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四十四章較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十四章較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四十四章較真

「謝謝,謝謝……」胡世林連說了十幾個謝謝,激動得眼眶都濕了。葉凡施用勾家秘術解了勾陳陰逵在胡重之身上下的陰手段,胡重之醒來后模糊著就能叫家裡人了。

胡家自然是感激涕零了。胡老太太居然硬是要給葉凡嗑頭,葉凡當然是趕緊扶住了,讓人家七老八十的老太太給自己一個2o歲的小夥子嗑頭,那是要折陽壽的。

對於胡董事長開出的3oo萬支票,葉凡是堅決拒絕了。錢雖說是好東西,但也得講究點人情。

人不比畜牲,胡家結交來以後還要大好處的。胡家這麼大的集團公司在,以後要靠著他們的還很多。葉凡考慮得很長遠,沒被眼前的幾百萬蒙弊了雙眼。

而妹子葉紫衣,葉凡第一次帶她進了在水州的老巢——楚天閣.葉府。

葉紫衣興奮得差點暈過去了,這種古老的宅子,搞得太高檔了,既有厚重的文化,裡面卻是現代化的享受。

看著妹子葉紫衣在滿宅子亂串,梅子帶著她去挑選著房間,葉凡心裡一股子酸楚。

暗道什麼時候是不是該把老父老母親都接來一起住了。不過,估計父母親都不肯來,因為,他們還沒退休。

不過,對於那座擺放在正廳中央的豪華龍椅子,葉紫衣卻是小心地摸著看著,就是不上去坐坐試試。

葉凡叫她上去坐坐,感受一下當英國女王的感覺,葉紫衣也不上坐,歪著頭,一臉正經,說道:「這是大哥的位置小妹不能污了它。」

葉紫衣在音樂學院讀書,配合著梅子。兩人一個彈琴一個跳舞,古樸的琴聲中裙擺兒飛揚,倒是令得下的齊天和盧偉兩貨那色眼差點瞪出眼眶了。

「大哥,以後乾脆搞個女子十三樂坊來舞舞就拉風了。」齊天大叫道。

「行啊,你小子,野心不校還十三樂坊,樂個頭。」葉凡一口陳年拉斐酒滾入了口中,沒好氣哼道。

「先生,倒是能行。去音樂學院花點錢就能雇一個樂隊來,有時慶賀一下也行的。」梅子一臉認真說道。

「呵呵,以後有重大活動時不妨請一支來湊湊興也行。」葉凡笑著擺了擺手。

「大哥就是色,梅子說的就行,我說這話還要挨罵,什麼世道就女人那就桃花窟勾魂,哼……」齊天心裡不滿地小聲嘀咕道,眼神曖昧,估計心裡早把梅子當成葉凡的禁肉了。

「呵呵,誰叫你長了根棍子,要不割了?」盧偉湊臉過來干聲陰笑話道。

「割個頭,你的試試,還可以練葵天寶典」齊天直翻白眼。

「呵呵,這個,『齊天不敗』,兄弟我哪能跟你搶。」盧偉那嘴絕對的刁,齊天氣得乾脆不答話了。轉爾陰笑道:「偉哥,這名頭還是讓給大哥好,看到沒,海南那個神腿子,在大哥腿下成幀!

「唉……跟著大哥混,有前途」盧偉收斂了笑容。

「那是」齊天嗯道。

第二天早上,包副縣長和農副主任一臉垂頭喪氣樣子。

「沒戲了是不是?」葉凡瞅了這兩貨一眼,感覺好笑。

「嗯,衛副廳長給我們說,李廳長只是粗粗地掃了一眼咱們青霧茶開的計劃書,直接擱在一邊,說是咱們省茶葉遍地都是,有什麼好開的。青霧茶說是本地茶,又沒什麼特色,本地茶到處都有,沒有開的價值。」包明青臉上都漲出了紅色來。

「我們不是有樣品嗎?」葉凡問道,倒不著急。因為,他還沒拋出最後的底牌。

「人家哪瞧得上,那包裝精美的青霧茶衛副廳長倒是幫我們也遞上去了,只是李廳長不屑一顧,說是西湖龍井還喝不完。」農音韻在一旁有些不滿地說道。

葉凡也不想問了,直接電話打給了衛鐵青。

「老弟,對不住了,這項目,估計沒戲了。李副廳長是瞧都不願意瞧上一眼,這事有些奇怪氨衛鐵青也略顯不滿,哼道。

「那我們直接找管事的陳廳長算啦,李廳長不過常務副廳長。」葉凡哼聲道。

「這樣做不大妥當,要知道這次的支農項目是陳廳長交待李廳長負責的。咱們即便把方案遞給了陳廳長,先李廳長心裡有個疙瘩了。陳廳長估計也不會支持青霧茶開項目的。」衛鐵青聲音有些沙啞,覺得有些丟面子,葉凡第一次求他辦事,居然是無功而返。

