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六章兩上將隱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六章兩上將隱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一十六章兩上將隱斗

趙寶剛和鎮東海兩對頭互相對望了一眼,鎮東海眼裡隱晦的是失望,趙寶剛眼睛里露出的居然是一絲絲興哉樂禍。兩人心境自然是各不相同了,這就是價值利益取向的問題了。

「你提的問題總部會慎重考慮的,憑他的優秀表現,提中校沒問題,至於進特勤a組成為正式隊員,還得經過一些必要程序和手續。」鎮東海一臉正經說道,在關於進人這方面,他是很認真的。

特勤a組不是個靠開後門就能進去的組織。不然,鐵占雄早把他那個不成器的侄兒弄進a組了。

當然,葉凡的推薦也是相當重要的,齊天,一隻腳已經踏進了正式隊員門檻。再說,趙副主席在場,也得裝裝樣子。不然,這老傢伙會說咱老鎮同志不按章程辦事,開後門什麼的。

「葉凡同志,軍委對你這次的表現也是看在眼中,你也可以提出一個要求來。只要不違反原則,合理的咱們都會支持你的。」趙寶剛轉了個法子又拋出一糖豆來,自然又是一種隱晦地示好了。

這個東西,反正是用公家的好處為自己家族打埋伏,何樂而不為。

人都有私心的,即便是趙寶剛這種身居高位的處於頂層的高官也不能免俗的。當然,從私來說,也是站在一種為國家,民族的大義上的。

人之初,性本私吧

「那謝謝趙主席了,不過,我暫時還沒想好。能不能想好時再給您說叨一下?」葉凡略顯感激樣子,說道。

「嗯」趙寶剛斜了葉凡一眼,微愕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突然說道:「小葉啊,聽說你認識我家小四。」

「老匹夫,這臉皮,快賽過鍋底子了。為了給趙家打埋伏,居然連孫女都給貢獻出來了,人肉計,哼」鎮東海心裡可不是個滋味了,當然,面上還是一臉嚴肅樣子,波瀾不驚的。這個,就叫高官們的涵養,其實就是指假面具。

「小四,是佳貞小姐嗎?」葉凡裝著不敢確定樣子,自然是在裝傻充愣了。

「哈哈哈,說明你真的認識嘛」趙寶剛爽朗地笑了。

「嗯,我們是朋友,以前我在魚陽工作時,佳貞姑娘還來玩過,後來我在省委黨校學習,我們經常在一起溜達,她不是還被稱為水州四美之一?」葉凡自然,不著痕地奉承了一番下來,令得趙寶剛這老傢伙雖說知道小葉同志在拍馬,但也相當的受用的。

罕見的

趙寶剛居然伸出了那雙皺巴巴雙手,輕輕地在葉凡肩膀上拍了一下,顯得很是親熱樣子,笑道:「既然小葉跟我家趙四是好朋友,以後經常來玩,當自己家一樣,哈哈哈……我有事,先走了。」

趙寶剛笑著離開了,步伐相當的輕鬆,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幾歲似的。

「你小子,相當滑頭啊,以後就問老趙要個將軍就行了,哈哈哈……」鎮東海放下一臉的嚴肅,眉頭也鬆散開來,笑了起來,旋即說道:「老趙啊老趙,你這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嘿嘿,不過鎮將軍,人家趙主席都能給將軍,難道您就不能給個把將軍讓我過過癮?」葉凡順竿子就爬了,自然也沒抱什麼希望。年齡太小了,給自己升將軍,開玩笑還差不多。

「想肩上杠將軍也行,脫了政府那身皮,我鎮東海親自去找主席要,想必我這張老臉還是管點用的,呵呵……」鎮東海居然老著厚皮打起了哈哈。

「那……算啦,我還是老實地在政府呆著吧。將軍雖好,不過,我這人還是愛惜小命的。」葉凡搖了搖頭。

「你小子,叫我說什麼好?一根筋,即便是真的脫了政府皮到軍界來,你想想,你職位相當的高,有幾個時候會輪到你出手。

你看看小鐵同志,天天就是大碗喝酒大口啃肉的,好不快哉。獵豹雖說有時很忙,其實,大部分時候都很清閑的。

比普通部隊還要輕閑。」鎮東海一臉和藹,笑道。倒是放下了領導臉孔,一屁股坐葉凡床邊,像個長輩樣子談起心來。

「小鐵汗,想不到堂堂的鐵占雄大帥在鎮將軍嘴裡立馬成了『小鐵同志』。」葉凡心裡汗顏著,腦袋還是搖了搖頭,旋即說道:「鎮頭兒,不知鐵哥怎麼樣了?還有齊天、李將軍傷勢如何?」

