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二章拿不下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二章拿不下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二章拿不下你

拿不下你,老子枉為爺們。這廝一狠,空出一隻手來在姑娘的下身一掏,直往黃龍洞而去。

「不……」玉嬌龍自然地反應,那個『不』字一吐,嘴自然就沒設防了,打開了,一條粗舌頭趁空檔而入。

當兩條舌頭碰撞在一起時,和著那滋潤的啥液,滑膩一片。葉凡心裡一陣子燥火涌了上來,如開爐的鐵水一下子就噴勃而出。自然是老蟒血在作怪了,因為,他吃得太多了。

假戲真做了

在那股子陽剛之氣噴潤下,玉嬌龍那僅剩的一點一理智,被潛藏在心底深處的火苗也給掩沒在狂潮之中。舌液大戰進行時,忘情地張大了嘴迎合著。

手指輕輕一彈,玉嬌龍外皮武裝被解除了。手如靈蛇滑了進去,在上揉搓著,又往下一探,終於到了那夢中的旺旺茵草叢中游曳。那點點露珠早就泛濫成災,有形成小溪之勢,一個未經人事,在面對自己有著朦朧愛意的人之下,再加上設防的心已被擊塌,還有什麼能阻擋得住的,彷彿在告訴某人,可以進行了……

不久……

赤膊相見了。

小葉同志經驗老道,知道這個可能是人家第一次,所以,儘管心燥毛動,但以著極大的毅力剋制住了,前期準備工作還是做得很足的。

一番前戲下來,玉嬌龍是徹底迷失了自己,嘴裡只剩下喘粗氣的份頭上,那臉龐,那脖頸,全嫣紅一片,十足的水蜜桃子等人摘齲

棍子挺動而上,剛觸及茵草叢還沒深入不毛之地。

「凡仔,凡仔……」外面傳來老父葉辰西那打鼓盤的嗓音,外加急促的叩叩聲。

「啊,門沒關……」玉嬌龍咋然驚醒,一睜眼,就看見了兩具赤1uo的身體正在玩疊羅漢遊戲。

而且,下面處好像有個硬得猶如鐵棒樣東東正在伸縮著好像要攻城伐地,明白了,慌得一把推開了某位正準備耕耘的辛勤園丁,喊了起來。

「唉……完蛋了,為什麼華夏足球總是這般的爛,臨門一腳都傳染到了這檔子事上。」葉凡心裡恨不得一拳破天,不過老父在外面,估計有什麼大事,只好迅穿上衣服,現玉嬌龍縮在被窩不敢動。

估計是怕穿衣服走了,這廝心裡一毛,干聲笑道:「嘿嘿,還不穿?要是給老父看到你在被窩裡,豈不是經地無銀三百兩吧?」

「礙…」玉嬌龍一聲驚呼,才想起正經事來。慌慌張張地爬將而起胡亂穿了起來,那白嫩的圓股,那顫巍巍地,還有……都抖落在了外面,還有那……

一時忘了身邊有匹狼正在偷窺,穿好后才現了異狀。

「你……」

「欣賞,呵呵,只是欣賞,並無惡意。」某男聳了聳肩,很紳士,開門而去。

下去了才知道,墨香市公安局的於建臣局長居然來給二老拜年,地下高檔煙酒補品堆了一地都是。

「葉兄弟,一個多月不見,氣色好多了,哈哈哈……」於建臣還是那樣子的爽朗,一見葉凡紅光滿面的,開心的笑了。其實,他哪裡知道,這廝是因為性燥上涌,又沒給釋放了,才顯得如此的。

「於哥不是也差不多?」葉凡笑道,知道於建臣肯到自已家裡來,肯定有事。

「上樓,到我客廳坐坐。」葉凡說道。

兩人往樓上走去,這時母親喊道:「凡仔,人家於局長拿了這麼多東西,咱們可不能收。」

「沒事,於哥不是外人,收了吧。」葉凡掃了那推煙酒一眼,現中華茅台都有,知道這個估計也不是於建臣自個兒掏腰包的,於建臣無非一個轉手掌柜罷了。

玉嬌龍早就收拾好了戰場,默默地咆了茶出去了。

「行啊老弟,這麼水靈的姑娘都給你拱啦?禍國殃民級氨於建臣臉上略顯,這廝也不知禍害了多少良家婦女。

「不是,我妹妹大學同學,說起她你估計還曉得一點。」葉凡裝著一臉淡然,說道。

「你妹子大學同學,那更好了,親上加親。」於建臣干聲笑道。

「咱們省那位姓玉的財神爺就是他叔爺。」葉凡淡淡說道。

「玉史介」於建臣那雙眼突然突出了一些,有些訝然了,半晌才回過神來,豎起大拇指,贊道:「高不但抄了人家山莊,羞辱了那老傢伙,還端了人家孫女窩子,高氨

「呵呵……」葉凡乾笑不答。

兩人寒喧了一陣子,扯的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自然,於建臣在等著一個契機拋出底牌,而葉凡,也在等著他拋底牌。

