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二十九章動了誰的利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九章動了誰的利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二十九章動了誰的利益

萬東泉接過後就在桌子上掃巡了一遍下來,笑道:「猴總的公司的確夠資格攬下咱們影視山莊工程了。不過,咱們『蟠桃影視山莊』的大東家是江南傳媒的梅總裁,說句實話,這活,我無法拍板,推薦一下還是行的。」

萬東泉一耙子打向了梅家,說完后眼神在梅天傑身上掃了一下。

「不知怎麼樣能聯繫上梅總裁?」猴金安可是有些急了,追問了過去。

「要找到她可就難了,我姐出國了。」這時,一旁不作聲的梅天傑突然開口了。

猴金安那手一抖,心道完蛋了,這正主兒原來在此,老子忙活了半天,這眼都花了,看來看人還是不準啊,剛才居然沒引起重視。明知道他也姓梅,也沒多個心眼。猴金安那心裡頓時湧上了一團悔意。

好像故意逗猴總似的,梅天傑停了一會兒才說道:「不過,我姐交待過了,說是影視山莊因為是由江南傳媒,萬老闆和麻川縣政府三方共同出資的合資企業。工程的事就交待給葉書記為的政府拍板了。當然,審核方面影視山莊集團是要參與的。」

「,繞了一圈下來,又繞回葉書記處了,幸好礙…」猴總心裡打了個轉,看著葉凡。

「當時梅總裁好像是有這麼交待過一下,不過,政府的事太多了,所以關於山莊工程的事我們不想插手太多。

而且,梅總和萬總都是經驗老道的高人。他們出的份頭又很大,再說,咱們對於這方面干具體活倒真不怎麼熟悉。

最近一直在忙麻川縣政府招待所改賓館的事。這資金一下子還沒著落,哪有空管其它事。

剛才猴總也說了,麻川縣應該要建一個代表麻川門面的賓館,才能給客人留下安全感。

咱們縣委縣政府也想到了這些,目前招商引資的事到了節骨眼上,貝葉谷廊橋景區,還有青霧茶開等等,以後來的客人自然就多了起來。

所以,縣裡也早就著手準備了。耐何一時找不到合作夥伴,真是傷腦筋氨聽葉凡那麼一說,麻川縣一伙人都想笑,這要人掏錢的事也說得如此的冠冕堂皇。

猴總那心一聲,差點罵娘了,暗道這葉書記也太能搞了罷,簡直就是赤1uo裸的要挾。

癩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打包相送了。要承攬蟠桃影視山莊工程就得為麻川賓館建設先墊錢。

那可是需要幾百萬資金,不是幾萬塊錢,老子承包你的影視山莊最多落下幾百萬,全幫你做了好事,自個兒就拿了一張欠條回來。

當然,這個也是葉凡無奈之舉,知道有點不地道,可目前麻川縣的現狀就是如此,也沒什麼辦法。

「葉書記,這麻川賓館具體需要多少資金?」猴總想了想,咬牙問了這話,看來,還是禁不住影視山莊這個香餑餑誘惑。

「既然要搞就要搞個象樣的,不三不四搞來浪費錢。縣裡初步估算過,最少也得3oo萬吧,包括建築主體,綠化設施,會議項目等配套工程。這個還只是個框架,估計連帶著裝修下來,沒有四五百萬不會下來。咱們麻川賓館自然也要體現麻川體色,融本地民風民俗和影視山莊相配套……」葉凡是滔滔不絕地講了一氣,猴總是聽得心驚肉跳的,肉痛的自然是錢了。

這廝迅地在頭腦中合計開了,那臉色是越合計越難看。如果麻川縣能在三年內還清錢款,還是有賺頭的。

就怕麻川縣這窮旮旯地方幫他建好樓后,那款子一拖十幾年,還賺個球,估計就賺了一張欠條。

這世道,跟政府打官司有啥好打的。勞心費神不說,白白浪費精力和時間。

「葉書記,不知這賓館建成后工程款子怎麼個還款方案?」猴總進入了生意人角色,一切都要搞清楚。

「分批次,假如說5oo萬。如果我們能找到合作夥伴,拿來的錢先還了款子。如果找不到合作夥伴,那就得分8年還清了,一年差不多七八十萬左右。當然,我們會按銀行利息外帶付息的。」葉凡說道,呷了一口茶。心道,看你有沒那膽子來吃這螃蟹,如果這點膽都沒有,那也休怪我不講情面了。有得到就得付出,這個,咱也是給逼的。