「唉,李將軍,格拉蛇詠,將是他此生最後一戰,總部和軍委已經批准他退休了。他也老了,7o好幾的人,為國家一生辛勞。」鎮東海一臉的憂慮,作為特勤總頭兒,肩上的擔子實在是太重了。

「至於占雄,情況也不容樂觀。」

「鐵團怎麼啦?」葉凡一驚,人都坐了起來。

「內傷非常嚴重,骨頭多處裂斷,經過總部專家和軍醫院專家組聯合會診,康復的希望很大,只是國術段位,估計這次得跌到三段了。想經恢復到鼎盛時期,機會還不到一成。」鎮東海心疼得直想咬牙。鐵占雄是他最倚重的大將之一,核心第八組戰龍組是特勤的頂樑柱子。

「那鐵團不是……」葉凡心裡一抖,問著話,很不好受。

「退居二線,總部和軍委已經徵求過他的意見了,到中央警衛團任負責人也行,也可以到地方部隊任職。雖說他的段位不能恢復了,但經驗和頭腦還是在的。還有,可以考慮到地方政府任職。」鎮東海一臉的失落。

李嘯峰的黯然退出也是必然的,即便這次他沒受傷也得退了。年齡太大了,鐵占雄的黯然出局,當是他始料不及的。

「那……鐵團怎麼選擇的?」葉凡很是關心,一來鐵占雄官帽子也關係著自己的未來,二來兩人兄弟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暫時還沒確定,估計會選擇去地方部隊或省一級軍區任司令員吧。」鎮東海說著,轉爾搖了搖頭,說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你也沒必要太過於計較這些,換一個工作照樣子是工作,照樣子也是為國家出力獻策。

這次,a組損失相當慘重,犧牲了五位同志,其中還有一位六段位高手重傷已經不適合再呆在a組,必須轉業或到政府工作的人員也有1o個左右。

這麼一來,咱們a組正式組員驟然降到了4o個以下,還不到4o個,即便是全力補充,目前適合條件的最多五個人。

全都進來也不會過45個。國家這麼大,世界這麼大,這幾個人往全球一撒,根本連影子都看不見。」

「那天不是就進了三個,咱們a組預備隊員應該有2o來個吧?」葉凡有些疑惑不解了。

「預備隊員是有近2o個,但段位達到四段的才四個,湊上你推薦的齊天同志,也不過才五個,而且,這五位同志裡面喬圓圓不算數。」鎮將軍剛講到這裡,葉凡沒忍住,問道:「這個為什麼?當然,不方便說就算啦?」

「喬圓圓其實不是a組的正式成員,人家這次是看在國家危難之際大義出面的。

再說,她也拿得有復旦大學醫學碩士學位,所以,考慮到這次特戰隊里戰地醫生進不去,所以,才叫了她。

這次任務完成後,她不再進入a組,只是一個臨時性質任務罷了。」鎮東海說著話,突然笑道:「不過,圓圓姑娘很是關心你的傷勢,說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自已向總部提出了請求,說是要來專門護理你,一直到你出院為止。

總部考慮到你的身份特殊性和保密性,反正她知道你了,相信她也會保密的。

所以,同意了。還有,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什麼,咱們a組傷亡慘重,估計美國俄羅斯英國日本比咱們還要慘。

就你一個人就拿下了他們近1o個隊員。估計,你現在在他們心目中已經成了過煞神狼破天的存在,據情報部門傳來訊息,他們稱你這神秘人物為『死亡之神。哈哈哈,痛快」

「死亡之神,這個,也太他娘的拉風了。」葉凡一臉苦笑,逗得鎮東海都笑了起來。

「放心,他們絕查不出你的。不要說他們,即便是在咱們a組內部,知道你身份的就幾個領導,這次出去大家都打了針上了葯的,你的臉型全改變了,在叢林里,誰能認得出你來。即便是當時跟你一起作戰的隊員,也沒人能認出你來。而喬圓圓算個例外吧。」鎮東海微微笑道,「我們會把你穴藏起來。」

「那個,啥的,多不好意思,讓人家圓圓姑娘來護理我。」葉凡裝著一臉的不好意思,其實心底里還是有點熱燙的。

「呵呵,小夥子,抓緊點,圓圓可是不簡單的。」鎮東海突然拍了拍葉凡肩膀,顯得有點曖昧。

「不簡單?啥意思?」葉凡這廝自然是裝著一臉疑惑,當然想挖出喬圓圓的一點根底子來,那天點將時就現此女的家世介紹一欄全是空白的,這個太詭異了一些。

像梅亦秋這種京城大家千金,她的檔案家世一欄都是空白的。不過,梅亦秋這個家世問題葉凡是從另外的渠道了解到的,當然是鐵占雄給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