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二章驅虎吞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二章驅虎吞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一十二章驅虎吞狼

「擒賊先擒王。」葉凡跟張雄嘀咕了一句,抽身而起,如一個勇猛無匹的戰士,手袋中石子三四枚三四枚的全拋了出去,頓時,前方大王蛇處蛇陣大亂,死了不少。

葉凡乘亂接近了那隻大王蛇,現已經在飛刀射程範圍內了。三把小李刀呈品字形飛了出去。

……

也許那隻蛇王橫行慣了,哪會理會飛刀那小玩意兒,再說那刀也太快,猶如一條淡淡的虛影子。

蛇的視力當然不大好,不過它們感覺靈敏。只是它今天遇上了葉凡這高手,連扎三刀下去,那王蛇憤怒了,出『咀咀咀……』可怕的尖利燥音。也感覺到了葉凡的存在,頭一甩猛地竄了過來。

「來得好,狗養的,老子就是要激怒你。」葉凡心裡暗暗歡喜,前次砸死了幾百年的老蟒,對於打蛇那是有經驗了。待得蛇王一近,縱身而上,一腳踩在了那蛇關鍵部位。

迅地,幾拳幾腿下來,那蛇頓時如遭重擊,痛得全身亂顫慄著。

葉凡更狠了,隨手掏出一把鋒利的特製匕,專找不是要害的地方下手,只紮下去,那蛇頓時全身都是鮮血。其實這蛇王縱橫慣了,沒遇過對頭,對戰能力其實不咋地。

葉凡為何不找要害下手?

自然是有目的的。

這就是威懾力的應用。

那蛇王被打怕了,被葉凡飛起一腳給踹向了東方,趕緊身子一擺往前方逃去。而它的兒郎兵們一見『王』往東邊去了,它們自然也不再停留,跟了上去。

「高驅虎吞狼」張雄雙眼直,一聲招呼,隊員全下來了。跟在蛇老兄的面往東面而去,自然是想趁亂行事了。

前方有了毒蛇大軍開路,頓時槍聲響成了一遍。子彈著,手雷轟轟著炸響開了。

「讓他們先來上一陣子,咱們再撿漏。」葉凡陰聲聲笑道。

齊天那雙眼突然放彩,估計在拾兌著等下能殺幾個了。和平年代,又沒什麼戰爭,想殺個人都難,想尋求刺激,這次倒是個好機會。只是這刺激也太大了一點,葉凡可是一點都是喜歡。

「狗子,我給你包一下。」這時,喬圓圓現葉凡的身上都是血,而且,連手臂肉都露出來了。那蛇也厲害,葉凡身上那種特製的耐磨野戰服居然都給扯咬得破了。

其實,葉凡身上大部分都是蛇血,自個兒身上血倒不多。

「嗯」在緊張的槍戰之餘享受一下美人的拂弄,好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其它四人自然是散開上百米範圍把葉凡跟喬圓圓護在中央。