衛鐵青也是無奈,要知道省農業廳有五個副廳長,他是排名最末尾的。在農業廳里基本上沒有多少話語權。

「衛哥,能不能幫我聯繫上李廳長,我想見他一面。」葉凡想最後努力一把。

「沒用了老弟,李廳長當面跟我說了,說是麻川縣的青霧茶項目不考慮。而且,我當時問他原因,他那眼一瞪,說是上面的事叫我不要摻和,老弟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衛鐵青並不笨,一想,就有些眉目了。

「下絆子,哼」葉凡生氣了,又說道:「衛哥,那咱們就找管事的陳廳長算啦,衛哥有辦法聯繫上他嗎?我只是見他一面。」

「老弟,你真要見他的話很簡單,估計中午他會去接女兒。他女兒叫陳瑤,在水州師大附中讀書,一般都是在11點半左右到學校門口。」衛鐵青透了個底子,估計也是有顧慮。要是自己直接帶葉凡找上了陳廳長,那常務副廳長李開華會記恨上自己的。

「謝謝衛哥提醒。」葉凡放下了電話,覺得衛鐵青能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不錯了,是一個值得交的人。

不過,葉凡還想試試老衛這個人值不值得用心去結交,旋即說道:「不過,我還是希望衛哥能幫我直接引介陳廳長。」

「那……好吧,老弟你真要見陳廳長,我先聯繫一下,有消息后立即回復給你。」衛鐵青沉默了分把鍾,最終點頭了。

交通廳關於天牆公路的項目也差不多,錢洪標說是已經遞上去了,不過,立馬就被分管立項的李志華副廳長否決了,說是德平的羅水公路方案還在廳里擺著,糾結不下,再搞什麼天牆公路,還是橫跨江都、安東、南福三省的大項目,今年廳里不可能再給德平那麼大的項目,不要浪費時間了。

這事還真有些怪,兩個項目同時受阻,而且第一次遞上去就給否決了,否決得還很堅決,連考慮的話都沒說說。這裡面難道跟衛鐵青講的那樣,真有人從中使絆子……

「公子,那小子還想作他的春秋大夢。搞什麼青霧茶,天牆公路,想立項,門兒都沒有。」省政府辦的張明堂副主任一臉乾笑著,沖著省黨群書記顧峰山的小兒子顧俊飛說道。

「張叔都給安排好了?」顧俊飛淡淡的掃了張明堂一眼,一聲張叔叫得張明堂心裡像喝了蜜一般,甜絲絲的。不得不說,顧俊飛此人很會攏絡人心。

張明堂是顧峰山的鐵竿,一直都是跟著顧峰山,有點像是主子跟僕人的關係。顧俊飛以顧家少公子身份叫他張叔,那不是提高了張明堂的身份位置。

雖說明知道顧公子只是嘴叫叫罷了,但張明堂心裡還是相當的舒坦著。

「兩個電話的事,算不得啥。」張明堂謙虛地說道。

「呵呵,敢跟我顧俊飛叫板,老子定要讓他知道在這南福,一個小縣長,跑省城來,算不得哪根蔥頭的。」顧俊飛傲氣凸顯,張狂勁兒又上來了。

「那是,聽說貞瑤姑娘的母親曹梅芳都氣出病來了。」張明堂拋出一小道消息來。

「那我是不是該去探探。」顧俊飛干聲笑著,腦子裡浮現出宋貞瑤那純靈般可愛臉頰來。

「呵呵,老闆肯定也會高興的,我馬上安排車子去。」張明堂微微一躬身,顯得相當的配合。其嘴裡的老闆自然就是顧峰山了。

「盯緊點,不但這兩個項目一定得泡湯。而且,那小子頭頂上那頂官帽子,也得找機會直接給摘了。」顧俊飛在笑,不過,張明堂聽了感覺脊背有些涼,心道,姓葉的小子也太不識抬舉了,一個小縣長,居然跟京城來的顧家公子搶女人,活該撞槍眼上了。

1o點.

省農業廳那座古樸而大氣的辦公大樓前,葉凡緊了緊皮包,帶著農音韻,昂闊步走了進去。

包明青副縣長認為青霧茶開項目沒戲了,借口縣裡事多,葉凡點頭讓他先回去了。

知道這廝打了退堂鼓,葉凡也不跟他計較了。而且,這廝也隱隱的覺察到了什麼,應該是有人從中作梗,這廝當然怕惹火上身了,所以,搶先溜了。

「陳廳長只給了5分鐘時間,你得抓緊。」衛鐵青叮囑道。

「沒事衛哥,我自有辦法。」葉凡神秘的一笑,一臉的輕鬆。衛鐵青一愣,暗道,明知道沒戲的項目還要去丟醜,也不知這位葉老弟是不是吃錯藥了。

管他的,反正這位葉老弟好像跟齊副省長關係相當的好,還叫他齊叔。

實在不行估計會搬出齊副省長來。陳廳長頭再大,難道還敢駁了齊振濤面子?

李廳長也真是,叫什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