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二十二章高升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二章高升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我小時候並不喜歡練功的。當時身體弱,有次母親帶我去一個庵堂。

一個尼姑看上了我,說是可以練練強身健體。我媽一直愁,所以就許了。

想不到一練就是八年,直到16歲時我師傅說是想出去逛逛,一直到現在也沒回來。

其實,我師傅段位也不高,就四段左右,她自己跟我說的,說是她根骨不好,也沒多少成就。

反正現在看破世俗,也無所謂了。」喬圓圓說著話,那臉有點紅了,不動聲色地把手從葉凡那豬手中抽了出來。

「不過,我覺得我師傅有秘密。」

「秘密?」葉凡來了興趣,這種方外之人的秘密還是很有味道的,葉凡暗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八卦,人說女人八卦,看來男人也差不多。

「我經常看到師傅對著一幅畫像呆,裡面畫的是一個男子,一身青袍,古代人穿的那種。長瘦形臉,不過,看上去挺英俊的。有一次我在後面偷偷聽師傅念叨道:方成啊方成,你真狠心」喬圓圓那語氣真像她師傅,一臉的憂怨,說完后還不經意地掃了葉凡一眼,這廝立即感覺後背有些涼,怎麼感覺好像喬圓圓是在借題揮,好像在叫自己似的。

「唉……估計那個方成是你師傅的那個。」葉凡嘆了口氣,說道。

「我也這樣認為。」喬圓圓有些傷心,那眼眶中有些水霧。

「你師傅俗家姓名叫什麼?」葉凡問道,見喬圓圓略顯不悅樣子,這個去問人家方外之人的俗家姓名,的確有些不禮貌,葉凡趕緊解釋道:「我是好意,既然你師傅有些怨恨那個叫『方成』的人,說不準什麼時候好運能碰上這樣的人也打聽一番。按我的推測,你師傅應該是去找那個『方成』了。」

「有可能,師傅叫蘇留芳。其實師傅並沒落,估計是帶修行了。也許她忘不了那個人。」喬圓圓說完后又掃了葉凡,令得這廝感覺總是有些不痛快。

「我記下了,如果有機會我會去查查。」葉凡點了點頭,趕緊打岔過去。

這時傳來敲門聲。

喬圓圓打開了門,能敲葉凡病房門的人除了醫生護士外,其他人肯定有紅色通行證的。

鐵占雄面容瘦了許多,坐在輪椅上,是狼破天推他進來的。瞅了喬圓圓一眼,鐵團笑道:「還是老弟瀟洒,單棟樓,這冶病不但有別墅,還有小美女相伴,唉,老狼,咱們就沒這種待遇了。人比人氣死人氨

「嗯,人家殺的人多。」狼破天的拋出這麼一句話來,差點噎著葉凡了。

喬圓圓臉一下子就紅了,白了葉凡一眼知趣的退了出去。

「老弟,進展很快嘛什麼時候跟護士小姐勾搭上了,哈哈哈……」鐵占雄開懷笑了。

「鐵哥,你也取笑我。知道她是護士還講。」葉凡乾脆也裝傻,估計喬圓圓的事鐵占雄和狼破天都不知道。

說來也正常,因為喬圓圓不是特勤a組的人員,這次也是因為她會醫,而且還有些拳腳功夫才被臨時頭徵用的。

再說,即便是狼破天和鐵占雄只管著自己一畝三分地,其它組的隊員他們也未必知曉。要知道全面,除了人事組以外其它組都沒完備的人員資料的。

「算啦,不說了。老弟,傷勢還行吧。」鐵團揮了揮手,關切的問道。

「基本上好了,我已經要求出院了,不過鎮頭兒說是要再過三天才肯讓我出院。」葉凡一臉鬱悶,這個,沒事呆醫院玩真不是件有趣的事。

雖說有美相伴,但又只能是光看不能『吃』。再說,估計麻川也快沸鍋了,自己不在,誰知韋不理、鐵東這些人會整出什麼蛾子來。

「多休息幾天,常言說身體是的本錢嘛沒了身體還革什麼命?」鐵占雄笑道,狼破天很少說話,搬了條椅子坐一旁當觀眾,他就是這性格。

「我也想啊,不過麻川的事太多了,等不了。」葉凡苦澀地搖了搖頭。

「唉,老弟你就是一根筋,穿上老虎皮有什麼不好,多自在逍遙。你看老狼,披著個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局長外衣,連老虎皮都不用披了,在這都橫著走也沒人敢跳出來指責的。」鐵占雄又拿狼破天說事了。

「老鐵,我可不是螃蟹。」狼破天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意,旋即又板著個臉了。

「唉,咱哪能敢老狼比,門口那兩位估計是他手下吧,人家那中警內衛局牌子一亮,活生生的把都朝陽區公安分局一姓白的處長給嚇得滿身冒汗打擺子玩。」葉凡隨口調笑道,湊趣子玩了。

