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零七章抓到那雜種沒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七章抓到那雜種沒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零七章抓到那雜種沒有

當時只是感覺這銅錢上好像有一絲熟悉的內息之氣,所以當機立斷佔為已有了。

後來,一次試驗中無意中把內息之氣全灌入此落寶錢中,奇生了。此錢那圓滑的邊緣居然自動抖落開了,露出一些細如沙粒樣的鋸齒來。

葉凡當時一抬手,此落寶錢旋轉著飛了出去,在一顆碗口粗樹上一旋轉,那樹嚓一聲應聲而斷。

頓時驚呆了小葉同志,嘴裡嘆道:「威力奇大啊這邊緣鋸齒難道是金剛石整的?不過,就幾枚,威力大是大,用過後收不回來那以後不就沒得搞了……」

後來,長久練習下來,逐漸的摸索出了落寶錢的飛行軌跡。現此『落寶錢』在力勁控制得精準之下居然猶如飛碟一般旋轉一圈,攻擊完對象后又會飛回手中。關鍵就是一個力勁拿捏精準問題。

葉凡狠下了苦功的,經過半年多的不間斷練習,現在在內息氣機之下,此落寶錢已經能夠旋轉出去,無聲的割斷五六百米距離那碗口粗的樹了。

殺個把人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而且,此錢的最大好處就是攻擊時無聲無息,一點聲響都沒有,估計一般的高手在此錢飛近了才能現,想閃已經來不及了。

跟自己的小李刀相比,落寶錢攻擊距離遠,但度沒小李刀快,小李刀攻擊度快,但距離沒落寶錢遠。所以,各有特點,倒是起到了優勢互補,取長補短的好處。

不過一會兒,1o名隊員就剩下喬圓圓還懸在空中急得想直接割斷降落傘了。

葉凡一看,趕緊撲了過去,剛攀到喬圓圓身旁時。耳機里傳來張雄的示警聲道:「有情況,東面前方4oo米處。」

葉凡鷹眼加上望遠夜視儀之下,現4oo多米處有兩個黑乎乎的身影,那手中狙擊步槍已經瞄準了喬圓圓。紅外線定位已經鎖定了目標,喬圓圓的生命危在旦昔。

葉凡知道那兩團黑影肯定不是自己人,因為a組隊員中有自己特殊的聯繫方面,這麼近的距離,如果是自己人,先就會傳來訊息的。

再也顧不及了。

彈身而起,如一隻大雕在空中借樹枝的反彈之力,小李刀倉促出手立即割斷了喬圓圓身上的繩子。

喬圓圓儘管驚駭得張大了嘴巴,但並沒出聲音來,心理素質還行。

此女控制不住身子直往百米高的地下砸了下去,知道自己估計完了。

儘管自己有著四段身手,但百米高度掉下去,在重力加度之下如一炮彈,即便是一七段高手掉地下,估計也就是一塊肉團了,絕無生還之理。

旁邊的幾個隊員救也來不及了,憤怒地集中火力往4oo米遠的那兩團黑影射擊而去。

不過,對方也是高手,這個不用說,能在這叢林里的全是高手,各國最頂尖的精英,沒一個孬種的

那槍一,立即一滾,躲進了一人多高的草叢裡,有沒打中誰也不知,估計是沒戲,因為距離太遠了。

而兩高威力子彈也從喬圓圓的頭上滋啦而過,穿過降落傘把大樹打穿了兩個小洞。

葉凡一看,即便是用飛索爪子也來不及了。乾脆在樹上猛力的一蹬腿,疾如雷霆從側面飛彈向了喬圓圓。因為他在賭,賭自己憑著七段頂階身手應該能在空中掌控好姿勢。

萬幸

一把猛撲之下是剛好抱住了下降的喬圓圓,兩人被葉凡蹬樹之力撞得直往斜面飛了出去。

不過,中央空闊之地太開了,足有五六十米。葉凡估摸著能到對面樹丫枝上。

不過,理論跟實際畢竟有著偏差。再加上兩個人的重量加持之下,在離對面樹丫枝2o米之處就夠不著了,兩人抱成一團直往地下砸了下去。

「老子老婆還沒娶難道就這麼玩完啦?」葉凡心裡劇烈暗震,在死亡面前又有誰能免俗。

這廝余光中現把自己摟得緊緊的喬圓圓居然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似乎一點都不害怕。