喬圓圓的手相當的嫩滑,即便是現在沒有洗手有點髒了,但那股子滑嫩的感覺還是令得葉凡感覺相當的受用。

可惜她的面孔也給那該死的藥針給搞得有些變形了,看不出本來面目。不過,變形后的臉孔也還湊和,不算太丑。

「吁……」尖利的聲音響起。

「快躲,有手雷。」張雄的聲音突然傳來。

來不及了,葉凡一瞅,趕緊抱起喬圓圓,本想扔出一枚石子打偏手雷,可一想,周圍都是自已手下,那不得炸死自己人了。

還好,這是個斜山坡,只好抱起美人一個飛撲,兩人頓時成了滾地葫蘆,而喬圓圓也相當配合,緊緊地蜷縮成一團,好像一隻穿山甲受到驚嚇后那個樣子的縮在了葉凡懷裡。

在草叢中如兩隻疊在一起的皮球,葉凡包在外頭,喬圓圓縮在內部,迅往斜坡下滾開了。

轟隆一聲,手雷炸開了。

幸好,土草飛揚中感覺身子一陣顫慄,背上一陣子灼熱,命應該還在自己掌控中,因為還有感覺。

「狗子,你沒事吧?」喬圓圓心裡一急,眼眶有些溫潤了,葉組長已經是兩次救自己了。趕緊伸手在葉凡身周搜索了起來,當然是檢查傷情了。

「這……這裡好像有點問題。」葉凡指了指褲襠部位。

天地良心,葉凡可以指天誓,的確是有些痛,是不是有受傷自己也不曉得。

滋啦……

喬圓圓現在什麼羞澀,根本就拋到九天雲外了。心裡微微一愕之後,伸手一把拉開了葉凡褲子襠門,現內褲都給血染紅了。

「沒事吧?」遠處傳來副組長張雄聲音。

「注意警戒,別管我」葉凡下命令到,齊天儘管想過來,不過在這裡軍令大如山,不聽從指揮那是絕對不行的。

團隊合作在叢林作戰中是致關重要的,在這裡,就是生命。

四面都被張雄、梅亦秋、齊天和丁香水四人分四個角全面控制住了,三百米左右範圍都在火力控制範圍內的。

不過,這裡茅草太高了,人在草海里也看不見,只能通過電波方位來聯繫。

前方上千米距離處展開了激烈的交戰,手雷爆炸的聲音,子彈打到石頭上的聲,以及肉搏時出的聲在這裡都聽得見,偶爾還會有強力子彈在身邊飛過。

好像是那群毒蛇竄到東邊去攪局了,這個,自然是葉凡乾的好事。

而此刻,估計嗅覺靈敏的幾個國家的精英全在東面搶著那天外來的殞石。

現在全加入了攻擊毒蛇的大軍中,一片混戰,各國精英自顧不及,先總得消滅了那些可惡的毒蛇才行,不然給他咬上一口,雖說不會立即斃命。

但如果沒有抗蛇毒血清,估計十幾個小時后也得完蛋。而且,一被咬中,基本上你立即就喪失了戰鬥能力,對整個小隊來說,那就是一個累贅。

而且,你得立即派出人員送他回到海灘邊救治,不然,就得損失一員強將。

喬圓圓當機立斷,乾脆解開了葉凡的褲子,一裉了下去。內褲也給拔拉了下去,露出血糊糊的茵草叢來,自然不是毛草了,是葉凡的那個啥毛。

頓時,喬圓圓心神狂震,臉上漲得通紅。

二個原因。

一個原因就是葉凡胯下那根棍子高高地就彈了出來,直立在茵草叢上,特別的壯碩粗大,真像根玉米棒子,好不扎眼。葉凡曉得,又是老蟒血來湊熱鬧了。

第二個原因就是喬圓圓一檢查,現了毒蛇咬過的痕,而且,皮膚上被裂開了一條口子,所以,鮮血才染了出來。

「組長,你被蛇咬了,得立即回海邊救治,不然來不及了。我先給你打一針,然後立即撤出去。」喬圓圓有些慌亂,立即取出針來先給扎了一針,才鬆了口氣。

這種多用途抗蛇毒血清,雖說不能根治,但至少可以延緩蛇毒作時間,挨到海邊救治船上應該沒問題。

「組長,接到獅子頭信號,說是殞石已經到手。那邊交戰已經進入白熱化,各國隊員的子彈、手雷估計都快耗盡,咱們a組第一波攻擊組的同志們已經彈盡了。

剩下的1o名隊員中犧牲了二個,傷了三個,其它全挂彩了。長命令第二波攻擊組立即過去接收殞石,不然,他們擋不住了。

現在情況危急,a組第一波攻擊組已經被美國海狼、俄羅斯紅軍隊員、神道組員大範圍包圍了。長要求不惜一切代價運走石頭。」這時,副組長張雄傳來消息。

「報告二號長,一號組長被毒蛇咬中,我暫時扎了針,得立即送回海邊,不然,來不及了。」喬圓圓一臉的焦急,彙報道。

「稍等,我立即請示總部。」張雄心一涼,趕緊說道。

半分鐘過後傳來指令。

「總部鎮將軍指示,你立即護送一號長返回海邊。其它隊員立即過去接應,誓死也得奪回石頭。」張雄那悲壯的聲音響起,一聲令得,先前擔任保護重任的梅亦秋、齊天和丁香水三人跟著張雄像獵豹下山一般沖了過去。

「齊天,好兄弟,要活著回來。」葉凡獃獃地望著齊天的身影遠去了,活著回來的機率估計為零了,想到再也見不到好兄弟的那猥瑣面孔,葉凡的眼眶濕潤了。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清洗、上藥、包紮……

一系列動作下來,喬圓圓背起葉凡就走。

「我自己來」葉凡叫道,感覺身體有點麻木了,估計是那萬惡的蛇毒開始作了。

「不行,你不能動,一運動血液循環加快,更要命了。這是總部命令」喬圓圓態度堅決,用自己看上去嬌弱的身子背起了不下15o斤的葉凡這豬哥。

這姑娘也顧不及什麼情況了,直往後面拚命跑去。估計現在各國精英都忙著搶石頭,也沒人來惹自己了。

幸好喬圓圓也有著四段初階身手,背起葉凡來還行。

剛退出二里左右路時,前方戰況更是激烈。

傳來信息,齊天在狂殺了二個美國海狼組隊員后,在混亂中屁股被匕刺中。

鐵占雄少將為了救他,肚子又被捅中一刀,生命危在旦昔。李嘯天上將腿部中了兩彈,血淋全身,估計不行了。

目前第一波攻擊組和第二波攻擊線已經匯合,總計16人,葉凡和喬圓圓提前撤退。

剩下的14人中犧牲了二個,重傷四個,其它全受了輕傷。有戰鬥能力的就剩下8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