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章恨得牙痒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章恨得牙痒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媽的,成績你倆人分去,留下個爛攤子給老子。要是以後老子當了這麻川縣書記,那還不得被債務壓死?」韋不理在心裡哼了一句,早就把麻川縣的書記一位看成是自家所有了。

這廝瞄了方鴻國一眼,旋即說道:「哼,你們附帶的條件是天牆公路開工時預先給武聖公司1ooo萬款子的包段路面。先切不說這合不合法,要是天牆公路無法實現,到那個時候,武聖公司會善罷罷休嗎?那是5oo多萬,不是一毛二毛……」

韋不理倒是老辣,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破綻。

「呵呵,天牆公路目前已經疇到2ooo多萬款子,即便不能實現三省通途,但至少還能按照第一套方案實施,所以,1ooo萬的包段路面是絕沒問題的。

各位也知道,咱們麻川經濟狀況不大好。連一個招待客人的地方都沒有,以後蟠桃影視山莊,青霧茶開起來,來咱們縣的客人肯定會多起來。

賓館,就是咱們麻川的臉面。連座賓館都沒有,客人如何相信咱們麻川縣縣委縣政府的決心?

而且,麻川的現狀大家不是不清楚,治安方面還有待改善。有個政府辦的正經賓館人家住裡面也放心。」葉凡笑道。

「嗯,麻川是該有個自己的賓館了,不然,客人來都給嚇跑了,還談什麼引資?

時下招商引資也得注重形象,比如說就拿貸款一項來說吧,以前貸款全傾向於困難戶,可現在呢,全反了過來。

你家裡越困難,越是沒法子貸到款子,因為,人家不敢貸給你,怕你不會還。

往往一些老闆,辦企業的,人家開著好車,搞得很是氣派」去貸款還倒容易。

這事想起來正常,銀行,畢竟也要賺錢是不是?沒有還貸能力了,人家為什麼亂砸錢,連個泡都不冒。

招商引資應該是同理吧。所以,該有的面子也得有,不然,招商引資,估計沒戲……」孫明玉開口說道,繞了一個彎,變著法子支持葉凡了。

其實」韋不理這樣子激烈,當然跟神女酒樓有關係了。因為神女酒樓的老闆楊可環是他的姘頭,如果麻川賓館一建成,以後政府這邊招待的客人,肯定會往賓館跑了。

麻川縣住得起賓館的人並不多,給賓館一搶,估計神女酒樓的生意將進入慘淡期了。

「即便是為了面子,也不能搞這麼大。來麻川的客人有幾個?建設這麼高檔的一個賓館」到時門可落雀當擺設,縣政府每年還得還上百萬的貸款,明顯不妥。」鐵東一轉眼又拿賓館本身說事了。

「做為一個幹部,不能只顧著眼前,要有一定的前瞻性眼光才行。如果現在搞個小賓館」搞得不三不四的投也投了二百萬左右。不到五年,又落伍了,再來操翻了重建,豈不是更是撈民傷財?」方圓的一句話塞了出來,噎得鐵東是怒目直瞪。不過,對方圓同志」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後,無懸念,通過了。

不過,鐵東和韋不理反對,柳眉芳、杜小蘭棄權。再加上武裝部長齊歸雲不在」剩下q個人的常委葉凡也只拿到了五票。如果是11個人的常委的話,估計能不能通過都難說。

柳眉芳這女人的搖擺不定,倒是令得葉凡有些傷腦筋。估計新任縣委書記一到,她絕對會投入其懷抱的,形勢也不是特別樂觀。

對於這種有些朝三幕四的女人,葉凡深感頭痛,一下子倒真沒找到降服她的路數。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帶著青霧茶開委員會的常務副主任農音韻,以及主管這方面的包明青副縣長,三人直往水州而去。

這次的目標就是拿下省農業廳的茶葉支農項目,以及天牆公路在交通廳的立項問題。

農音韻準備得相當的充足,不但搞出了精緻的成品,而且那份計劃書估計也經過了反覆斟酌的。有圖像,有成品,還有介紹等等,也算是萬事俱備。

而且,葉凡還有殺手,對於青霧茶項目,倒是不擔心,主要是天牆公路,倒是心裡沒啥底。

晚上,葉凡把黨校同學,也就是農業廳副廳長衛鐵青和省交通廳建設處處長錢洪標兩人約了出來。

幾人進了,飛雲閣,。

望著他有些熟悉的樓院,葉凡有些感慨,因為,在這裡認識鐵占雄的。鐵占雄的認識,也給他的生活帶來了一系列的變化。

一進大廳,大堂經理姜春月還是沒變。

當然,葉凡也很少來,估計也不認識了。當葉凡出示會員卡后,姜春月掃了一眼,現是張銅色卡片。

當時這張銅色貴賓卡是人家飛雲閣老總葉勁開看在齊天面上送給冶然,初次見面,也不可能送多高級的玩意兒了。越貴重的卡片打折率自然也就越大,賺頭也就越小了。

「姜經理,我姓葉,給我安排一個封密性較好,很寬大的包廂。」葉凡笑道。

「我們飛雲閣所有包廂的封密性都很好,這集葉先生請放心。不過,你這卡……」姜經理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似的。

「這卡,有問題嗎?」葉凡微微一愕,心道不會是送了張假卡給老子吧?

