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一章貞瑤過得好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一章貞瑤過得好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三十一章貞瑤,過得好嗎

其實,這小子也只是一廂情願動了。曹家並不輸給顧家,如果論在軍界一方,曹家比顧家更有實力一些。

當然,在政界一方,顧家比曹家又勝了一小疇。兩個家族半斤八兩,誰也討不了便宜。

平時,曹顧聯盟被人稱為京派南園系。

再說,曹飛兒對顧俊飛並不感冒。後來,曹飛兒的表妹宋貞瑤去京城,在曹家的酒會上又被顧俊飛瞧上眼了。

對於此事曹家老爺子為了加固跟顧家的聯盟,既然孫女曹飛兒對顧俊飛不感冒了,只好犧牲外孫女宋貞瑤了。

所以,宋貞瑤的母親曹梅芳才會橫插了一杠子,把葉凡給硬性堵在了門外。

當然,葉凡對宋貞瑤的感情還沒到談婚談嫁的地步,只是比普通朋友好一些罷了,所以,也就放棄了。不然,以著葉凡的脾性,不管採用何種手段估計都會先拿下宋貞瑤的。

而宋老爺子從兒子宋初傑的前程以及宋家的利益出,當然也不可能同意葉凡一個小毛蟲娶了宋家的公主宋貞瑤的。

實在的來說,葉凡對宋貞瑤的感情方面相當的複雜,並沒有娶他為妻的打算。當時無非是想借給宋老爺子扎針的機會接交上宋家這顆大樹,方便以後行事。

當然,如果說葉凡對宋貞瑤沒一點動心那是自欺欺人。只是有些心動罷了,還沒到娶她為妻相伴的打算。再加上曹梅芳的橫加阻攔,葉凡也是有傲氣的,乾脆斷了這條線。

當然,娶不娶是一回事,被你硬性阻攔了是個人都受不了,特別是葉凡這種有點小本事的人。

自然,把此事計較在心了。而且,也憋著一股子氣要做給宋家看的。

「賣鍋的也比你這種撿張廢卡的來顯擺強多了。」顧俊飛輕瞄了葉凡一夥一眼,傲氣初顯。隱晦地說葉凡同志的操守有問題了。

「哈哈哈……」

沙軍一夥自然配合默契,狂笑了起來,給領頭羊顧俊飛公子打氣來著。

「呵呵,算啦,跟賣鍋的有什麼好爭的,咱們走吧。」葉凡淡淡說著,倒是把沙軍這天鼎集團的少東坐實成了賣鍋的。

沙軍,那臉,自然立即黑了下來,堂堂的天鼎集團少東,在葉凡嘴裡真成賣鍋的了。這口氣是個人都忍不了的。

「咦那不是葉凡嗎?」葉可馨姑娘居然從后廳出來了,看見葉凡後走上前來,打了個招呼。

對於葉凡的『後宮玉顏丸』當時水州四美就她第一個吃螃蟹,現在一見到葉凡,自然又浮現出了『後宮玉顏丸』的影子來。似乎,葉凡就是那藥丸。

「是可馨啊,闐竹來了沒有?」葉凡隨口問道,這水州四美現在趙四很可能在京城,宋貞瑤是自己最不願意看到的人。就怕她突然冒出來,因為這幾個,很有可能會湊成一堆的。

這年頭是怕什麼來什麼

葉凡話音未落地,宋貞瑤那楚楚的身影就冒了出來。看著葉凡那是一臉的憂怨,這廝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心裡湧上一絲歉痕。畢竟,雖說宋家反對,但貞瑤本人並沒有過錯。

「貞瑤……呵呵……」葉凡覺得相當尷尬,嘴巴咂巴了一下,打了個招呼。再不出口的話也許貞瑤那眼珠子會彈出來噬人了。

顧俊飛那心裡一陣子酸麻味痛涌了上來,沖宋貞瑤哼道:「一個小副縣長,你沖他打什麼招呼?」

看那架勢,已經把宋貞瑤看成自己的專用品了。其實,宋貞瑤跟顧俊飛在兩家的搓合下,也只是見過一次面。宋貞瑤迫於其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見了顧俊飛一面。

聽顧俊飛那口氣,心裡來氣了,哼道:「我跟葉哥打招呼,管你什麼事?」

「是啊,貞瑤老早就認識葉哥了,你顧大公子憑什麼這樣子說。」一旁的葉可馨可是相當毛燥的一個人,她才不管你什麼省委副書記的公子不公子,有話直白地就砸了過來。

「葉哥,你叫他葉哥,憑什麼?」顧俊飛臉色漲得紅了,橫指指著葉凡,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要知道,顧俊飛當然也試著說過讓宋貞瑤叫他顧哥了,可是,人家硬是沒鳥這個建議。兩相一對比,顧俊飛那心裡,自然不是個滋味了。

