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七章喬圓圓有傾城之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七章喬圓圓有傾城之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齊天的家世一欄就是實實在在的了,說明,像齊振濤xx在南福省能呼風喚雨的角色還不能做到讓特勤a組保密的份頭上。

說明凡是此等保密貨色,那家世都是相當可怕和驚人的,至少也得是京城正部級高官之流。

「呵呵,圓圓姑娘也才22歲,比你只大一歲左右。你兩個倒是有些般配……」罕見了,鎮東海這位叱吒軍界的風雲人物,居然當起了八卦的媒婆,差點把小葉同志的眼珠子給震掉在地下了。

「嘿嘿,這個,我還小,以後再說……」葉凡那是趕緊推脫,這個喬圓圓真的長得怎麼樣,自己心裡也沒準數,那天她那臉是變形扭曲過的,算不得本來面目。

其實,這裡面的道道很深的,牽扯到了中央各大頂層人物之間的政治權力爭鬥。喬圓圓的家世絕對牛逼,估計會是鎮東海靠著的那一集團其中人員之一。

而鎮東海自然是靠著國家主席鎮山河那個集團了,國內政界圈內人士稱之為「海派,。

而趙寶剛那一系是以趙寶剛為的集團,稱之為「京派,。其實,就是京派來說,也不是光有趙寶剛一系的,趙寶剛那一系稱之為「京派北園系,。

像以總政治部主任曹夢德上將和瀋陽軍區顧龍天司令為的也是京派,稱之為「京派南園系,除了這些,比如前國家副主席天遙為的「津派,另外還有魯豫起……

另外,還有一些由本地人搓合在一起的本地派,本地派的特徵趨向於本省範圍,最多臨近兩三個剩

是由本省內的同胞們組成的本地集團,就像南福省的朱省長跟齊振濤組成的聯盟集團,就稱之為本地福派。

有時,某個省在中央占居位置的高官特別的多,那個省就出名了」就以那個省命名的派別也有,比如魯派」講的就是某個省了。

其實,這些派系之間內部情況也複雜多變的,比如這一次,朱世林省長要推舉許萬山去爭取省委副書記位置,自然就把齊振濤拋在了一邊。

才令得齊振濤很是惱火,他們之間的聯盟」不可避免地就出現了裂痕。

使得齊振濤不得不另尋京城裡的一些派系高官的支持,比如葉凡透露出了德平地委書記跟鳳天遙關係很好。

而鳳天遙就是屬於「津派,的頭面人物之一。齊振濤真能靠上妻的話,如果南福省委副書記位置弄到手後來,他那個腦門上自然就銷上了「津派,的大印了。

當然,國內政見思想流派雖各不相同,其實就有點像是臭味相投的一伙人聚集扎堆一般。

說白了,用民間素語就是常說的狐朋狗友,只是他們的層次檔次不一般罷了,其基本的構成點也是差不多的。

但一個共同目標,還是為了能把國家治理好,大方向,大目標還是不會變的,在涉及國家利益面前,大家也會勁往一處使的。

人這種集西,本性使然,都有不同的思想,主見,很難做到全國人民統一思想認識的。

不過」這樣子做也有相當多的好處,至少能做到一黨專政基礎內的多個政治派系互相監督,比如京派出現一個很大漏子,海派就可以趁機下手揮作用,清哈……。如果津派有什麼問題,京派也會毫不手軟的。

互相監督,促進民主,所以,也有力有利地促進了國家的大展。至於團結」也是必要的。

既然趙寶剛向葉凡隱晦地伸出了一條小小的橄欖枝,連自家孫女趙四小姐都拱出來了,哪鎮東海自然也不會坐視的,想著法子一轉眼,又搗鼓出一個喬圓圓來。

當然」此刻來說葉凡的份量還是相當小的,只是兩位領導人之間的一次隱性的小角逐,還沒上升到海派和京派的那種大層面層次的角逐。甚至,還帶有一絲爭勇鬥氣性質的。

趙寶剛都7o歲了,鎮東海也6o好幾了,都是在位將不久即將要退居二線的人了。不過,兩個老傢伙好像是暗鬥了十幾年了,勝負各有千秋。

不要看他們老,不要看他們職位高,其實,有時也會玩小孩子過家家遊戲的,畢竟,他們還是人」也還有一份子童趣的。一種無傷大雅的遊戲罷了。

高層次的過家家遊戲對他們來說走過家家,但對下邊政壇的影響來說無易於海嘯狂風。

「鎮……鎮將軍。」得到允許后,門輕輕被推開了,進來一位全身潔白的護士來。

n。!

