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三章鎮東海的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三章鎮東海的怒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一十三章鎮東海的怒火

已經無能力再搶奪石頭了,再戰下去,估計就是全軍覆沒。雖說美國俄羅英國日本幾個國家也差不多。

但咱們a組隊員因為手中有殞石,所以剛才成了各國的攻擊對象,損失特別慘重,總部鎮將軍當機立斷,命令a組隊員拋棄天外殞石,全撤回。

不過,因為其它國家懷疑a組手中還藏有小塊頭的殞石,所以現在能否安全撤退都是一個問題了,情況萬分危急。

「齊天、鐵團,拚啦……」葉凡聽了信息,從喬圓圓身上下了地。喊道:「格娘老子的,殺回去」

「長,你不要命啦?」喬圓圓喊道。

「不要了,2o年後老子又是一條好漢麻痹的美國佬英國佬日本佬還有俄羅佬,你大爺的老子來了……」葉凡那聲音充滿了誓死一搏的悲壯豪情,因為通訊還沒中斷,居然直接傳回到了總部。

「二波一號,立即返回,國家特勤不能沒有你。」鎮東海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的兄弟有難,我不能丟下他們,對不起了鎮頭兒,拚了」葉凡一邊跑著一邊喊道。

「蠢材冷靜點。」鎮東海吼道,話筒里傳來地一聲拍桌子聲音。

「誰講都沒用老子要殺人,殺人」葉凡不再搭理鎮東海,那個度一放出來,幾分鐘就狂飆到了東面。

眼前一個美國佬晃出,葉凡一腿狠狠地踹了過去,管他娘的蛇毒。

地一聲,美國佬立即撞到大樹上,喬圓圓跟進,一匕狠狠地扎進了其人胸膛,血濺滿身。

兩人配合著,因為此刻,各國精英的彈藥已耗盡,基本上都擺開了叢林肉搏戰。

葉凡在前,喬圓圓跟在後面。兩人配合默契,葉凡先攻擊,往往都是一拳一腿就能使目標重傷,喬圓圓立即跟進下手殺人。一路下來,倒給葉凡解決掉了好幾個。

「麻痹的,咱倆都快成殺人夫妻組合了」葉凡在話筒里一聲小吼。喬圓圓掃了葉凡一眼,沒吭聲。

終於匯合了。

狼破天背著李嘯天,另外一個不認識的a組隊員背著鐵占雄。基本上都是一個背一個,還有犧牲了的二位同志的遺體也由隊員背著,剩下的張雄和梅亦秋端著槍一前一後開路和墊后,全往後面撤出。

「石頭呢?」葉凡兇巴巴問道。

「被美國佬搶去了,在前方6oo米處靠左邊,估計也不好受了,現在俄羅斯和英國佬,小日本,還有法國的特戰隊員在圍攻他們。,讓他們死光了才好。」狼破天破口大罵道。

「哪邊有多少人?」葉凡一邊迅地護著他們退著一邊問道。

「不多了,能戰的估計全湊一塊也不會過3o個,就美國佬多幾個,估計還有七八個能戰的。其它,全趴下了。」狼破天咬牙道。

「老狼,你立即負責帶著大家撤退,我去碰碰運氣。」葉凡吼道。

「不行你身中蛇毒,不能再拖了兄弟。」狼破天吼道,堅決反對。

「反正沒用了,估計回去這蛇毒也該作了,乾脆我去攪攪局,要得不到大家都不要得了。反正一條破命,有你護送,應該沒問題。老子臨死也得拉幾個墊背的」葉凡堅決地搖了搖頭,吼道:「執行命令,老子是組長」

葉凡吼完後身子一竄,猛撲了過去。

「我也去」喬圓圓想跟來。

「混蛋,老子是去拉墊背的,你來幹嘛給老子滾回去。陰曹地府老子不需要小妾」葉凡一聲大吼。徹底瘋狂了,不再理她,沖了出去。

「兄弟……」狼破天眼眶濕潤了,朝著葉凡背影,像狼般的朝天吼道。

此時此刻,前方對話一字不落全傳入燕京特勤a組總部指揮部那寬大的秘密大廳里,頓時,所有人那眼眶都濕潤了。

「」地一聲輕脆的砸桌子聲音響起。鎮東海上將那悲壯的聲音在總部指揮室里回蕩著——活著回來,老子給你升將軍

「殺殺殺……」

總部指揮室里就回蕩著葉凡的吼聲,以及一些亂七八糟拍拍拳打腳踢的聲音。

這廝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反正全放開了,如下山猛虎,見人就殺,逮人就出拳出腿。路上解決掉了四個阻路虎,衝到了美國佬前面。

奇怪的事生了,葉凡好像暫時成了各國特種兵的總頭兒一般,像英國、法國、俄羅斯等國的特點隊員全跟在他周邊殺向了美國佬。而且,這些國家的隊員全不攻擊葉凡,只是照準美國佬攻擊。當然,這些人也想混水摸魚,消滅一個敵人就少了一個。因為,笑到最後的同志才能得到天外殞石。

