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四十一章連破連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十一章連破連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兒我不管,我只要手套,給誰培養都成。不過,底子得是四段頂階的,不然,別叫來獻醜,老子又不是神仙施個法術就能變成五段了,唉,為了這手套,我可是豁出去了。」葉凡嘆了口氣。

狼破天這牲口早就忍不住了,立即用絕密電話打到了鎮頭兒那裡,得到答覆是可以換,而且,如果能培養出六個來,這三幅手套都給葉凡。

「我是不是中計了,這手套是不是容易生嚴,不會那麼難吧老狼……」葉凡整個人一激靈,有種上當的感覺。

「絕對不保證,不易生產。不過,如果這三幅給你拿走,估計科能組那幾個老傢伙應該還能抽出一二幅來。」狼破天干聲笑道。

「打住,就一幅夠了,拿來當飯吃啊!五段,老子沒那能耐多搞幾個……」葉凡趕緊截住了狼破天的話,氣得這廝直翻白眼。

葉凡施展開鷹眼觀察了一陣子,說道:「不好著力,我先上,在中央位置用手撐住,老狼在地下推人到我手上,我再往上拋,陳老去上頭頂端接人。咱們三人配合,把其它人給推上去,看我手勢。」葉凡說完后稍作調息,戴上手套后從遠處助力騰到空中,手按了上去,感覺還行,這手套真沒破裂,只是還是扎得人生痛,只是沒破流血罷了。

完全憑著手力往上攀去,因為腳不敢踩上去,就怕鞋子都給劃破了。那些釘子,也是特製的。不久到了中線,葉凡停了下來,喊道:「先把陳老送上來……」

「好的1狼破天一聲大吼,陳老騰起,借他手上一股在力沖了上去,葉凡一隻手抓住鐵釘刺,一隻手穩穩接住陳嘯天。

鼓勁往上一送,陳老否借勁一彈,直往上彈了去兩手邊緣抓住頂端一翻身站在了鐵板上。

後面齊天、盧偉、陳軍都是這個樣子送上裙是鐵占雄費了些力氣,氣得老鐵一臉的黯然,想不到曾經的六段高手,到面淪落到強此地步。

翻過鐵板后見鐵占雄臉上爬滿黑線葉凡湊他耳旁說道:「別擔心鐵哥,慢慢來,我想能找到好的法子讓你恢復到五段應該不難。」

「真的1鐵占雄雙眼閃彩,不過瞬間又暗淡下去,嘆氣道:「還有屁用,那些老傢伙全看過了,都說不可能了,這輩子我老鐵就三段頂天了現在估計就三段開源,丟人啊1

「鐵哥,不相信兄弟是不是?看到沒那些老傢伙有沒幫人提功的法子。」葉凡問道。

「那倒是沒有……」鐵占雄又升騰起了一絲希望。

「這就好,咱們慢慢來,其實,你也該到地方了,整天在獵豹打打殺殺也太累。還不如趁機回到地方舒坦的過一輩子。」葉凡勸道。

「嗯,我也有這打算,你嫂子下了最後通碟,再不結婚的話她要出家當尼姑了狗屁話1鐵占雄罵道。

「差不多了,鐵哥,你也快35了,嫂子估計也快3o了,再不結婚以後傳種接代就麻煩了聽說大齡女不好生產,有危險的……」葉凡乾笑道。

「算啦,就你小子鬼點子多。是不是想我到南福省以手還幫襯著你……」鐵占雄怪異的掃了葉凡一眼。

「那當然,以後鐵哥到了南福省,肯定是省委常委。到時小弟就靠你罩著了……」葉凡笑道。

「唉,如果我到南福我哥就得離開。」鐵占雄嘆了口氣。

「鐵托書記。」葉凡轉瞬一想也就明白了,鐵托估計也快坐上省紀委書記寶座了。

一個省,不可能兩個親兄弟都是常委那常委會還不被你家全佔光光了。

「還沒定,我哥還差一個契機。還有郭朴陽的態度相當關鍵。

以前他那侄兒郭真雄被我踢了出去估計郭家人懷恨在心,會不會使絆子都難說……」鐵占雄居然也略具擔心了起來。

「放心,我有點小辦法讓郭家人認同……」葉凡顯得有些把握,倒是令鐵占雄愣了一下,見葉凡不說,他也不問了。拍了拍葉凡肩膀,一堆人往勾陳山莊操練處走去。

其實葉凡是在吹牛,只是有點計劃的影子罷了。

勾家的操練場相當寬大,完全按照古代格局搞的,有刀槍架子,訓練器具等。

勾陳陰遣相當大條,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虎椅子上,那椅子整個底座像只虎,估計就是神腿子自己形象了,像李逸樣子的坐一虎椅子上,給對手一牟爆炸式的虎威震憾力。別看勾陳陰逮貌似粗線條,其人其實是相當詐的,湖了。

