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三章鎮東海緊急指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三章鎮東海緊急指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三章鎮東海緊急指令

「他是幫不了你,不過,盧副市長可以幫你啊?」葉凡開導道。

「他也不行,如果是市裡有位置他也許還能幫襯著推薦一下,省廳,估計沒戲。」於建臣是身在局中,全搞迷糊了,根本就沒聽出葉凡的弦外之音來,一根筋只想到了市裡,沒往省里想。當然,盧偉和盧塵天作得很保密也是一個原因。

「於哥,你往省里想想,有沒姓盧的?」葉凡真給氣著了,只好再繼續挑明下去。

「省里……」於建臣沉思了一陣子,搖了搖頭,還是沒想到盧明珠身上,也許不敢想。

「老大,真服了你了。」葉凡差點抓狂了,吼道:「盧秘書長不姓盧嗎?」

「盧明珠,你說,她跟盧偉有……」於建臣激動過頭了,居然一把子站了起來,像根木頭樁子。

「盧偉的親姑姑,你說有沒關係。」葉凡嘀咕了一句,頓時,那句話聽在於建臣耳里跟天籟之音也差不多。

那廝愣愣地瞅了葉凡一眼,半天了才嗯道,一把拍在自個兒大腿上,吼道:「,這小子隱藏得夠深的,連老子這公安局長都給蒙弊了,不說了,哥走了」

於建臣一說完立即轉身就走,不過幾秒鐘,這廝又轉過門進來,一把抓住葉凡的手,緊緊地抓住,說道:「不管成與不成,以後有事叫聲就是了,啥事老子都干。」

於建臣風風火火地找盧偉去了。

「凡仔,你看,這麼多煙酒,前幾天你們麻川也來了好幾個人,丟下煙酒就跑了。」葉辰西皺著眉頭說到。說句實話,自打葉凡當了官,家裡煙酒補品都沒斷過,樓上還堆了一房間,都可以開個雜貨鋪了。

麻川來的幾個同志送的不是很高檔,就芙蓉王,還有的送紅塔山,這個,對麻川那窮地方來說,已經不錯了。

而魚陽的鄭力文等人也來過了,送的倒是中華。於建臣更是搬了七八條來,茅台也提了一箱,整整6瓶。

「你自己處理就是了,不過,錢絕對不能收。」葉凡笑了笑。

「我知道,什麼東西都沒你的前程重要。」葉辰西心裡相當的欣慰,自己這個兒子有出昔了。

母親林秀芝隨口笑道:「凡仔,你現在到麻川當啥官?」

「媽,人家是縣委書記了,麻川的一把手,你兒子有能耐了,哼」玉嬌龍在一旁哼聲道,也不知是在誇葉凡還是在貶,反正有些聽不懂。

「縣……還……書記。」玉嬌龍那話一拋出來,頓時,震落了一屋子眼鏡。

父母加上弟妹都成了木乃伊,直愣愣地盯著葉凡瞅了半天都沒緩過神來。

要知道,在他們心中,書記可是高不可攀的。即便是父親葉辰西在古川縣勞動局辦公室任主任,但是,想見到古川的縣委書記,那是不可能的。

「凡仔,這……是真的?」母親林秀芝有些不敢相信,怕耳朵聽錯了。

「嗯,代理書記,不是正式的,說縣長還行。」葉凡笑了笑,斜了玉嬌龍一眼,被她狠狠地瞪了回來。

想到剛才的旖旎景象,玉嬌龍那身子骨都有些軟了,趕緊伸手扶住了樓梯欄杆,暗罵道:「小色狼,剛才差點被他那個了。我怎麼,好像又濕了,羞死人……」玉嬌直往樓上跑去。

「神經病,神神叨叨的又往樓上跑幹嘛?」葉凡暗自嘀咕。如果知道玉嬌龍是去換短褲的話,估計這廝那火熱的毛燥會立即又冒騰出來的。

不一會兒。

見玉嬌龍去衛生間洗裕

妹子葉紫衣吐了吐舌頭,湊哥耳旁嘀咕道:「哥,怎麼回事?嫂子都洗過兩次了,上午剛洗過。又沒出去沒冒汗的,身子哪會那麼臟。」

「人家高貴小姐,愛乾淨。」葉凡嘴裡隨意說著,心裡一格,想到剛才的誘人情景,暗道是不是她那個啥的地方又濕了。

未經過人事,哪能受得了老子這高明手法,那可是床弟功夫,是唐朝古墓中學來的春宮18式。

不過,晚上陪著弟妹逛了一圈回來,玉嬌龍早就溜進了紫衣房間,害得小葉同志一晚上翻來覆去的都沒睡好,這個,種子沒播下去熬著難受啊

幸好,這廝乾脆以打坐來排解鬱悶。

初六早上。

居然來了個意外客人,華夏武聖集團德平分公司的猴金安經理帶著公關部的趙飛花小姐登門了。

人家送的可是高檔貨,兩根足有辣腸大,毛鬚鬚的人蔘,聽說還是長白山的老山參王。估計價值不菲,沒有七八萬下不來的。

葉凡當然不要,知道這貨有目的,不是給二老拜年那般簡單的。自己跟他又不是很熟,前次不過因為范剛插手撈了個青花玉凈瓶子,還捐贈給了麻川人民修路,論交情的話那是沒有的。

