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二章進宋將軍大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二章進宋將軍大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山不轉水轉,「哼……」葉凡冷哼一聲,拿著方案走了。

「夠派頭的,廳長,我說就應該叫保衛科的同志來修理他一頓才行,不然,拿我們交通眉當菜園子了……」王秘。

「滾一邊去,哼……」盧九一噴出一句,黑著臉進了辦公室。得罪了齊振濤他心裡不悶才怪。這王秘書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剛好觸了霉頭,活該他倒霉。

「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齊振濤問道。

「不清楚,就是那個顧俊飛跟我有點糾葛,難道是他在作梗……」葉凡倒出了顧俊飛。

「顧俊飛加張明堂,京城顧家人。唉………」齊振濤一臉的陰沉」嘆了口氣。

良久,說道:「算啦小葉,我拔5oo萬給你,你們天牆公路既然在地區通過了,就以地區項目形勢搞吧,加上你已經弄來的21oo萬,也有26oo萬了,能搞多少就搞多少吧。對你們麻川來說,也是天大的政績了。有些事,力有所不逮要知道「退一步,……」

「齊叔,謝謝你了,這事,我不打算放棄。我想直接去京城跑一趟……」葉凡雙眼閃著堅定的光芒。

「有志氣,去吧,不行就回來。如果你小子能讓宋將軍點頭的話,江都省那一塊我給你出面……」齊振濤一拳擂在桌上,臉陰沉沉的。這個,盧九一不賣他這個直管領導面子,齊振濤那臉,自然丟得大了」不生氣才怪。

「說定了……」葉凡盯著齊振濤。

「定了。」齊振濤漏出兩字來。

葉凡回了一趟麻川縣,把工作安排好后又到地區向庄世誠彙報了公路情況。

「去吧,實在不行打我電話……」庄世誠若有所思,鼓勵道口瞅了葉凡一眼,問道:「小葉,你跟齊省長怎麼回事……」

「噢!齊省長的兒子叫齊天,跟我是拜把子兄弟。他一家人對我很好……」葉凡說道。

「老賀,那邊的案子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進展緩慢,江都省那邊包得很緊,咱們又沒熟人,打不進去。倒是德平這邊問題不大,估計重點的問題應該在江都剩」賀海緯皺著眉頭。

「嗯!我這段時間太忙了,還得去京城爭取天牆公路項目。等我忙過這事後再想辦法。」葉凡說道。

「我不急,江都省那邊的銅業公司肯定有問題。抽絲錄繭,我就不信那銅業公司真是個無縫的蛋,哼……」賀海緯突然雄心爆。

「賀哥,你又恢復了當初當刑警總隊長時氣概。沒錯,只要有縫,咱們就能鑽進去。」葉凡笑道。

「那是,你賀哥我是什麼人」相當初………」賀海緯剛準備吹牛,瞅了葉凡一臉笑意后打住了,「不說了,說了沒意思。這次的事你就放心,不揪出一批人來我就不叫賀海緯……」

「旗棄得勝,哈哈哈………」兩隻酒杯碰在了一起。

晚上,到了省城水州。

一個小酒館里坐著三人。

「鐵海,范剛,有查到盧九一的一些什麼沒有……」葉凡淡淡問道。

「盧九一聽說是顧峰山幫助提上去的,他的背後人就是顧峰山了。不過,當時盧九一坐上省交通廳長位置時顧峰山還沒到南福,估計盧九一早就攀上了京城顧家。去年顧峰山到南福后,盧九一估計就是顧家預先安插在南福省的一枚釘子。」趙鐵海說道。

「不管他是鐵釘鋼釘無論什麼釘子,敢惹咱們哥就得讓他付出血的代價,哼……」妖棍范剛是范春香的弟弟,一直把葉凡當親哥對待的。

「當然,即便是京城顧家」咱們這雞蛋也得去碰碰那硬石頭。媽的,太不是個東西了……」趙鐵海接上話罵道。

「聽說交通廳的常務副廳長韋建明一直跟盧九一都不合,還聽說因為省城市委書記許萬山的黯然出局,使得省里將進行一系列的人事調整。目前盯著副省長位置的各廳一把手相當的多,而盧九一就是一個相當具有競爭潛力的人……」范剛透出了小道消息。

「嗯!副省長里有人調整到許萬山的位置,那副省長的位置又空出一個來」這就是多米諾骨牌效益。

盧九一想坐上副省長寶座,有著顧峰山的支持,很有可能。不過,估計郭書記和朱省長未必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生。

當然,既然盧九一死心的跟著顧峰山,為顧家賣命,他不但要受到郭書記和朱省長的阻攔,還得,哼………」葉凡冷哼出聲了。

「哥,這事恐怕不好辦。咱們都是一些小毛蟲子,想撼動顧峰山,跟昆蜉撼樹有何區別?」,范剛腦子相當聰明,也很直白,掃了陰沉著臉的葉凡一眼,又說道:「當傑,哥如果決定出手了,咱們就是載臟也得把盧九一搞臭了,敢惹咱哥,死定了。」

