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二章憤怒的曹梅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二章憤怒的曹梅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三十二章憤怒的曹梅芳

「還是有一些特色的,剛才我也品過,這青霧茶估計是因為高海拔的緣故,茶味特別的純靈……倒也有一定的展可能,給老弟透個底嗎?這次國家搞的支農項目,本地特色當然重要,其實不然。關鍵在領導那面,領導說你這能行就能行,不能行也行。說你不行的話能行也不行,實際情況就這個樣子。

稍微有點特色的農產品,只要在大把的票子開宣傳下,應該有八成的產品能成為名品。

你們麻川搞的這個青霧茶成為名品的希望很大,再說你們啟動資金就投入了一千多萬,準備工作很足。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可以給你遞上去,只是這事是由常務副廳長李開同志負責的。項目的敲定是要上廳里黨委會的,而先,就得李副廳長同意才能上黨委會。

一般來說,只要李副廳長同意了,上廳黨委會只是走過形勢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衛鐵青跟葉凡講得很白,很透。

「如果能敲定下來,廳里能給多少?」葉凡問道,暗道老子有省委郭李副廳長難道還敢阻攔不成?不過,也得找個機會拜訪一下李副廳長才行。郭書記的批註暫時不拿出來,能不用就不用了。

「最高限額是一千萬,最少也有一百萬,一般都是一百萬左右。去年搞的榛子油項目就給了15o萬。如果是1oo萬以下,李副廳長直接可以拍板,不用上廳黨委會。1oo萬以上的項目就得上廳黨委會了。」衛鐵青說道。

「謝謝,衛哥,什麼時候能介紹認識一下李廳長?」葉凡問道。

「明天吧,今晚上肯定來不及了。明天上午,我先把你們搞的方案遞上去探探李廳長的口風再說。」衛鐵青說道,他也有些難。

臉色並不怎麼好看,因為,在省農業廳里,他雖說是副廳長,但省農業廳裡面,副廳長有五個,衛鐵青排名最尾巴的。

前次能到黨校跨世紀英才班學習,無非是因為他年齡最小,剛剛到3o歲的極限,不然,這個香餑餑就輪不到他了。

「我要喝茶。」宋貞瑤醉蒙蒙的伸手拉了葉凡一下,葉凡趕緊又倒了茶給她,葉可馨早就不知瘋到什麼地方去了,丟下宋貞瑤一個人走了,當然,葉可馨不想當這電燈泡倒是真的。

宋貞瑤喝了茶后又躺葉凡懷裡半睡了,衛鐵青和錢洪標臉色有些怪異地瞅了葉凡一眼,輕聲笑道:「老弟厲害,咱們佩服氨

「有啥厲害的,唉……」葉凡嘆了口氣,甘苦自知。這其中的道道衛鐵青和錢洪標哪會明白。

9點左右。

錢洪標向葉凡擠了擠眼球,拉著衛鐵青到外面衛生間去了。

門關上不久,宋貞瑤突然搖晃著站了起來。一把抱住了葉凡,一張嘴就咬了上去,兩人頓時忘了一切,葉凡緊緊的,壓迫似的抱緊了宋貞瑤,手在臀部揉捏著,上面,一個世紀長吻正在進行時。醉意朦朧中,兩人澤香滋喉著。

突然,門被人很是粗魯地推開了。

「你個死丫頭,你都幹了什麼?」一道熟悉的女音兇巴巴傳來,頓時驚醒了正在熱吻的野鴛鴦。

抬頭一看,不是貞瑤的母親曹梅芳是誰?這位京城曹家出來的大小姐,此刻那杏臉差點瞪成圓球了。

「媽……我……」宋貞瑤身子一抖,臉垂了下去。葉凡往後一掃,現顧俊飛那廂正一臉黑青色瞪著自己,好像要殺人。不用說就明白了,曹梅芳自然是這廝請來的了。

「曹阿姨。」葉凡禮節性地打了個招呼,並沒多怵她。反正這個女人以前給葉凡的印象就是勢利,那眼睛,從來就是朝天的,跟她的『姓』倒是吻合。

「曹阿姨也是你能叫的嗎小子?」顧俊飛跨前一步,哼聲道。剛才那一幕,差點酸死了這小子。如果有槍的話這小子估計早就拔出來了。

「跟我回去死丫頭」曹梅芳喊道,伸手去拉宋貞瑤,瞪了葉凡一眼,沖女兒哼道:「以後別跟這種不三不四的人湊一塊了。咱們宋家是什麼人?」

「不三不四,曹阿姨,今天我看在貞瑤面上尊敬的叫你一聲。年青人正常的交往,即便你是作母親的也無權橫加阻攔。現在是什麼時代,戀愛自由,不是包辦婚姻時代了,哼」葉凡那話裡有話,自然暗貶曹梅芳是惡母型號的封建家長了。

「你把我女兒騙到這裡,想幹什麼還用人說嗎?談朋友,你還沒那資格哼」曹梅芳差氣暈了,條件反射一般大巴掌都揚了起來。好像是要賞小葉同志一巴掌了,其實曹梅芳當然只是裝個架勢,真要甩人巴掌她還是不會的。

