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八章逛逛街怎麼樣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八章逛逛街怎麼樣美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一十八章逛逛街怎麼樣美女

「真的?」喬圓圓眼睛突然睜大,不過,旋即有些怨怨樣子哼道:「我可不是誰的?」

「看哥像拋假話的主嗎我的妹子?」葉凡反笑道,一臉的淡定,一絲絲肉痛都沒給喬圓圓抓祝反而,更是口花花的更進了一層。改我的妹子了。

「哼,誰是你的妹子」喬圓圓有些失落,覺得落了下乘,不滿地哼道,這次口音重了許多,拿剛才葉凡的語病說事了。

「呵呵,口誤,圓圓莫怪,不是我的妹子,那就是女朋友了,呵呵呵……」葉凡轉,妹子一方不行轉道成男女朋友了。其實,展下去那啥的不就成老婆了,比親妹子還要親了。

「想得美以前我是你的下屬,現在嘛,本姑娘已經脫了那身軍裝,跟你們沒關係了。」喬圓圓又露出了狡詐面目,一下子跟小葉同志撇得乾乾淨淨的。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這廝有些那個了。

「一碼歸一碼,請問,救命費多少錢?」喬圓圓眨了眨她那長長的睫毛,反將了小葉同志一軍了。

「算啦,咱們是什麼人,論斤談價付款子就俗了。」葉凡同志裝得一臉大義,旋即噴嘴道:「那,要不,這樣,以身相許你看這個法子怎麼樣?」

喬圓圓那臉,唰地就紅了,看來她很認真的,開不得玩笑,白了葉凡一眼,哼道:「現在不興這個了,早過時了,作為一個現代人,要與時俱進才行,好了,我去打水給你洗臉。」說完,趕緊溜了。

「這姑娘,有意思……」葉凡嘴裡喃喃道,不會是我夢中的丘比特女神吧……

四天後,葉凡已經可以下床自由活動了,其實這廝好得差不多了,只是鎮東海不放心,特地交待醫院的負責人不準葉凡出院的。

而且,葉凡的門口站崗的都是特勤a組特地從中警內衛團中抽出來的預備組成員,至少也有著三段身手。

平時這些高手其中一部分是填充在狼破天領導的核心第一組——中南海保鏢組裡的。

保護的都是正國級或者一些有份量的副國級高官,是處於華夏國政壇上最頂層的大佬。

葉凡的病房是獨棟樓,是全封閉的。沒有a組鎮東海上將親自簽的紅色通行證,即便是軍醫總院院長都無權進入的。像給葉凡治療的專家,護理的護士都是了特別通行證一般都是固定的。

現在,大部分護理工作都交給喬圓圓了,她是一天1o來個小時都在葉凡的病房裡。為了護理方便,隔間有一個小休息室是專供喬圓圓隨時照顧葉凡的。幾天下來,兩人的關係是直線飆升……

七天後,葉凡感覺應該能到野外活動了,提出想到街上逛逛,這個,難得到都一趟,別等下連街都沒逛過就得趕回麻川了。

跟都燕京相比,麻川簡直就是的另一個世界,估計水平整整落後了不下2o年。

得到鎮將軍批准后,特地還派了兩個三段高手在後面跟著葉凡逛街了。

「鎮老頭,也太小心了,就憑老子這身手,還要他們保護,再說,不是有四段的喬圓圓這女將嗎……」葉凡在心底里那是一點都不領情的,腹誹著鎮東海,雙手亂盪著,拖著一布鞋子,閑散地走在街上。

喬圓圓緊跟在他身邊,兩人像一對情侶逛街,就差牽手了。

兩個便衣,一個叫劉兵,一位叫常青。自然遠遠地跟著,免得惹人煩,這大號的燈泡不好當。

當然,對於兩個隨身護衛的便衣來說,也不曉得葉凡的真實身份,兩人心裡相當納悶。不知道這位年青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要咱哥倆保護。

「劉哥,你說說,這年青人什麼來頭的?」常青沒憋住,問道。

「不清楚,不過長有慎重交待,如果他出了什麼事,咱們都得抵命。來頭,肯定不校」劉兵瞅了遠處的葉凡一眼,小聲說道。

「不會是那些國家領導人的公子吧?」常青小聲嘀咕著略顯不滿。

「有八成可能,而且,其家族地位肯定特高的。就拿副總理一級來說吧,如果是他們本人,咱們保護他們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是叫我們去保護他們家裡的公子千金,他們還沒到那個級數。狼頭兒可是不輕易派人的。前次國務院燕副總理的公子燕子根去菲律賓遊玩,不是出事了。當時聽說燕副總理輾轉託人,求到了狼頭兒那裡,希望能派出二個高手去一趟,結果狼頭兒硬是睬都沒睬。」劉兵略顯得瑟,笑道。雙眼卻是緊緊地跟著葉凡的背影的。

