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一章小禍國殃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一章小禍國殃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一章小禍國殃民

「潛伏過去,查驗一下紅豆杉現狀。這事交給盧偉跟齊天,宣石,咱們在這邊等著就是了。」葉凡交待道,齊天是搞叢林作戰的老手,去查這種事絕對沒問題的。

足足三個小時,齊天和盧偉回來了。

「情況不容樂觀,從樹木的疏密度來看,估計已被砍去二成左右。應該有幾百顆了,膽大包天啊,剛剛砍下的有幾顆,那樹直徑有2o厘米左右,聽說這麼大的要長上8o到1oo年。龜孫子的,給他們用電鋸幾下就搞倒了。」齊天圓瞪牛眼說道。

「盧偉,這事得抓緊,晚一天破案就要被他們多砍去幾顆樹。」葉凡說道。

「我立即回市裡,挑出最精幹的刑警來密查這事兒。」盧偉點頭道。

「人信得過嗎?」葉凡問道。

「難說,我剛到市局不久,不過,有三個絕對信得過。」盧偉遲疑了幾下,說道。

「信不過的絕對不能用,景陽林場公安分局跟你們市局也有著千絲萬縷聯繫,千萬別壞事兒了。

乾脆叫省廳的鐵海叫幾個信得過的刑警下來,這邊,我安排范剛帶幾個國安的人過來幫助一起干。

多管齊下,一定得抓住他們。盧偉,這事交待給你了,不管涉及到誰,給老子查到底。

如果頂不住了,我去叩省委郭書記大門,爬也得爬進去。」葉凡那雙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對於害死若夢父親的人,那是觸了葉凡逆鱗,葉凡決定跟他們死杠了,甚至打定了請出鐵團的主意。

「放心吧大哥,就是市委羅書記牽扯進來我照樣拉他下馬。敢害死咱們乾爹。」盧偉意志堅定,拳手捏得很緊。

「算我一個。」李宣石說道。

「我就不用說了,不行搬獵豹兵出來。」齊天哼道。

「都是好兄弟我葉凡謝謝啦」葉凡很是感動,眼眶都有些濕了。

車剛開到天水壩子,齊天電話響了,一接到電話,才知道是特勤a組緊急召集。

因為齊天是特勤a組的預備隊員,放下電話后聳了聳肩,罵了聲過年都不讓人過後急匆匆走了。

「奇怪,獵豹難道出大事啦,過年都不讓消停?」盧偉喃喃道,當然,特勤a組的一些毛事他也聽說過,只是不知道齊天是預備隊員。

「也許吧,我打電話問問。」葉凡說著,喝了口茶,直接打向了鐵占雄,不過,沒有響應。葉凡心裡一沉,感覺是不是出什麼大事了,因為昨天晚上打張強電話也沒人接,葉凡又不想打到獵豹總部去問。轉爾,又打給了狼破天,居然也沒響應。

「出大事了」葉凡心裡念叨了一句,心裡沉甸甸的不好受了。不過,既然鐵哥沒通知自己,那就說明目前還在可控範圍之內,他絕想不到這是因為鐵占雄愛護他,否決了鎮東海上將的提議。

其實,鎮東海上將也何嘗不是如此想法,作為特勤總頭兒,他倍感身上的擔子重大,這次如果這批精英回不來了,那特勤a組將陷入癱瘓之中。

因為,剩在國內的都是一些搞科研、搞人事、搞情報等各方面的專家,戰鬥力當然不如出去的這批強悍了。

可以這樣說,這次的『奪天』行動,已經把國家特勤a組最精銳的3o個人全派出去了,就連一向隱身,段位達到八段中階的上將李嘯峰都出動了。

這是特勤能拿出來的最高底牌,沒有了他坐鎮,國家特勤a組有點風雨飄搖了。

雖說平時李上將沒多少時候露面,但有個人在哪裡,虎威就鎮在哪裡,即便是別人不知道李上將到底是誰,但有個人在裡面人家還是感覺得到的,其它國家的宵小之輩也不敢輕舉妄動。

這次的事,鐵占雄、狼破天、張強等人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的,生還的希望幾乎還不到五成。

