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三章往鳳傾身上招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三章往鳳傾身上招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馬鬍子,聽說過。」老頭那雙眼中的寒光一閃而逝,儘管掩飾得極好,但還是被葉凡的鷹眼現了。心裡已經有了腹稿,也許這老頭就是宋家川。

「聽說過就好,他的後人,一個叫馬雲錢的騷包就是本人送進監獄的。」葉凡略顯自得,說道。

「噢還有點小本事,你在麻川縣當什麼官,不會是公安局長嗎?應該不可能,就你這小年青的,當局長,組織部門的官員腦袋應該沒犯渾吧?」老頭好像在自言自語,配合著還微微搖頭。

「呵呵,讓你失望了。本人不是公安局長。」葉凡搖了搖頭,遞過去一支古巴雪茄混合本地煙葉子搞的山寨版本的旱煙,有辣腸粗大。

老頭接過了,見葉凡打火機伸來也讓他點上了,瞅了葉凡一眼,哼道:「看來我猜得沒錯,估計你就下邊一個小警員了。」

「恰恰相反,區區卻是麻川縣縣長,代理書記。一小警員,能進這裡嗎,老頭,你什麼眼神?」葉凡吐了個煙圈,裝著一臉的不屑,盯著老頭。

「你……縣長……還代書記,這德平組織部,真的犯渾了。」老頭搖了搖頭,臉上驚訝一閃而逝,「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別以為玩點鬼把戲能把你老人家我給晃迷糊,你,還太嫩著了。」

「沒事,這次到京里小公幹,家鄉人民聽說我要來,所以,叫我送把傘給宋連長。還叫我帶句話,說是家裡人想他了。」葉凡說道。

「家鄉……麻川……唉……」老頭站起身來,手上沾著泥巴,吧嗒著吸了口煙,雙眼卻是望著遠方,深沉得很。一下子,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良久,沖葉凡哼道:「拿來?」

葉凡遞上了一個粗糙盒子,老頭打開了,一把黃傘,老頭慢慢撐開了,掃視著傘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簽名。

「哼有點小心機,還搞萬民殺老頭冷哼道,一語道破了葉凡的鬼把戲,說道:「有啥要求直接說。我這人,不喜歡拖泥帶水的,麻煩」

「我要錢」葉凡直白地說道。

「果然如此,哼」老頭那臉上掛滿了鄙視,凝視了葉凡良久,擺了擺手,嘆了口氣,說道:「算啦,要多少,1o萬夠不夠,拿了走吧。」

「打叫花子是不是。」葉凡淡淡說道,凝視著老頭,「我要的是一條路。」

「味口不小,憑什麼我要給你一條路?」老頭生氣了,哼道。

「憑你是麻川人民救的。」葉凡聲音大了不少。

「麻川人救的,那是很久的事了。」老頭搖了搖頭,不以為然樣子。

「膽小鬼,連麻川都不敢回去,哼」葉凡用的是最古老的法子,激將開始了。

「哈哈哈……」老頭子突然狂笑了起來,笑得那腰都在打閃,葉凡還真怕他那老腰給閃著了還得賠錢,老頭停了后,盯著葉凡說道:「這華夏,還有我宋家川不敢去的地方嗎?小屁孩子,跟我玩激將那一套沒用,老過時了。」

「哈哈哈……」葉凡也突然狂笑了起來,半天,停笑后掃了宋家川一眼,臉上也是掛滿了鄙視,哼聲道:「說你是膽小鬼你自己還不信,4o來年了,你心裡有愧,所以不敢回去,哪怕是回去看一眼,就一眼。那裡的山山水水,男男女女能讓你顫慄。別以為我不曉得,你有心脖

「哈哈哈……」突然從門口傳來一陣子宏亮的譏笑聲,葉凡一掃,又進來一老頭,好像比宋家川年輕一點,一臉的興哉樂禍。

笑道:「老宋,看到沒,今天被後生仔鄙視了是不是?痛快,年青人,講得好,講得爽,就該這樣講。心病就是有心病,得病了沒人治得了,哈哈哈……」

「唉……老周,讓你笑話了,小屁孩的話你也信。」宋家川嘆了口氣,口氣緩和了不少。

「你是誰?怎麼這樣子說我爸。」這時,門裡出來一位梳著兩辮子的大姑娘,沖著葉凡哼聲道。

周老頭身邊那位英武年輕人一看那姑娘,立即搶上前來,沖葉凡說道:「見過狂的,沒見過如此輕狂的小土蛋子,居然敢罵宋伯父,找死也不是這般找的。」

老成年青人沖葉凡吼完後轉頭沖那姑娘說道:「春蓮,我扇他兩巴掌給你出出氣,敢罵伯父。麻痹的,反天了。」

這廝說著話,大步跨前就要動手。

「衛國,下手輕點,別扇壞了。」周老頭漠然的掃了葉凡一眼,此人有些怪異,既要嘲笑宋家川,好像在幫著葉凡。

不過,見年輕人要扇葉凡巴掌時又好像很漠然,認為葉凡也該被教訓一下才對。宋家川皺了下眉頭,沒吭聲。

「放心爸,你兒子的身手你還不放心,咱是在什麼地方工作的。說打左臉絕對不會打到右臉,說只傷皮絕不會傷到骨頭。不過,這小子太狂了,鼓個小饅頭出來就行了。不然,什麼狗都敢在咱們家春蓮面前狂叫還了得。」周衛國得意地洋了洋拳頭,好像表功一般,掄起一巴掌虎虎生風扇了過去。

