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二十章比的就是個勢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章比的就是個勢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二十章比的就是個勢力

其實這廝自然是有持無恐了,有著兩個中警內衛局的保鏢在,實在不行那證件一亮,估計是個警察都會猜測到能讓這倆高檔貨色保護的人那是什麼角色了,難道還敢找自己麻煩?

見葉凡那一臉淡然、渾沒把自己當回事樣子,白處長心裡一緊,暗道不會踢中鐵板吧。

要知道在這京城裡當警察可是最不好當的,有時隨便冒出一看似普通的客人來,人家指不定就是哪個部的司長,甚至副部長之流。搞不好自己還得弄得灰頭土臉的。

因為,副部長部長也是人嘛脫了那層官皮都差不多。

不過,白處長一想到顧少的家世背景,那本來有點忐忑的立馬又恢復了平靜。

這位顧少本名顧浩,父親叫顧懷興,是都燕京市公安局堂堂的副局長,也是一副廳級幹部。

這個還不能令得白長水同志如此賣力巴結的,主要是聽說顧浩跟燕京大家族顧家有親戚。

京派南園系的代表人之一就是顧龍天,華夏國七大軍區之一的遼瀋軍區司令員,軍委委員,上將軍銜。如果顧浩真跟顧家有親戚的話,那絕對算得上是一棵參天大樹下的小樹。

「我是朝陽區公安分局的白長水,你們無顧鬧事,擾亂酒樓正常的營業,吃霸王餐……」白長水扣帽子的能力堪稱一絕,差點把葉凡等人說成十惡不赦的級犯了。

「銬起來」

隨著白長水表演完畢,顧少的嘴角邊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

「呵呵,老白啊,你這大帽子扣得可是有些嚇人啊咱不就吃了餐飯,在你眼裡都快成殺人犯了。」葉凡眼皮都沒抬一下,這廝最近的沉穩功夫好像長進了不少,根本就無視眼前的幾隻手銬。

兩保鏢虎視眈眈地盯了下幾雙手銬,哼道:「放下手銬」

「哈哈哈……」顧少突然笑了起來,沖白長水哼道:「看到沒,人家比你牛氣?」

「這世道,還有人敢叫警察放下手銬的,調個兒了,白處長,你們警察是不是……」周雲林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亂,猛地往其中加了一桶油了。那雙眼神又在喬圓圓身上掃描著,早就在丫丫著什麼了。

就連那位品位不低的顧少的眼神也在隱晦地掃了喬圓圓。這些,自然逃不過葉凡的鷹眼了。

暗道紅顏禍水啊,這女人太漂亮帶身邊太招搖,想消停都難。特別是像喬圓圓這種純天然型號的,本身是四段高手,可面上看上去就是一柔弱之態的小女子,對於男性牲口,那是具有強的殺傷力的。

「沒聽見吧,哼」白長水那臉可是掛不住了,沖著手下幹警冷冰冰地哼了一聲。幾個幹警再沒猶豫,手勢都做出來了。自然,兩保鏢也做好了揍人的準備了。

「咦怎麼是你?」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好聽的女子聲音。

顧少轉頭一看,那臉色頓時就變了。

葉凡沖聲音來處掃了一眼,微微一愕之後笑道:「怎麼不能是我?」

心道居然遇上了京城曹家的大小姐曹飛兒。前次趙四拉上曹飛兒,夥同一個姓顧的,還有個姓啥的忘了,想整醉自己。

結果被自己反整倒了,最後醉睡在酒樓,醒來現自己居然跟趙四和曹飛兒兩女一床三好。

而且,那天晚上趙四的二伯趙括將軍怕侄女在水州不安全,還特地借了兩個獵豹的女兵來隱性保護。

一切情景全落人家眼中了,幸好那天太醉了,沒做出什麼人神共計憤的事來。不然,那腦袋是有得疼的了。

後來鐵哥還想做媒,被自己給……

「難怪原來是跟喬家的喬大公主在一起?」曹飛兒的話里好像略帶點莫名的酸味,聽得葉凡是莫名其妙。

不過,聽她那麼一說,葉凡倒是從中看出了一點端倪,至少曹飛兒認識喬圓圓,而且,喬圓圓的家裡也相當有份量,不然,曹飛兒如此高傲的人怎麼可能連喬大公主那名頭都叫出來了。要稱公主的話也得是曹大公主還差不多嘛。

「咯咯,我哪敢稱公主?特別是在飛兒大格格面前。」喬圓圓溫潤的一笑,不過口氣有些不善,兩女一對頭就有些火藥味了。

公主、格格的都整出來了,葉凡自然是暗暗叫苦了,這個,女人一開戰,倒霉的鐵定是身邊的爺們。

至於那個顧少,早就慌得臉色都有些綠了。

也難怪他,要知道京城顧家跟曹家都是京派南園系的掌舵二巨頭之一,顧家的是的遼瀋軍區司令員顧天龍,曹家的是曹飛兒的爺爺曹夢德,現任我軍總政治部主任,兩位帶頭人的能量差不多大,都是軍委委員,上將軍銜,只是職位不同罷了。

