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四十七章我們是來瞧熱鬧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十七章我們是來瞧熱鬧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開門紅,應該來雙杯才對」好事成雙是不是,借你吉言」但願咱們明天的交通廳一行也能如此順利了……」葉凡笑道。

「我……」,農音韻有些遲疑,畢竟此女也不是酒國女英雄之列」這種紅酒後勁相當的大。

「算啦,我兩杯你半杯就走了,別喝醉了……」葉凡很是理解地點了點頭。

「誰說的,好事成雙就成雙,雙杯就雙杯……」農音韻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人家代書記雙杯,自己半杯,這個」好像也太大條了一些。

雙杯一下肚皮,農音韻那臉蛋兒是徹底的熟透了。

因為,這種圓鼓鼓的高腳玻璃杯子可不小,一杯有三兩左右的。

葉凡感覺有些尿意,打開門想去趟衛生間。這時,幾個男男女女挨近著走了過來。

打頭的一個高瘦,低鼻粱」長相普通,但全身柒牌的男子在路過葉凡的包廂門時眼神自然地往裡面掃了一眼,突然咦地一聲,好像很驚訝。甚至」瞬間那嘴唇就變成憤怒了。

葉凡正要出去,那男子已經一把推開了包廂門,有些兇巴巴地沖了進去」吼道:「我倒平時那般的高傲,像天鵝一樣,原來是找了一個毛都沒長滿的小屁孩子。農音韻,你她娘的也太逗了吧,吃嫩草也不必吃到這種地步。哈哈哈………」

該男子歇斯底里,瘋狂地笑了起來,跟他一進來的幾個同夥也擠進了這個本就不大的小包間里。

「唐淺,你這是怎麼講話的。那位是我們領導」別胡說。」,農音韻醒眼朦朧中立即反嘴道。

「領導,哈哈,更好了吧得好啊,巴緊點「巴到床上去,用身子換官帽子,難怪……」男子一股了酸水噴了出來。

葉凡也沒搞清狀況,懷疑這男子是不是農音韻的男朋友如果是男朋友自己冒然插手就不好解決了,所以,暫時還觀望一陣子了解清楚再說。

「唐淺,你說什麼話,你是我什麼人?我的事你憑什麼管?我跟領導是清白的,沒你那樣齷齪。……」農音韻氣得嘴唇直抖瑟。

「臭婊子……」唐淺氣蒙了」應該說忌妒得蒙了。一巴掌狠狠地扇向了農音韻。

也難怪唐淺生氣,以前在學校里時唐淺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一直在賣力地追著農音韻。可惜的是流水有意落花卻是無情。

現在咋一見到以前的心儀偶象居然跟一年青人在情侶座玩什麼」唐淺是再也忍不住了再說,唐淺畢業后沒去工作,下了海,這些年來,現在已經是腰纏5oo萬的大款了。

自然也就認為自己有了霸佔農音韻的本錢、能量。哪能容得下葉凡這顆小沙粒壞自己好事。

「滾」,」唐淺那巴掌還沒扇到農音韻臉上,傳來地一聲,唐淺感覺自己好像突然間棄股子騰飛駕霧的感覺。被葉凡一巴掌給扇到了牆壁上,撞得牆壁地一下好像打鼓樣震響了起來。

「媽的,給老子殘了他。」,唐淺還有點意識,沖幾個同夥喊道。這幾個同夥全是唐淺那小公司的職員,見老闆受傷了,那表現的機會可走到了。

一個個掄拳頭拿椅子雜亂地砸了過來。

「啪啪………」

葉凡一拳下去一個胖子撞到門上直接到了過道里,倒是表演了一下穿門術。當然,不算是正宗的穿門」只能說是斜門而去。

轉頭現唐淺抓起桌上的紅酒瓶,紅著眼睛居然砸向了農音韻」看來這小子是因愛生恨了往死里招呼了。當然」也不排除剛才被自己直接一巴掌給扇蒙了的可能。

「媽的1葉凡生氣了,飛起一腳踢去唐淺立即委頓下去,一個歪斜一屁股坐在了角落裡,一時半分是爬不起來了。這個」自然是葉凡拿捏得有分寸,不然,唐淺早被牛頭馬面請去喝茶了。

任葉凡現在的手勁,像唐淺這樣子實則弱不經風的人哪能經得起一拳頭。

農音韻有些清醒了過來,嚇得眼淚冒著撲進了葉凡懷裡。

「別怕,有哥在1,葉凡輕拍了拍農音韻那圓渾的臀部,窩在角落裡的唐淺老兄弟那眼珠了像要炸裂開了似的。

這個,自然是葉凡早就瞅見這廝正瞪著眼看著自己,剛才那一舉動實則是故意的表演給某人看的。

而且,這廝還故意在農音韻的屁股上輕輕地再拍了幾下,再轉頭看唐淺時」現那廝鼻血直接就流了出來,葉凡可以指天誓,那鼻血,的確跟他沒關係,他沒打人。應該是氣血攻心所致吧。