搞錯了,不是護士。

是一個身著白衣,能讓七仙女都自慚形愧的極品姑娘來。

n。」的不能用極品了,應該是極品,屬於那種這個世界處於女xxx端的層次。當然,這個層次不是指權力,而是指美貌氣質了。

此女肌膚吹彈得破,白晰、滑嫩如嬰兒一般,隱顯一種天然的玉、質光澤。略顯圓潤的草果跟瓜子形狀完美融合的臉蛋,那誇張、尖聳的酥胸總是會有意無意地引起男人的一股子莫名燥動。

因為房間里有空調,所以」她穿得不厚。

那雙勻稱圓潤的腿竟然如此修長白晰,纖細如雪藕般的小腿,一腿伸直下和豐腴的大腿構成一個極細角度的三角形,翹挺誘人的臀形曲線在裙子下頂起了內褲的一些淺淺的勾魂幅度,有點反拋物線的樣子。在葉凡的鷹眼下,隱約可見裡面一片耀眼的白色和淺灰色相互映襯」那誘人心跳的動感地帶……

「圓圓來啦,你們聊,我有事先走了。呵呵呢………」鎮東海很是知趣,略顯曖昧的笑了笑,親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最終還是給這小子留下了一個無限想像的遙遠空間,走人了。

「葉………」喬圓圓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臉蛋上掛上了一絲姑娘家的羞澀,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在戰場上了。

「叫葉哥算啦?」,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一出口就要佔人家女孩子便宜。

「聽說,你……可是比我還協…」,喬圓圓有些不滿地瞄了葉凡一眼,那個「葉哥,好像不好出得口來。

「不願意?」,葉凡故意拉長了聲音,自然是逗她玩的,覺得這始娘站自己面前,猶如聖潔的白蓮花開,有股子去戲弄一番又不忍心下手的拿捏感覺。

「葉哥哥1,喬圓圓立即,甜甜地一笑」輕輕飄了過來,俯下身子,很是自然,伸手輕柔地幫葉凡整理了一下白色的被子,像個溫柔、懂事的小妻子。

那白晰的脖頸此刻略帶一點淡淡的粉紅色,其間掛著一條純黑色的帶子,下面吊著什麼即便葉凡有鷹眼也瞧不見。只見到粉頸下的一大片雪白滑嫩,再下邊,這廝張大了鷹眼,只瞅見了圓鼓鼓的一點邊微一絲羞澀令得葉凡這豬哥心裡有股子莫名的燥動,胯間一動,那個高挑的東東又來事兒了。女人,這種半遮半掩的柔媚才是最迷人,令偉大的牲口同志們瑕想萬千的。

「嗯,喬妹子,你這樣子我可是很不好意的……」葉凡懶散地掃了喬圓圓一眼,笑道。

「沒什缸我自願的。

再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護理你幾天也正常,你可別想歪了……」喬圓圓淺淺一笑,如一朵正要開放的荷蓮花」賞心悅目到了極點。而且,帶著絲絲翹皮概念。

「老子本就不想,還想歪」歪個球………」葉凡心裡暗哼了一句。

「圓圓,你是幹什麼工作的?」,葉凡忍不住問道。

「我……正式來說應該是搞音樂的,專業是唱歌。最近正準備去唱片公司試唱一下。如果行的話說不準還能出幾歌,葉哥,到時你可得給推銷幾張片子。不然,一張都賣不出去,哪我可丟大臉了………」喬圓圓一臉的淺笑,屬於那種笑不露齒,教養極好的淑女型號的。

「行!咱們的喬圓圓歌后話了,我,湊足半年工資棒場,呵呵呵……」,葉凡感覺心情暢快,笑了。

「半年工資,太多了……」喬圓圓很認真的搖了搖頭。

「懂事啊我的娘,知道俺這窮縣一破縣長沒錢……」葉凡心裡嘀咕了一句,說道:「那你說說要我出幾個月的……」

「一個月都不用出,就把你這次出任務的獎金捐出來全買了我未來要出的唱片就行了……」喬圓圓突然笑了,這次比淺淺的笑又多了一份子狡詐。

小葉縣長,自然而然是腦門子上全隱晦地爬滿了黑線,被噎著了,心道,汗顏啊!太黑了!老子把腦袋瓜別腰帶子上出了一趟任務,這次的獎金絕對不下2o萬的。

這喬妹子,看來不是一般的狡詐,面上像白雪公主般清純,原來如此的厲害。宰人於無形之中啊,不過,老子可不是持……

喬圓圓專註地盯著葉凡,自然是等著看小葉縣長笑話了。當然」她不曉得小葉縣長的家底子那可不是一般的殷實,註定是要失望的。只見葉凡淡淡一笑,點了點頭道:「那是應該的,我還嫌不夠呢,再加上半年工資算啦,我的圓圓出唱片,怎能不棒常」

這犢子,自然是想占人家便宜,連「我的圓圓,都給整出來了,口花花的自然沒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