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一十九章知道這酒樓是誰家的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十九章知道這酒樓是誰家的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一十九章知道這酒樓是誰家的嗎

「服務員,把你們管事的找來,這酒有問題?」葉凡一拍桌子,冷哼道,心裡直感晦氣,好不容易憋了近1o天出來,居然喝到一瓶假酒,不氣才怪。所以,說話也是毫不客氣。

「稍等」女服務員臉色頓變,瞅了葉凡一眼應了一聲轉身走了,估計把這小子當成吃白食的了。

其實,這個是葉凡故意要整事出來,既然有喬圓圓這個來頭聽說相當大,但自己一直不知她有什麼來頭的大小姐在身旁,那就在京城試試她的能量。

這酒樓如此的氣派,也相當的有品味,看樣子就是有點來歷的。常言說能在京城開店的,就是擺個麵攤的貨色說不準其人背後就能整出個某某部某某司的司長來。

京城,科級多如毛,處級不如狗,廳級滿地走,部級高官才算官,副國正國也不少……

再說,這酒也的確有問題。即便最後喬圓圓收拾不了,憑自己現在這病人身份,又剛立了大功,至少鎮東海不會不管,京城雖說藏龍虎之地,但也並沒嚇著葉凡同志了。

「誰在鬧事?」這時,一個長得相當帥氣,一身筆挺雅戈爾的男子大跨步過來了,走路虎虎有聲,甚至,表現得有些趾高氣揚味道。

「鬧事,咱並沒鬧事,只是你這酒有問題罷了,應該是假酒吧。」葉凡輕敲了下桌子,存心找事,當然是為了刺激此獠了。

「放屁,假酒,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吧,幻雲酒樓,知道這酒樓是誰開的嗎?哥們,想吃白食也得把招子放亮實點?」年青人不屑地掃了葉凡一眼,當一瞅見文文靜靜的喬圓圓時,頓時,此獠那雙目彈射出一道色迷之光來。

「不曉得」葉凡實足一鄉巴佬般搖了搖頭,裝得像是一臉的憨實相,一旁坐著的喬圓圓都想笑。

要是給那傲氣男子曉得了他眼中的土鱉,是個連外國特戰隊員都恐懼的殺人不眨眼的魔頭的話,估計早嚇得落慌而逃了,哪還敢在這裡顯擺?

「嘿嘿,連這酒樓是京城顧家的顧少開的都不曉得,也敢來蹬鼻子上眼的,瞎了你那狗眼。」年青人差點翻白眼了,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

「顧少,沒聽說過,倒是我們村有個殺豬的屠夫就姓顧,村裡人都叫他顧少。」葉凡裝著一臉釋然樣子,說多憨就有多憨實,差點笑破了喬圓圓肚皮,趕緊伸手捂住了嘴唇,這個動作那是相當迷人的。

年青人一見,頓時有些傻愣了,轉眼在喬圓圓胸脯上滑過,突然朝後面一個鐵塔般男子使了個眼神。

鐵塔神將一見主子招呼了,立即心領神會,一個大跨步到了葉凡根前,伸出蒲扇般大手就要拎人。

「……」

一聲震響,鐵塔神已經被葉凡的跟班常青同志給一把捋翻在地,隨腿還踢了一腳,頓時,那個大傢伙呲著牙叫了一聲媽。

這個,自然是人家常青同志留了情,不然,三段高手一腳下去,估計鐵塔神該到醫院報道了。

「,吃白食的夠牛氣的,還敢打人行兇,給老子揍趴下再說。」年青人一聲怒吼,後面閃出五個比鐵塔神略遜一疇的大漢來,全向葉凡同志招呼了過來。

又是叭叭叭叭……

一連串腳踢拳打聲傳來,葉凡是紋絲未動,五個壯漢已經被常青和劉兵兩保鏢放倒在地了。

年青人頓時有些傻眼了,看來對方也是一硬茬子,難道是鄉下來的土霸王混混之流。

年青人不傻,手下一個女的早就打起了電話。一會兒,又上來一群人,手中拿著鐵條之類跟地下六個騷包一起圍住了葉凡和喬圓圓四人。

葉凡悠閑的挑了挑菜葉子慢慢的嚼著,好像這菜葉子是人蔘搞的似的,權當沒見到這夥人。

至於喬圓圓,倒是有些急了。見那年青人架勢,估計是搬救兵了。趕緊也是掏出手機,嗯啊了幾下就放下了,沖葉凡說道:「算啦,我們付了款走吧,不吃了。」

「想走,男的可以走,女的嘛呵呵,還是先陪大爺一陣子再說。」年青人干聲笑道,之色溢於言表,恨不得衝上前來一把摟住喬圓圓來個親熱一番再說。

著實,喬圓圓可稱之為禍國殃民級別,跟西施、玉環之流有得一比,是個爺們都難以把持住的。

「啦……」

一聲,年青人剎時就摸著手腕大叫了起來,那血,居然從手腕處溢了出來。至於雅戈爾,自然也破裂開了。畢竟那是布料子做的不是鐵皮防彈衣服。

「瞎了你母親的狗眼,老子的女人你也敢想」葉凡突然暴怒了,淡淡的掃了叫痛的年青人一眼,哼聲道,這廝自認為這喬圓圓現在已經變成自己的專用物了,哪容得其它男子染指?