顧俊飛自然在後面冷笑了。

「媽……我們走……」宋貞瑤趕緊撲了上去,拉住了她母親手臂喊道。

「放開」曹梅芳氣極了,扯開女兒宋貞瑤的手,又揚起了巴掌。

「阿姨,我來替你教訓這種無賴小子。」顧俊飛乾笑著撲了上來,一巴掌往葉凡臉上招呼了過去。

葉凡一掌迎了上去,隨勢就把陳嘯天的『天陰雷罡指』使了出來在顧俊飛手臂幾處點了幾下,啪地一聲,顧俊飛退了幾大步,一直頂在了包廂牆壁才停下了腳步,後背麻痛。

「不準動手鬧事,這裡是飛雲閣。」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自然是飛雲閣的葉老闆了。

「飛雲閣就了不起啦,老子明天叫你們關門大吉。」顧俊飛忍著疼痛,感覺特丟面子,衝進來的葉勁開老闆和葉可馨兩人吼道,那個樣子,自然是不可一世了。

「年輕人,風大別閃了舌頭。」葉勁開那臉一沉,在這江南之地,還從沒遇上過如此大條的人。

「那就試試,哼」顧俊飛掏出電話來就要拔號,不過被曹梅芳制止了。

這飛雲閣雖說曹梅芳不怎麼熟悉,但一看進來的人,全都是省里有身份的人,而且要會員卡,這幕後主子肯定有些能量的。

曹梅芳當然不想無端的仁裁慈耍何況宋初傑正在爭取那副書記的節骨眼上,更是馬虎不得。

「走吧……」曹梅芳哼了一聲,瞪了葉凡一眼,拉著宋貞瑤走了,顧俊飛自然帶著一伙人也溜了。

「宋家……」葉凡那臉陰沉沉的,心裡像被針扎了一般痛。倒不是說宋貞瑤被奪走,葉凡並沒娶宋貞瑤的打算。

氣惱的主要是曹梅芳的態度,好像她天生高人一等,自己這些人就該是癩蛤螅

「明堂,你給我盯緊點,這小子到水州來幹什麼,給我查清楚。」顧俊飛一條腿翹在桌上,哼聲道。

「公子,作為一縣之長,到水州來不是要錢就是弄項目的。你沒看見,剛開始進大廳時他身邊不是有一男一女,我都查過了,一個叫包明青,是麻川縣分管農業的副縣長,一個叫農緩緩,好像是什麼織女鄉鄉長,現在又兼了一個青霧茶開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包明青是主任,估計來這裡就是搞跟青霧茶開有關的項目,或者要錢。」張明堂說道。

張明堂的父輩就跟著顧峰山了,現在省政府辦任副主任,一直跟著顧家的顧峰山。這次顧峰山到南福任職,也把這個老家人給帶來了。

「青霧茶開委員會,應該跟省農業廳的什麼項目有關係。你給我盯緊點,多叫幾個人。他想辦成事,還得問我顧俊飛答不答應,哼」顧俊飛那臉上突然變得陰森森來。

「公子好手段,如果把項目搞砸了,這小子做不出成績來,估計頭上那頂帽子都有些飄搖了。」張明堂那嚴肅的臉居然笑了。

「麻川縣的情況你查清沒有?」顧俊飛一臉冷俊,此人的確不簡單。

「剛查了一點,聽說這姓葉的小子現在是縣長書記一肩挑著,在麻川縣儼然一方土皇帝,威風得不行。」張明堂說道。

「那小子才多大,居然縣長書記一肩挑了?」顧俊飛臉上閃過一絲訝然,的確有些驚人。就連他這個京城太子都有些感覺逆天了。

「快21歲。」張明堂也是有些迷糊。

「誰提拔的他,這個,明顯違反了組織程序。」顧俊飛臉上居然笑了,料必是他覺得抓住了葉凡的一些把柄了。

「聽說是庄世誠點的將,當時省委組織部也頗有爭議,最後是宋部長敲定的。」張明堂的消息真是靈通,才幾個小時,這些事都給他查清了。看來,省政府辦真是個信息靈通的地方。

「宋叔,,肯定是貞瑤搞的鬼」顧俊飛罵了一句,臉色更黑,心裡更是湧上了一股子酸味兒。

「也許是宋部長看庄世誠態度堅決,所以允許了。其實,這個,只要老爺肯出手,稍微提點一下,也能讓德平地區難堪好久的。」張明堂說話有些隱晦。

「這個不好,既然是宋叔點了頭的,如果咱們插手,那不是打宋叔的臉。文章不要在這裡做,既然葉凡是代書記,這上面大有文章做的。難道這世道連縣委書記那寶座都沒人眼紅啦?讓一個黃口小兒一肩挑著,咱們華夏地大物博,人才嘛,拉上幾車皮也拉不完的。」顧俊飛別看他不過二十五六,但人相當的沉穩,陰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