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四章捋了兩頂大帽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四章捋了兩頂大帽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郭朴陽書記那臉色很不好看,好像陰雨天。這個跟他平時的面不露色很不想象,有點詭異。

省長朱世林臉上堆滿了憂慮和不甘。

省黨群副書記顧峰山表情嚴肅,只顧著吧嗒著猛地抽煙了,那中華一支接一支只抽了一半就給他滅了,然後再點上。

重複使著,好像不用錢買似的。估計他的中華真的不用hua錢買吧,不然,誰會捨得那般的糟介幾十塊一包的好煙。

常務副省長齊振濤臉無表情,也不知生了什麼事,這裡面在坐的除了三個情況了,全是一臉茫然,不知道這大過年的把自己等人召集來為了那般?

「同志們!我們有的同志,位居高位,黨的紀律泛散到何種地步,觸目驚心啊!在這大過年的,我不想多說了,現在由中組部的寧部長宣布中組部決定。……」郭朴陽板著個臉孔說完后,各位卑委心裡迷糊,不知道郭朴陽這般嚴肅的話講的到底是那位同志?

不過,後面中組部雷部長寧志和三個字一噴出,各個常委心裡那是震驚不已了。

互相掃描著,不知道哪位同志將要倒大霉了。聯繫郭朴陽的話,肯定是有人觸了霉頭。

如果是提拔的話郭朴陽的話里肯定會以贊賀的形式的,不會一出口就是蓋大帽子,嚇人啊!

「經中組部考核研究決定,許萬山同志不再適合擔任南福省省委常委、省城書記一職,決定調整為南福省組織部下屬的老幹部局任局長。」,寧志和副部長那話一噴出,頓時震驚全常

這個,明顯是貶謫了,而且貶得相當的慘,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也不為過。

因為,許萬山原本可是省委常委」還兼著省城市委書記一職,位高權重,堂堂的副部級高官。

這一下子就捋到了組織部下屬的老幹部局任局長,以前這個單位是由省委組織部的一位副部長兼任的。

可是剛才寧志和的話里並沒有傳出許萬山兼任南福省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頭銜。

那就是說」他現在就是一光桿司令,純粹的就是去組織部管著老幹部了,連個副部長的身份都沒有。級別最多能享受正廳級待遇就是燒高香了。

要說權,那是一丁點都沒有了。省里那些老幹部,哪裡是那般好管的,不脫你一身皮就算不錯了。

如果兼著個組織部副部長去管管還有點威懾力,如果沒這個頭銜,那就有得樂子找了」誰怕你啊!

常委們全隱晦地掃了郭朴陽一眼,八成的常委都認為,這個就是郭朴陽這個省委一號搞的噱頭,許萬山的黯然出局,就是他活動后的結果。估計是本地派和外來派碰撞的結果罷。

實則不然。

就是郭朴陽自己也是莫名其妙的,那天接到軍委副主席趙寶剛電話,要求他立即召回井萬山。

後來許萬山為了攔住葉凡沒聽郭朴陽招呼,郭朴陽當時覺得丟臉子,自己堂堂一個省委書記,下屬居然不聽使喚,本來也想運作一番」拿許萬山開刀。

誰知自己還沒動作,大過年嘛!至少也得開年後再說了,今天早上中組部副部長寧志和同志就到了水州,把郭朴陽和省長朱世林招來后直接講了上頭決定。

當時朱世林心裡大震,許萬山可是他的鐵竿追隨者」聽說前幾天兒子被人撞了,到現在剛脫離了危險,保了條小命,現在還在水州第一醫院治療。

怎麼就有人來捋他帽子,再說許萬山最近都沒什麼大錯。所以,朱世林硬著頭皮」問道:「寧部長,這個也太意外了,不知萬山同志工作中哪裡出了毛病?」

「世林同志」不要問為什麼?也不要去刨根問底尋求什麼?這次出來,喬部長有慎重交待。這次的事是中組部決定的」不允許任何同志在胡亂猜疑,不然……」寧志和副部長突然停頓了一下,哼道:「國法處置1,說完后寧志和那臉色立即緩和了一些,說道:「世林同志,這是紀律,你明白嗎……」

「明白1朱省長點了點頭,不再敢問。心裡直罵娘道:「明白個球,到底怎麼回事?一個省委常委,說降職就降職了,到底怎麼回事。老郭,你好狠的手段……………」

朱省長回到辦公室後轉爾一想,好像又有集不像是郭朴陽的風格。

要是郭朴陽在使陰手,那至少先前會得到一點消息的。要動一個常委,沒有很強力的過錯,各方都會盯著的,那是相當不容易的。這次的事也太詭異太不正常了,完全顛覆了常規。要知道朱世林作為堂堂的一省之長,要說京里一個幫襯著的都沒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哪個京里沒人?朱世林不死心,麻著膽子打電話到了京城中組部一個老夥計處。