「我們承攬了」猴金安這句話是從喉嚨里嘶啞著喊出來的,不過,那聲音卻不大,自然,葉凡知道他肉痛不已了。

「呵呵,猴總,我代表麻川縣委縣政府感謝猴總的大力支持。」葉凡立即表示感謝,這個口頭上總得給人家一點安慰是不是。

感謝能管錢嗎?唉,猴總心裡直罵娘,嘴裡笑道:「應該的,葉書記是個好書記,是真正能為民辦事的好書記,我們武聖公司也是有愛心的企業。李董經常教導我們,吃水不忘挖井人。錢財,取之於民也得還一部分於民。」

「呵呵呵,過獎了。」葉凡打著哈哈,轉爾突然直白地笑道:「當然,猴總可能在心裡直罵我葉凡不地道了。」

「不會,這是我心裡話。」猴總面帶笑容,掩飾得還相當的好。

「好既然猴總這般乾脆,我們麻川也得給點補償不是?天牆公路如果能搞下來,我們承諾,可以給猴總的公司一千萬的包段項目。」葉凡那話一拋,猴總那心裡自然是舒坦得多了。

暗道這葉書記還是很會做人的,也是一個能交的朋友。

晚上。

馬家大院里。

「天傑,今天去青山鎮看到了什麼?」葉凡隨口問道。

「麻川縣的金窩窩,就是有錢,不過,環境污染好像也相當嚴重。這次去負責銅礦的李茂華副鎮長好像不在。找不到人,結果,吃了頓飯啥都沒幹回來了,那招待,他娘的,還真是周到。不但有酒有菜,還有姑娘在一旁給你倒酒,我親眼看見鐵家的那個鐵心海經理,一左一右兩個姑娘在伺候著給他夾菜倒酒,那小日子,過得舒坦著呢」梅天傑有些憤憤不平了。

「呵呵,你這個局長大人下去,人家安排二個應該不難吧?」葉凡大含深意,笑道。

「安排是安排了,不過我沒要,太難受了,又不是小孩子還得人家喂飯。」梅天傑略顯尷尬,說道。

「你明天繼續下去,李茂華不可能天天都不在,你連續下去幾天再說。回來后把看到的給我說說就行了。」葉凡往躺椅上一躺,吱嘎著搖了起來。

「行師傅叫我下去我就下去。」梅天傑很是乾脆,突然,好像醒悟般的說道:「是不是李茂華那故意躲著我?」

「呵呵……」葉凡乾笑不答,梅天傑那臉色頓變,眼珠子轉悠了幾下,估計明天下去會搗騰點什麼東西出來了。這小子,絕不是盞省油的燈。

不過,第二天上午,當方鴻國把麻川賓館建設的事擺到常委會上時卻是遭到了空前的阻攔。

「方縣長,咱們縣一年的財政收入才多少,你作為搞經濟建設的常務副縣長,不會不知道大致數目吧,如果真不清楚,乾脆叫財政局局長江勝才同志也列席會議算啦。」想不到韋不理好像瘋了一般,當方鴻國一提出方案后,先就開開炮了。

「韋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一個協助縣長主抓經濟建設的常務副縣長,連咱們麻川有多少家底子都不清楚的話還當什麼當?」看著韋不理那先聲奪人之勢,方鴻國那氣就不打一處來,立即還以顏色。

方鴻國以前鬥不過周富德,那是因為周富德是麻川縣一號人物,又有著馬家支持。要論資格的話,方鴻國自然比韋不理還要老了,只是運氣不佳罷了。

「知道了還提這麼幼稚的問題,可笑」鐵東冷笑道,最近方鴻國跟葉凡走得較近,葉凡把蟠桃影視山莊這麼大的事都交給他主持了,再加上昨天縣土地局梅局長去青山鎮的事已經引起了鐵東的強烈不滿,鐵東自然認為這事肯定是葉凡授意的。所以,鐵東和韋不理早就難安了。

「幼稚,鐵東同志,你這幼稚從何說起啊?」葉凡淡淡的掃了鐵東一眼,呷了口茶,說道。

知道這兩貨坐不住了,此刻就是要最大限度的引吸住鐵東的注意力,讓他跟自己較勁,以掩護賀海緯的暗中查證。

「葉書記,咱們縣一年的財政收入才百萬,聽說不到九百萬。剛才這方案我們都看過了,光是一個麻川賓館建設就得投入5oo來萬,那可是全縣財政總收入的一半還要多。

試想,哪個縣敢如此去做。連一點退路都沒有了。難道真要跟全縣拿那點可憐工資的廣大職工幹部們搶那點飯錢?」韋不理板著臉質問了過來,倒真是質問,口氣相當的沖。

而且,一說話就拿全縣廣大職工幹部那頂大帽子往葉凡的頭上扣去。這貨最近看到葉凡大撈政治成績,早就患了紅眼玻

「韋書記,你沒看見,這後面可是有說明的,工程款子暫時是由德平的武聖公司墊付,咱們縣分8年還清。如果能找到賓館的合作者,也許還不用8年。」方鴻國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