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五章拳打省委常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五章拳打省委常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五章拳打省委常委

曹正德那手提電話一下子掉在了地下,身體如打擺子盤抖瑟著。感覺身子骨一軟往地下坐去,幸好旁邊一個軍官手快扶住了,趕緊往醫院送吧。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曹正德躺在救護車裡還在喃喃著這幾個字。

一個負責現場的中校也接到了軍區電話,立即手一揮,軍官兵士全上前開始拖開貨車了。

「萬山同志,立即回來,不準干涉省廳執法。」電話里傳來省委郭書記那凝重如山的聲音。

「為什麼,一個殺人犯,你作為省委書記也要包庇?

「郭書記,那個不是你兒子。今天誰說都沒用,哼」許萬山給氣糊塗了,這個,關係著自己的親兒子,那是再也難以保持清醒的頭腦,再加上一直與郭朴陽政見不和,認為郭朴陽這是縱容包庇,所以,根本就沒聽完郭朴陽的話就直接掛了電話。

道路倒是給警察和軍兵們清理出來了。

葉凡動了牧馬人正想開走時,意外生了。

許萬山瞅了一眼周遭的警察和軍兵,感覺面子丟盡了,自己一個堂堂的省委常委,居然使喚不動這夥人了。此風長下去老子還混個球?

這廝一聲怒吼,突然瘋了似的,一個大跨步往前直挺挺地叉著腰站在了牧馬人跟著,吼道:「格娘老子的,有本事就碾著我許萬山的身體上過去。」

「許……許書記,冷靜點。」這時,鍾正良趕緊過來勸道,伸手一把想把許萬山拉開,不過,被許萬山那手一甩哼道:「給老子滾開,今天誰講都沒有,你們這群助凶的混蛋,過後再收拾你們。」

葉凡退了幾步,重新調整了車位置想繞過去,畢竟許萬山的能量太大了,能讓還是讓一點,沒必要整出什麼來。

不過,葉凡的好意許萬山並不領情,退了幾次都被許萬山給擋在了車前。

「麻痹的真以為天下你最大了是不是?」葉凡火大了,想到鐵哥生命危在旦昔,那是再也忍不住了,一拉開車門,一個跨步到了許萬山跟前。

……

照準許萬山的肚子一腳踹去,順手一個勾拳擊在許萬山臉上,最後一腳狠狠踹去,直接就踹在了許萬山屁股上,那廝像炮彈一般飛跌到了三米開外,歪斜著倒地下是再也爬不起來了。

一旁的警察和軍官們縮了縮脖頸,沒人敢上前,就怕觸了小葉同志霉頭,而且,心坎底里直涼,腦門子直熱汗。

「麻痹的以著老子脾氣,槍斃了你都有餘」葉凡罵了一句迅上了車子,狂飆而去。

留下一地的眼鏡,幾十個警察和軍兵們全獃獃地如木雞一般,嘴裡不約而同地冒出兩個字來。

「厲害」

「這什麼人?難道是國家主席孫子……」

「厲害狂毆省委常委,省城一號。」

「肯定是政治局的那幾個……」

「送醫院」鍾正良皺了皺眉頭,覺得這小子也太狠了一些。居然敢打堂堂的省委常委,而且,老許同志那臉已成豬頭,臉龐上鼓著一個青紫色的大饅頭,鼻子嘴裡全冒血了。

當然,葉凡有分寸的,只是動了外皮,骨頭應該沒事,這就是七段頂階高手的嫻熟功技。

不過,內傷肯定有的,而且,葉凡的手法相當的陰,沒有特勤高手來查,很難查出根由的。萬山同志沒有幾個月下來,是難以全愈了。

「鎮將軍,許萬山一直不肯讓路,野蠻的用衫,無奈之下我只好修理了一下他,請領導批評、處罰我的魯莽行為。」葉凡一邊開車還一邊彙報工作。

「處罰個屁,白白給他擔擱了近一個鐘頭,要是a組成員因此事受到重大損失,我槍斃了哼」鎮東海寒煞煞地哼著掛了電話。就連遠隔幾千里之遙的葉凡都感覺到了燕京總部傳來的鎮上將那種毀滅性殺氣。

車子一到藍月灣基地,兩旁山門早就打開,一排排威武士兵在軍官帶領下筆挺地站立兩旁,一見葉凡的牧馬人駛過,全體都是標準軍禮外帶一聲:「長好」

當然,葉凡也沒空來個『同志們好了』,直接開進了獵豹最深處的核心總部。

馬副團長跟顧天棋軍座等一干人正在等候著。最前方站著一個威武的老頭,一身筆挺的中將服,身後還跟著一個中年少將,都不認識。

「葉副帥,你好,我是總部副組長顧全。」老頭一臉嚴肅地伸出了雙手,指著身後那個中年少將介紹道:「這位是特勤軍委聯絡處處長蔣大海同志。情況緊急,咱們進去說話。」

「長好」葉凡行了個軍禮。

幾人進了一個秘密會議室。

「全體起立」裡面傳來一聲雄渾的吼聲。

唰啦一聲。

會議室里七八上校大校全站了起來,軍容整齊,威武不凡,目視前方,如泰山屹立。

「請上坐葉副帥」顧全中將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不過葉凡可是不敢,難道讓人家堂堂的中將坐一旁陪襯自己一個毛頭小子?

