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五章你的意思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五章你的意思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學是學了一點,不過紅林大師說了,要過五年後才肯教我招牌功夫。到現在已經三年了,不過,我有些等不住了。杏兒那邊倒還沒找人,只是我不敢去見她,就我這形象,見到她怎麼說。」陳軍一臉的死灰樣子。

「估計沒戲,你連段海天的兒子都打不過,你想想,你還得等兩年過後才能學到紅林大師的招牌武功,也許那位大師在故弄玄虛。

最後,你竹籃打水一場空,恐怕到時也晚了。即便紅林大師真是級高手,但你又怎麼能肯定人家段海天不是位級高手?

而且,你功力在漲,人家段海天難道就沒進步,所以,說一千到一萬,你還是沒戲。」葉凡的話一句句像炮彈樣炸出,把陳軍那僅存的一點希望都給炸得灰飛煙滅了。

「不過,當時你為什麼不帶了杏兒跑了算了,到時孩子一生,生米成了熟飯,估計段家也會接受你了。」

「不行!我陳軍不能做這樣的人。再說,杏兒也戀家。當時杏兒說了,要我奮圖強……」陳軍搖了搖頭,看來思想上跟他老頭子也有點像,認定的事就是一根筋,不會變通。

「頑頓!當時你真的練成了,估計也成老頭子了,難道杏兒成了老太婆你再去娶她?」葉凡一拍桌子,茶杯都在跳動。

「公子,求你幫我一回,以後我陳萃這一百多斤就是公子的了。」地一聲,陳軍居然跪在了地下。

「麻痹的!會不會是陳老頭給我設套。應該不會…………」葉凡旋即否定了這種想法,說道:「咋不去找你家老頭子?他可是七段高手……」

「老頭子說是不管我了,而且,他說他那身武功都是公子給他的,叫我來找你。」陳軍也很乾脆,直白地說道。

看來陳老有意推薦他兒了幫我了,葉凡心裡暗暗感激。

「你現在達到幾段了?」葉凡問道。

「四段一品。」陳軍說道。

「那你估計段卓現在能達到幾段?」葉凡問道。

「估計四段二品吧」應該不會過三品。」陳軍說道。

「伸手過來。」葉凡也沒客氣,直接下了命令。

檢查完陳軍的經絡通暢情況后,葉凡心裡暗暗欣喜。因為陳軍的根骨相當的好,如果有雷陰九龍丸之類提功的藥丸刺激下」應該能一步跨入四段二品,甚至三品都有可能。

憑白地撿到一個高手,葉凡不樂才怪。其實,葉凡也明白,陳嘯天這樣子做,就是想把兒子交待給自己了。也許陳嘯天那種老古董脾氣跟兒子無法勾通也正常。

「想不想過段卓?」葉凡聲音很輕,但聽在陳軍耳里卻是如雷霆一擊,嘴角抽搐了幾下」說道:「嗯1

「好!我開個方子,你去配藥。」葉凡抓起筆來開起了草藥方子。雖說現在沒有太歲靈液配製「雷陰九龍丸,了,但那蟒肉幸好還剩一些」雖說不能代替太歲樹液,但也有一定的效果。

如果能在合葯中多加入年份久的野山參王,加上前次從梅家陰來的百年何烏,差不多效果應該能行。

陳軍屁顛著去了。

「盧偉,你家裡有沒那種年份久的野山參?」葉凡問道,這個幾十年份的人蔘可是不好找。一般人家即便是有也是當寶貝樣藏著的。像這樣的好東西都是有價無市的,沒地兒買的。

「多少年份的……」盧偉問道「當然越久越好了,至少也得是刀年份的才行……」葉凡說道。

「我問問……」盧偉掛了電話。

「勿年份的長白山老山參,你小子也敢想,拿去幹嘛,那不是大蘿蔔隨才可拔的。」盧偉的父親盧白雲沒好氣哼道。

「這個,能不能不問?」盧偉湊近了老子盧白雲身邊,干乒笑道。

「不問你也想」沒門,滾,別來煩老子……」盧白雲沒好氣地罵道。

「拿去幹什麼?」這時,一旁坐著的盧家第一人盧仙逸突然睜開了雙眼,盯得盧偉這小子頭皮直毛。

這廝撓了撓頭,說道:「我大哥說是要,年份越久越好。」

盧仙逸一聽,跟盧白雲互相交換了個眼色。

「有倒是有,你大哥要也可以給他。不過」咱們盧家做生意總不能白吃虧,你大哥用什麼換?」盧白雲淡淡然然說道。

「他……沒說……」盧偉頓了一頓」瞅了長老和父親一眼,突然說道:「爸,咱們家又不嶄錢,大哥對我很好,要一根人蔘就給他吧?」

……哼,你小子肯定沒說實話,不說實話不給,咱們家的老山參可也是老祖宗們留下的,用一根就少了一根。這些年來,為了保存人蔘的營養還專門建了貯藏室,每年米是護理這些藥材的費用就不下5o萬,盧白雲嘴咬得緊,看來盧偉不招的話是弄不出人蔘了。

