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三章省委副書記夫人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三章省委副書記夫人怒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公子的意思是咱們安排個人下去坐書記寶座,把這小子壓製得死死的。」張明堂笑道。

「嗯……」顧俊飛那聲卒從鼻腔里傳出來的。

省委三號樓里。

顧峰山正坐客廳看電視。

顧俊飛先給老子顧峰山泡了茶,一屁股坐下翻著幾張報紙。

「什麼時候回京?」顧峰山頭也沒抬,問道。此人剛年過半百,頭稍有些白,但人精神上看去還是相當不錯的。

如此歲數就坐上了南福省三號寶座,再往上一級成為像巡撫總督那樣的封疆大吏很有可能。憑著顧家的權勢,這種可能性相當的大。

不過,京城顧家也有顧慮,因為顧家的掌舵人,也就是遼瀋軍區司令員顧天龍上將年過7o了,估計跟趙家的趙寶剛副主席,曹家的曹夢德都快到點了,退位逼在尺前,估計最多不到一年半時間了。

顧天龍和曹夢德一退,京派南園系再想恢復現在的勝況,那是不可能了。

顧天龍生有兩子一女,大兒子就是現任南福省黨群書記的顧峰山。二兒子顧友綱現任南海艦隊三大基地之一的粵州基地司令,少將軍銜。

在軍隊一塊,顧天龍的目標就是在退任前扶持二兒子顧友綱坐上嶺南大軍區副司令員寶座,軍銜提為中將。或者坐上南海艦隊副司令員寶座也行。

在政府官場一塊,自然是想把大兒子顧峰山推上一省書記或省長的位置了。

不過,顧天龍知道兩者估計只能保一個,保了軍界一塊就保不了政界一塊。

畢竟,顧天龍雖說是大軍區司令,軍委委員,但華夏像這種能量的家族可不少。沒有幾百也有上百個」蛋糕就一塊,僧多粥少。

所以,最近,他一直跟曹家接觸緊密,本來想通過孫子顧俊飛跟曹家的曹飛兒聯姻,加強政治聯盟的威懾力。

不過,曹飛兒不喜歡顧俊飛,直截了當的表示拒絕了。而曹夢德又相當疼這個孫女,也沒強逼。

最後,顧天龍退而求次,那天聽了顧俊飛對宋貞瑤的描述,所以」主意又打到了宋貞瑤頭上。

而曹家面臨的窘境跟顧家也差不多,時任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的曹夢德這個頂粱柱子一退,曹家的勢力當然也是大大削弱了。

曹夢德跟顧天龍都是京派南園系的掌舵二巨頭之一」曹家的勢力跟顧家相比,略勝一疇。

大兒子曹國慶,也就是宋貞瑤的媽媽曹梅芳的親哥哥,現任華夏國財政部部長,小女兒就是曹飛兒。

二兒子曹庚放還不到5o,現任華夏國直轄市津門市副市長,常委。曹夢德當然想退位前把曹庚放扶上津門市市長一位,但那個太難了。要知道津門市的書記可是政治局委員,而市長是響噹噹的正部級高官,中央委員。

主要是津門地點特殊,靠近都。而且,津門市有著津派的書記壓制著,當然是風天遙這個老頭扶上去的,自然,是絕不會讓曹庚放坐上市長寶坐來攪局。

因為,津門,是津派的天下。就像浦海市是海派的基地一樣。各個大的政治集團都有自己的根據地的。當然,在此根據地里也有其它派系參雜,只是主撐的那一系大一些罷了。

三兒子曹天下」南京軍區王牌,師師長,少將軍銜。

當然,三個兒子裡面總有一個會提拔的,這個,至少在曹夢德退下前會實現的。

曹夢德最看重的當然就是現任財政部部長的曹國慶了。打算當然是把曹夢德下放到某個省任一屆書記了。

這麼一來」宋初傑想爭取南福省副書記一位就相當難了。雖說宋初傑也是曹夢德的女婿,但女婿跟兒子相比,自集也就疇色多了。

曹家先得在曹夢德退任前推上去一個有份量的人才行,宋初傑暫時不在考慮之中。

所以,宋家老爺子也給急了,也想趁機跟顧家聯姻,借用顧曹兩家之力,合推兒子宋初傑坐上南福省副書記位置。

如果等曹夢德一退,到時再想推宋初傑上去,那更難了。

「過幾天,反正難得下來一趟,多請了幾天假。」顧俊飛笑道,偷偷掃了老頭子一眼,裝著相當隨意樣子說道:「爸,你去過飛雲閣沒有?」

「嗯1顧峰山從鼻腔里應了一下,放下報紙,瞅了顧俊飛一眼,說道:「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些?」

「那個會所太糟糕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有。我是懷疑裡面有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顧俊飛小聲說道,當然,是試探性的.