此女估計也做好了到陰曹地府報道的打算,幸好還有一個同伴,黃泉路上也不是特別孤單。

而且,陪自己一同報道的還是堂堂的神秘王牌葉副帥,長得也還算對得起觀眾。

說是遲那是快

眼看離地面就四十米左右了,下落的度是越來越快,只聽見呼呼的風聲。

「格娘老子的。」葉凡心裡一聲大吼,鼓足了全部的內勁,幾枚落寶錢從右手中同時往地下彈了出去,如天女散彈一般往地下狂擊而去。

喬圓圓當然不明白葉凡的目的了,而且,她也看不見那落寶錢。

突然,此女那眼眨巴了幾下,伸出舌頭在葉凡的脖頸處舔了一下,此種危及之下,命都快沒了,葉凡自然是無瑕去享受什麼美人香吻香液的了。

「唉……死前能把初吻給一個不認識的,捨命救我的人,也算是沒有什麼遺憾,但願來生我能成為你的那位了……」喬圓圓腦瓜里居然在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東,要是葉凡有讀心術的話,那真的是無語了。

其實,葉凡這廝也不是個很高尚的人。為什麼甘願冒著丟命的危險救此女,那也是帶有一些功利性的。

因為出前,在藍月灣基地,葉凡最後一個登上飛機。送他上機的特勤副組長顧全中將居然在葉凡耳旁嘆了口氣道:「喬圓圓,唉……」

就這三個字,顧將軍好像不是故意,好像又是故意嘆息出聲來的。

當即讓葉凡心裡一震,心裡頗為費解,暗道這喬圓圓難道有什麼來頭的?

不然,顧老頭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在我耳旁大聲嘆息,好像只是特地嘆給我聽的,雖說顧老頭嘆得自然,但葉凡可是有相面術,感覺到了,所以,倒是奇怪了……

所以,剛才見喬圓遇險,這廝才捨命一搏。如果這個喬圓圓大有來頭,那自己的表現肯定能贏得她的好感。不然,她還沒開戰就死了,以後喬家肯定會記恨上自己的。

葉凡雖說不怕這些,但被一個連顧將軍都會特別『嘆息』出聲,好像是特意提醒自己的要照顧好此女子的家族掂記上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華夏的一些軍政家族,甚至能夠影響到國內政治的走向。自己一個小縣長何能搞衡?

當然,小葉同志也不是莽夫,他早在心底里早有腹稿的。只是沒經過實踐論證,有些拿不定罷了,現在就是論證的時候了。

嘶嘶,落寶錢劃破空氣,從葉凡腳下迴旋了回來。這就是落寶錢的厲害之處,會像玩具飛碟一般飛回來,當然跟葉凡的身手也有關係的。

葉凡精神一振,腳底準確地落在了迴旋回來的落寶錢上,借著此錢的反彈之力,連續幾枚迴旋之力借力彈上之下,抱著美人終於重重地砸在了草叢裡。

還好,雖說相當的痛,但至少命還在。

「再來一個怎麼樣?」葉凡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湊喬圓圓耳旁說道。

喬姑娘那臉,唰啦一下就紅透了,像一顆山上純潔的野草莓,紅艷得實在令人疼愛。

白了葉凡一眼不作聲了,先前那個初吻當然是在明知要送命的情況下搞出的荒唐之舉,現在這廝居然厚著臉皮諂笑著湊上來說,哪個姑娘受得了。

隊員們都到了,稍微修整了一下。

「抓到那兩個咋種沒有?」葉凡輕聲哼道,充滿了血腥般的憤怒。

「沒有,估計還沒跑遠,也許還有一隊人馬,不曉得哪個國家的雜碎。」副組長張雄小聲說道。

「滅了」葉凡手勢一揮,1o個隊員按商定好的方勢分散而去,如狸貓一般消失在夜色中。

形如一把尖錐子,葉凡行進在最前頭。本來葉凡作為組長應該墊后的,不過,這是葉凡自己安排的。

那是因為他有鷹眼和蝠耳通。其它隊員當然不知這個決竅,對於葉組長的身前士卒,甘於自我犧牲的精神還是佩服得差點兩眼淚汪汪了,其實根本就不是那碼子事。小葉同志是最再乎自己那條小命了,哪會搞無準備的白送命活動。

如蛇伏行了上千米,終於給葉凡感覺到了前面相距五六百米的一片雜樹草叢中有問題。立即一個手勢,全體貼地不動了。

葉凡耳貼地耐心地感覺著,確定那草叢裡絕對有情況,似乎有股子熟悉的氣味。

「難道是伊賀那些魔師,什麼時候也加入了日本的神道組。」葉凡小聲把情況給副組長張雄說了一番。

「正常,聽說日本神道組的第一波攻擊組近2o人,據可靠消息透露,他們到叢林后運氣很是不好。

正好遇上了俄羅斯的紅軍組。雙方互射之下被滅了8個,後來在倉惶撤退時更倒霉,又遇上了硬茬子美國的海狼組。

一頓子搏擊下來,就剩下第一波估計全退出了戰鬥。不過,也許第二波進來了。

而咱們特勤a組在繼日本神道組之後也遇上了美國的海狼組,在混戰中側面居然受到了英國的藍山狐組,雙面夾擊之下連李嘯峰將軍都受了傷。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