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九百五十四章牛氓加混蛋

唰啦一下。

就在鳳傾嚇得乾脆閉上雙眼時感覺身子好似被一陣狂風颳走了一般,頓時窩進了一個熱騰騰的身窩子里。

「嗯,挺香的,淡淡的香味兒。」葉凡嗅了嗅鼻子,在鳳傾那性感的翹臀上輕輕拍了一下,一股玩世不恭吊吊。

「牛氓混蛋」鳳傾清醒過來,猛地從葉凡的懷裡挺開身來,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這年頭,好人難做埃」葉凡故意叫道,隨手擱了過去,一把抓住了鳳傾的嫩手,在手中捏摸了幾下,笑道:「跟雪藕有得一比,滑而且嫩。」

「你……你……放開……」鳳傾一臉的寒霜,喊道。

「放就放,又不是真的雪藕,不能吃的。」葉凡淡淡的笑著放開了。

「算啦傾,他是為了救你。」這時,宋春蓮把鳳傾拉到了一邊。

「再吃我一拳。」周衛國返身過後,一拳招呼了過來。

「夠了」葉凡那臉立即板了直來,七段頂階高手氣勢出鎖定了周衛國,這廝沒來由的感覺到了威脅,拳頭停在空中,而且退後了一步。

盯著葉凡看了一陣子,笑道:「高人,你身手比我高得比,我打不過你。認識一下,我叫周衛國,在中央警衛局上班。閣下……」

「葉凡,南福德平麻川縣的一個小縣長,暫時代理書記。」葉凡伸出手去,跟周衛國緊緊握了一下,兩人相視一笑。

「兄弟在中央警衛局上班,那估計就是人們俗稱的中南海保鏢了,了不起的地方。羨慕氨葉凡假裝的,羨慕個球。

「也沒什麼,只是有些神秘,其實跟武警也差不多。」周衛國的傲氣盡消,笑道,「到我家坐坐怎麼樣?」

「等下來,我這邊還有點小事要求宋老。」葉凡笑道。

「進屋吧。」宋家川態度好了不少,隱隱的好像挺高興的,招呼著大家進了院子。一顆大樹下,裡面早就擺了一張四方的八仙桌,四面雕著八仙,顯得相當的粗糙,幾條竹椅子。

鳳傾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在對面坐下了。

「鳳丫頭,大山真的說了。」周老頭還不死心,問道。

「說了,說是沒辦法,這事全得看他們領導。人員調配都是由他們頭兒直接安排的。因為這次的事涉及到鳳書記,大山哥說是他也無能為力。」鳳傾倒是正經了起來。

「唉……衛國沒這好運,算啦,還是回軍隊吧,紀委雖好,唉……」周老頭無奈地嘆了兩口氣。

「鳳周衛國想去的地方就是中紀委書記鳳寶山那地兒?中央警衛局局長是狼破天,難道鳳傾嘴裡的鳳大山的頭兒莫非是他吧?」葉凡心裡暗暗高興,好像找到了天大機會。

看這周老頭跟宋家川,好像即將成為親家。如果能幫周衛國一把,那宋家川肯定得回報。而且,這周老頭估計也不簡單,應該是能跟宋家川同層次的高官。

「衛國,等有機會我跟趙主席說說,看看能不能安插進去。」宋家川一臉凝重,掃了自己女兒一眼。

「沒用了老宋,趙主席跟那不是一個部門的,鳳丫頭說情都沒用了,咱們這些老頭子哪能入那傢伙法眼。這都什麼世道,咱們這些老傢伙為共和國拚盡血肉,到頭來居然比不過一個毛頭小子。」周老頭起牢騷來。

「人家有那資格,整天跟在幾個大傢伙身邊,咱們這些,跟他們比,還是不能入他們法眼的。」宋家川倒是笑了,「不過,他們那個部門太特殊了,外人是插不進手的。」

轉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小夥子,你說得對,這些年下來,我心裡有個結一直沒打開,這個,也許就是4o來年我不敢回麻川的心病吧當年,我們團長馬回年為了救我,他倒是先走了一步。唉……過去的事,後悔一直纏著我……」宋家川講著,那眼眶都有些濕了。

「心病還需心藥治,宋老回麻川一趟,直面馬回年一回,也許就能解開心玻

今年是貝葉谷廊橋建橋25o周年,我們麻川縣在德平地委指導下成立了貝葉谷景區開委員會,依託貝葉谷廊橋打造一個以紀念先烈為基礎的特殊景區。

省里也相當重視,批就拔了2oo萬下來,地區也拔了1oo萬。想信先烈們能看到以後的盛況,也該含笑九泉了。」葉凡說著,轉爾才引到公路上,說道:「不過,天車山就是一堵噬人生命的老虎,被德平人稱之為天牆。