果然。

猴總說道:「葉書記,天車山修路不是說年前動工,我們公司早把鏟車、挖掘機、大車等都準備好了,一直沒聽到葉書記的口信,呵呵……」

「是啊,能為麻川人民盡一份子力,也是我們武聖公司全體工作人員的一份子心意。就是我們集團的李董聽了也是大加讚賞,說是在公司贏利的同時,也要多做善事,咱們集團信奉的是關公,其實關老爺子除了勇猛,仗義之外,也是一個……積善行德也是我們武聖集團應該做的。」趙飛花那嘴一溜一溜的,配合著猴總演起了雙簧。

「屁的積善行德,以前老子求你們時有沒鳥過老子。要行善還怕沒地方去,估計是聽說了天牆公路的事,又活絡了起來,打主意了。」葉凡心裡在腹誹著這兩貨,嘴裡卻是淡淡笑道:「猴總的愛心我們麻川人民都知道,那天猴總也代表公司捐贈了幾十萬,麻川的路以後修好了,他們會記住你們的,呵呵。」

幾人不痛不癢地寒暄了一陣子,猴總告辭而去,也沒再提其它什麼事。葉凡曉得,人家這個叫感情投資。

初次到家就提事兒也太庸俗了。不過,那老山參人家硬是不肯拿回去。葉凡沒辦法,也送了點古川的土特產算是回禮,湊和著過去了。

「老婆,快給搞杯茶喝,端樓上來。」葉凡很是大條,沖玉嬌龍說道。

「誰是你老婆,想喝茶自己倒,本小姐又不是的使喚丫頭。」玉嬌龍瞥了某豬哥一眼,不屑,哼道。

「嘿嘿,咱們上樓,繼續剛才未完成的偉大事業。」這廝一臉的乾笑,溢於言表。

「想得美,啐」玉嬌龍那臉一紅,乾脆跑了。

「真沒勁,唉……這茶還得自己泡。」這廝嘀咕了一句,直往樓上而去。

電話突然響了。

「我是鎮東海。」裡面五個字冒出來,葉凡身子一震,太雷人了。

「我是葉凡,代號狗子,請指示」葉凡身體自然一個立正,鎮東海從沒親自打過電話給自己,自己也沒見過鎮東海,其人長啥樣葉凡一點印象都沒有。

剛才現獵豹給的那個特殊電話一個按鍵突然亮起了玉色,這個有特殊含義的。

只有特勤a組的內部人員通話才會在手機上顯示這種亮燈。而且,玉色亮燈就顯示來人身份高得驚人。

這個,亮燈跟特勤a卡的顏色一樣,分為玉金銀銅鐵五個等級。a組隊員一看那個亮燈就知道對方身份屬於哪個級別了。

像葉凡打給別人的話最多亮的是銀芒色,因為葉凡的身份證明就是特勤銀卡。

這種卡證是給各組組長的,只有葉凡這個第八組的副組長擁有銀卡,其它組的副組長只能持銅卡,隊員就是古鐵色卡了。

「你現在什麼地方?」鎮東海話語簡短,甚至顯得急促。

「南福省墨香市古川縣城關。」葉凡更簡單,心裡明白,肯定生大事了,當初鐵哥說過,從今後沒有重大解決不了的事絕不會招呼自己的。

當時還玩笑說是但願永遠也不要接到電話,因為一接到電話那事兒就驚天,有絕大可能犧牲生命的大事生了。

而且,昨天自己打了鐵哥和張強電話都沒人接,就連齊天這個預備隊員都給招回去了,肯定生不得了的頂天大事了,葉凡心頭有種不祥預感。

「立即趕回水州藍月灣基地,用最快的度。」鎮東海話語低沉,略顯蒼啞,臨了,還怕葉凡行動不夠迅,補了一句道:「鐵占雄受了重傷,和狼破天等人被圍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我立即出。」葉凡二話沒說,那心裡一抖,以最快的度衝下了樓,開上牧馬人直接就飆了出去。

「媽,也許你兒子一去不會回來了,尊重」余光中掃了父母一眼,也沒解釋,沖父母親喊道:「我有急事回水州。」

「這孩子,瘋了似的,都縣長了還不懂得穩重些。」母親林秀芝沒好氣笑罵道。

經過墨香市裡,現車較多,乾脆一按,一個警燈冒出頭來,拉響了警報飛而去。

不過,車到飛來橋時現前面兩輛車子堵住了車道,一輛紅色法拉利,一輛沙漠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