「打得好,下手重點……」這時,柵欄做的門邊又傳來一聲冷漠的哼聲,葉凡感覺有些耳熟,斜掃了一眼,心裡頓時訝然,原來此女居然是那天在天水壩子蜈蚣崖下見到的鳳天遙的孫女鳳傾。

「是鳳丫頭啊,是不是又來找你春香姐玩了。」周老頭一看,笑眯眯的。

轉眼。

周衛國的巴掌從側面橫扇了過來。

「哼……」葉凡皺了皺眉頭,感覺這周衛國好像也練過幾手,隨手擱了過去。

「叭……」

一聲悶響中,周衛國被一股大力拉扯著直往剛才宋家川種的那塊小菜地撲了過去。

「我的菜」在宋家川心疼的叫聲中,周衛國正中的摔在了菜地上,屁股丫下坐死了一地的菜苗。

其他人,頓時成了木雞。特別是周老頭,更是以一雙古怪的眼色瞧著葉凡。

兒子周衛國的身手他最清楚了,小時候曾經拜在陳氏太極拳的陳無波的大弟子門下練過十來年,聽說已經到了國術三段的開源之境。能踢斷三塊疊在一起的青磚,就連周老頭自己都是佩服不已。

怎麼搞的,居然被這從麻川來的小年青一拔就給摔向了五米開外的菜地里。這臉,可是憒蟆

宋家川也是滿臉怪異的掃了葉凡一眼,突然笑了,喊道:「有味道,小子,有點小本事。你如果能把周衛國這小子揍得趴下我可以考慮一下你說的路的問題。」

「老宋,不帶這麼惡毒的吧,衛國可是你的半子,以後春蓮過了門,還不是你老宋家的兒子。」周老頭干聲笑道。

「老傢伙,想娶我家春蓮,就得拿出本事來,沒有爭取到那個位置,想都不要想,哼」宋家川突然得意了起來。

「你……」周老頭被氣得噎住了,指著宋家川,良久才哼道:「那個位置,那麼好拿的話你去試試。」

「我可是不管,這是唯一條件。」宋家川顯得相當的拽,周老頭牛眼瞪得像銅鈴,掃了一旁不作聲的鳳傾一眼,笑道:「鳳丫頭,你衛國哥的事搞妥了沒有?」

「大山哥說是沒辦成,他們領導沒同意。」鳳傾有些不好意思,搖了搖頭,一直盯著葉凡。

「大山哥,難道是鳳大山?當初見到那鳳老頭時他身旁那個青衣人好像就叫鳳大山。難道鳳傾嘴裡講的就是鳳大山,從那天氣勢看,鳳大山很可能是狼破天派送出的中警內衛局隊員,去保護鳳天遙的。該不是這個叫周衛國的小子也是中警內衛局的,也想弄到一個什麼職位……」葉凡心裡嘀咕開了。

就在這時候,從菜地里爬起來的周衛國那臉一下子成了紫青色,猛地往下一蹬腿撲了上來,吼道:「揍死你這龜孫子的。」

葉凡一腳伸出,啪地一聲,周衛國又摔進了菜地里,這次更慘,好像來了個仰八叉,全身都是泥巴。

鳳傾趕緊是抿嘴笑,宋春蓮那是心疼地跑了過去拉起了周衛國,幫他拍著身上泥巴。

周老頭沒吭聲,宋家川倒是似笑非笑的盯著葉凡,又鼓勵道:「衛國,弄不到那個位置也行,只要你能打趴下這麻川縣來的小子,我立即同意你跟春蓮去辦證,不然,哼……」

「好……」周衛國擱開了宋春蓮的手,調氣伸腿,一個大跨步騰到空中,直往葉凡頭上踢了過來。門邊柵欄旁有幾個武警站得遠遠地瞧起熱鬧來。

「呵呵……」葉凡淡淡一笑,掃了一旁正狠狠瞪著自己的鳳傾一眼,這廝故意使壞,朝著鳳傾眨巴了幾下眼皮子,隨手一拳擱了過去。

周衛國那般氣勢的一腿,在葉凡的拳頭砸上去后,整個人被撞得直往鳳傾身上飛去。

「快躲開」周衛國慌得趕緊大叫,可是距離太近,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身子。

眼見自己的腳掌就要踹在鳳傾那纖弱的腰姿上了,旁邊的宋家川和那個周老頭都急得想跑過去拉人,不過,距離都太遠了。這要是被踹中,那還了得,兩老頭都慌了神,臉色都呈鐵青色了。

「葉凡,快拉開」宋家川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