當然,從份量來說,曹夢德的份量更大一些了。而南福省省委組織部長宋初傑的老婆曹梅芳就是曹夢德的女兒。宋貞瑤還要叫曹飛兒一聲表姐。

顧浩同志雖說也姓顧,不過並不是京城顧家的直系親戚。只能說是跟顧天龍的有些關係,算不上很親。顧浩跟著他父親顧懷興也參加過顧家舉辦的酒會什麼活動。

因為顧家跟曹家關係相當好,所以,當時曹飛兒也到了顧家。而顧家大少顧俊飛對曹飛兒有點意思。

當時曹飛兒一到,顧家對他簡直猶如棒著公主一般,顧浩當時夾雜在人群里,雖說對曹飛兒也是丫丫不已。

但顧浩有自知知明,知道人家曹家的大小姐怎麼會瞧上自己一眼,只能在腦中丫丫幾下還行。

這下子一看見曹飛兒跟喬圓圓對上口了,知道今天肯定是踢中鐵板了。

也許那個喬圓圓的家世跟曹家也差不多,而且,身旁那個一臉慵懶的年輕人好像跟曹飛兒也認識,又跟喬圓圓湊一起。

況且,這個年輕人身邊好像還有兩個實力不弱的保鏢,那就耐人尋味了。

顧浩已經可以肯定,這年青人,絕對是京城太子爺之流了。能讓兩個等量級的姑娘鬥嘴的年青人,那能量,還能少了嗎?

即便是這個年青人是個阿斗,就他身邊的女子也不是顧浩所能惹得起的。

此刻,顧浩後悔得直想一腳踹死自己這個不爭氣的表哥。這酒樓是顧浩開的,平時都是交待給表哥周雲林打蘭宜嫡餼剖羌俚模那肯定就是自己這個表哥在賺黑心錢了。

為了一點小錢得罪了如此地位的年青人,傻子也能分清輕重了。

「喬大公主。」葉凡嘴裡故意地念叨了一句,轉頭沖喬圓圓笑道:「想不到你在家還是大公主,想必你父母親都很疼你吧」

這話還挺響亮的,自然也是說給曹飛兒聽的。葉凡打的好主意,就是想從曹飛兒的嘴裡激出喬圓圓的秘密來。

「別聽飛兒胡說,我那敢稱公主?」喬圓圓臉一紅,趕緊否認。

「有啥不敢承認的?想必姓葉的還不知道你的家世吧,你這喬大公主招牌一倒出來,相信以後,咯咯咯,你就多了一跟班了。」曹飛兒張狂地笑了出來。

「跟班,從來都是我跟著葉哥的,能使喚得動他的,估計你曹大小姐也不行?」喬圓圓搖了搖頭,瞥了曹飛兒一眼,語言雖說相當溫柔,但話中無形中把葉凡棒到了很高的位置。好像自己就是一跟班,而且,相當的親昵。

「搞什麼搞?根本就是胡攪蠻纏嘛好像我跟你成什麼了……」小葉同志心裡不是個滋味。知道人家喬圓圓在反擊曹飛兒,自己,一個無辜者。

葉凡心裡一動,立即,裝著有些不平樣子,笑道:「曹飛兒,你這話可就有些大條了,什麼來頭能讓咱低頭當一跟班?」

「什麼來頭,咯咯。」曹飛兒斜了葉凡和喬圓圓一眼,淡淡譏諷:「你們當官的不是最喜歡頭上那頂破帽子,人家喬公主的父親,就是管那頂帽子的人。」

葉凡聽了,心裡自然尋思開了,管頭上帽子的,那肯定就是組織部了。

政府就兩個部門,紀委摘帽子,組織部給帽子。難不成喬圓圓的父親是這都燕京組織部的。

不對,燕京市組織部長也管不了咱這南福省官員帽子吧,那難道是中組織部的,中組部的官員,又姓喬,那答案呼之欲出啊,葉凡那練得相當沉穩的心境也給撓得有些亂了,差點叫道——老天,中組部部長不是喬遠山嗎?聽說是今年剛上去不久的。

既然知道了一些揣測到的答案,葉凡也不想再跟兩女在這裡摻和了,這種情況,還是趕緊溜走為妙。

旋即起身,說道:「走吧圓圓,咱們也吃完了,該回去了。」

「嗯」喬圓圓此刻是溫婉可人,大家閨秀氣十足,點了點頭隨在葉凡身後就要走人。

「打傷了人就想一走了事啦?」顧少突然出頭了,因為,他現曹飛兒好像跟這小子不對付,而曹飛兒的家族跟顧家又是相當好的,此刻不表現一下更等何時?

「沒錯打傷了人就得抓起來,咯咯咯……」一道熟悉的笑聲從曹飛兒身後響起,葉凡一聽,那腦袋頓時就漲大了不少。心道怎麼又會遇上這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