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六章敢死隊組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六章敢死隊組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六章敢死隊組長

「嗯」感覺到了老將軍手中的沉重,葉凡目光堅定,點了點頭,去挑選預備隊中的三人了。

「顧天棋同志,全力開啟第二集團軍防衛系統,全體官兵進入戰前防備狀態,以保護獵豹核心部隊。」老將軍的話響亮地響在會議室里。

葉凡隨手摸了些黑色掩飾用的東東在臉上一抹,當然得化妝一下,進到了一個秘室。

預備隊1o名隊員全筆挺地立著。

見葉凡的身影冒出,立即大吼道:「長好」

「同志們好」葉凡點了點頭。

「娘的,好像是大哥,那臉形還是有點像是,應該是。大哥是特勤核心第八組副帥,我的娘以前還以為是他在吹牛,怎麼可能,也太逆天了」齊天那嘴差點張大著合不攏了。

雖說葉凡臉上抹了黑東東,頭也抓了幾下,但臉型還是有點像,像齊天和梅亦秋都對他較熟悉,還是給認出來了。

不熟悉的其它隊員自然認不出了,即便以後在街上碰見也未必認得出來的。

此女那身冷汗頓時就冒了出來,想到前次自己用槍指著的混蛋居然是核心第八組副帥,想想都后怕。

原本以為他只不過是仗著鐵占雄這個拜把子老哥的威風,想不到這小子來頭如此的大。

當時要是傷了他,那估計整個燕京梅家會被特勤a組連根拔起。在華夏所有的王牌家族中,包括什麼紅色家族,開國家族,可以這麼說,誰也不能承受特勤a組全體隊員之怒的。

要知道特勤a組總計八個組,只有第八組戰龍組的頭頭才能稱之為副帥,人數也最多,是攻擊小組,其實,也是國家特勤的頂樑柱子。

可以說,沒有第八組,就沒有特勤a組的輝煌。第八組的副帥,那名頭,梅亦秋想想都冒汗。

轉爾,梅亦秋那臉色變得有些慘白了起來。因為她想到了自己一直對葉凡這個副帥都是敵視和不屑的態度。那現在他來選人,自己鐵定沒戲了。

要知道,為了能進入國家特勤a組的正式成員中,梅亦秋連做夢都在笑。

這次的機會千載難逢,剛好遇上了大事件現,才臨時頭從預備隊員中抽出三名補進特勤a組正式隊員中。

雖說只是臨時頭補足,但華夏混軍場和官場的都曉得。這次任務成功后,只要能活著回來,成為a組正式隊員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齊天的腦子自然活絡了起來,相信大哥會給他這個機會的。雖說在這堆人中,自己算不上突出,只能說是中等水平的。

不過,既然特勤把挑人的重任交給了葉凡,那就是由他定了。要知道平時,要成為正式成員那要經過總部人事組的一系列甚至可以說是刁難般的檢查、測試手段也是層出不窮。

最後,每位進入a組的隊員還得國家一號長親筆簽字,才能成為a組正式成員的。除非你的水平直接就是五段,六段,那個可以直接無視規定進入的。那種,只能說是上天的寵兒,像葉凡這種的上天寵兒又有幾個?

不過,此時此刻兩人心情複雜著,但也不敢吭聲。

葉凡初看到齊天也是微微愕然了一下,從1o個隊員身前一步步巡視樣走過。到梅亦秋跟前時停留了一陣子,問道:「幾段了?」

「報告長,去年進階的四段開源之境。」梅亦秋響亮的回答道。心道,那個還是你幫我用何烏提上去的,當時聽說我身體熱還被你放進了冰水中,估計身子都給你摸完了。現在又裝傻。肯定是想戲弄我……

「嗯」葉凡點了點頭,一個個問了過去。

到齊天處時,葉凡皺了皺眉頭,突然問道:「這次生還的希望只有二成」

「報告長,一成沒有我也去請長給我這個機會,我已經寫好了遺書」齊天頭仰得高高的,眼皮子卻是一直在往葉凡擠著眼球。

葉凡伸手過去拍了拍。

「我願意為國家馬革裹屍」齊天這小子又吼了一聲,當然是在向大哥表明態度,那就是老子不怕死,就想成為正式隊員。

葉凡翻開資料表,掃了幾眼,說道:「不錯雖說段位還差了一小階,但勇氣可佳,沖著你這種不怕死的精神,就是你了,齊天,出列」

「哼典型的走後門。平時稱兄道弟,現在居然裝著不認識,段位比我還低,居然第一個入選了?呸呸呸……」梅亦秋心裡失落透了,嘴砸巴了幾下不敢出聲。

「梅亦秋,聽說你家是燕京豪門,何必冒這危險。沒有了命其它拿來還有什麼用?」葉凡突然問道。

「長,我不怕,我只想為國家效力,死而無憾」梅亦秋大聲喊道,直巴巴地盯著小葉同志。

「真不後悔?」葉凡問道。

「死都不怕還後悔什麼?」梅亦秋膽子也大了許多,認為葉凡在戲弄自己,乾脆頂了上去。

「出列」葉凡那兩個了噴出,對梅亦秋來說,那就是天籟之音。心道:「還算你識貨,如果不讓本姑娘參加,就是端了齊天底細也得鬧一鬧,豁出去了。不會是他摸了我身子,有些慚愧,所以還我一個人情……」

