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一章齊振濤大丟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一章齊振濤大丟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知道人家不怎麼瞧得上自己這個小具長,像省交通廳這些高官,鼻孔從來都是長在天上的。

不要說韋建明這個正廳級別的常務副廳長,就是下邊一個管事的處長面對下面地區來的副廳甚至正廳級幹部,態度也是差不多拿擺得很的。

韋建明肯見自己,當然全是看在錢洪標份頭上。不過,葉凡把不滿藏在了心裡,一臉笑容遞上了中華香煙。

韋建明掃了葉凡一眼,倒是接過了。

不過,當葉凡拿出,天牆公路項目計劃書,后韋建明只是淡淡的掃了那個標題一眼,根本就沒翻進去,眉頭明顯的皺了起來,掃了錢洪標一眼,不問葉凡反問他,說道:「洪標,不就早跟你說過嗎?德平不可能在同一年內同時建設兩條公路的。」

「韋廳長,這個,葉凡同志說了,只是希望廳里能立項通過,並不問咱們廳里要錢。他們的目標是往上頭去爭取資金……」錢洪標心裡一震,硬著頭皮解釋道。

「上面爭取資金,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先得申明,咱們廳里是一分錢都不出的……」韋建明一聽,臉色明顯的緩和了下來。

很是詭異地抓起筆來唰唰寫下了一段字,笑道:「盧廳長正好在辦公室,你立即去找他,如果他同意的話,再拿到廳黨委會上過一下就行了……」

出了韋建明辦公室,葉凡笑道:「老錢,你們領導蠻好說話的。」

「嗯,韋廳長是我的老領導了。」錢洪標卻是沒有舒展開眉頭,應了一聲,說道:「葉書記,等下,如果……」

「有話直說,老錢,咱們還吞吞吐吐幹什麼?」葉凡說道。

「唉……不說了」聽天由命吧1錢洪標吞下了話。

盧九一是省交通廳的掌舵人,聽說剛到墜,看上去一臉的和藹勁頭。

當葉凡從皮包里掏出天牆公路項目方案遞了過去,盧九一隨手翻了幾下」往桌邊一擱,一臉嚴肅,說道:「幾個億的大項目,你們德平有什麼能力支撐下去?簡直是胡鬧……」

「盧廳長,我們並不需要德平地區出錢,也不hua交通廳一分錢,只要廳里肯給我們立項,我們要的只是一個項目。錢的問題我們自己去解決……」葉凡趕緊解釋道。

「自己去解決」你們拿什麼解決,這是幾個億,不是幾毛錢,葉凡同志,廳里能隨便立項嗎?到時這工程無法啟動,或者搞了個不三不四的半落子,浪費了項目指標不說,我們交通廳不成了南福笑柄,我盧九一是要付領導責任的……」盧九一冷冰冰哼道,看人,就是一股子居高臨下眼神。

「盧廳長」你聽我詳細說說資金的疇措問題……」葉凡剛講到這裡,盧九一早就不耐煩了,手一揮沖錢洪標哼聲道:「錢處長,以後別什麼人都往我這裡領,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來浪費。

……」

葉凡還想講」不過,被錢洪標給勸了出來。當然,錢洪標自然是一臉的鐵青色,以前盧九一叫錢洪標都是「小錢」今天居然噴出了「錢處長」叫上官名了」看來對自己的不滿已經到了快暴的地步了。

「老錢,對不起了,害得你被領導批評。」葉凡當然也明白個中臉色。

「沒啥」大不了不呆這省交通廳了。盧廳長也許快升了,走了好……」錢洪標沒忍妝了牢騷。轉頭看了葉凡一眼,苦笑道:,「老哥,這事我幫不上你了……」

「老錢,如果廳里真有人動你,你打我電話,翻天了我也得幫你。」葉凡哼聲道。

「謝謝,到時再說……」錢洪標點了點頭,並沒那般樂觀。

葉凡拿了項目方案直接去了齊天家裡,齊振濤的夫人風雅梅很是熱情。

「小葉,你那後宮玉顏丸還有沒有?」

「有是有,不多了,就幾顆……」葉凡點了點頭,以為風雅梅還想要。今天要求齊振濤辦事,肉痛也得奉獻一顆了。

「是我嫂了,就是前次你見過的風司長的老婆李蓮要。」風雅梅有些不好意思。

「噢……」葉凡應了一聲沒表態。如果是風雅梅要那就得給了,如果是李蓮要那就得考量一下了。畢竟那東東不多了,用了一顆就少了一顆,沒地兒再配製的。

「他們不會白要你的東西。」風雅梅的歲數是葉凡的雙倍,人生閱歷當然豐富,一眼就瞅中了壹。

「風姨,不是我小氣,那東西的確不多了。如果是你要,我二話不說。」葉凡噴出一句話來,令得風雅梅心裡感覺相當的舒坦,笑道:「你這孩子,我哥是幹什麼的你也曉得,他在財政部任職。你們不正修路嗎?還有,你們縣裡不是正搞建設嗎?前次他走前有說過,叫你這次去京里也準備幾個項目。他會挑個合適的,應該能給你們縣一此款子。

