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四十八章各顯神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十八章各顯神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那個趙科長,這裡是公眾場合,不大好吧?」,王天勇瞧了老同學唐淺一眼,面子實在難扯開,平時也沒少吃喝這老同學的,總得幫點小忙」所以,沖趙鐵海說道。

「嗯,這裡是不大方便,要不去省廳刑警隊怎麼樣……」趙鐵海乾聲笑著」像極了淫蕩的彌勒佛。

刑警隊,進去了我老同學還不被你拔了人皮?王天勇身子一抖」立即沖身邊一小警察說道:「張軍,你來記錄……」

「唐淺,你說說被打情況……」王天勇也很會扣帽子,先一出。就是被打。

「。蘿!先問受害者……」趙鐵海從鼻腔里哼出一道聲音來,這個明擺著意思是唐淺不是受害者了」葉凡才是。

「我叫葉凡,德平麻川縣來的。剛從農業廳辦事出來,跟同事農音韻主任一起吃晚飯」,」葉凡自然誇大了一些事實,把唐淺說成了耍牛氓的罪犯。

「放屁1,唐淺沒忍住吼道。

「啪……」地一聲,被趙鐵海後邊的警察跨前一步甩了一巴掌」哼道:「講話文明點,放個毛屁。調戲婦女可是犯罪!哼!在這裡,王所長辦案」哪有你這嫌疑犯顯擺的時候……」

王天勇皺了皺眉,終於憋住了沒吭聲。

……哼!好威風,省廳刑警隊也得文明執法。在沒搞清情況前私自動手,那走動私刑,是違法亂紀行為1,這時」門邊傳來一道冷哼聲」走進一圓胖漢子來,身佩肩章一瞧,三橫三星」居然是一級警督。估計是個處級幹部。

王天勇所長一看,頓時喜上眉梢,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后」叫道:「報告周局長,我們正準備把嫌疑犯帶回所里調查,不過,省廳有幾個同事不讓帶走……」

葉凡在他嘴裡一下子成了嫌疑犯」這廝的轉變度之快的確驚人。

「周局長到了嗎?」,顧老闆也正在外邊通電話」裡面傳來顧俊飛的問話聲。

「到了,來得真是及時,不然,那個王所長估計扛不住了。畢竟那個趙科長是省廳的科長,官大一級壓死人……」顧老闆說道。原來「落葉居,居然是京城顧家產業。

剛才顧老闆現有人鬧事」現兩伙警察爭了起來,覺得頭有些大」立即把此事彙報給了顧俊飛。當顧俊飛一聽說居然是葉凡這貨惹毛的事」立即來了精神頭。

當知道王所長杠不住時」立即叫南福省省政府辦的副主任張明堂出面,指使著台港區分局局長周正道出面」自然是壓制趙鐵海了。

趙鐵海一看來了個處長,好像是台港區分眉局長周正道。心裡一震,知道今天的事有些麻煩了。

自己不過一個科長,而且」這裡是水州的地盤,俗言說強龍難壓地虎。即便是公安系統內部,跟一個政府機構也差不多」派桑林立。

周正道聽說跟省廳的肖銳鋒副廳長關係還不錯。而葉凡在魚陽時跟肖家的關係也一般,估計人家不落井砸石就算不錯了,想肖副廳長幫忙,門兒都沒有。

所以,這廝那是立馬站了起來」再也不敢大條,斜著眼沖葉凡擠了擠眼球,意思是葉哥你趕緊想辦法,咱老趙就怕扛不住了。

葉凡自然也是拿起了電話」又招呼起人來。心道,有意思了,現在倒變成比後台比背景進行官帽子級別高低擂台大賽了。

「趙科長,這裡是台港區」不是你們省廳刑警隊?」,周正道也認識趙鐵海,那臉一擺,拿捏起了架子。

「呵呵」周局長,我們要求馬尾巷派出所的同志現場辦公也正常中,剛才王所長什麼都不問,把受害者當犯罪就要拷人,這個,有失公允……」趙鐵海也是皮笑肉不笑,說道。

「是嗎?王所長?」,周正道一臉正經,問道。

那所長立即心領袖會,說道:「我們完全按程序執法的,剛才接到受害者唐淺報案」說是遭到歹徒毆打。趙科長,我們制止歹徒行兇,把嫌疑人帶回所里調查」這個有錯嗎……」

「嘿嘿,歹徒,打架的事不聞不問,你能分清誰是歹徒?剛才這位葉凡先生說是跟同事農音韻正在包廂內吃飯」而這位唐淺見農姑娘長得漂亮」當場就要調戲人家姑娘」農姑娘不肯」唐淺居然帶著一夥同夥沖了上來要強行侮辱人家一個姑娘家。作為農姑娘同事的葉凡,自然得站出來保護了。很明顯,唐淺這邊好幾個人」而葉凡先生才一個人………」趙鐵海乾聲質問著王所長。