「葉先生,這卡的打折日期過了。」姜春月溫和的笑道,主要是怕葉凡尷尬。

飛雲閣送出的會員貴賓卡都有使用年限的,最多三年,一般來說都是半年到一年的。

不然,人家送了張無限年份的卡給你,搞了化八折,還賺屁的錢,不如早點關門大吉。

「噢!不好意思,這點我倒是沒注意到。」葉凡笑了笑,轉爾說道:「能不能再辦理一張。」

「葉兄弟,我看算啦,咱們再換一家就走了,沒必要浪費。」衛鐵青開口說道。

「這個,咱們飛雲閣只有會員才能進來,如果要再辦理一張卡,一個是你持有的原卡在到期前消費達到第二個如果有銀質卡的會員介紹,你也可以直接辦理這種銅質會員卡。」姜春月略顯歉意,說道。

「看來是沒法子了」老衛,老錢,不好意思,換個地方了。」葉凡聳了聳肩,有些尷尬,打了個招呼就要出門而去。

「哼,窮顯擺,也不知在哪地兒撿的一張過期的會員卡也拿到飛雲閣來招遙」突然」一道相當鄙薄的譏諷聲音從側面傳來。

葉凡掃了過去,那聲音又沖著姜春月哼道:「姜經理,對這種招搖的騙子你也滿面笑容」那肚量不可謂不大啊,呵呵……」

此人二十七八歲,頭搞得相當的油亮,一身外國名牌子掛著,滿臉的譏諷味兒。葉凡腦中一閃,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不過,一時半分兒又想不起來了。

錢洪標是個直性子」先就忍不住了,立即回擊道:「有啥顯擺的,不就吃頓飯搞個娛樂。又不走進皇宮大內的,還要特別通行證搞個滿漢全席的,哼1

老錢那嘴毒啊!

說完后挑釁似的盯著那名牌男子。一語道破」居然把該男子變成了太監公公,不然進大內幹嘛去?身後的農音韻和包明青差點笑出聲來了,憋得相當的難受。

「小子,沒長眼是不是?知道天鼎集團嗎?」這時,名牌男子身後來突然竄出一條狗來反擊了。

「天頂,還不是賣鍋的。」錢洪標繼續調侃。

「什麼意思」咱天鼎集團什麼時候淪落為賣鍋之流了,今天你不把話講清楚,我沙軍會讓你認識到天鼎的厲害。」名牌男沙軍掃了錢洪標一眼,寒森森說道,露出了滿嘴的白森森鋼牙。

「天頂倒扣過來不就是鍋了嗎?呵呵,…」葉凡出頭了」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記起了那天晚上趙四小姐聯合曹飛兒,好像在飛雲閣就搬來了這個叫沙軍的同志,還有一個叫周義的,當然,最大的頭叫顧公子的人一時倒沒看見。

那天晚上趙四跟梅亦秋剛拌了嘴,估計是想把自己整醉,結果他們全給葉凡擺平了。

最後差點搞出一龍戲二鳳那一床三好的破事來。幸好沒成事,不然,葉凡可是頭就大了。

因為,趙括將軍從獵豹借了兩個女兵在暗中保護侄女趙四,聽說還是京城軍委的趙寶剛副主席下的命令。

葉凡想想都冒汗,那天晚上要是真把趙四和曹飛兒兩人一起給辦了,那自己,不被趙寶剛給捏成泥人也會被曹飛兒那總政治部主任的軍委委員爺率曹夢德上將給擺平了。

「倒扣,也行1突然,又從側面傳來一道略顯陰厲的聲音,葉凡暗中一掃,知道正主兒出來了,不是趙四那天晚上叫的那個顧公子是誰?那小子一身帥氣的西裝,領帶金利來的。

這廝斜瞄了葉凡一行人一眼,特別是葉凡,那天晚上可是讓他丟盡了臉子。

要知道這小子可是京城顧家的大少顧俊飛,其爺爺顧天龍是遼瀋軍區司令員,而他自己也畢業於英國劍橋,現在是財政部一個處長,年青有為。

其父親顧天峰在南福更是實權級人物,在省委排名中穩坐第三把交椅的顧天峰副書記,分管黨群的。

這小子一直對曹飛兒有所企圖,那天晚上的美事覺得是被牛凡給破壞的,一直恨得牙痒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