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三十八章帶保鏢踏平勾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八章帶保鏢踏平勾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幹什麼?你們啊,你們,叫我說什麼好。真的以為咱們海南勾家就天下無敵了。實話跟你們說,比咱們家厲害的家族,華夏大地是大有人在。

比如漠北「瀚海藍加湖,的橫白乾。

號稱「西疆爬狸貓,就是來自天山山脈下住在伊犁河畔的鳳氏家族的鳳四姑娘。

,東方升土地,指的誰知道不?

就是在咱們華夏國東邊的著名城市黃浦市,那個古老家族杜氏的少東家杜子月先生,號稱「土地爺」這些個人,沒一個好相與。沒一個家族會比咱們南海勾家差的……」大伯勾百漢哼凝重的哼聲道。

「大伯,你也太長他人志氣,夾咱們家威風了吧。」這時,二弟勾坤不滿地反嘴道。

「算了,大伯講得對。盧氏家族比咱們家族歷史還要久長。不過,盧氏家族咱們倒是不必出手,水州的鳳家早就跟他們杠上了。前次到水州,鳳家那老東西鳳翅遙就邀請過我,估計想請我去助陣。」勾陳陰逵講到這裡頓了一頓。

「你點頭啦?」大伯勾百漢一臉凝重,問道。

「暫時還沒有……」勾陳陰逵微微搖頭,「不過,對五妹下手的年青人倒是值得關注,這是什麼地方冒出來的高手。如果真如五妹所說,2o出頭就有著六段身手了,那此人至少有著一化段甚至八段位師傅。」

聽他這麼一說,海南勾家所有族人那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七段倒不怕,就怕八段了。

那種高手在華夏已經被稱之為級頂階高手了,即便是勢氣高昂的海南勾家,也惹不起那種熊人的。

「大哥,其實我早就查過了,那個對五妹下手的叫葉凡,好像還是德平麻川縣的縣委書記」家世也極為普通,父母親都只是普通的拿工資吃飯的人。家族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估計此人是另有遇氣……」這時,勾家的智者三弟勾小聲說道。

「縣委書說……」廳中頓時嚷聲一遍。

「太不可思議了……」

「怎麼可能………」

「縣委書記算個球」哥,我帶幾個人去走一遭,整殘了了事,包準神仙也查不出來……」老二勾坤熊吼吼地說道,一幅老子天下第一勢頭。

「混賬東西,縣委書記是官。而且,是一個縣幾十萬人口的第一把手。你想想,一今年僅引歲的縣長書記,你見過幾個。其人背後的能量會小嗎?如果他真的出了事,怕不得善了。咱們勾家雖強,但要跟強大的國家機器相抗」那也是以卵擊死自尋死路。」這時,剛走到大廳的父親勾滿天隨口就罵開了。

轉頭巡了大家一眼,說道:「水州的獵豹你們不是沒聽說過吧,聽說那裡頭全是高手。有好幾百人,就一個獵豹就夠了,咱們勾家,能跟他們抗嗎?」

「獵豹,聽說過」不就是一夥二三段的兵蛋子。」二伯勾世康不屑哼道。

「二伯,你這話可是講錯了,獵豹也有高手。獵豹兵團團長鐵占雄聽說過嗎?他就是一位六段高手。誰敢說獵豹內部是否還有隱藏得更厲害的高手。

即便是他們沒高手,但他們代表國家,有槍人多有國家撐著,跟他們斗,那是找死。」勾陳陰逵並不笨,而且,有關國術方面的信息是特別靈通。

「獵豹也有六段高手,倒真沒想到。」勾世康念叨了一句,沒再話。

「聽說國家有個隱秘組織,裡頭全是高手。至少也是從四段開始的,有好幾百人,七段八段都有」集中了全華夏國術界的精英。」勾家的智者勾一股高人樣子,說道。

其實這廝也是人云亦云」把特勤a組的威力給擴大了n倍不止。如果說現在的特勤a組就剩下不到5o人,最高功力者不到八段,估計是打死他也不相信了。這就是神秘的好處,讓你摸不著頭腦,這就是國家的威懾力和震憾力。

「嗯,是有這麼一個組織。你沒看到,華夏的古老家族,雖說實力強悍,但也不敢做得過火了。一些小打小鬧他們睜隻眼閉隻眼就過去了。真惹著他們,危及到國家安全方面,國家要一窩端了你那只是動動嘴皮子的事。」勾陳陰逵說道,掃了大家一眼,說道:「這事不管怎麼樣,五妹的手給陰逵,我會去找葉凡的,我倒此人到底是不是有三頭六臂。哼1

「大哥,乾脆把他家裡人給抓了逼他到咱們南海來。他不是有個親妹子,我查過了,叫葉紫衣,現正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

