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六章許萬山留下的位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六章許萬山留下的位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三十六章許萬山留下的位置

「不妥白雲,估計那位高人就隱身在葉凡府里。人家沒說,你千萬別去自找沒趣。高人都有高人脾性的,咱們盧家不能惹人煩了。」盧仙逸擺了擺手,盧白雲一愕之下恢復了平靜,有些訕訕然笑道:「我是太關心偉仔了,一時倒忘了這個。」

「不必擔心,偉仔巴上這個大哥了,以後受用無教,哈哈哈……」盧仙逸難得的開懷笑了。

「叔爺,到時如果鳳家真的要比試,咱們是不是可以邀請葉凡來觀戰?」盧白雲問道。

「想倒是想,就怕人家不肯來,這事以後再說。」盧仙逸臉上又寫上了憂慮。

最近水州四大古老家族之一的鳳家跟盧家生意上的糾葛是欲演烈,已成水火之勢。

武力解決迫在眉睫,鳳家已經出邀請,說是雙方可以邀請朋友一起助戰,以比武定輸贏方式決定糾紛。

這個在地下江湖是歷來已久。盧家被逼,只好硬著頭皮應戰了。不過,鳳家的長老鳳翅遙可是七段第二品,盧家的盧仙逸僅有七段的第一品,雖說僅差一小品,但功力的深厚就突顯了出來,勝算不大。

對於雙方都是接近9o的老人了,如果到時比拚之下,很有可能造成一方老頭子提前進棺材。

盧家如坐在火上烤一般,最近也在四處活動,想拉幾個朋友來。不過,好像希望不大。

因為,要拉肯定就得拉高手,像五段及以下的高手拉來也沒用,這種比試是高段位比試,你拉1o個五段湊一塊還抵不上人家六段高手一人之力。何況,即便是五段位高手都難找到,更別說六七段了。

盧仙逸已經做好了進棺材的準備,到時實在不行,拚力一搏,就是死前也得拉個墊背的。

至少要重傷鳳翅遙,不就是一個早去地府幾年一個晚去幾年的問題罷了。這個,也是表面風光的水州盧家的悲哀之處。

一夜時間。

在葉凡和陳嘯天的嚴密關注下,陳軍從小在陳嘯天滋潤下的內息之氣,再加上在五台下佛氣蘊潤下全面爆了,加上百年烏、5o年份人蔘的刺激,再加上老蟒肉……

陳軍在院子里拳打腳踢了一翻回來。

「陳軍,到五段沒……有?」陳嘯天的聲音都有些顫慄,實則是太關心兒子了。表現上看陳嘯天對兒子是不聞不問的,實則不然,父子連心啊

「咚……」

陳軍居然跪在了地下對葉凡行了一個非常莊嚴的武者禮,說道:「陳軍能有今天,全是拜公子所賜,以後,陳軍這百把斤就交給公子了。」

「你小子,到底到五段沒有?」陳嘯天可是急了。

「陳老別急,應該到了,呵呵呵……」葉凡笑了。

「嗯」,陳軍嗯了一聲,陳嘯天居然掉淚了。

不久,盧偉也回來了,老遠就喊道:「大哥,真的神了,四段二品了,升啦,那個勾五姐,再遇上她老子定要揍得她喊媽不可。」

「夜郎自大」葉凡哼聲道,板著個臉。

「啥意思大哥?」盧偉一臉的迷惑。

「啥意思?估計你小子再遇上海南那個勾五姐還得成豬頭的份。那女子不簡單,估計有著四段三品或者是頂階實力,你嘛想揍他成豬頭,二年後看看行不行?」葉凡微笑了。

「倒霉……」盧偉一下子焉達了下去。

「呵呵,不過,如果使出你們盧氏家族的『開碑手』來,也許能搞個兩改俱傷。畢竟她是女子,身體天生不如你,也不必氣餒。」葉凡笑道。

「不早說,害得我白白……」盧偉哼聲道,自然是興匆匆地奔回家邀功去了。

盧仙逸和盧白雲都沒睡,實則一直在緊張地等待著。盧偉在一年時間內又提高了一個小層次,他們聽了在震驚之餘也是相當的高興。當然,他們的興趣更在另一個地方。

「偉仔,見到那個高人沒有?」盧白雲一臉笑意,問道。

「什麼高人,別看見。」盧偉搖了搖頭。

「沒高人,不可能吧。就葉凡,他能控制住你身體內的氣機波動。要知道,即便是有絕品的刺激性提功藥材,但是服下后內勁都會處於狂亂不穩之中,對身體的衝擊也是相當可怕的。沒有六段甚至七段位高手在一旁看著,利用他們強悍的內息控制,在一旁幫助,會出大問題的。」盧仙逸顯然也不信。