「是嗎?」顧峰山掃了兒子一眼,突然說道:,「有什麼話直截說,別藏三藏四的,煩人。」

「今天,曹阿姨差點被耔了,就是在飛雲閣。」顧俊飛說道。

「曹阿姨,哪個曹阿姨?」顧峰山自然不知兒子講的是誰了。

「貞瑤的母親,宋部長夫人……」顧俊飛說道。

「噢!誰有那個膽子,敢打組織部長夫人,不想活啦?」顧峰山語氣淡然,知道兒子沒說實話,哪能瞞過他?

「聽說那人是麻川縣代書記,一個叫葉凡的小子,剛滿2o周歲。」顧俊飛把那個「2o歲,咬字特別的重,相信父親會聽得出來的。

「2o歲,縣委書記?是夠年青的,難怪如此的沖,連宋部長的夫人都敢打?」顧峰山呷了一口茶,看著兒子。

「哼!是不是你小子跟他起了衝突?」

「我……我看不過眼,想去幫曹姨一下,哪知那小子簡單就是一莽夫,力氣太大了……」顧俊飛也顧不及丟臉了,只要能把葉凡踩在腳下,管它什麼了。

「被打啦?」顧峰山瞅了兒子一眼。

「還好」沒斷骨傷筋,只是背上腫了一塊。」顧俊飛剛講到這裡,樓梯旁傳來一道心疼的聲音道:「哪裡腫了,快叫醫生來看看?」

顧俊飛q就知道母親黃英素下來了」估計提高聲音的,果然奏效了。

在黃英素強烈要求下,顧俊飛勉為其難地脫了衣服,背上果然有一青紫色腫塊。

「誰打的?」黃英素可是生氣了,居然有人敢打兒子,這還了得。

「估計就是麻川縣那個書記吧?」顧峰山掃了一眼,並沒放在心上。

「縣委書記就了不起啦?俊飛,咱們馬上報警」哼1黃英素素來疼愛顧俊飛,自然是心疼不已外帶一臉的憤怒了。

「報警就算啦,搞得滿城風雨的沒意思。乾脆叫爸打個電話給德平地區的庄世誠」捋了那小子帽子就行了。」顧俊飛好像在談一件小事一般。

「也行,抓他關幾天還不如捋了帽子。」黃英素點了點頭,沖老公顧峰山說道:「峰山,你立即打這電話?我倒,一個縣委要飛天啦……」

「你也知道是縣委書記,那帽子那麼好捋吧?哼,婦人之見。」顧峰山沒好氣哼了一聲。

「不打是不是」不打我跟老頭子說說。咱們俊飛不能白被欺負,哼……」黃英素生氣了,瞪了老公一眼,生氣地喊道。

見老婆拿起了電話,顧峰山那臉一沉……亨道:「你以為老頭子天天沒事幹是不是?你想想,剛才俊飛說那個姓葉的縣長書記打了宋部長的夫人曹梅芳,宋部長會放過他嗎?如果宋部長都不出頭,咱們去摻和什麼?」

「也是啊,俊飛,到底怎麼回紅」黃英素並不笨」轉頭沖兒子問道。

「那小子叫葉凡,是貞瑤以前的朋友,哼!現在又來糾纏貞瑤了」我看不過去了。

」顧俊飛說道。

「又扯上貞瑤了,看來此人膽子是很大。咱們顧家的媳婦什麼時候輪到外人來摻和」「哼1顧峰山終於動容了,這個,涉及到曹顧兩家聯盟的大事,他自然也不會再坐視不管了。那臉一板,肌肉都鼓起來了。

「爸,我打聽過了,那小子才2o歲,剛由代理縣長轉正了,一下子又代理了縣委書記,現在是縣長書記一肩挑,太出格了……」顧俊飛立即加油添柴了。

「我知道了,這裡面的事你少摻和……」顧峰山把茶杯一頓,噠噠著上樓去了。

目前對顧峰山來說,要任務是穩住南福位置,再拉來幾個同夥才行。

目標自然是對準了省長朱世林那個位置,如果能把朱世林提前趕到人大或省協養老,自己坐上那個位置就差不多了。

當然,時間緊迫,得趕在老頭子顧天龍退任前。如果自己能憑著本事拿下省長寶座,那顧家也可以騰出手來在軍界一塊插手一下,這就是顧峰山的打算。

南福,因為地理位置特殊,各方勢力都想插手,分上一杯羹。目前在南福,鎮家、趙家,加上自己這邊的顧家、曹家的影子好像都有。就連魯系、鳳系好像也想插手了,事情複雜著呢。

楚天閣葉府。

「陳老,你的境界應該是略有提升吧?」葉凡笑道。

「多謝公子誇獎,是提升了一點點,想不到那蛟參的功用還真是大。不但穩定住了境界,還略有提高,估計現在達七段第二牟層次了,這些都是公子給嘯天的,嘯天感激不荊」陳嘯天一臉的恭敬。

「陳老,咱們倆還說這個幹嘛?不過,找人的事怎麼樣了?」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