「怎麼回事雲林?」身後響起一道沉穩的聲音。

葉凡一瞅,冒出一身著黑色皮衣,長相相當帥氣、有形的男子來。

「顧少,有人砸場子。」叫雲林的男子舉起了自己那血淋淋的手腕喊叫道。

「我看看。」顧少皺了皺眉頭,捋起表弟周雲林袖子看了看,現血流得蠻多的,轉頭沖匆匆跑來的,提著藥箱的中年人喊道:「上藥,如果有事先送醫院。」

「此人辦事幹練,倒像個人物。京城裡面能稱之為『少』的應該是有點來頭,家裡人至少也得有個司長撐著吧。不然,啥處長科長的兒子都稱之為『少』,那這京城怕不是『大少』滿天飛毛了……」葉凡心裡暗暗尋思著,還是漫不經心的挑著菜葉子吃。

顧少做完這些后才掃了葉凡跟喬圓圓一夥,也是微微愣神了幾下,旋即恢復了平靜,看來心理素質比周雲林好得多。

「下手夠狠的,哥們,那裡來的。」顧大少掃了葉凡一眼,語氣相當沉穩,並沒多少動怒,像在拉家常,不過,那股子居高臨下勢頭卻是令人難愛。

「鄉下人。」葉凡淡淡說道,顯得相當的吊樣。

「哼」顧大少冷哼一聲,想必在這京城,還從沒遇上過如此對自己說話的人,也太大條了,那臉,立即陰沉了下去。

不過,顧大少不笨,能如此顯擺的人,肯定有點來頭的,至少一點,這幾個人很能打。

聽他那麼一哼,七八個大漢又圍逼了過去。劉兵和常青冷冷地盯著對方,操著手站葉凡身後,儼然兩保鏢架勢。看樣子,人家那是一點都不驚張的。

「你們還不動手,打死這龜孫子的。」周雲林包紮完畢,兇巴巴的沖圍逼葉凡四人的壯漢子們吼道。

「哼,你那咸豬蹄子不想要啦」葉凡嘴角那招牌一笑,周雲林條件反射般地躲在了顧少身後,而且,順手拿起一椅子檔在了自己手腕前。

「顧少,我們來晚了。」這時,噠噠噠從樓下上來幾警察,打頭的一個高個子警察跑得滿頭大汗的,一邊擦著,當一看見顧少,那身子立即矮了幾公分,一臉的諂笑,看來很賣力啊

「此人三杠三星,職位還不小,好像叫一級警督,職位嘛,應該不是正科就是副處了。跟盧偉目前的官位差不多大,這個顧少能招來這種行頭的人,家裡人至少也得有位副廳級官員撐場子吧,也還算有點能量。」葉凡心裡鄙視著,渾沒在意。

這小子,現在官不大,因為昨天剛見到了兩拉風上將,而且,趙寶剛還是政治局常委,所以,這廝那胃口也大了起來。

「嗯,還行。」顧少哼了一聲,並沒什麼好臉子給那警察頭子看。

「白處長,你看看,有人在咱們酒樓鬧事,吃白食不說,還打傷人,無法無天了。」這時,顧少的表哥周雲林舉著他的手腕,來了個惡人先告狀了。

「膽子不小,居然敢到顧少的酒樓吃霸王餐,還打傷人。給我銬起來帶回去好好審。」白處長冷哼一聲,一個眼神,六個警察晃了晃手銬上前就要拿人。那個顧少也沒吭聲,好像看熱鬧似的。

劉兵和常青兩位保鏢一看就要上前。

「退下,相信圓圓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呵呵……」葉凡笑眯眯說道。根本就無視面前的六個手銬。

「圓圓,你是都人,這裡是你的地盤。咱可是鄉下人,總不能讓咱這鄉巴佬受了欺負。」葉凡那話一冒出來,差點噎著喬圓圓了。不過,此女別看她面相上文文弱弱的,實則相當的聰慧,甚至可以說是狡詐。

心道你堂堂的特勤第八組大帥,雖說只是一副的,但那名頭真敢放出來的話也得嚇破好些人狗膽子。

只見她嘴一咂,淺淺一笑,一幅柔弱楚樣子說道:「你是男人。」

「嗯……」葉凡本想趁機摸摸喬圓圓的底子,哪知人家一耙子反打了回來,意思是你一爺們還跟我們姑娘計較什麼。

你不保護咱這小女子誰來保護,也太失爺們風範了。所以,自然是鬱悶得很,應了一聲。

這廝抬起有些懶散的頭,瞅了白處長一眼,淡淡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哪個局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