「這個還真是奇怪了,到底什麼來頭。好像國家最高層的幾個領導人裡面並沒有長得跟他有些相似的人吧?」常青撓了撓頭,剋死了幾萬個腦細胞,也沒猜出屁端倪來。

「會不會此人是鎮頭兒親戚?」劉兵小聲說道,轉爾,這廝立即恍然,湊常青耳旁嘀咕道路:「聽說好多高官曾經在上山下鄉那個年代生多了許多的私生子,回城后……」

「私生子」常青一臉訝然,差點喊出聲來,旋即,點了點頭,偷笑道:「有可能,鎮頭兒要使喚咱們,那還不是小菜一碟。再說,這個也正常,在鄉下那段日子那麼苦,找點樂子純屬正常。」

常青點了點頭,兩人自認為找到了答案,也就不再理會這些破事兒了。要是給鎮東海聽見,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

「幻雲酒樓,這名好,如幻似夢。」葉凡瞅了一眼,笑道。

「要不咱們進去坐坐,也該吃晚飯了。」喬圓圓笑道。

「行啊,不過你請客就是了,你可是大歌星。」葉凡干聲笑著,一把拉起喬圓圓走了進去。喬圓圓臉一紅,呶了呶嘴沒吭聲,也沒放開手,讓葉凡牽著進了樓里。

挑了個靠窗地方坐了下來。

「圓圓到過這裡嗎?」葉凡懶散地靠在椅子上,笑道。

「沒有?」喬圓圓搖了搖頭。

一看喬圓圓點的菜,葉凡可是有些苦瓜著臉了,說道:「圓圓,咋的都是青菜土豆,都不來點肉類海鮮,這個,我可是好久沒大吞海吃過了,饞得很。」

「專家說你暫時不宜暴飲食,特別是太油膩的,有傷胃,等你全好了由你吃個痛快,現在,不行」喬圓圓淡淡笑道。

「來盤紅燒牛肉就是了,換大碟子,酒的話來瓶茅台。」葉凡硬是給賴了一盤下來,喬圓圓咂了咂嘴,沒再吭聲。

「這個,整天有個女的管著也難受,而且還美得冒泡,又不能吃,還是趕緊溜回咱麻川去,展個把相好享受一番才對。」葉凡心裡嘀咕著,要是喬圓圓有讀心術能猜中的話那真得給氣出病來。

點菜的姑娘嘴一厥走了,好像不滿意。自然是不滿意了,喬圓圓點的菜全是清淡的素食類菜,值不了幾個錢。

就葉凡那盤大碟牛肉高檔一點,全湊一塊估計還要不了3oo塊錢,加上茅台還多一點,害得點菜的姑娘很是掃興。

菜搞得還不錯,挺有股子清淡味道。就是那酒,卻是越喝越感覺毛。

倒不是因為茅台的純濃讓葉凡毛,而是因為感覺太淡了。味兒倒是有茅台味兒,就是酒味差點淡出鳥兒了。葉凡喝了一杯后那眉頭是越皺越緊了。

「怎麼啦,是不是胃又難受了,你看看,明明不能喝酒硬要喝,現在喝出事來傷身子了吧?」喬圓圓有些心疼,急了,一把搶過了茅台酒瓶子,強硬得很。

「服務員給我過來。」葉凡一拍桌子哼道。

「管服務員什麼事?看你兇巴巴的要吃人樣。」喬圓圓沒好氣,責怪道。

「這酒有問題,估計是假的,太淡了。」葉凡搖了搖頭,給喬圓圓解釋了一句。

喬圓圓一聽,把酒瓶子湊玲瓏鼻子前聞了聞,那股子刺激味兒弄得她直皺眉頭,她當然聞不出好壞了。

「是不是你好久沒喝酒了一下子沒法適應。」喬圓圓有自己的看法。

「咱誰說不敢自詡為酒國英雄,但分辨酒的能力還是有把子能量的。」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一股子猖狂勁頭令得喬圓圓直翻白眼,啐聲道:「就你,還酒國英雄,這種陳釀茅台稱之為『年份酒』,可不便宜,一看這瓶子就是年份較長的,一瓶應該不下3oo塊左右吧。」

喬圓圓雖說不喜歡喝酒,但沒喝並不等於她沒見過,家裡經常有人送酒來,見多了自然見識也不淺的。

「噢,白酒還有這種講究?」葉凡這土鱉茅台喝過不少,就是不懂這些決竅。

「嗯年份酒就是指窖藏的時間,以茅台為例,有15年、3o年、5o年等的年份酒。一般來說,年份時間越長味道就越好,價格也越高」喬圓圓斜瞄了這土鱉一眼,並不驕寵,淡淡說道:「這瓶酒,我看看,標註的是1o年,唉呀,怕不是五六百塊了。」

「五六百塊,這麼貴?」葉凡故意哼道。

「出廠價應該不貴,最多二三百塊,不過,一到酒店,服務費什麼費一加,當然就翻倍了。」喬圓圓說話之間,那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