一邊摟著美人,一邊又是幾腿下去,剩下的幾個哥們基本上趴下了。

「唉……,沒勁」高手寂寞啊,老子怎麼有種當年獨孤求敗的荒唐感覺」真是邪門了……」葉凡心裡暗想著,搬了條還算完整的椅子坐上了,農音韻身子好像有些軟」自己坐不妝葉凡無奈,只好半抱著她坐在了自己膝蓋上。

「哥們,對不住了,剛才我情非得已……」葉凡巡了一眼包廂里」干聲笑道。

「住手,這裡是落葉居,不是打架的地方……」這時,衝上來好幾個人。打頭的一個中年人,梳著個油膩膩的大板頭,派氣十足。

「老闆,我們是來消費的」你看看,這幾個牛氓衝進來要行兇」還請老闆來處理一下」我同伴給嚇著了,這精神損失費怎麼算,我們是客人……」葉凡淡淡的抽起煙來。

「你是?打哪裡來的……」大板頭毫不客氣,直捅捅問道。

「葉凡,德平來的……」葉凡笑了笑。旋即說道:「顧老闆,是不是要查戶口……」

「小子,你等著吧,有種的就等著……」唐淺居然還能扯嗓子,葉凡有些後悔剛才下手該更狠些」直接扇成啞巴不是更好。

暗道,我總是心太軟!

「我當然要等著,等著你陪理道歉,賠飯錢,還有我同伴的驚嚇費。」,葉凡淡淡笑道,知道這小子要惹事了,無非是招幾個來顯擺一下」決定跟他好好玩玩。

乾脆動了動腿,擺了個更好的姿勢,讓農音韻的屁股坐在了自己大腿上」坐得更舒坦一點。然後,掏出電話打道:「鐵海,你小子去啥地方了,好久不見人影……」

趙鐵海調到省廳隊后一直忙得屁股不沾地,當然也得好生表現一下,葉凡好久也沒見過這小子了。

「葉哥,你在啥地方?」趙鐵海那頭傳來一些嘈雜的聲音,好像在開酒會似的,估計正跟朋友喝酒聊天打屁。

「唉……別說了,到省城來辦點事,這不,剛跟一個下屬在,落葉居,吃頓飯,倒霉啊!居然遇上了牛氓,被打了,估計惹麻煩了」走不了啦1,葉凡淡淡說道。

「媽的,哪個不開眼的敢招惹葉哥,我馬上過來……」趙鐵海大氣了,放下電話一聲招呼,幾個同事呼啦一下下了樓。

不過老趙同志暗暗好笑,心道,你葉哥這種高手誰來招惹你保准倒霉。以前林泉三虎那般的凶人還不是見到你就打擺子。不過,趙鐵海還是擔心葉凡吃了眼前虧,因為,這裡畢竟是省城。藏龍虎之地,葉凡的招牌子在這裡沒用。

不久!

到了幾個公安,兇巴巴地」一衝進來,掃了一眼。

打頭的一個精壯青年」瞅見了角落處的唐淺,喊道:「老同學,怎麼回事……」

「被這小雜毛打了,估計這手都斷了……」唐淺動了動左手,抱著右手」呶了呶葉凡那個方向,這廝一臉的鼻血,說多慘有多慘。

「拷起來,帶回所里……」青年斜瞄了葉凡一眼,微微一愣」立即吼道。暗道這小子夠拉風的,居然還抱著一姑娘,夠風騷的。

「對不起,你們是哪個所的,我叫葉凡」純粹是自衛。幾個牛氓在欺負我同伴,我是見義勇為……」葉凡簡短几句話冒了出來,話說得淡然,樣子更淡定從容。

「我是西城台港區馬尾巷的王天勇,少費話,帶走……」王天勇同志不耐煩了,擺明了要拿葉凡舁刀了。

因為,他覺得葉凡這廝的作派有些氣人。

而顧老闆一夥,自然在看熱鬧了,全不作聲。

「好威風,馬尾巷真是牛逼!不聞不問就要拷受害者,這是哪般子辦案程序……」突然,門外傳來趙鐵海那破鑼嗓子吃鐵海很鬼」先就把葉凡定位為受害者了。

這就叫辦案的藝術性。

「你是……」,王所長一臉狐疑,盯著趙鐵海,在沒搞清對方來歷史前王所長可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這個大塊頭口氣相當的沖。而且」王天勇似乎從這大塊頭身上聞到了一股同類的危險氣息。

「我們省廳總隊一支隊的趙科長……」後面一拿擺似的,抖落出了趙鐵海身份,王天勇」那臉色頓時變成有些難看了起來。

唐淺一看好像不妙,高中同學王天勇有些害怕了,估計會打退堂鼓,趕緊抹了一把臉上鼻血,搞得滿臉都是」喊道:「就是公安部來的也得懲治暴徒……」

「王所長,你就現場辦案」我們在一旁瞧瞧熱鬧、只是看看……」趙鐵海搬了張破椅子坐下了,旁邊工卜趕緊殷勤的遞上了一支煙,並且點上了。

虎視眈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