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章暗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章暗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齊叔,我啥時招搖撞騙了,咱好歹也是一縣長了,都給你說成江湖騙子了。看看人家莊書記,對咱多麼信任。」葉凡裝著略顯不滿樣子,在身側嘀咕道。

「是嗎?你小子,還怪起我來了,是不是你齊叔我沒給你什麼優惠,還不滿了是不是?」齊振濤掃了葉凡一眼,嘴裡罵著,又掃了庄世誠一眼,笑道:「庄書記啊,以後可別太慣著這小子了,該批評一定不要手軟。不然,年青人嘛,給他三分三就要上粱了……」

「齊省長,小葉同志表現很不錯,我想批評也得有理由才對是不是,呵呵……」庄世誠一時心情也是大好。

這個當然有原因的,因為京城鳳家已退休的鳳天遙副主席是津派的代表人物。

他這一派的勢力範圍一直在津門市那一地帶,最近各方勢力插手南福,他當然也想分上一杯羹了。

庄世誠就是鳳天遙安插進南福省的一顆釘子,只是庄世誠的力量太弱了。

一直以來,庄世誠都想在省里找個較硬實的靠山,比如齊振濤之類屬於省委常委之流。如果能拉入津派陣營,那將是大功一件。

而且,有了省里常委的支持,也有利於自己在德平開展工作。不然,自己在南福就是一無根的浮萍,干起工作來到處被卡著脖頸,很難干好事。

這不。

正愁著想不到小葉同志倒給拉來一個機會,此刻起,葉凡的份量在庄世誠心裡更是重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個自己隨手就能捏拿的小牛犢子,已經漸漸的長大了。

三根魚竿,齊振濤和庄世誠初次接觸並沒談什麼大事。反而聊的都是一些有趣的無聊事。

使得葉凡這廝想從中聽點什麼官場處世之道,都感覺無趣,暗道,兩個大佬盡扯蛋,亂扯一些八卦東東,像娘們一樣」沒味道。

「齊叔,水州市委書記的人選不知定了沒有?」葉凡故意問道,對於許萬山的莫名其妙被降了兩級,葉凡也是感覺有些鬧不清。

要是知道許萬山同志就是因為當初攔截自己」鎮東海怒了,借趙寶剛之手降下的天怒的話葉凡同志估計也會震掉了下巴。

當然,對於葉凡的問,庄世誠也支起了耳朵。其實庄世誠也相當的遺憾,對於許萬山那個位置,他當然也想。只是他到德平時間太短,還沒做出能讓省里提拔他的成績和理由來。

「你小子,以為那個位置那麼好定嗎?沒有個一年半載是定不下來的。」齊振濤沒好氣,亨道」不過,「哼雖說在哼,但話語里處處彰顯他對葉凡的愛護」庄世誠當然知道其意了。

掃了庄世誠一眼,又說道:「不過,競爭者相當的多,咱們華夏的官帽子太少了,省里一些副職就不必說了,就是下邊一些地區的書記也當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了……」

「那是,就是我也想啊,只是」我知道沒什鼻希望,也就平復了……」庄世誠罕見地說出這句話來。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這次機會失去,但下次總是有機會的。德平,雖說經濟在全省處於倒三甲位置」但也是個最容易出成績的地方。」齊振濤淡淡說道,當然意有所指。

庄世誠心裡一振,知道這是齊振濤在暗示,等有機會了,他會幫助自己的。

但庄世誠很聰明,也沒表功表雄心表信心表絕心」反其道而行,說道:「小葉,齊省長這話講得有大道理啊!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相信,只要你把青霧茶項目和天牆公路拿下,麻川的經濟,絕對會翻倍增長的。麻川是全省最窮的縣,翻盤的機會也是最大的。麻川富了,也會給德平帶來一份子喜氣……」

齊振濤知道,庄世誠在借葉凡之機表達自己的決心。

「嗯,德平,不能再等了。」齊振濤應了一聲,陷入了沉思當中。庄世誠和葉凡都沒再說話,靜靜地等著,良久,齊振濤一提魚竿,笑道:「不錯,又來了一隻,小葉,數數幾隻了。」

「11隻了。」葉凡伸頭掃了桶里一眼,笑道。

「11隻,有趣,可以湊成一個常委會了。我這人啊,對於,6,字很喜歡,小葉,看看桶里,排個序,把第六大的那隻魚給找出來放生了……」齊振濤講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庄世誠卻是專註地聽著,那臉色微微有些變了。

「找到了齊叔……」葉凡抓出第六大的那隻魚來。

「放了1齊振濤笑道。

「……」一聲,魚給葉凡扔進了池塘里。

「齊叔,這魚少了一隻,乾脆把你剛釣的那隻補進來,湊成一常委會不是更有趣……」葉凡干聲笑道。噢!你小子,還真有點味道。……」齊振濤笑罵著,把魚竿伸到了庄世誠面前,笑道:「那就麻煩庄書記給代取下來,唉,這晚上,視力不大好,連魚都難取下來,呵呵……」