前方美國佬的海狼組隊員都被各國逼到了一個懸崖上,下邊有多高誰也不清楚。

在葉凡的猛力加入下,推進度那是大大增加了,幾個來回之下,美國佬又有兩位同志去地府的牛頭馬面處彙報工作了。

葉凡鷹眼現,伏在懸崖邊上的那個身材高大的傢伙背上不正背著一個巨大的特製帆布包,好像還是咱們華夏特勤a組用來裝特殊製品的產品。估計裡面就裝著那塊要了上百名特戰隊員小命的破石頭了。

葉凡一轉身潛入了草叢裡,不久就溜到了那位同志前面。因為,前方保護他的幾個美國佬已經被俄羅斯法國等國的精英們纏住了,展開了肉搏大戰。

葉凡一咬牙。

從包里掏出僅剩三顆手雷,呼啦著扔了出去。

轟隆幾聲炸響,特戰隊員們全貼地伏著了。葉凡趁機下手了,不過,那傢伙好像也是一高手,葉凡一腿下去,兩人硬碰了幾下,感覺腳上一陣子麻。

「龜孫子的,腿功還挺紮實,不會是哪啥的詹姆斯?邦德那丫的oo7號吧。」葉凡心裡一動,再也顧不及其它了,這邊又是一腿踢了過去,手上扣好的小李刀三把一下子全扎了出去。

扎身上的居然沒反應,估計人家有著高科技的防彈衣罩著,不過,臉上那一刀倒是準確命中鼻子,頓時,那傢伙滿臉都是血,再加上身上背著重達幾百斤的石頭,行動不便。

葉凡那落寶錢已經從後面旋轉著飛臨那傢伙眼部,一個旋轉,哧呼一聲,那傢伙立即成了熊瞎子。

葉凡一縱身上去幾拳幾腿下來,捋下特製背包就想跑。

「氨一聲慘叫,那傢伙居然拚命了,在狂吼中攔腰抱著葉凡,兩人一拉扯,再加上慣性作用,直直的往下邊懸崖邊上擠了過去。

「轟鹵

一聲炸響在葉凡和那美國佬身邊炸開了,在氣浪推動下,葉凡和美國佬一起抱著往懸崖下掉了下去。

「哈哈哈……老子得不到,誰也別想得到都死吧全都死吧,哈哈哈……」在爆炸聲前,懸崖上空傳來日本神道組一名敢死隊員那瘋狂的笑聲。

居然是這傢伙捨身成仁,摸到葉凡身邊乾的好事,那幾顆手雷一起來了,就在他身上一起炸開的。

因為,神道組那個搞人肉炸彈的敢死隊員聲音太響亮了,自然也通過葉凡的傳聲筒傳到了燕京特勤a組總部指揮室里,頓時,空曠的指揮室里一片靜默。

那些中將上將大校中校少校,全站得筆挺,輕輕的把帽子摘了下來。

良久

鎮東海那雙目中彈射出能殺人的寒光,沖著一臉難看的軍委副主席趙寶剛同志,哼聲道:「趙主席,要是當初水州軍分區那位曹正德同志,還有南福省委常委、水州市委書記許萬山倆位同志不橫加阻攔,白白浪費一個多小時時間。

那對於咱們特勤a組,是救命的一個小時,那是人命

戰機稍縱即逝也許咱們a組,也許咱們特勤的最後一張王牌『狗子』不會,嗯嗯,他是英雄,是勇士他不該……」鎮東海嘴唇有些顫慄,沙啞著,後面的話說不下去了。

趙寶剛那嘴唇動了幾下,沒出任何聲音來,一臉的悲壯黯然。突然,趙將軍轉頭了,那雙眼中彈射出能噬人的凶芒來,沖後面一位中年少將,扯著那蒼啞的聲音,吼道:「立即給我接通中組部喬遠山同志電話……」

「完啦,居然這般死法,太丟人了」葉凡心裡嘆息一聲,想到了自己的落寶錢,辜切一試,伸腿一蹬,那傢伙抱得緊,根本就蹬不掉。

趕緊把落寶全往地下旋轉甩去,呼啦著,還好,回來了兩枚,腳下一墊,借落寶全反彈之力卸去了一部分力勁。

一聲扎了進去,幸好葉凡有眼睛,那傢伙估計一時看不清楚,所以,葉凡權把那美國佬當墊背的用了。

感覺全身酸痛,葉凡也顧不及了,現下邊居然是一水潭,而且,流水很急,被水勢一衝,直往下浮了過去。

水流途中現那個炸得缺胳膊斷腿的神道組敢死隊員那兩顆眼珠子都掛在眼眶邊,實在可怕。

「哥們,別瞪老子再過幾個小時,咱們結伴去黃泉。」葉凡剛想到這句話,腦子一陣子暈菜,迷糊過去了。

大年初九上午。

華夏舉國歡慶。

省城水州到處張燈結綵,好不熱鬧。

不過,省委會議室里不是一般的凝重,那股子凝重的氣息跟外

面的喜慶鞭炮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