「哼!這裡是台港區分局」辦案子還輪不到你趙科長在這裡指手劃腳的。王所長,立即帶人回所里調查。」周正道那臉一沉,蠻橫得很」哼聲道。

「銬起來,帶走1王所長沖葉凡哼聲道,幾個手下手拷一晃就要上前拿人。

就在這時候,周正道的電話響了起來。

一接通,裡面傳來水州市政法委:「聽說麻川縣縣委書記葉凡同志遭到一伙人圍毆,他的女下屬還被人調戲是不是?雖說麻川離我們水州很遠」一個縣委書記在省城被人毆打,這要是傳到省里領導會耳里,他們會怎麼看我們水州市公安局?你們台港區的治安,是得整頓一下了,哼1

李昌海也叫絕」一出口就拿住了周正道,先就把葉凡定位在了受害人一方。

「李,李書記,事情還沒了解清楚。」周正道那臉一沉」心裡直想罵娘,李昌海的話里明顯是偏向那個葉凡,他知道是李昌海在藉機敲打自己。

因為自己跟省廳的肖銳峰副廳長走得較近,李昌海心裡有些不滿意。周正道有些擔心李昌海會拿這事說事。對於省城台港區分局,李昌海早就想動手了,一直沒找到機會。剛才葉凡電話一到,李昌海二話沒說,立即下嘴了。從李昌海對葉凡的了解來看,葉凡絕不會做出多麼惡劣的事來。

「沒了解清楚就要抓受害人,你們是怎麼執法的?我很是懷疑你們台港區分局的執法公正性?」李昌海毫不留情,一句話噴出,周正道心裡更是陰沉沉的。

放下電話后擺了擺手,示意王所長稍等。這廝走到外面,電話掛給了肖副廳長,把剛才的事說了一下。

肖銳鋒一聽,心裡頓時差點叫好起來。一直想在省里找個份量重的靠山」因為常務副廳長鍾正良已經調走了」廳里幾個副職那眼睛全盯著常務副廳長那個位置。

肖銳鋒也知道,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其實就是省委副書記顧峰山的家裡人。聽說其人還是顧峰山直接從京城帶到南福的。基本上張明堂就是顧峰山的門面,許多事顧峰山不好出面,都是張明堂在幫他打點著的。

至於說剛才聽說打架一方居然是葉凡同志」肖銳鋒微微一愣陷入了度量之中。

以前肖家人也猜測過葉凡跟省委組織部宋部長的女兒宋貞瑤可能是好朋友,而剛才的事既然是張明堂有交待周正道那般去做,那就說明背後估計就是顧峰山家裡人的指使著干這事兒。葉凡肯定是得罪了顧家人。

一方是宋初傑,一方是顧峰山。

略作思忖之後肖銳鋒自然選擇了後者。宋初傑雖說是組織部長,但人家顧峰山還是分管黨務的副書記,份量比宋初傑大得多。

而且,葉凡跟宋家的關係也只是當初水州四美在魚陽縣惹出一些事後宋初傑單經親自來過一個電話過問。也許宋部長只是為女兒出頭,並不能說明葉凡跟宋家有多深的關係。

旋即,肖銳鋒先電話打給了趙鐵海,冷冷哼道:「趙鐵海,你是不是吃得太飽了。」

「肖廳長,我不明白你這話什麼意思?」趙鐵海心裡一涼,知道肯定是周正道在背後下習子了。

不過,肖銳鋒的話太不客氣了。趙鐵海的火也給引出來了」所以,說話也有些不客氣。

「不明白」台港區辦案子的事你插什麼手?那是你們省廳刑警該乾的事嗎?給我馬上離開。」肖銳鋒口氣更冰冷,直接下達了命令。趙鐵海放下電話后,那臉已經漲成了豬肝。葉凡一見他那臉色」知道對方估計又搬出了什麼厲害的角色出來。

不過,趙鐵海並沒走。只是」他的那幾個手下,在接了電話后對趙鐵海表示歉意,全走了。

肖銳鋒知道,即便是自己出面,李昌海未必肯賣自己面子。因為自己跟李昌海的關係也一般。

葉凡既然能搬得動李昌海」那說明兩人關係相當的好。如果就此撤手不管這事兒,那不就失去了一個向顧家示好的機會,肖銳鋒絕不願讓這機會白白失去的。

這廝一咬牙,通過周正道打聽到了張明堂電話,直接掛到了張明堂那裡。

不久,李昌海接到了水州市暫時的代記、市長高懷明的電話。

「昌海同志,聽說有位叫葉凡的同志在,落葉居,亂打亂砸的?這裡是省城。治安怎麼也這麼亂,怎麼能容忍土匪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