下午,盧偉也回市裡調兵安排去了,這大過年的,還真不好找到人。

「哥,你一直鬼混,都不陪嫂子。」小妹葉紫衣顯然有些生氣,哥哥一回來,轉眼就沒了人影。

聽她那麼一嚷嚷,母親和父親都瞪了過來。玉嬌龍倒是表現得委委屈屈樣子好像我很理解他樣子。

這女人也太會裝了嗎,這廝心裡罵著,笑道:「誰說的,吃過飯我就好好陪陪嬌龍。」

不過,心裡總覺得有些莫名,玉嬌龍就像怨魂不散一般,又來纏人。

要說人家玉嬌龍長得也是早就達到了小小的禍國殃民的地步了,堂堂的音樂學院校花,在那個美女如雲的地方還能獨拔頭疇,的確長得很有特色的……

「是該好好陪陪嬌龍了,過幾天又要開學了,你小子一去麻川,有幾個時候到學校去看看。」父親葉辰西從鼻腔里哼出了一句話來。

「一次都沒來過,哼哼」葉紫衣好像吃了槍子兒,告狀告起癮了。

「算啦爸,他事忙。」玉嬌龍瞅了葉凡一眼,湊了一句,給小葉同志的家人感覺就是多懂事的媳婦啊反過來,當然就是多不負責任的兒子。

「我吃晚了,嬌龍,咱們休息去。」葉凡乾脆碗筷一放,下陰手了。

「我……我還要幫小妹洗碗。」玉嬌龍那臉一紅,趕緊推脫道。

「紫衣,今天這碗你自己洗了,呵呵……」葉凡干聲笑道。

「行,你多陪嫂子,不過,得包個紅包,大過年的,你還沒包紅包給我,還有嫂子可別忘了。」葉紫衣鬼鬼地眨了眨眼。

「去吧,紫衣也去街上玩,我洗碗。」母親林秀芝一臉疼愛。

「我跟紫衣去逛街。」玉嬌龍趕緊說道。剛才葉凡那話噴出可是相當曖昧的,什麼叫咱們去休息,現在剛才中午,快一點鐘了,休息,那不是說倆人得一起睡覺了。

其實,玉嬌龍的心思也很複雜,有時一想起這小葉同志的可惡嘴臉,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不過,前天又莫名其妙地就跑來古川葉家了,當時來的時候打定的主意就是噁心一下這小子,得讓這小子不好過才行。

到時挨挨家裡人罵什麼的。不過,玉嬌龍哪裡能想得透,自己其實潛意識裡早就在心堪底里紮下了小葉那醜惡的身影。

「走吧,陪你,你又推三阻四的,不陪你家裡人罵來難受,難道還怕他們說三道道四的。你可是我老婆,我不陪你誰陪你。正好現在難得清閑,嘿嘿……」葉凡那是曖昧地笑著,一把過去抓起玉嬌龍的手就往樓上而去。

剛進房間,那門就被葉凡用腳給關上了。

「你想幹什麼?」玉嬌龍瞅了周遭一眼,兇巴巴,問道。

「幹什麼,你說呢,你可是我老婆,雖說未過門,但家裡爹媽都叫了,親熱親熱也正常是不是?」葉凡伸手過去,輕挑地捏住了玉嬌龍臉粉嫩的臉蛋,嘖嘖道:「嗯,越來越水靈了,像大白菜,一捏就出水了。」

「咯咯,好,相公,我伺候你休息。」玉嬌龍居然沒掙扎,就讓樣抬著頭兒讓小葉同志捏著,突然,羞澀地一笑,兩個小酒窩子淺淺的掛著。

,變性了是不是,肯定有陰謀,葉凡心裡暗暗一驚,倒是收回了那爛指。

「怎麼,你是我相公,我伺候你有錯嗎?不敢了吧?我玉嬌龍好歹也是音樂學院的頭牌。咯咯咯……」玉嬌龍那臉皮不知咋回事厚得如鍋底子了。放浪地笑著,胸前是乳浪翻滾,倒有點ji院紅牌姑娘的架勢了。

還真是難纏,一纏上估計就脫不了手了。葉凡心裡暗暗一驚,不過,絕對不能就此打住的,那啥的,也太沒爺們氣概了。這事要搗鼓出去還不被盧偉、齊天這倆貨給笑折了腰。

「嗯,懂事」葉凡干聲一笑,手往下一撈,玉人一下子入了懷抱。

奇怪的是玉嬌龍也不生氣,任由某人摟抱著,只是那雙如秋水般的雙瞳卻是直直地盯著某狼,臉上紅暈是越來越盛了。

不會是她作好了獻身的準備吧?難不成我葉凡同志真的這般有魅力,人長得帥過潘安宋玉,令得水州音樂學院的頭牌哭著喊著要伺候老子,邪門啊不過,老了還怕啥,男的跟女的搞一起,絕對不吃虧的。

這廝打定了主意,幾步挪到了床邊,身子一動,倆人滾了上去。

當身子壓上去時,玉嬌龍明顯的顫慄了一下。畢竟人家還是個處,沒經過這種親密陣仗。

「你……你想幹嘛?」玉嬌龍的話里含著顫音,畢竟是唱美聲的,那門藝術都用在講話上了。

「這個,還不清楚,男男女女在床上能幹什麼正經事,全天下都差不多。」葉凡地一笑。

「不行」玉嬌龍身子一動就要坐起來。

「由不得你了,哼」葉凡霸道地一拉扯,玉嬌龍那身披風被扯開了,露出了裡面那柔細的粉紅色毛衣來。

這廝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一雙爪子就按在了那挺翹的上,手感十足,彈性相當的好。

「不……」玉嬌龍剛剛嗯出一個字,不過,沒嗯出第二個字,因為,那嘴就被小葉同志給吻了個結結實實,有沒空隙就不得而知了。

這倒不是她的初吻了,因為去年來葉家,那初吻給葉凡奪了。起初,玉嬌龍還掙扎了幾下,不過,葉凡是什麼人,七段頂階大師,掙扎沒用。

小葉同志很有經驗啊,起初伸出那啥的舌條在人家閨女的臉上唇邊給舔了幾下。這個就是俗稱的『預熱』,不過,玉嬌龍那嘴緊緊閉著,大不了讓你啃臉就是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