「多少?」葉凡趕緊問道,這種餡餅他當然不會放過的。

「你這孩子,一聽到錢雙眼狼光。」風雅梅笑道,敲了敲葉凡那腦袋。

「嘿嘿,風姨,我是沒辦法,給逼的,麻川那地方你也聽說過,什麼都需要錢。」葉凡干聲笑道。

「嗯!具體多少我也不清楚,這個,就看你本事了。如果能讓李蓮和白雪滿意,也許就能多拿些,幾百萬應該有吧。」風雅梅笑道。

中午時齊振濤回來了。

聽了葉凡的說詞后,細細地翻閱了方案,拿出筆來簽了。

說道:「小葉,不能什麼事都找上方人簽字,這樣子影響不好,給人落下一個以勢欺人的看法,不利於你長久的開展工作。

項目方案,還是得從下邊一步乒打通關節,這是辦事的程序。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潛規則。

如果所有人都像你這樣子找上頭簽字,那還拿下邊的領導來幹什麼,當擺設是不是?

人家心裡有怨言。一回能行,你下回再去要項目要資金,人家就會想方設法阻攔你。

而且,這個世道,叫做什麼,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的簽字也未必一定靈光。

以後記住了,憑自己本事,想出辦法打通這些關節,才能顯示你葉凡的本事來。」

「我知道齊叔,不過,省交通廳的事有些特殊。當時德平紅沙洲縣的縣長郭新平跟我們麻川有矛盾。

為此事麻川縣委書記周富德還被調離了。聽說郭新平有個親戚在省交通廳,估計要從下邊打通關節,走合法程序的話此路不通。

再說,今天早上我去了省交通廳,看盧廳長的態度,那是絕對沒戲了。

我也是被逼無奈,時間太緊了,走正常程序來不及了。估計二個月後麻川縣新任的縣長書記就會到了。到時人一到,我要幹些什麼,多方受制,更難了。」葉凡倒出了個中原為。

「嗯!該借力時就要借,呵呵,你小子,別嘗到甜頭后,以後辦事自己根本就不想辦法,直接就跑你齊叔我這裡來了。我可是給你先打打預防針,一些雞毛小事別來煩我。即便是大事,也得自己先想辦法……」齊振濤笑道。

「我知道了齊叔。」葉凡點了點頭,突然問道:「齊叔,你那邊的事辦得怎麼樣了?」

「我那邊,你小子問個屁,小屁孩子一個,摻和什麼。」齊振濤沒好氣罵道。

「我……我也是想幫你齊叔,呵呵,不問了。」葉凡咂了咂嘴,終究沒倒出喬圓圓來,暗道自己跟喬圓圓還沒到能熟到她老頭子肯出面幫忙的地步。

下午,葉凡又到了省交通廳。

這次,葉凡沒去再麻煩錢洪標子,而是自個兒守株待兔,一直守在了門邊。

直到3點多才看到盧廳長走了過來。

葉凡一下子就竄了過去,盧廳長的秘書還沒反應過來,葉凡早就掏出項目方案遞子上去。

「不是跟你說過了,你這方案廳里不考慮了。」盧九一那臉一板,根本就不接方案計戈小,那臉,相當的難看了。

「走開,再不走我叫保安了,從沒見過你這種人。」盧九一秘書王林一見主子怒了,立即衝上前去要扯葉凡。

「扯啥1葉凡微微一用勁頭,王秘書被推到了牆上,後背上隱隱痛。

立即說道:「盧廳長,你再看一遍,如果不行,我立馬走人,再也不纏著你了。不然,我天天在這裡等著。大不了給保衛科的同志帶去吃幾天牢飯,出來后我繼續來。」葉凡耍起賴來。

盧九一挑了挑眉頭,哼道:「拿過來。」

葉凡遞了過去。

估計是看到了齊振濤的親筆簽字,盧九一那眉頭一動,偷偷掃了葉凡一眼,拿著方案雙眼掃著,其實一個字都沒看,估計在度量著得失。

暗道:「想不到這小子能量還不小,居然搞到了齊振濤親筆簽名。這事真有些難辦了,齊振濤是常務副省長,省交通廳是他直接分管的。不辦的話估計得罪了他,辦的話那邊顧峰山那頭又得罪了。不過,只要我能調一級,跳出交通廳這個圈子,以後齊振濤也管不著我。

這次調級來說,顧峰山作為分管黨務的書記,份量當然比齊振濤大得多。而且………」

良欠!

盧九一拿定了主意,把方案往葉凡手上一塞,說道:「這事沒得考慮,德平地區不可能同時上兩個有關公路的大項目。這是我盧九一對你們德平地區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