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九百零四章軍委趙副主席指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百零四章軍委趙副主席指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九百零四章軍委趙副主席指令

葉凡一直拉著警報,兩輛車子居然不管不顧,而且,還並排行駛著,那車屁股一扭一擺的就是不讓道。

絕對是故意的

葉凡瞅准一個空檔沖了上去,不過,剛衝到一半又被法拉利給堵住了。

法拉利是敞篷的,車上幾個人轉過頭上,葉凡一掃,現居然是老對頭,省城市委書記許萬山的兒子許通一夥。

當初許通設計陷害自己,就那個省委督查室副主任繆思成的兒子繆剛倒了大霉進了班房,許通不過落了一個記過處分了事。

這廝一瞧居然是葉凡,嘎嘎狂笑道:「來呀,小葉子,有種的撞過來,哈哈哈……」

車上一伙人顯擺開了,不過,對於葉凡有警燈車子,許通還以為葉凡是不是哪裡搞來的淘汰軍車給開來了。

因為那天在高爾夫球場繆剛輸了球耍賴,還被鐵占雄甩掉了一顆門牙。

鐵占雄是軍人身份,所以,許通自認為葉凡這牧馬人就是一垃圾軍車,肯定是鐵占雄搞來的。

「一輛破垃圾車子,還敢冒充警察,來啊,試試。」星輝集團的少東沈開大少那陰厲的乾笑聲能破天一般,聽到葉凡耳里就是老鴉在刮燥。

兩人對視了一眼,許通湊沈開耳旁說了什麼,估計要以此事來生些事了。

「滾開,再不滾開老子要撞車了。」葉凡抓過車裡話筒,大聲吼道。

「撞車,有種就試試,,開假軍車還敢如此猖狂。」許通大聲喊道,一直示意車子堵著道不讓。

「再數三下,不讓開老子滾了,一……二……三」葉凡的話人家當放屁,葉凡可是徹底怒了,不過,他反而更是鎮定,腦子裡靈光一閃冷笑開了,立即接通了鎮東海電話。

「鎮將軍,道路前方被省委常委、水州省城市委書記許萬山的兒子許通叫了一伙人開著兩輛車子故意擋道,一輛法拉利,一輛沙漠王子。我一直拉響警報、擴音傳音他們都不讓道,而且一直叫嚷著,豎指朝天挑釁。不讓通過,請指示」葉凡焦急的大喊道。

「這些個混蛋槍在不在,鳴槍警告」鎮東海差點暴怒了。

「沒帶」其實那槍就在特製的箱子里,葉凡這廝故意這般說的。

「你那輛是特製牧馬人,撞過去,撞死了活該」鎮東海沒再嗦,直接下了命令。

「是」這廝得到上方寶劍,那是再沒二話,先猛地後退了幾十米,在許通等人的譏笑中葉凡是一踩油門,如一隻下山猛虎沖了過去。葉凡那輛特製牧馬人本來車身就高寬而大,像有點像是一輛小型號的坦克,在最大馬力之下飛撞了過去。

葉凡曉得,自己的車絕對沒事,上面的防撞保險杠都是好幾箍的,一般來說是撞人而不傷自己。

……

一連串可怕的聲音傳來。

法拉利和沙漠王子哪經得起特製牧馬人相撞。而且,許通作夢也不敢想葉凡真敢撞過來,所以,毫無防備之下,那法利拉和沙漠王子都給撞得飛了出去。

許通等人自然也表演著空中飛人直往跑邊草叢飛了出去,吧嗒幾下成了滾地葫蘆,那艷目的鮮血,頓時從空中直灑而下,好似下了一場稀落地血雨。

有沒死葉凡不曉得,來不及看了。不過,葉凡力度還是拿捏得准,死應該不會,葉凡,不想多造殺孽。

當然,會不會成為八仙之一的『鐵拐李』不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的法拉利為了阻住葉凡,開得並不是特別的快。

不過,這個時候,葉凡的車子離水州至少還有著一個多小時車程。

「混蛋,敢傷我許萬山兒子」省委常委、省城一把手許萬山正坐廳中喝著小酒,一酒杯就砸在了桌上。

「馬書記,我兒子許通、省軍區曹司令公子,還有星輝集團的沈開在一起,都被歹徒開車撞傷,目前生死未明,請求省廳立即封鎖水州方圓一百公里路段,抓住歹徒……」許萬山沖著省政法委書記馬國正幾乎是用吼來的。

「我立即安排,許書記,別急。」馬國正心裡也是暗震,想不到省里的這幾個厲害大少居然也遭到報應了,那開車的人也太牛氣了,幹得好

不過,馬正國暗地裡卻是嘀咕道,吼啥,老子也是常委,排位比你還要高,什麼事,這年都不讓人過了。

不過,馬國正也不敢怠慢,畢竟涉及好幾個省城的太子爺。連省軍區曹副司令的公子也給傷了,這些人都死了的話那還真是麻煩。立即著手安排常務副廳長鍾正良挂帥。

不就幾分鐘,省城這大過年的居然拉響了刺耳的警報聲,街上警車全亂竄著,ao7國道上那警車排成一條長龍殺氣騰騰而出。

就連省軍區大院也給驚動了,不久,也是軍車開了好幾輛出來。那荷槍實彈的軍人英武地站在車上,也加入了進去。

葉凡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了,一直在拚老命地狂開著車子,一路飆了過去。兩個收費站放下欄杆想攔車子,都給葉凡直接撞斷了直衝而去。