「兄弟,盧偉那小子還真是牛氣,估計快升了。」於建臣先拋出了一引子來。

「應該的,他也差不多了,憑他的資格家世,升正處沒問題。」葉凡笑道。掃了於建臣一眼,又說道:「不會是局裡的常務副局長一職吧?」

「嗯,我推薦了他。」於建臣也很直白,說道。

「我代他謝謝你了於局。」葉凡笑道。

「都是兄弟,謝啥,唉……」於建臣突然嘆了口氣。

「來了,到正題了。」葉凡心裡想著,故意關切地問道:「怎麼啦於局,過得不順心?」

「順個屁你看看,我當市公安局局長時兄弟你還是個小副鎮長,現在呢,盧偉都升正處了,你更早就升正處了,聽說現在已經主持麻川縣工作了,在古代,這也小封疆了,就老哥我,唉……」於建臣皺起了眉頭,頗有股子垂頭喪氣吊吊,自然是表演給葉凡看的,也許心裡著實如此。

葉凡遞了根中華過去,兩人開始吞雲吐霧了。

「可惜我級別不夠。」葉凡嘆了口氣,講的也是實情,於建臣也是正處級別的公安局長,再往上爬就要入常兼著市政法委書記一職,葉凡哪有那能量幫襯著他。

「曹老哥怎麼說?」

「他有啥辦法,沒戲」於建臣有些喪氣。說來也是,葉凡由副鎮都到主持一方縣域了,他還是正處,這個夠丟人的。

「於哥有去處沒有?」葉凡問道。

「去處倒有一個地方,就是哥沒那本事,擠不進去。」於建臣苦著臉說道,瞅了葉凡一眼,說道:「這不,來找你了。哥沒路了,唉,只得老著這張老皮子來找你了。哥這輩子沒把什麼人當兄弟過,就你跟老曹兩個是兄弟。」

於建臣的話語相當的真誠,葉凡知道,他從沒把自己當外人看。那話噴出來,絕對不是作假。

「什麼位置?」葉凡問道。

「市裡是沒希望了,政法委書記秦天剛一時走不了。硬占著那茅坑不拉屎,」於建臣沒忍住,了句牢騷。這個也難怪老於惱火,秦天剛一起不挪窩子,老於一點戲唱都沒有。

「於哥怕不是別有路子了,俗言說東邊不亮西邊亮嘛,呵呵」葉凡笑了兩聲。

「原先兼著省廳副廳長的李昌海書記,現在沒再兼了,專門就是水州市政法委書記兼職公安局長。所以,落下一個副廳長位置。爭搶的人太多了,咱們省適合條件的不下25個,加上還有外省插手的,估計不下五六十人。僧多粥少,希望緲茫。」於建臣說道。

難道有人說閑話,害得李昌海都沒辦法再兼任下去了?李昌海聽說是跟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馬正國的。前次老子還跟他交過手,整倒了賈寶全。

聽說馬正國是屬於省委書記郭朴陽一派的,想走通他那個關節,不可能了。

幸好馬正國不知道賈寶全的事是我乾的,不然,他跟他的老同學秦淮北副省長絕對饒不了我。

於哥肯來找我,肯定是知道我跟齊家的關係。不過,時下聽齊天說是齊振濤正在爭取省委副書記那個重要職位,在這個節骨眼上,不宜去找他麻煩。人家自己忙得焦頭爛額了,自己還去添堵,這個說不過去了。

宋初傑那條線又斷了,麻煩了。

其它還有什麼人可找,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估計不頂事兒,在軍隊一塊還行。

葉凡把省委那些巨頭在腦中捋了一遍下來,覺得,也僅剩下盧明珠秘書長,也就是盧偉的姑姑可找了。

不過,自己跟她連面都沒見過,沒交情,人家憑什麼幫襯著自己?

「老弟為難就算啦,我知道這個太難了。」見葉凡一直不吭聲,於建臣是個直性子,乾脆挑白了說。

「不是兄弟我不幫,這裡面都在節骨眼上,人家自顧無瑕。於哥,兄弟我倒想到一個人,你去試試,不管成與不成,反正也沒啥損失。」葉凡說道,知道於建臣誤會了。

「兄弟請明說。」於建臣眼中又泛起了希望。

「於哥,你把這事兒跟盧偉好好嘮嘮,就說這事兒我也曉得了,是我叫你跟他聊的,呵呵。」葉凡笑道,顯得有點神秘。

「盧偉,他能幫什麼忙?他那個常務副局長還是我推薦的。」於建臣想都沒想,直接就噴了句話出來。其實,於建臣並不笨,只是最近給這事搞得腦子有點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