「憑什麼?」葉凡來氣了,哼了一聲,心道,即便是老子不能娶她,也不會讓你這龜孫子得到的。

這廝,那臉,突然沖宋貞瑤笑道:「貞瑤,過來,別理這種人。」那股氣勢出來,相當的霸道。

「我……」宋貞瑤猶豫了一下,腳動了一下沒往前走,看來也知道自己關係著家族的事,這一步邁出,也許就會激怒顧家。

激怒了顧家肯定會遭到曹家的白眼,父親宋初傑正在爭省委副書記的節骨眼上,雖說宋貞瑤十分的不喜歡顧俊飛,但也只好虛與委蛇一下,相等父親坐上副書記寶座再翻臉了。

葉可馨一看,扯了下宋貞瑤,說道:「別理他,咱們過去。」宋貞瑤本來有一絲猶豫,不過被葉可馨一扯,那腳步自然地就跟著走向葉凡。

「貞瑤妹子,你真的過去,跟這個小副縣長。」顧俊飛那臉漲得快滴血了,已經處於暴怒的邊緣。

「對不起,葉凡是我朋友。」宋貞瑤略表歉意,步子堅定的走向了葉凡。

「姜經理,你們飛雲閣怎麼什麼人都放進來,這種連卡都沒有,想來混吃混喝的人還不趕出去。」顧俊飛瞅了一眼姜經理,哼聲道。自然是想打擊葉凡了。

「對不起顧公子,沒卡雖說不能在飛雲閣消費,但進入大廳這個咱們老闆並沒規定不能進入。」姜經理一臉正經,解釋道。

「姜經理,如果你今天不把這種人趕出去,我們天鼎集團以後將不再光顧你們飛雲閣了。」沙軍老氣橫秋,逼了過去。

「呵呵,沙公子,天鼎集團在咱們南福如雷貫耳,咱們都知道沙老頭橫大氣粗。不過,咱們飛雲閣除了天鼎集團,難道就要關門大吉啦?」這時,走來一步伐沉穩中年人,眼睛開合之間,一道厲目一閃而逝。

「怪了,此人好像練有內勁,而且,層次相當的高,不然,我這鷹眼都難以感覺到。這個,難道是錯覺?此人不知是什麼人?」葉凡心裡暗暗詫異。

「大伯,你來啦。」葉可馨笑道,跑過去一把扯住了中年人的袖子,顯得相當親熱。

「你這丫頭,別鬧了,這麼多人看著呢?」老者笑道,疼愛之情溢於言表。

「葉董」躬身打了個招呼。

「原來是這飛雲閣的真正主人,想不到葉可馨跟他還有親戚?」葉凡心裡想著,笑道:「可馨,這位是……」

「我大伯葉勁開,這飛雲閣的大當家。」葉可馨有些翹皮的介紹道,又指著葉凡笑道:「這位叫葉凡,聽說現在是縣長了,了不起的」

「呵呵,葉縣長,歡迎到飛雲閣。」葉勁開略顯驚訝之後,禮節性的打了個招呼,當然,並不怎麼熱情,估計也是看葉可馨的面子。

「走」顧俊飛冷哼一聲,噠噠噠著,一行人走了。

包廂里因為多了精靈樣的葉可馨,熱鬧多了。包副縣長和農副主任只能是張著耳朵的份頭了。

「貞瑤,過得還好嗎?」葉凡說道。

「還行」宋貞瑤有些木愣樣點了點頭。

「你有心思?」葉凡湊她耳旁問道。

「沒……沒有。」宋貞瑤搖了搖頭。

「那個顧俊飛什麼意思?」葉凡問道。

「唉……葉凡,你去惹他幹嘛?」宋貞瑤嘆了口氣,顯得有些生份。

「那小子有點來頭是不是?」葉凡笑道,渾沒在意樣子。

「他爸就是省委的顧峰山副書記,以後恐怕有麻煩了。」宋貞瑤瞥了葉凡一眼,有些擔憂。

「人死腕口大的疤,怕啥」葉凡淡淡笑道,見包廂內燈光較暗,伸過手去。宋貞瑤手縮了一下,就由這小子捏著了。

「葉哥……」宋貞瑤眼圈一紅,眼眶中好像有霧狀樣東東溢出。

「別怕,有哥在。」葉凡輕輕的一拉,宋貞瑤微微掙扎了一下,被葉凡半摟在了身邊。

「有什麼心事跟我說。」葉凡輕聲說道。

「沒有……」宋貞瑤搖了搖頭,像夢喃一般。

「沒有,那個顧公子怎麼回事?剛才好像下命令似的。」葉凡口氣硬了起來。

「知道了不如不知道。」宋貞瑤不肯說,旋即舉起一杯紅酒,「葉哥,咱們喝酒,喝酒……」話一落地,一大杯紅酒下了肚皮,人給嗆得滿臉通紅。

「你不是不喝酒的,別喝了。」葉凡霸道地搶過了酒杯,哼聲道。

「我想喝酒」宋貞瑤抓起桌上酒瓶咕嚕一陣子,等葉凡搶下酒瓶時就剩下大半瓶了。宋貞瑤身子一軟,臉紅得快滴血了,倒向了葉凡懷裡。

不久。

亮了燈,正餐開始前包明青和農音韻借顧離開了,知道葉凡跟他們有話說,自己倆人也幫不了什麼忙,摻和進去沒用,還礙眼。

葉凡把有關青霧茶的展計劃遞給了衛鐵青,就那樣子抱著宋貞瑤跟衛鐵青聊開了。這邊,錢洪標也在翻著葉凡的天牆公路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