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三十七章勾陳家族震怒了

「省城市長,你小子也敢想,不是那般容易的。估計能撈個副書記,分管黨群就不錯了。」盧白雲搖了搖頭。

同一時刻。

通都區副書記兼常務副區長粟一宵同志正在省委高官樓里啃著外國進口的雞腿子。

「慢點,你這孩子,別噎著了。」旁邊,一個保養得相當好的老婦人疼愛地說道。

「舅媽,這雞腿好吃,呵呵……」粟一宵居然像個大孩子一般笑了。

「好吃就多吃點,這可是你舅舅特地多國外帶回來的。」老婦人笑道。

「舅舅,我去麻川的事您給庄世誠打個招呼沒有?」粟一宵一邊啃著雞腿,一邊沖對面正喝茶的一個半老者說道。

此人是南福省副省長里排名第二的喬志和,是粟一宵的親舅舅。旁邊的婦人是他的老婆吳真容。

「還沒有。」喬志和頭都沒抬,看著報紙,旋即又說道:「不過,我已經跟德平的王朝中打過招呼了。」

「他怎麼說?」粟一宵有些緊張,這個關係到自己提拔的事,還是相當興奮的。

「此人態度有些曖昧,不過,一宵,別擔心,他蹦不了幾天就會答應的。」喬志和非常肯定,說道,「關鍵還得看庄世誠那一邊,此人是從外地調來的。我以前跟他也沒什麼交情,不過,德平要展,總是離不開省里支持嘛」

「聽說王專員一過年後就提過要給麻川縣正式派縣委書記的事,不過都被庄世誠給暫時彈壓了下來。庄世誠也太可惡了,麻川縣那麼大的縣,就讓一個不到21歲的小孩子去折騰?還搞了個黨政一肩挑,要是出了大問題,庄世誠那腦袋就有得痛了。」粟一宵有些激奮樣子,實則是心裡不滿。

「你小子,是不是跟那個葉凡有矛盾?」喬志和感覺到了什麼,臉一板哼道。

「沒……我跟他能有啥矛盾?」粟一宵心裡一慌,趕緊借著啃雞腿掩飾著。

「沒矛盾就好,即便是你去麻川縣任職,也得搞好跟同志們的關係才好。搞不好關係想干好工作,人家會給你下絆子惹麻煩的。不過,你這脾氣,別以為我老糊塗了,整天牛哄哄的,以為德平就是你的天下了。德平,那潭水深著,別陷進去到時爬都爬不起來。」喬志和一臉凝重,教訓道。

「有舅舅在,咱還怕誰?嘿嘿……」粟一宵干聲笑道,雖說這話說得較沖,但聽在喬志和耳里還是相當受用的。罵道:「你這滑頭,不說了。」

海南六盤島上一座佔地足有二里方圓的叢綠樹林里,隱著一座天然小湖潭,潭中央有一樓角屋檐掩映其間。

清晨從敞開的大門口大跨步進來一道高大壯實身影,其人留著很扎硬的鬍子,臉型倒是有點猛張飛形象,只是那雙眼睛卻是閃著一股子霸道和精明之色。

「哥,你總算回來了。」勾九妹一把撲向了男子,眼眶中嬌艷欲滴。該男子就是海南六盤島勾氏家族時下的掌舵人,號稱『南海一神腿』的『勾陳陰逵』。

「怎麼回事九妹子,急火火的把我叫回來。」男子疼愛地拍了拍自家妹子,粗聲粗氣,問道。

「五姐的手給人廢了,5555……」勾九妹再也忍不住了,傷心的哭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快叫五妹子出來」勾陳陰逵氣得一掌拍在茶几上,頓時是杯盤狂跳,茶几出了解體前的最後呻吟。

「哥,沒什麼,只是左手抬不起來了。」勾五姐倒顯得淡定多了。說來這事當然是勾九妹搞起的,當時地趟集團的陰家山為了戰勝橫昌集團的尚天圖,不惜把祖上傳下的一對翠玉耳環作為酬勞送給了勾九妹。

而勾九妹又正好喜歡這一對耳環,所以就拉上了五姐來助陣,誰知他們遇上了葉凡這個正想找他們大哥勾陳陰逵的苦主,因為是要為水州泰興紙業的胡董事長兒子胡重之找回公道。

胡重之就是被勾陳陰逵下的黑手,現在變得有些痴獃。其實,勾陳陰逵用的就是海南勾氏的秘傳——五陰截脈手。

而葉凡是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在勾五姐身上用了陳嘯天老頭那陳氏家族絕世秘功『天陰雷罡指』,使得勾五姐回到六盤島后那左手好像廢了,使不上力,也無法靈活自如了。

而正好又遇上勾陳陰逵出國處理家族公司的事,在勾九妹急火火叫嚷下不得不提前趕了回來。

勾陳陰逵細心地給妹子勾五姐檢查了一番下來,閉目思忖了一陣子。又用海南勾家的秘術試圖解除葉凡施在五妹子身上的功指。不過,他也是圖勞無功了。

要知道葉凡可是七段頂階高手,比現今的勾陳陰逵還要高上二個小段位。

即便是勾陳陰逵知道解脈之法,但功力沒有葉梵谷,也解不開的。而且,解脈的時候冒然形似,很容易使得勾五姐受到更慘重的傷害的。何況勾陳陰逵自然也沒有『天陰雷罡指』的解指之法了。