最後一個名額給了裡面剩下的唯一的一個四段高手喬圓圓。此女長得那真是沒得說詞的,青春洋溢的臉上淡然天然,像是薄薄的施了一層粉似的,其實沒施任何淡粉。

挺翹的玲瓏鼻子驕傲而自信,緊抿的嘴唇微微上揚,五官精緻得如同畫中仙女一般。

尤其是她眼睛上那長長的睫毛,輕輕眨動之間,有點像是洋娃娃一樣可愛,動魄心魂而又令人浮想聯翩,丫丫不止。

此女跟玉嬌龍相比清潔中又了一份子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如果換上公主服,倒真有股子白雪公主氣質,絕對是屬於那種禍國殃民級別的。玉嬌龍跟她比,只能是山野野百合罷了。

而且,此女現在一身軍裝,顯得有股子特殊的英姿氣概。一看簡歷,畢業於國內一流大學中央音樂學院。

而且,居然還取得了復旦大學醫學碩士和音樂學院碩士學歷,那個時候,雙學歷可是非常的不簡單的。

就連葉凡都暗暗驚訝。一掃年齡,居然才22歲,這簡直比自己這個天才還要逆天,也許是有種知已感覺,再加上此女段位最高了,所以直接點了她的將。

不過,對於此女的來歷有些詭異,上面居然沒註明。葉凡在一愕之間也沒時間多想。

一天一夜航行,在機上簡單休息后就是跟組員們商討對策。

不過,說白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的對策,這次格拉蛇鷹島搶奪戰全得靠臨場揮。

因為,在那片原始叢林里,隱伏的危險太多了。天然的,比老鷹和蛇,以及一些獸類隨時會要人命。

人為的方面就是各國的殺人精英了,沒有對手的任何目標信息,全得靠自己去摸索以及運氣了。暫時還聯繫不上自己剩下的a組隊員。叢林中危險無處不在,一個不慎就得送命。

終於抵達目標上空。

在夜色中,巨大的運輸機敞開了機門。一隻只幽靈跳下了黑沉沉的夜空中。

這次降臨的地點是一個叫蛇窟的地方,一聽那名就令人心膽生寒,毒蛇肯定特別的多了。

幸好,降落過程還算是順利。

組員也全部到達了,葉凡到了地面,才現一個個都被掛在巨大的樹頂上,有的隊員還凌空晃蕩著,想解開降落傘都有難度。

如果直接割斷繩子,掉下去那是必死無疑。葉凡施展開鷹眼,現這蛇窟的樹實在是大,一顆顆撐開範圍達幾百米之巨,高達七八十米。

得趕緊把大家從降落傘里弄出來,不然,如果受到攻擊,被傘和樹枝絆著得全軍覆沒。此刻絕不能開燈,夜晚還擁有一定的保護色。

葉凡有鷹眼有蝠耳通術,在聽覺和視覺方面跟其它人相比先就領先了一步。

再加上國家提供的最高科技的紅外線夜視眼鏡,在黑沉沉的叢林里,葉凡感覺跟陰雨蒙蒙的天空明亮度有得一比,相當的清晰。

其它隊員當然就沒這種好運了,雖說他們有夜視眼鏡,但看上去還是灰濛濛的,只能模糊的分辯出物體的大致形體,如果對手躲在樹木草叢裡,根本就難分辯出是樹是人,危險性就大多了。

在這裡,殺個把人比殺只雞還容易,沒一點心理負擔,又不要你負責。各國高層好像默許了這種搶奪槍殺方式,意思就是你有本事就搶吧,搶不到送了命自己解決。

戰爭的殘酷性就體現在了這裡。

葉凡三下五除二解決了身上牽絆,如靈猿一般在樹叢里跳縱開了,真比那猴子還要靈活。因為葉凡把輕身提縱術施展到了極點。

現副組長張雄就在不遠處,他也是位六段高手,葉凡先解決了他的牽絆。

『落寶錢』旋轉著無聲地飛旋了出去,嘶嘶幾聲輕響,立即割斷了傘,他一縱貼到了樹丫上。兩人一個手勢,分頭行動了起來。

從香港寶德萊集團董事長丁曾天手中搞來的落寶錢,以前葉凡並不曉得此像銅錢樣的小銅錢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