正推讓時顧全臉一板,說道:「今天,你是主帥,坐吧」

葉凡只好坐了上去,感覺那個平時鐵占雄坐的椅子好像長毛刺了似的,有點扎屁股。

「坐吧」葉凡正了正身子,七段頂階高手那種氣勢出,作了個手勢,唰啦一聲下的a組成員全坐了下來。

「蔣處長,你介紹一下情況。」顧中將說道。

「是長」蔣大海立即站了起來,行了個軍禮,說道:「初三那天,在太平洋深處航行的皇雅號游輪現了一個不明碟形物體直接墮毀在了格拉蛇鷹島上。該島位於赤道……

當天晚上,我們特勤的第一波攻擊組已經出了,初四晚上到了格拉蛇鷹島后,現那島面積相當的大,一片叢林如大海,人一進去根本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而且,因為該島上沒有人類居住,常住居民就是鷹和蛇。而且相當的兇殘,那鷹飛撲攻擊之下來能讓人受到重傷。蛇更可怕,咬中幾個小時后如果沒有即時治療很有可能即死。

第一波攻擊組3o位同志現在受重傷退回來的達到第一波攻擊組中還有1o位同志現在下落不明。估計還在該島堅持著等待第二波攻擊組救援。

因為電波等手段不能輕易使用,怕被攔截,所以,各國的特戰隊員都是儘管少用,緊急情況要用時也只是幾分鐘通話,就怕被對方鎖定了方位。

本來以為是現了天外飛來的殞石鈾礦石,不過,經特勤專家測定,現島上並沒有那類核輻射之類現象。

因此猜測該天外礦石很有可能是另外一種咱們地球上從沒現過的罕見軍用物質,因為,那天降落時產生的能量波動太大了。幾百里之外的皇雅輪都感覺到了。

各國特種部隊全派了精英加入了搶奪戰中,不過,最近,經過幾天激戰,暗戰,各國也形成了一個上不得檯面的共識,那就是所有軍艦須得離開此島達2oo海里左右,不準任何軍艦靠岸。

各國派出的精英總人數不得過4o名,基本上都是由運輸機飛臨該島上空直接空降下去的。如果要運送重傷人員退回,由該國的小型號醫療艇在中立觀察員監督下靠近海島接人。

而且,不準使用威力很大的武器,也就是說只要你肩能杠得進去的,比如小型號的火箭筒都不準帶進去。

在叢林里作戰,完全就是實兵野外對抗,使用的是手槍,衝鋒槍等輕型武器,雖說是輕型武器,但各國都把最現代威力最大的輕型武器裝備了特戰隊員,馬虎不得。

當然,還有飛鏢、弓孥、套索、陷井等冷兵品暗器應用手段等。手雷可以用,地雷也可以用。

這根本上就是肉搏之戰,格拉蛇鷹島,已經成了各國特種兵們展示自我的血殺舞台。

不過,這個舞台是用命去展示的,並不是搞演習。這次你們出的是第二波攻擊組,共有1o名隊員。

特勤a組人員告急,為了湊足人選,特地請示了總部,由葉副帥作為第二波攻擊組的組長,親自去預備組挑選三名隊員隨機前行……」

就在這時候,外面進來一軍人報告道:「長,軍機已到,請指示。」

「葉副帥,你下命令吧?」顧全一臉嚴肅,說道。

「2o分鐘后出,準備好一切必備之物。」葉凡一站起,唰啦一大遍椅子挪動聲音。

「是」室內第二波攻擊組的6名隊員大聲喊道,眼中露出的全是狼光。

「葉凡同志,特勤的精英所剩不多了,你要肩杠起帶他們活著回來的重任。

咱們a組精英,輸不起啊,咱們國家,輸不起啊第二波攻擊組中,就副組長張雄剛剛進入到六段的開源之境,他全力配合你帶隊。五段能力的就一個丁香水。其它像鎮東邪同志、趙勝等同志都是剛剛達到四段開源。

段位高的全進了第一波攻擊組,損失摻重埃就連咱們特勤王牌李嘯峰上將都受傷了,現在跟鐵占雄、狼破天等人估計還在叢林中苦戰,等著總部支援。

你們這次出去,非奪下目標不可,這是鐵的任務。天外殞礦,對咱們國家安全太重要了。

不過,其它國家也差不多,他們的醫療船也接送過幾次了,損失並不比咱們少。

估計他們也該派出第二波隊伍了。這次是死戰,不能拿下的話沒有第三波了。

趙勝同志本來是情報組的,都給拎出來了。國家特勤a組,已經到了無兵可用的地步了。

不然,我們不會動用你這張最後的王牌。」老將軍顧全一臉的凝重,輕手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聽說你戰勝過狼破天,總部對你寄予厚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