還有分管木具廠的馬占魁副場長,景陽林業公安分局局長韋虎估計都有問題。

這是一個龐大的網,以前若夢懷疑是不是鄭輕旺乾的,不過,他也有嫌疑,在沒搞清事情之前,景陽林場所有人都有問題。

不過,我那樹兜是鄭場長送的,如果他有參與,應該不敢送那樣的樹兜給我。

而且,當時那樹兜也是鄭場長臨時頭看到工人裝車時點名送給我的,為了這事,差點跟那負責裝車的副廠長起了爭端。看來,鄭輕旺的嫌疑倒是最校」葉凡皺著眉頭說道。

走近了。

齊天掏出軍用高清晰望遠鏡觀察了一陣子。

嘴裡說道:「果然有問題,你們看看,好像有一些正被砍倒的樹木。這大過年的,還有工人在幹活,估計紅包補貼不小吧。」

葉凡接過望遠鏡觀察了一陣子,突然現一個問題,說道:「絕對有問題,東邊那片林子好像被砍了許多,不過,被砍的地方又種上了一些小的紅豆杉。聽說人工種植的紅豆杉長得快。」

「偷梁換柱罷了,自己一邊砍一邊種,以後野生的砍完了,人工搞的也長成林了,用來應付上級檢查的。當然,他們也會留一部分來充門面的,,一群無法無天的國家盜賊。」盧偉一邊觀察著一邊罵道。

「乾脆直接把砍樹人全抓起來,一審,不就全倒出來了?」李宣石說道。

「不行會打草驚蛇的。到時,大魚全不認賬,最多抓幾個小嘍,還是無法查出葉水根的死因。

我們得布置一個嚴密的網,把砍樹、制工具、銷售一條龍全一網打盡才行。

估計他們也有生產一些真正的木製品出口用來掩人耳目。幾年下來了連鄭輕旺這個近在咫尺的場長都沒現,做得真是嚴密啊

能布這麼大一個網的人,絕對是個高手。咱們跟他較量,需得萬分小心,不然,大魚得給跑了。」盧偉畢竟是從公安部調查室下來的,心思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