「怎麼回事?」狼破天問道,葉凡把幻雲樓的笑料撿了一些說了一遍。

「這個是老狼的專長。你想呀,兩個警衛當然不能嚇倒人,估計那個白處長把你這主子當成什麼大神了吧。」鐵占雄說道。

「狐假虎威了一把,什麼時候再到京城,問老狼再借兩個兵去拉風一把。哈哈哈,看誰敢來惹老子……」葉凡得意,笑道。

「不行,我們有紀律,哪能隨便派人。你這個,是鎮頭兒交待的。所以,我只是執行。不然,連我都不能私自派人的,再說,也沒人可派。就內衛局那幾個隊員,不夠安排啊有時,還得加班加點,累成死狗了。」狼破天不苟言笑,直板的說道。

「鐵哥,你有什麼打算?」葉凡又關心了起來。

「還有什麼打算,這次僥倖撿了條命回來,特勤是不能呆了,雖說大家沒趕我走,但我曉得,不能再拖累人了。我這身體還是沒事,只是段位估計就停留在三段了。咱們a組不養閑人」鐵占雄也看開了,一絲不舍從眼中一閃而逝。

「那準備去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省軍區、大軍區的副司令員,或者警備區,國安也行,由我挑,鎮頭兒對我還是很不錯了,這麼多強力部門全由我挑著。」鐵占雄笑了笑。

「去國安還不如去公安廳,省軍區司令都是軍級,一般都是省委常委。其實在地方上,公安廳廳長兼著省政法委書記,權力可比軍區司令大得多。乾脆鐵哥也換換味口,穿身警服試試。」葉凡打著哈哈出了個餿主意。其實,這廝自然是有小打算的。

「公安廳,省政法委書記,好像也不錯的。」鐵占雄笑了笑,瞥了葉凡一眼,似乎早看穿了這小子的一點小把戲,也不說破。

「嗯,去南福算啦,也能幫襯著點葉兄弟。」狼破天很直白,不會拐彎,直接就給捅了出來。

「嘿嘿……」葉凡這犢子的小算盤被人戳穿,只好以乾笑不語掩飾尷尬。

「老狼,搞個盤子來,咱們喝兩杯,為葉老弟高升賀一下。」鐵占雄居然從椅子里掏出一瓶茅台來,當然是偷帶來的。鐵占雄這種牛人,加上狼破天在,看門的內衛自然不敢搜查了。狼破天微微一愕,笑了笑親手洗起杯子來。

「喝幾杯,中只是這個高升我可是不明白了?」葉凡倒真不知曉這些。

「哈哈哈,老弟,你這次立了大功,殺了1o個外國貨,要知道,他們都是高手。我跟老狼拚了命,搞了一身傷也不過才殺了兩個。你老弟厲害,老狼說這『煞神』位置要讓給你了。」鐵占雄笑道,對於葉凡搶回天外殞石的事估計也不曉得,說的戰功只是擊殺外國特戰隊員的事。

「呵呵,運氣罷了。當時以為蛇毒作要死了,反正就幹了,逮人就殺。」葉凡謙虛的說道,三人倒滿幹了一杯。

「拚命三郎講得好,就是該殺,麻痹的,我們去了五個兄弟,重傷退出特勤的也有好幾個,殺完了才解氣。」狼破天眼中露出一股子凶光,整個病房都有些陰森森的,似乎一下子進了閻羅殿。

「總部會給你獎勵的,這次提個大校是少不了啦?本來聽說鎮頭兒想給你提將軍的,只是你的年齡實在看不過眼,21歲的將軍,這個也太逆天了。再說,特勤一下子沒那麼多將軍名額。再過幾年,你老弟鐵定將軍了。」鐵占雄也是一臉笑意,很高興。

「夠了,有大校我都張著嘴笑了,還想什麼將軍。」葉凡著實高興,能搞個大校也算是不錯。

聽說我軍的許多師級幹部都是大校級別,少將師長是特別少的,跟政府相比,差不多就該是廳級高官了。想不到政府里還只是處長,軍界一方的官帽子倒先跑到了前面。

「嗯不過,鐵團一走,這獵豹內核第八組就群龍無了。前次的戰鬥,核心第八組因為是攻擊組,所以損失最為慘重。這個節骨眼上沒有統帥,鎮頭兒可是有些頭大了。」狼破天一臉凝重,說完掃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如果葉兄弟肯混軍界,倒是一個大好機會,估計坐上那個位置的機率相當的大。」

「我說老狼,你不會被鎮頭兒騙來當說客了吧?」葉凡意有所指。狼破天那略顯健康黑色的臉也微微紅了一下,估計是被葉凡戳中了目的。

鐵占雄干聲笑著幫腔道:「其實葉老弟,去核心第八組任大帥有什麼不好,比你那個什麼麻川縣縣長風光多了。」

「我算是明白了,兩位都是來當說客的,呵呵……」葉凡干聲笑著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