我這次到京里,搞了個具體方案,就叫天牆公路,以麻川為結點,同時打開江都、安江、南福三剩

而麻川,就是這三省的咽喉要道。如果天牆公路能開工,那麻川的未來,將具有不何估量的展前景。

麻川人民太窮了,全省墊底,我心裡有愧。所以,趁著貝葉谷景區的事來找老將軍了。」

「天車山,那真是一堵天牆,當年為了開那條簡易公路,吞噬了一百多名英雄的生命。我宋家川是麻川人民救的,出些力應該。」宋家川一臉嚴肅,接過葉凡的方案細細地翻了一遍下來。

問道:「天牆公路的相當很好,不過,涉及到江都、安東、南福三省,很大膽。不過,涉及到的資金估計不下2個億。光靠你們德平估計拿不下來,就得尋求到省交通廳的支持才行。我可以用總後勤名義建紀念館為名頭為天牆公路下拔二千萬。不過,也是杯水車薪,跟2個億相比,差距大遠了。小夥子,你有什麼想法?」

「不瞞宋老,這方案在省交通廳受到了阻隔,說是德平已經有了羅水公路項目,不再同意天牆公路項目。我當時說了自己打算,是到交通部弄些錢,不拿省里一分錢,可是交通廳還是沒能通過。這次下來,我是抱著死馬權當活馬治的想法來的,能不能由交通部上頭先定下來,採取自上而下的方式。」葉凡一臉苦澀,說道。

「自上而下……」宋家川念叨著這幾個字,隱晦地掃了周老頭一眼。

「別看我老傢伙,我是幫不了什麼忙的。」周老頭感覺到了宋家川的怪異目光,立即拒絕。

「嗯,進峰雖說是交通部的第一副部長,但這麼大的事,涉及2個億資金,而且還是三省聯通,的確有些難辦。如果交通部先立項,人家南福會怎麼看。」宋家川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跟葉凡說道:「小夥子,我給你二千萬,能修多少修多少吧。相信也能拓寬一下天牆公路少死幾個人。」

「周老,這事您就不能幫點忙?」葉凡看著周老頭,心裡在猜測著這老頭是幹什麼的。既然宋家川還在,他總得給點面子。

「小夥子,不是我不幫忙,實話跟你說吧。我大兒子周進峰現任交通部常務副部長,不過,你這項目太難了。先就得省交通廳同意才行,然後,進峰也好操作。即便是那樣,希望也是不大的。」周老頭倒是一臉認真,不像玩虛的,說完后掃了鳳傾一眼,有了主意,笑道:「小夥子,如果你能求得鳳丫頭出面,也許有辦法通過的。」

「不用說了,我是不會幫他的,哼哼……」鳳傾冷漠的說道。

「我沒打算求你,別自作多情,哼」葉凡的臭脾氣上來了,冷冷地哼道。

鳳傾差點咬牙切齒了,瞪了葉凡一眼,不說話了,那臉,漸漸的漲上了紅暈,看來被氣得不輕。

轉爾沖周衛國說道:「周兄,你們頭兒是不是叫狼破天?」

「你……你怎麼知道?」周衛國一時愣住了,滿臉驚訝,盯著葉凡。就連宋家川和周老頭都是隱晦地訝然。

「別問為什麼,你說說是不是就是了?」葉凡神秘的一笑。

「是」周衛國點了點頭,雙眼中突然射出了希冀之光。

「周老,我跟你作筆交易,你幫我把天牆公路在交通部立項的事搞定,衛國兄弟的事我去打點,怎麼樣?」葉凡淡淡說道。

「你……真的能……不可能……」周老頭一臉的不信,沒掩飾住,全表露了出來,這個,關係到兒子遠大前程,他也平靜不了啦。

「你能幫衛國,不可能。大山哥還不行,就你,哼」鳳傾不時時機的打擊著小葉同志,掃了小葉同志一眼,問道:「知道大山哥在中央警衛局幹什麼的嗎?」

「不清楚,是不是那天在天水壩子蜈蚣崖見到的青衣人?」葉凡說道。

「就是他,那天就是穿的青衣。大山哥可是中央警衛局一營副營長。」鳳傾得意之下拋出了底牌。

「呵呵,一個小營長,還是副職,拿擺什麼?」葉凡一句話砸了過去,差點噎著了鳳傾。

「葉兄弟,中央警衛局一個營長可不得了,下放到普通部隊的話至少能相當於一個正團級幹部。我在裡面幹了好幾年了,到現在也不過一個連級小隊長,呵呵。」周衛國以為葉凡不明白,特地解釋一下。

「的確了得。」葉凡點了點頭,轉爾又問周老頭道:「周老,我只想問問你能不能敲定天牆公路項目。」

「肯定能,小夥子,你認識狼破天?」宋家川問道。

「如果你真能把衛國的事安排好,天牆公路我出面敲定。」周老頭突然豪興大,笑道。