「沒錯!我就不信盧九一是個清官,只要能捅出什麼來,先把這老小子搞臭了再說……」趙鐵海沒一絲猶豫。

「嗯,你們在暗處查查,上面的東西我會讓盧九一嘗到小毛蟲的厲害的……」葉凡講這話時,眼前浮現出了喬圓圓的身影來。既然盧九!想坐上副省長寶座,肯定得過中組部那一關的……

都燕京。

葉凡剛離開不到第二天剛好是星期六,正好找人。

宋家川將軍的家在燕京海淀區檳榔灣。

聽說這裡面住的余是軍隊高層,至少也得是少將級別的高官。一個很普通、並不華麗,而且相當古樸的山灣。

不過,走近后就曉得了,門衛是由武警站崗的,估計沒得到事先預約或者什麼特別通行證類東東根本就進不去。

不過,當葉凡在三個張著警惕眼光的威武武警盯視下掏出了那本趙寶剛給的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證件后,三個武警察是忙不迭行了個標準軍禮。

「先,請問要去什麼地方,我給您帶路?」,一個肩佩上尉的武警頭兒熱情地問道。

「不必了,我隨便走走……」葉凡笑道,隨步走了進去。

「哥們,那證件是真是艇……」一個高個子武警小聲問身旁的矮個武警。

「別亂說,絕對是真的。嗯想,那造假者腦子進水了也不敢往咱們這裡面混的。要混進那些高官樓里是不可能的,每個高官樓前還有特別的貼身警衛……」矮個武警說道。

「太年輕了,真不像礙…」高個子搖了搖頭,實在是不敢芶同。

「的確年輕,二十齣頭就是軍務部副部長,那可是少將級別的高官才能擔任的職務。難道他是將軍?也太逆天了。」,矮個子聳了聳肩,當然也是一臉的迷惑。

「嘀咕啥1,頭兒模樣的上尉冷哼了一聲,轉爾說道:「絕對有大背景,不然,太年輕了……」,葉凡轉悠了一圈子。

終於弄到了塵芋樓。

挺古樸的一個四合院子,門口用一些木棍子豎成柵欄樣子圍著。不小心一看,還以為是某個農家小院子。

門口也沒想象中的威風警衛站崗,就連那柵欄做成的鏤空門都斜開著並沒鎖。

葉凡輕輕的推了進去。

「一送紅軍下南山,秋風細雨撲面寒,樹樹梧桐葉落完,紅軍幾時再回山?二送紅軍大路旁,紅漆桌子路邊放,桌上擺著送行酒,祝願紅軍打勝起………」

院子里傳來了一個略顯蒼啞的聲音,好像是個老頭在哼歌,基本上全跑調了,聽得葉凡頭皮麻直想吐。

掃了一陣子,才現在院子的東北角居然辟出了一小塊菜地,一個臉皮皺巴的老頭正蹲在地下,小心的拔著菜地里那並不高的小草。

「這老頭,不知是宋將軍家裡什麼人,按理說應該不是他父親吧,應該是親戚……」葉凡心裡疑惑,走了進去。站了一會兒,現那老頭頭都沒抬,還在拔著自家的小青草。

葉凡乾脆也蹲了下去,幫那老頭子拔起草來。

「別動,就這點草給你拔了老子還拔個球……」那老頭略顯不滿,生氣地叫道。

「沒拔夠是不是,乾脆我帶你去草原拔個夠……」葉凡哼聲道。

「你懂個屁,哪裡來的小毛孩,跟老人家我搶草拔。老子在草原上馳騁時你還不知在啥娘胎里候著……」老頭倚老賣老,哼道。

「草原上馳騁,騎騎馬有啥。現在花了幾百塊,能騎上幾天了……」葉凡並不賣賬,感覺這老頭太大條了,心裡也有些氣憤,譏諷道。

「放屁!老子那個時候是血里來火里去的,還玩,玩命還差不多。你們這些小年青,哪裡曉得那種狀況。真見了哪種場面,別嚇得尿褲子就行了,「哼1,老頭掃了葉凡一眼,不屑地說道。

「尿褲子,本人有那般膽小嗎?德平的麻川縣聽說過嗎?那個地方是土匪窩子,現在,還不是被我治得服服帖帖的。一個小草原,算個毛……」葉凡自然有原因的,像軍隊高層一些人全是老傢伙,甚至是從解放戰爭那個特殊年代過來的,這些老傢伙有的脾氣相當古怪,你恭敬著人家未必鳥你,所以,葉凡決定反其道而行,試探一下再說。

「你……治服麻川,不可能,你才多大……」老頭終於抬起了頭,輕掃了葉凡一眼,又低下頭去,搖了搖頭。

「不相信是不是?馬鬍子知道不老頭……」葉凡故意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