當然,牧馬人差不多也快到報廢的地步了,該癟的地方癟,該凸的地方爛,這次,是真正的報廢,而不是造假的。

車到馬鬼坡。

前面停了一排的車子在道路旁,警燈刺目的閃著,幾輛大貨車排隊樣堵在中央,全封死了,這下子再撞的話就是找死了。除非玩個飛跨,那得找飛人了。

知道是許萬山出動了,嗦肯定沒用,沒人相信自己的。

葉凡一邊開車一邊電話打到了鎮東海辦公室。

電話剛打完,車吱嘎一聲停在了警車前。

「下來,舉起手來。」一夥威武的警察,還夾雜著十來個荷槍實彈的軍人包圍了牧馬人。

「給老子上去,先打殘了再說。」許萬山居然親自到了,衝口狂吼道,那臉成慘白了。剛接到消息,他兒子還沒死,還剩一口氣在,正在檢查。

「拖下來」省軍區副司令曹正德沖幾個軍人吼道,那臉,一片紫青,因為,他兒子聽說跟許大少差不多,也正在檢查,還有口氣掛著,不過,什麼時候斷氣那可說不準。

而負責此事的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鍾正良同志這個指揮官還沒開口倒給倆人搶了先,正要示意警察上前強行抓人。

這時,電話響了,裡面傳來廳長馬正國的吼聲道:「立即清理開車道,讓牧馬人通過,保護車主一路通行。是立即」

「是」鍾正良儘管感覺莫名其妙,但也不折不扣的執行了馬國正的命令。立即沖後面的警察吼道:「立即拖開貨車,清理車道,讓牧馬人通過。」

「鍾正良,你腦子燒糊塗了是不是,趕緊給我抓人。」許萬山一向強勢慣了,大聲吼道。對於省公安廳一個常務副廳長,他根本就沒瞧在眼中。

「對不起許書記,我正在執行馬書記指示。」鍾正良皺了皺眉,沖那些還在拖拉的警察吼道:「還不執行,不想干啦?」

「那是我兒子,馬國正這是什麼意思。撞死撞傷人,這麼猖狂的罪犯還要包庇,今天這事拿到中央去我許萬山也要問問馬國正,國法何在,天理何在?馬國正,那公正之心是不是的被狗吃了。」許萬山兇巴巴地質問著鍾正良,有些陷入了瘋狂狀態,旋即,這廝又沖那些警察吼道:「誰敢亂動,今天我許萬山就明白的告訴你們,誰動誰丟飯碗」

「是的娘匹的。馬國正腦袋犯渾了,我曹正德決不答應,想包庇罪犯,沒門」曹正德才不怵馬國正這個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轉頭沖那伙兵蛋子吼道:「還不上去給老子攔住他們,誰敢拖車就給老子開槍」

唰啦一聲。

十幾個霸氣的軍兵沖了上去,那威力巨大的長槍全對準了警察們的小短槍。

「許書記,曹司令,你們這是公然抗法,知法犯法,妨礙省廳執法,一切後果你們要承擔的。」鍾正良那眉頭緊皺,心裡頭也是相當的憤怒的。

你許萬山再強勢,可也不能拿我這個堂堂的省廳常務副廳長當空氣吧?而且,這個我還是在執行馬書記指令。旋即,沖那些不知所措的警察們吼道:「立即清理車道不想干啦?」

「老子看哪個敢?」許萬山和曹正德居然同時出聲了,好像約好了似的。

這下子可是弄得那些可憐的小警察們難堪了,一會兒瞅瞅許萬山,一會兒瞧瞧鍾正良,暫時成了圍觀的群眾了。

葉凡這個罪魁禍暫時倒給遺忘了,哪兒涼快到哪兒坐著吧。

因為,許萬山的強勢大家都聽說過,而且,人家跟朱省長同穿一條褲子。

真惹毛了他不要說自己這些小警察,就是有些廳級幹部,人家曾經也拉下馬好幾個。被水州政治稱之為鐵腕書記。

鍾正良沒法子,只好打電話請示了。

「給老子拖下來先教訓一頓再說。」許萬山沖圍住葉凡牧馬人的警察和軍兵們喊道。

曹正德更直接地吼道:「打死了我負責,」

幾個警察倒沒敢動,因為鍾正良正在請示,倒是幾個軍官霸氣得很,一腳踹得牧馬人晃了幾晃,沖葉凡吼道:「快打開車門,不然,老子開槍了。」說完,還用槍托在玻璃上砸下直響,好不嚇人。

「正德同志,立即回來,交待軍官們保護好牧馬人通行。立即」這時,曹正德電話響了,裡面傳來省軍區司令鎮湯成那粗重的嗓音。

「為什麼?」曹正德怒了,吼道。

「執行命令」鎮湯成也不解釋,哼道。

「不行,憑什麼,姓鎮的,死的不是你兒子,曹鴻生死未明,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管用,哼」曹正德脾氣了,沖鎮湯成吼叫了起來。

「憑什麼軍委趙副主席電令。你自己好好掂量一下吧,言盡於此」鎮湯成沒再嗦,掛了電話。

當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