一問,人家口風很緊,立即說道:「世林啊,這事你千萬別再問了,再問你,不說了。」,旋即掛了電話。

朱世林那心一下涼透了,看來拿下許萬山的人來頭太大了。連中組部幹部局的局長都怕成這個樣子,那說明許萬山肯定得罪什麼大人了。

「完啦,萬山,老子也無能為力了。以後,這南福怕不是要變成郭朴陽的天下了,唉……」朱世林一屁股癱軟在了椅子上。心道也不知萬山能否經受得住這種打擊,太殘酷了。

同一時刻。

省軍區,中央軍委的調換令也下來了。

曹正德同志不再擔任省軍區副司令員一職,調整為省軍區後勤部副部長,軍銜由大校降為上校。

這個,當然又是跌落一地軍官們的眼鏡。

要知道曹正德原先就是分管省軍區後勤部的副司令員,大校軍銜。現在倒好,一個子掉了兩級,直接降到了副部長位置上了。連軍銜都給調整到了上校。

對於這一點,鎮湯成也有些納悶。

上面也沒給說法,就是嚴令交待,說是當時葉凡同志在q四國道行進時,遇上了有關國家重大機密的特工人員受傷了。

為了救治秘密特工,所以開車撞了人。此事到此就了啦,不允許任何人再糾纏住此事不放,違者,將受國法處置。

鎮湯成聽到這個「交待,后才明白了,估計曹正德就是觸了這個霉頭,估計那個受了重傷的秘密特工很有來頭的。連帶著葉凡這小子也屁責任都沒有了,好像還立功了。

不久,郭朴陽也接到了類似的交待。才恍然大悟道:「難怪,這小子,又交了好運……」

雖說上頭「交待,中沒提要對葉凡同志如何的嘉獎,但既然那個秘密特工來頭如此之大,又保住了國家機密,那以後此人肯定會感激葉凡同志的。

這小了,無形中又多了一筆傲人的政治資源。至於說許萬山和曹正德的兒子,太驕狂了,最後居然還落下了個防礙國家工作人員執行公務的罪名,估計傷好后還得吃幾天的牢飯了。

這個,當然是考慮到葉凡同志如果還活著的話,人家不願混軍界,還得在地方混的狀況下,也是一個很好的說詞,致於說什麼秘密特工,當然純粹是鎮東海上將杜撰的東東了。

想必郭朴陽和朱世林,以及鎮湯成都不會八卦到去挖掘國家秘密特工的那些犯騷事了。

那是純粹的去找不自在,對於有關國家安全的事,有哪個高官肯去觸及那種底子。

避之恐不及,何來去刨根問底。朱世林這個省長鬱悶只得鬱悶了,不過,葉凡這個各字倒是落在他心頭了,記得相當牢的。至於會不會對葉凡下手,那個,就看朱省長的魄力和心胸了。

剛處理了許萬山和曹正德,初九下午,傳來好消息,葉副帥居然奇般的活著回到了祖國的軍艦上,只是遍體鱗傷,更使得國家驚喜的就是,這小子把那個石頭給背回來了。

至於石頭這個好消息,絕對屬於絕密的。只有特勤頭兒鎮東海和軍委趙寶剛副主席知道的。

初十。

一架專機停在了燕京某軍事基地。

在機場上候著兩個在國內頗負盛名的國家級醫學專家,護士、軍車、救護車好幾輛。

飛機停穩定后,葉凡在嚴密的保護下抬進了救護車裡,立即朝著匡院而去。

創建於舊努年的解放軍總醫院,是集醫療、保艦教學、科研於一體,全軍規模最大的綜合性醫院。

該醫院擔負黨、國家及軍委領導人的醫療保健任務,負責中央軍委和總部的醫療工作,承擔全軍各軍區、軍兵種疑難病的診治。

一個嚴密加護的病房內,經過專家組細心檢查,現葉凡身上的蛇毒居然奇般的自動消除了。就連那些專家都沒搞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只能定性為奇。

其實,這個,自然是跟葉凡喝的老蟒血有關係了,葉凡不說,他們自然搞不清楚了。

其它傷只是皮膚拉裂、劃破,青腫,連骨頭都沒斷一根,休息幾天就可以下床了。

為了保密,葉凡的病房居然是單棟樓,按標準來說,差不多就是上將水準了。就連醫院的領導和一些特殊官員護理專家和護士們都感覺到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