見勾陳陰逵那眉頭緊皺,一臉的凝重,本來就有些黑的臉色這下子更黑了,倒真跟黑旋風李逵對上號了,只是沒他那麼生猛罷了。

「哥,有法子嗎?」勾九妹有些擔心,問道。不過,勾家人對大當家勾陳陰逵還是相當信任,甚至可以說崇拜。

在他們眼裡,大當家就是無所不能,年僅32歲就達七段二品層次。

在這華夏跺跺腳地下就要顫三顫的霸主。勾家屹立海南六盤島也有幾百年歷史了,從沒遭到過多大的打擊,自然也養成了勾家人那種蔑視天下的狂妄豪情。

其實說白了就是『井底之蛙』,有點夜郎自大罷了。

不久,廳中兩排太師椅上坐滿了勾家核心圈內族人,最上是兩名老者,雙眼開合之間是寒光閃現。兩老是勾陳陰逵的伯父

大伯父:勾百漢,五段四品。

二伯父:勾世康,五段一品。

除了兩個伯父,勾陳陰逵的父親勾滿天也是位五段高手,卻是生了九個孩子,男男女女都有,也算是挺能播種的。

二弟勾坤、三段開源。

三弟勾、四段開源。

四弟勾洪。四段開源。

妹子勾五姐:四段三品

勾九妹:三段開源。

除了這幾個以外,剩下的兄妹都不是練功的種子,身體根骨太差。功力還不到二段,也僅比普通人強一些罷了。

不過,勾陳家族就這幾個人一亮相,估計也很震懾華夏的。四段三個,三段兩個,五段四個,外加一個七段掌舵人。二段以下的僅比普通人厲害一點,就不算數了。

不過,就這檔子實力強悍的隊伍一拉出去,比特勤a組的核心第一組狼破天領導的『中南海保鏢組』毫不遜色。

當然,跟獵豹內部的核心第八組相比又差了一點。因為核心第八組是戰龍組,說白了,主是專門攻擊的,有點像是特勤a組的王牌部隊。

見勾陳陰逵正在中央的老虎椅上打盹,大家也不作聲,最多是伸手比劃幾下,像啞巴一般。

就連勾陳陰逵的兩個伯父也是一臉凝重地坐在椅上拚命巴嗒著抽煙了。

勾陳家族雖說實力強悍,也涉及一些小宗黑方面的生意。但並沒做什麼傷天害理,比如運毒、組織、團伙霸市等這些生意。

大部分生意還是走的白道,只不過有時有些霸氣罷了。憑著勾家幾百年積累下來的人脈財富,勾家的財富估計已經達到一個令人可怕的地步,至少不下1o億。

「下手的人叫什麼名?」勾陳陰逵突然睜開了雙眼,問道。

「不清楚,是個年輕人,好像2o出頭差不多,不到一米八的身高。長得並不是特別的帥氣,跟大學生模樣差不多,極為普普通通的一個人,而且,身上一點武者氣勢都沒有。」勾五姐客觀地評述著葉凡。

「他沒留下話嗎?」勾陳陰逵問道。

「他一出口就是『神腿子』,說是要找他的話可以聯繫水州盧家。而且,好像他知道你似的,真是怪了。」勾九妹嘟著嘴哼道:「乾脆直接把尚天圖抓來一逼就曉得了,此人是他請來的。」

「胡鬧既然人家留了話,那咱們就按江湖規矩辦法,別亂了套路,污了我們南海一族的家威。」勾陳陰逵訓叱勾九妹道。

「陰逵,從九妹的話我們可以知道,此人跟水州盧氏家族關係相當的好。能下陰手陰五妹子的人,功力絕對不低。估計也有著六段水準吧」大伯勾百漢捋了一下頜下鬍子,說道。

「哼就是水州盧氏幫他撐腰,難道咱們南海勾家還怕了他不成,盧家就一個盧仙逸是七段,比陰逵的功力還要低一小階。其他人,除了還有一個五段以外,四段的都難找,只是名頭響,實則沒有多大實力了。以著我的性子,乾脆連盧家一起給連根拔除算啦,居然敢陰咱們家小五。」二伯勾世康脾氣最烈了,一張口就是滅誰啥的。

「沒錯打上門去,一窩子端了,全成殘廢再說,水州的鳳家跟咱們關係也不錯的,最近聽說鳳家跟盧家不怎麼對付,已經到了兵刀相見的地步,咱們何不趁機行事,挑點什麼事端出來,順帶著打散了盧家,盧家一圬,那葉姓小屁股孩子不足為慮。」二弟勾坤不過三段身手,那口氣比八段位的高手還要衝。

聽他這麼一說,廳中族人全叫嚷了起來。好像葉凡跟盧氏都是豆腐做的,隨手可捏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