「我也不清楚大哥拿去幹什麼?不過,我知道大哥的功力段位肯定不止五段。」盧偉決定拋出一強悍的東西來搏得家裡人認同。

「不止五段,不可能吧,那小子才多大,五段能達到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在咱們華夏,有沒聽說過才引歲的六段高手?那隻能說是天方夜譚。」盧白雲根本就不信盧偉說的,就是盧仙逸也是露出一絲疑惑來,掃了盧偉一眼,說道:「小偉,你怎麼知道他不止五段?」

「前次在水州四鷹中的黑貓尚天圖跟飛鼠陰家山比試……」盧偉把事兒給搗騰了出來。

……神腿子,是誰?」盧仙逸有些動容了,問道。

「不清楚,大哥當時就提了個「神腿子」還對那個勾五姐說是有事聯繫我們盧家……」盧偉搖了搖頭。

南海一神腿漠其飛雕鷹西疆爬狸貓東方升土地盧仙逸嘴裡突然冒出這四句打油詩來,聽得盧偉一臉的迷惑,盧白雲卻是若有所思。

見盧偉一臉迷惑,盧白雲嘆了口氣,說道:「偉仔,這四人就是當今華夏年青人輩中的四大高手,個個都是七段,而且,年齡不過32歲。最小的鳳四小姐聽說剛到3o歲,了不起的天才啊1

「厲害,3o歲的七段,那簡直是神了。」盧偉忍不住嘆氣道。

「也許葉凡嘴裡的「神腿子,就是,南海一神腿了,。此人正名叫「勾陳陰逸」經常自詡為勾陳大帝的後代子孫,再加上人長得有點像是黑旋風李逸,所以把原來的名字改成了,勾陳陰逸」住在海南的六盤島上的指峰上,那個島上有著幾十萬人口,以,勾,姓佔了六層……」盧仙逸說道。

「絕對是他,葉凡如此說,那就是說他敢叫板「勾陳陰逵,此人,而且,兩人估計還有一些什麼糾葛,那這是一種什麼概念?」盧雲白嘴裡分析著,臉上突然露出駭然來,就是一旁的盧仙逸也是微微變色了。

「白雲,你的意思是那小子已經達到了七段?」盧仙逸眉頭皺了起來。

「他自己應該不可能,叔爺,你說說,21歲的七段,在這個世上有沒這種可能。」盧白雲問道。

「絕對不可能1盧仙逸說道,掃了盧偉一眼,說道:「華夏四秀達到七段,至少也3o歲了。

21歲,打娘胎里開始練功都不可能,內勁的積累不是一朝一昔所能完成的。

什麼,灌頂,、,刺穴傳功法,都是傳說中的。

有是有這種絕技,但也不可能把內勁都傳過去,就拿鳳四小姐來說吧,她師傅妻勁力氣,用了十幾年時間,加上昂貴得嚇人的藥材支持著,也走到了3o歲才讓此女達到了七段初階。

而且,其中風險重重,一個不慎,就有可能經脈俱毀,人死人亡都有可能。

這種絕密功法,成功者估計1oo人裡面還不到2人。所以,即便有此等蓋世功法也不敢用。

何況,這世上,又有幾個家族有這等絕密功法?她們在如此好的條件下冒險成功了,如果說靠此法21歲達七段,那是絕無可能。」

「嗯!我也同意叔爺說法。估計葉凡的背後有級高手撐場面。如果要解決跟南海神腿子的糾葛,到時,那位高手肯定會露面了。估計,段位絕對不會比神腿子低的……」盧白雲說道,一臉的憧憬。

「七段頂階高手,就是我也想一睹高人啊1盧仙逸臉上居然也露出了嚮往的神情,突然,大手一揮,說道:「白雲,開啟密室,拿一根田年的山參王出來,叫偉仔立即送去。高人,咱們盧家絕不能放過。」

「我馬上去拿……」盧白雲從盧仙逸手中按過鑰匙出了門。

盧偉當然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葉凡,葉凡聽了后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這樣吧偉仔,你去年就突破到了四段一品境,前次又被勾五姐搞得丟了臉子,一年過去了,你也來吧,有機會的話也許……」

「大哥,是不是能提一級?」盧偉那聲音都在顫慄,太激動了。就連一旁的盧仙逸和回來的盧白雲都豎起了耳朵。

「有可能,呵呵,看你小子運氣了。」葉凡乾笑一聲掛了電話。

「是不是給你提功?」盧白雲忍不住了,問道。

「大哥說是有可能……」盧偉說道,拿起盒子就要走。

「我跟你一起去。」盧白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