庄世誠一聽,頓時雙眼放彩,立即伸手,小心取下了魚放進了桶里。過後,一直在思付著齊振濤的怪異表教……

不久,心情大振。

暗道,難道是齊省長在暗示著我德平地委黨委會這11人有變動。為什麼又要扯出個「6,來,難道是指黨委會裡排名第「6,的唐耀東要調走了。

調走就調走,為什麼齊省長又要補進去,不會是這第六號他心裡已經有了人選,而且有把握拿下。

而補進去時卻讓我動手,意思是主動權在我手中,他是把機會讓給了我。讓我推薦人選,然後他運作安排進來,天大的好消息……

齊振濤這是什每意思,他為什麼要給好處給我……

回城的路上,庄世誠一直在思考著。不過,不管怎麼樣,齊振濤給出的誘惑太大了。

如果能借他之手安排一個唐耀東的繼任者,那庄世誠在德平地委黨委會中就穩獲四張票,那離庄世誠全面掌控地委黨委會的日子不遠了。即便明知齊振濤給的是枚帶刺的果子,庄世誠也會張嘴吞下的。

同一時間。

南福省省委常委樓在東城四竹河的流星灣。

三號樓里。

顧俊飛一臉鐵青色,罵道:「陳中民這混蛋,還想靠上郭朴陽,門兒都沒有。」

省政府辦副主任張明堂一臉凝重,說道:「陳中民估計也無奈,既然青霧茶項目是郭書記親筆簽定的,他總得考慮一下郭書記的虎威。算啦顧少,青霧茶簽了就簽了,不過,天牆公路應該不會再有郭書記簽字了。」

「嗯,郭朴陽頭再大,也不可能親自照顧兩個項目給麻川那破縣的。這南福,又不是郭朴陽一家的。」顧俊飛哼聲道,掃了張明堂一眼,說道:「交通廳那邊打點好沒有,我不希望這次再出什麼紕漏。」

「絕對不會通過,盧廳長是顧書記親手提上去的,一個狗奴才,如果敢讓此方案通過,咱們顧家絕不會放過他的。相信盧九一會作出選擇的。」張明堂哼道。

其實,他自己何曾又不是顧家的狗奴才。

「落葉居的事怎麼回事?」顧俊飛又轉道另一方面了。

「聽周正道說是當時齊振濤掛了電話……」張明堂那臉色了也不好看。

「齊振濤,想不到這小子的身後人是齊振濤。」顧俊飛那臉更是陰沉了下來。

「估計他們關係相當的親密,不過,公子,齊振濤也沒什麼好怵的,不就一個土官員罷了。只是,落葉居的事既然齊振濤親自插手了,我看這事就算啦,畢竟老爺子也不想正面跟齊振濤起衝突。」張明堂說道,掃了顧俊飛一眼,又說道:「我是擔心盧九一會不會裉蔚幕⑼。畢竟,交通廳是齊振濤直管的下屬部門。」

「頂不住也得頂,盧九一他敢。」顧俊飛霸氣大顯,寒森森地說道,掃了張明堂一眼,說道:「麻川那邊的事安排得怎麼樣了?」

「目前有資格競爭麻川縣委書記的人選倒有好幾個,像德平地委行署辦的主任邱茂水,通都區副書記粟一宵,麻川縣委副收記韋不理等。不過,經過調查,聽說當時葉凡到地區交通局去弄錢時大大的得罪了粟一宵,而且,我剛了解到,粟一宵居然是喬副省長的親外甥。」張明堂笑道。

「好!好!既然要安排,就得給葉凡找一個強勁的對手才行。邱茂水的後台是王專員,這個粟一宵好像更扎手一些……」顧俊飛笑道。

「粟一宵在德平地區有著紀委書記濟明遠支持,當初喬副省長也是從德平地區爬到省里的,估計在地區里的關係也是盤根錯節,經他手提拔的有份量的官員絕對能組成一個加強排。既然要挑只虎去麻川壓制葉凡,那就得挑只真正的老虎,紙老虎是沒用的。」張明堂笑道。

「嗯!地區有靠,省里有舅舅喬在支持,這個粟一宵相當好的人循……」顧俊飛臉上舒展開了,彷彿看到了葉凡的可憐樣子。

不過,第二天上午。

葉凡帶著一臉的好心情到了省交通廳后卻是碰了一鼻子灰。

黨校同學錢洪標還不錯,夠朋友,把葉凡帶到了半務副廳長韋建明的辦公室。

韋建明四十過半,人看上去還是挺精神的。掃了葉凡一眼,淡淡說道:「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