雖說葉凡的能量小小的震憾了一下他,但勾陳陰逡有理由相信,以自己的七第二級的能量拿下注小夥子不成問題。

因為狼破天和陳老暫時都沒表現出過於扎人眼球的能力,倒是令勾陳陰逢這地下梟雄鬆了口氣。

憑著勾家自己兩個伯父和父親都是五段身手,再加上四段三段,累也得累死這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蛋。

勾陳陰逸甚至都想好了折磨葉凡的法子,只不過他的大伯勾百漢和三弟勾這兩個沉穩的傢伙不這麼想。

既然這批傢伙能連撞三關,隨帶著還毀了擁有著幾百年歷史的勾家十八銅人陣,肯定是有些能量的。

如果那個較帥氣的小夥子能杠過陰遣,那就只得禱祈著剩下的人堆里沒有六段高手了。

只要剩下的幾個傢伙中沒有六段高手,那勾家是贏定了。再一次將這批自以為是的所謂武者高手們踩在腳下,那經後傳出去,海南勾氏在華夏國術界的地位那自然春天竹筍、節節高了。

兩個伯父和父親勾滿天都是站在勾陳陰喜身側,一干弟子呈扇形打開,形成了眾星拱月之勢,的確有點古代門派的荒唐感覺。

「咋看上去像拍武林大片?」齊天小聲嘀咕了一句。

「本來就是演戲嗎?水滸里是武松醉打蔣門神,咱們現在就要上演「葉哥狂毆神腿子」嘿嘿………」盧偉干聲笑著。

「知道神腿子勾陳陰遣幾段嗎?」這時,狼破天居然轉頭輕聲問起盧偉來。因為他感覺這兩個傢伙有些夜郎自大,決定看看他們呆的樣子。

「能有幾段?」齊天小聲嘀咕道,盧偉也差不多,看著狼破天,他們倆都不認識這傢伙是誰,看上去一臉冷酷樣子好像很拉風,估計只是擺臭架子罷了。

盧偉甚至有種等下挑戰狼破天的衝動,剛才大哥葉凡叫狼破天墊底在萬釘板底下託人上去,盧偉心裡還有些不服氣,認為大哥葉凡輕視自己。

「比你盧家那最老的老頭子高一小階,呵呵……」狼破天一句話噴出來,盧偉臉上開始表現的是憤怒,感覺狼破天喊自家最受尊敬的仙逸長老為老頭子,這個也太大條了。

瞬間,這廝反應過來,臉上頓時獃痴,頓時處於石化狀態了,心裡喊道:媽的,不會是真的吧,仙逸長長老可是七段開源高手,那陰逵比他還要高一級,那不是說就是七段二級高手了。我的娘矣!今天玄啦。

齊天自然不知盧家的仙逸長老真實段位了,見盧哥搶先進入了石化狀況,沒忍住,小聲問道:「偉哥,你家那大長老到底幾段?」

「段個屁,七段開源。」盧偉沒好氣小聲哼道。

「啊1齊天噴口而出,趕緊伸手捂住了嘴,那狀態,比盧偉更是石化。

兩人同時瞅了狼破天一眼,暗道:這什麼人啊,難道是在吹牛玩虛的。好像他是大高手似的,難不成還真是一高手。

「你是神腿子……」葉凡毫不客氣,距離勾陳陰逸哼聲道力來米處站住,如山嶽一般悠閑的立著。對於敢綁架自己妹子的家族,葉凡打心眼裡爆怒了,只是現在還沒作,處於臨爆點了。

「大膽,神腿子也是你能隨便喊叫的?小屁孩子一個,沒大沒小的。老子大哥是華夏四秀之一,放整個華夏國術界也是響噹噹,跺一跺地下抖三抖的人物。

」這時,二弟勾坤老毛病患了,大聲訓叱道。當然,也是為了助長勾家毛勢。

「啪……」

一聲震響,陳老出腿了,只見人影一晃,勾坤整個被踢得飛跌到了五米開外,連續打了三四個滾兒,搞得一頭茅草土灰才停了下來,嘴邊青腫一片鼓起老高的。

地一聲,兩顆門牙噴了出來。

陳嘯天那一腿很准,直接就踢在了勾坤嘴唇上。哼聲道:「主公問話,哪有你這小屁孩子打渾的機會……」

陳老的話噴出來氣勢更甚至,現場各方全都是暗暗一震,特別的狼破天,隱晦地掃了陳嘯天一眼,心裡的震愕無法用言語表達了。

想不到這個不起眼的老頭,那身上的氣勢出,好像跟自己差不多,難道他也是位七段高手,而且稱呼葉凡,主公,。

那個什麼意思,難道葉凡還真是某個隱世門派家出來的少門主,出來歷練或遊戲風塵的?

主公啥意思,在古代武林中就是主人的意思了。那這老頭不是成葉凡的僕人了,七段高手當僕人,娘的,這是個什麼概念?

「我妹子呢?」葉凡冷冰冰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