「真沒有,就大哥在密室中陪的我。雖說服藥后我內機有些暴動,但我還是有感覺的,一直都是大哥伸手按在我身上照顧著的。」盧偉十分肯定說道。

「你確定」盧白雲顯然不信,一臉的疑問。

也難怪他們不信

葉凡最多五段,五段雖說也能稱之為踏入了二流高手頂階之列,五段高手無法溢出內勁之息,即便是通過手上經絡都不能做到傳遞內息。

只有六段武者稱之為一流高手了,才能做到溢出一絲絲,通過身體接觸,比如手等為媒介,溢出內息幫助別人稍微疏理波動的內機。六段高手只能說是剛剛處於溢出內息的萌芽狀況,還不能很熟練的運用。要熟練運用,至少也得八段級高手才行。

「嗯真沒其他人。」盧偉再次肯定的點了點頭,見父親和長老臉上露出失望神情,旋即說道:「不過,大哥身旁有個老頭子,姓陳的。」

「姓陳,難道是陳氏家族的人。不會就是他吧?」盧白雲說道。

「不會是高手,陳老頭只是大哥的管家。整天就是幫大哥看門的,大哥的宅子在一座小山上,外面有保安看門。而陳姓老頭就守在山上大院的門邊,以前去我就見過那老頭。我剛釋放完內勁回到廳里,就看見陳老頭的兒子跪在地下,向大哥敬禮。聽說他已經提升到了五段功力,厲害。他好像也僅比我大一二歲,而且,還是一個和尚。」盧偉略顯酸味,說道。

「一個和尚……」盧仙逸嘴裡念叨了一句,陷入沉思當中。

「看來你大哥越來越神秘了,我感覺他身邊的高手好像越來越多了。五段高手給他下跪,難道他是什麼隱世的門派的少宗主,到紅塵來歷練的?」盧白雲說出了心中疑問。

「可惜了,唉,咱們盧家到現在,除了你叔,就再也沒見到一個五段位高手了。就是我這身體也差得可以了,到現在還處於四段頂階,就是無法衝擊五段境界。

五段啊,對我來說,也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偉仔,你要珍惜,以後你肯定是盧家的樑柱子了。

盧家的興盛就系在你身上了。還有你那個大哥葉凡,你要聽他的話,記住,是聽他的話知道嗎?」

「我明白了」盧偉慎重地點了點頭,想了想又說道:「爸,要不幹脆再搬些藥材去,叫大哥幫幫你,說不準有法子。」

「這個,怕不妥吧?你大哥肯幫你,那是他認為你值得幫。我雖說是你父親,他也未必肯幫我。

這就是一碼歸一碼,不能混淆了。再說,幫人提功可不容易。一來運氣重要,二來對幫你的人也有一定的損傷的。

就拿咱們家長老來說,他是七段位高手,比你大哥厲害,但他也幫不了我。

那是因為一來他沒功法,二來咱們家沒有提功的絕世藥材配製的方法。你小子好運氣,巴上了這麼一個大哥。」盧白雲有些失落,一屁股坐椅子上。

「錢他收下沒有?」盧仙逸問道。

「沒有,2oo萬我給大哥,他硬是不要,說是咱們是兄弟,不談這個。」盧偉從口袋裡掏出了那張2oo萬的支票遞還給了父親。

「算啦白雲,聽偉仔說是葉凡估計是有個師傅,但說是什麼門派的少主應該不可能。而且他家世簡單,又不是什麼古老的家族。既然他喜歡混跡官場,那咱們盧家就利用在官場上的影響力多幫襯著他。相信他也會領這個情,不要咱們說什麼,咱們幫了他,他會記下的。」盧仙逸擺了擺手。

「這個我倒記得,聽說大哥這次到水州就是為了跑農業廳和交通廳的項目的。一個好像是茶葉開的支農項目,一個就是麻川縣天牆公路建設立項問題。要不給姑姑說一聲,給農業廳和交通廳打個招呼,也算是還大哥一個人情。我老覺得咱們家欠他很多,大哥是個爽義的人,一直在幫襯著我,可咱們家沒一點回報也不好意思。」盧偉說道。

「到時你大哥辦不下來再說吧,我會給明珠打個招呼的。不過,你叔估計要回省城了。」盧白雲說道。

「回省城,提拔啦?什麼位置?」盧偉很是高興。

「暫時還沒定,你叔在墨香市任常務副市長,前段時間省城市委書記許萬山不知得罪了什麼人,居然被連降幾級,到老乾局去當局長去了,連級別都降為了正廳。一個掌管著省城幾百萬人口的省委常委,一下子落得如此下場,也真是詭異。」盧白雲說道。

「如果叔能坐上省城水州市長那寶座就好了,至少也升了正廳。」盧偉雙眼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