水州是盧家的地盤,咱們去不合適,到海南來,就是咱們勾家的地盤了。

俗語說強龍也難斗地虎。而且,葉凡作為一縣的書記,在南福省官場上肯定有好多人幫襯著。

如果一到海南,在政府機關里他還能找到誰替他說話?」句干聲聲笑道,「再說,他陰逵咱們家五妹子,咱們抓他妹子來抵債也講得過去……」

「沒錯,抓了他妹子,為了妹子安全,他肯定不敢報案鬧事,咱們也好私底下解決。到時咱們好好地羞辱一下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陰逵家五妹子……」勾坤附合道。

「恐怕不合江湖道義吧,要是這小了一怒之下也抓咱們家人,如此循環,那不是麻煩了。」大伯勾百漢有些擔心。

「沒事,咱們只是請他妹子到咱們六盤島作客,好好招待著,只是逼他現身就走了。」勾陳陰逵點了點頭,說道:「勾,此事交待你去辦。注意一點,不準亂來。」

「哥,我……我已經把人給抓來了。剛到的,傳信的活正準備安排水州的勾雄送去,因為你今天回來了,我們有主心骨了……」馬有些不好意思樣子,就怕大哥勾陳陰逵生氣了。

「是呀,大哥,我們怕五妹子的手給廢了,只是想逼葉凡到海南來解決問題。咱們家這麼多人,打他一個應該不難。」勾坤吞吞吐吐說道。

「放屁!你們把人給抓了1勾陳陰逵氣得一掌拍在桌子上,那茶几終於成了碎片散架了,轉爾嘆了口氣,擺了擺手,說道:「算啦,抓就抓了,反正也要抓,勾,你立即傳訊,叫勾雄把信件送到葉凡手中。大家準備去吧,估計不久就會來人了。還有,你們沒對他妹子怎麼樣吧?」

「當時她要掙扎,我氣不過,再說五妹子也很慘,手都廢了,所以,我扇了幾把掌……」勾坤藏藏掖掖說道。

「現在呢……」勾陳陰逵那臉黑得像碳頭,聲音有點像打雷樣響了。

「在地下室里……」二弟勾坤有些難堪樣子。

「算啦,打了就打了,上點葯。」勾陳陰逵擺了擺手,其骨子裡還是相當高傲的,也沒把葉凡怎麼放在眼中。

「你叫玉嬌龍……」水州音樂學院里,玉嬌龍正在樹叢下散步,一個高大強壯男子攔住了去路。

「我是,有什麼事?」玉嬌龍掃了這臉色有點陰逵的男子一眼,還以為又是學校里那些追女族。

因為玉嬌龍可是水州音樂學院的校hua,每天都有一幫護hua使者像跟屁蟲一般,惹人煩。

「你知道葉凡的電話?」男子哼聲道。

「當然,幹什麼?」玉嬌龍隨口就出,立即反應過來,反問道。

「把這封信交給他,親手,要快。」男子遞上了一封精緻的大號信封。

「為什麼?」玉嬌龍沒忍住,撤氣樣問道。

「哼!如果你想他妹子葉紫衣還活著的話就立即送信,別的不準多同,還有,別報警,別亂傳,不然,你們就等著給葉紫衣收屍吧。」男子扔下信封,揚長而去。

「礙…」玉嬌龍嚇得慌了神,一抬頭,男子已沒影了。

「紫衣被綁架了,怎麼辦?」玉嬌龍短暫的慌亂之後,立即拿起電話打向了葉凡,不過,好像關機了,聯桑不上。

玉嬌龍本想打到葉家的,可又怕引起葉家父母親擔心,想了想,記得當時齊天的號碼自己也曉得,而且,齊天聽說是獵豹的人,武功高強,乾脆又拔了齊天電話。

齊天這廝正陪著鐵占雄在燕京的街頭懶散的閑逛著。

這次受的傷也全好了,明天就要回水州了,趁機到都逛逛,難得來一回嘛!

「什麼,紫衣被綁架啦1齊天一凹嗦,電話差點給摔地下了。

「電話給我1鐵占雄趕緊搶過了電話。問名情況后立即交待玉、嬌龍道:「你立即拆開信封,看看裡面前什麼?」

「南海一神腿勾陳陰逵邀請葉凡到海南六盤島。」玉嬌龍拆開后立即說道。

「好了,沒事了,我們會想辦法,你注意保密,這事不準跟任何人說……」鐵占雄交待一番后掛了電話。

「張強,你立即找到葉凡,要快1鐵占雄對回到水州藍月灣的張強下了命令。

轉頭電話打到了狼破天處。

「媽的,膽大包天了,敢綁架我大哥妹子。我立即帶保鏢去踏平了南海勾家1狼破天那脾氣作了,破口大罵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